人生的病痛苦難,沉著以對!雲門李靜君的罹癌體會:心要定,但身要動

人生的病痛苦難,沉著以對!雲門李靜君的罹癌體會:心要定,但身要動

author
by
50pluscwgvgovernor
  • 九月 25,2020
  • FILED UNDER:人物
心定看人生,身動起而行。
  • 56314

文/劉子寧 攝影/影巷26號 責任編輯/吳丹華 內文圖片提供/雲門舞集

編按:舞蹈家、雲門舞集助理藝術總監李靜君,17歲就加入雲門至今,林懷民看到她的潛能與特質,為她編舞了《紅樓夢》紅衣女子、《九歌》女巫、《狂草》的獨舞……身為專業舞者,她最懂身體鬆緊與人生鬆緊的關係,從舞台(或者人生)頂峰走下山,她心定看人生,肺癌、病痛都是禮物;她也身動起而行,每一個動作都是心念與愛的表達,想到就去做!

初夏,一群雲門舞者相偕登上合歡山北峰。佇著登山杖,感受腳與土地推進與支撐的力量,小步小步、跟著呼吸。這是登山,卻也是練舞。除了在練舞室內排舞,雲門舞集鄭宗龍的新作《定光》,卻一開始先要舞者們把身體帶回大自然中,感受身心合一之時,那從深處迸發的光明時刻,哪怕是陡峻的下坡,也能將腳步想像成跳舞。

人人皆愛上山的挑戰,但最難的其實是下山。如同人生的階段一樣,擁有衝勁的年少時光璀璨無比,但當體力不再,如何把下山的路走得更加精采?甚至,當疫情衝擊生活、被迫迎來事業的空白期,又該如何停止恐慌?

舞蹈家、雲門舞集助理藝術總監李靜君的回答很簡單,「我樂觀得很,下山的路會更美好。

李靜君說,她從不戀棧人生頂峰,決定將人生經驗傳承給更多年輕舞者,幫助他們走過這段艱辛的上山之路;而下山之路,她的建議是:放下過往緊繃的生活態度,「心要定,身要動。

心定,是把任何事情當成學習的機會;身動,是要懂得行動,並傾聽身體與心靈的聲音

以前活得太努力了  反而沒看到人生的風景

第一位以舞蹈表演者獲頒國家文藝獎的李靜君,30歲時就已站上舞蹈藝術的頂端,不僅曾登上華盛頓甘迺迪中心、倫敦沙德勒之井劇院、柏林歌劇院,她在《家族合唱》中隻手獨舞的黑衣、《九歌》裡神靈上身的女巫帶來的震撼,至今仍無人能超越。

內圖

↑1990年代以來,李靜君在雲門擔綱獨舞,經典演出有《九歌》中的女巫。

內圖

↑李靜君在《家族合唱》演出黑衣,詮釋無情歷史下堅韌、強烈的力量。(謝安攝)

內圖

↑她在《流浪者之歌》飾祈禱的婦女,體現了生命的救贖。(劉振祥攝)

應該要是腳踏土地、與地球連結最深的雲門舞者,李靜君卻坦言,年輕時的日子都是在飛機、旅館、劇場中度過,什麼也沒感覺到,永遠都是眉頭深鎖,覺得自己不夠好、做得不夠多。在外人的眼裡,她的標籤往往是「很會跳舞、但也很焦慮」。

「以前的我太努力了,沒有看到人生的風景,甚至我的愛情、親情都是放到一邊。」李靜君說,直到雲門舞集演出25周年的某一天早晨,她全身痠痛從床上起來,她忽然意識到,自己這一生在舞者生涯上已經做太多了、足夠了,才開始學習享受人生的美好。

舒適不一定是最好的人生  不如遇事就面對

多數人趨吉避凶,終其一生追求舒適的人生。李靜君曾經也是如此,直到她投身公益,與盲人團體工作後,才打破她的價值觀。在跟盲小孩的相處過程裡她發現,盲小孩本身不痛苦,痛苦的是他們的家人。有的家人嫌惡自己的孩子,變成互相怨懟的決裂關係;卻也有家長雖然辛苦,但看著子女的眼神,就像看著最美的天使。

她問自己:「我要當哪一種人?」自此,她決定用單純的眼光看待每件事情、感恩每一件事情的發生。

「我們常被一個小問題障礙一生,你想要的那麼多,要自己的皮膚沒有皺紋、要四肢健壯,但如果哪天不能了,不是更痛苦嗎?」

於是她一轉心境,不再認為舒適就等於幸福。想開後,反而遇到任何事就更能務實面對、體驗、處理,絕不任由情緒糾結。

自己內心變平靜  和家人的關係也會變好

「當我心裡坦然了,和家人與同事的關係,很快就不一樣。他們會覺得,我好像變溫暖了。」

李靜君的妹妹患有宿疾,常常跑醫院、急診,在照顧的過程裡面難免有許多煩心事,包括誰要陪病、誰要支付醫藥費等等,各種溝通問題都容易使人身心俱疲,家人間往往容易起爭端或情緒緊張。

以前的李靜君,往往是強勢急躁的那一個。但如今的她,面對醫院、工作兩頭燒的處境,竟然毫無怨言。

李靜君的媽媽驚訝不已,有一天終於忍不住對她說:「妳怎麼會變成這樣?一句怨言都沒有?」

當緊張的根源消除,其實很多一般人看來的難事,就會變得容易多了。李靜君說現在和媽媽的關係成了真正的「善緣」,甚至她可以說出這句很多女兒都不容易說出的這句話:「媽媽,我愛妳。」

