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歲後還不錯!用新的方法,創造自己的理想老後

生病的症狀與擔心,如何讓醫生明白?掌握8重點,醫病溝通更有效

生病的症狀與擔心,如何讓醫生明白?掌握8重點,醫病溝通更有效

by
50pluscwgvgovernor
  • 十二月 01,2019
  • FILED UNDER:健康
想達到就醫目標,醫病溝通很重要。

文/蕾娜.歐迪許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編按:就診時如何與醫師溝通,才能讓醫生了解病人的狀況,也釐清病人的擔憂。看診前、開始看診與看診中,醫生與病人都有幾件該注意的事,醫病溝通良好,看診效益好,醫病關係也會好。

在診間或病床旁的病醫對話,至關重要。這種對話的效能,對於治療結果有直接影響。即使簡單如提供新藥訊息,也會影響病人服藥的意願。我們已經知道,如果能讓病人變得主動,病人就比較願意遵照醫囑,積極促進健康。

病醫之間,原本並沒有共同的語言。因為醫師花費多年時間,學習把常見症狀轉化為古老的術語;但是在對病人解釋時,必須拋棄行話,病人才聽得懂。就溝通而言,醫護人員還可以做得更好。

病醫溝通非常重要,因此我們不能掉以輕心。病人和醫師一樣,也有話語的掌控權;醫師和病人都必須用心聆聽對方的說話,彼此成為深思熟慮的合作夥伴。從看診之前開始乃至之後的接觸,我們可採取幾個步驟,以確保溝通順利。

看病人之前—醫師要注意的事

〔察覺當下〕

醫師的情緒狀態,會使診間裡的每一個人受到影響,因此必須注意自己在走進診間時的情緒狀態。醫師可以把自己想成自動調溫器,使診間的溫度保持恆定,不要因為自己的情緒而使診間升溫。

〔審視自我〕

醫師應先花一點時間審視自我——你覺得飢餓、口渴、疲倦、或是注意力無法集中?

由於醫師工作繁重,你可能又餓又渴、筋疲力竭、容易分心。你能夠利用1分鐘不到的時間,改善自己的身體和精神狀態嗎?你可以吃幾口零食,問自己今天回家之後想做什麼,甚至只要深呼吸,都能讓自己平靜、集中精神。

醫師常陷入「戰或逃」的反應模式而神經緊繃。如果能解除這種反應模式,就比較能把注意力放在病人身上。醫師得打開心眼,才能洞視問題。

〔了解病史〕

醫師必須了解病人的病史,才能與病人建立信賴關係。如果病人年紀很大、剛從加護病房轉到普通病房,這樣的病人特別需要協調照護,醫師就必須深入了解病人住院的原因和經過。

即使是門診的一般病人,這麼做也同樣有益。對病人用心的醫師,會先花點時間了解病人使用的藥品、或是翻看一下最近一次病歷紀錄,以便病人得到妥善照護。

看醫生之前—病人要注意的事

〔尋求支援〕

考慮找一個人陪你去看診,特別是你罹患的疾病可能帶來很大的風險時,多一對耳朵比較不會遺漏重點。先告訴陪伴你的親友要做什麼,明確說出你的需求與期望例如:

「請你盡量寫下醫師說的話,萬一我記不清楚,就可以參看你做的紀錄。」或是「萬一我忘了問醫師某個問題,你一定要提醒我,或是幫我問。」

〔列出問題〕

為了獲得最大效益,你必須在看門診之前,列出你的問題、寫出你的憂慮或是你希望醫師為你解釋的地方。這就像腦力激盪,你不必過濾你的想法,只要把你想到的全部寫下來。之後,再來檢視你寫了什麼。

檢視的時候,請你再好好想一想:你認為哪些問題很重要?哪些問題不必問醫師,只要問醫療團隊的其他成員或護理師就行了?哪些問題讓你難以啟齒?

然後,列一張新的問題清單,標示每一個問題的重要性,最後決定哪些問題一定要請醫師為你解釋清楚。

〔記錄症狀〕

如果你的問題和新的症狀有關,就得開始記錄。為了找出最可能的原因,醫師將會問你一系列的問題,例如利用OPQRST這樣的評估工具。OPQRST是問診要點的首字母連起來的口訣,你可利用這樣的口訣,依序記錄。

發病(Onset):你什麼時候開始注意到症狀?醫師會特別注意症狀發生的時間點。如果症狀在10年前就已出現,應該沒有多大的關係。若是上週才出現,就得提高警覺。如果半年前你已有這樣的症狀,因為不好意思或是害怕可能是嚴重的病症,而未曾提起,這時你必須對醫師坦承相告。讓醫師知道發病的時間點,會很有幫助。

誘發因素(Provocative Factors)症狀開始出現的時候,你正在做什麼?請盡可能明確說明有時,這就是癥結所在。有人靜息時不會胸痛,但是爬樓梯的時候會,也許是因為供給心肌血液的動脈嚴重堵塞。同樣的,如果你在打壘球時肩膀就會痛起來,醫師就知道你可能肩膀受傷了。

性質(Quality:你能描述這種症狀出現時的感覺嗎?症狀通常很難描述,因此你可以試著為症狀的特徵做形容。如果你覺得痛,是像刀割一樣尖銳的痛,或是悶悶的痛?如果你必須讓別人想像這是什麼樣的感覺,你會用什麼字詞來形容?

症狀散布(Radiation出現症狀的部位是否改變、或者隨著身體的移動而有變化?如果是在診間以外的地方且比較安靜的時候,那會讓你比較容易注意到細節。有時,由於主要的症狀讓我們很不舒服、無法集中注意力,乃至無法發現其他細節。例如,胃部中央的灼熱感是否往上移動到喉嚨的地方?腹部右側的悶痛是否轉移到背部中間?你是否注意到某些姿勢會影響疼痛?如果躺下來會覺得好一點,或者更糟?注意身體告訴你的訊息,這些線索對醫師的診斷大有幫助。

嚴重程度(Severity症狀何時最嚴重?有多嚴重?由於症狀可能會隨著時間而發生變化,你最好量化嚴重的程度。如果你覺得很難量化,則可思考下列的問題:你的症狀是否已到影響生活的程度?你的症狀會妨礙你做哪些事?

時間因素(Time Factors做什麼會有助於改善症狀?例如,避免吃辛辣的食物?服用市售抗過敏藥?你曾試過哪些?做什麼會使症狀變糟?怎麼做可使症狀完全消失?你的症狀是否曾完全消失?時間會影響你的症狀嗎?一天中的什麼時候?吃三餐時,症狀如何?你的症狀是否會使你在半夜痛到醒來?請注意症狀發生的型態。如果你發現任何型態,請寫下來,告訴醫師。

看診開始—醫師要注意的事

〔目標設定〕

醫師會為來看診的病人設定目標,大抵是基於增進大眾健康的最佳做法與準則。如果醫師認為不用與病人溝通,就知道病人來看診的目的,那就錯了。

為了增進病人健康,首先,醫師必須找出對病人來說最重要的事。

接著,醫師可利用獲得的訊息,來建立看診目標。從提出開放式的問題開始,然後仔細聆聽病人說的。

我通常會這麼跟病人說:「今天,在看診之前,我已先看了你的病歷。現在,我希望與你討論幾個問題。但我想先聽聽你的想法。請告訴我,你今天來看診的原因。你哪裡覺得不