婚姻不是索討的關係  在愛裡也要放鬆

跟另一半的關係也一樣。李靜君半開玩笑說,她的先生是天底下最自私的人,付帳單從來都不是他的事。一開始,李靜君也會覺得不公平,認為先生也應該對婚姻負起責任。但她後來想到,曾看過那麼多為了柴米油鹽而互相埋怨的夫妻,吵來吵去,最後連感情也沒有了。

婚姻到最後剩這些東西,不是很可惜嗎?我從中看到,婚姻不應該是一段索討的關係,不是要一個人來幫我付帳單。」李靜君說。

她放下執念,轉念用分享的想法看待自己與先生間的金錢問題,當自己的心情變得寬了、鬆了,愛與關懷才有縫隙能進入生命之中。

「很多人說,來討債的才會變家人,但這次的經驗後,我才發現問題都在自己的想法。一人轉動、你所處的環境就會轉動,你的家人會轉動,甚至連你種的花都會變得更美。

了解身體的鬆緊  就明白人生的鬆緊 

「了解身體的鬆緊,就明白人生的鬆緊。」這是李靜君在協助雲門舞蹈教室的熟齡學員時,最常說的一句話。

今(2020)年55歲的李靜君,雖然身體經過多年訓練非常強壯,但舞者肢體的磨損其實更勝一般人,從腰、脊椎到髖關節的退化,都影響到日常生活的動作。不過,正因為有舞者的訓練,李靜君也分享自己面對疼痛的方式,就是要更有意識地關注身體,並且有智慧地解決問題。

「我會很警覺,好比坐著的時候,你要用肌肉支撐身體、不能垮下去,你要更有智慧地去用身體、用力道。話輕輕說,適當地多一點力道跟強調,一樣可以很美好。到一個年齡後,你對力量的拿捏其實更細緻。

心柔則身體柔,心剛則身體剛這是舞者在練身體時的原則,也是應用在生活、讓身心協調的法則。

李靜君認為,身體與心靈可以透過運動、透過調配呼吸重新搭起橋梁,一旦你願意花時間傾聽身心的需要,就能知道如何與自己相處,也才能如同雲門的舞者一樣,真正地跟自己「在一起」。

除此之外,李靜君也鼓勵大家「身動」,不只是運動,而是起而「行」。「你能為自己做的、就不要去消費;你能走、就不要搭車。為自己跟家人煮一頓飯也好,甚至是你有在彈鋼琴、游泳。去動手做一些事,你就能在過程裡面看到自己的起心動念。

甚至,這個「身動」也可以應用在人際關係上。例如,李靜君為了幫助先生改善母子關係,她決定親身示範。發現婆婆耳環戴不上、襪子穿不好,甚至是伴侶過世時心情沮喪,她都會直接動手幫忙、噓寒問暖,或是直接勾起婆婆的手臂,帶她買菜散心。「比起用嘴巴教,不如我直接示範,我先生看到就知道,原來這麼簡單。」

後來,他的先生果然慢慢學習與母親互動,甚至每天打電話回家關心。看見兒子的轉變,李靜君的婆婆甚至捧著她的臉道謝:「感謝妳,讓我的兒子變快樂了。」

內圖

↑李靜君的談吐與她整個人都散發一股流暢、舒服的氣場。(影巷26號攝)

病痛衰老都是生命的禮物  把握每分每秒做有意義的事

6年前一次檢康健查,讓李靜君意外發現自己罹患肺癌,一開始她不敢置信,向醫師再三確認「真的嗎?」但很快的,她接受了這個事實,開始改問醫師:「那我該做什麼來治療它?」

面對自己生病,李靜君不是害怕與悲痛,反而用研究精神把自己的身體更加摸透, 她樂觀、正視自己的病痛,2次進開刀房都是開心上到手術台,又早早就下病床活動身軀。連護士都忍不住說:「阿姨,你太猛了。」

李靜君又分享,她最近在醫院探望妹妹時,看見一位90幾歲、已經失智的老奶奶,不斷哀嚎著、手還被束縛起來。「以前的我可能會害怕,但那天我發現經歷過病痛的自己全然理解。我問奶奶的看護,她是不是都不能睡覺?沒想到她跟我說:『她這樣已經好多啦!前幾天連叫的力氣都沒有。』原來,家人花大錢為她打高蛋白,好不容易才恢復力氣掙扎。」

不要把它解釋為悲痛,說什麼節哀,其實不是。每一個挑戰都是生命的禮物,沒有好壞之分。難道生病就是壞、在台上當舞者才叫好?不是的,如果它的來,沒有讓你對生命、對身體有更大的了解,那是有點可惜了。」

李靜君說,身體是功課,病痛也是功課,無論是發生在自己身上,或是他人身上,都是在提醒著,每一個人都有終點,你唯一能做的,就是把握每一分一秒做有意義的事情。「立刻行動、立刻去關心你媽媽、立刻去關心身邊的人。」

離開峰頂的榮耀,重新回到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與自己的關係,李靜君卸下了舞台上那總是眉頭深鎖、對自己要求嚴厲的女巫姿態,轉變為身段柔軟、不再有憤怒與怨懟的女兒與妻子。下山之旅,她選擇用自己的腳步來走,讓心跟上,好好體會一路上的美景、重拾與家人朋友間的親密關係,對於生命中的好壞、幸與不幸,她都能坦然地說:「下山的路,我是愈老愈快樂。」

〔info〕雲門舞集 鄭宗龍《定光》

時間:10/1(四)、10/2(五)、10/3(六)19:45,10/4(日)14:45
地點:國家戲劇院
購票連結:https://pse.is/vdxsr

※50後你有哪些夢想?一起來完成50件想做的事!
歡迎加入50x50夢想計畫https://pse.is/SW4KL

※50+為免費閱讀,歡迎贊助支持好內容製作!
我們需要你→https://pse.is/uhxc7


您可能喜歡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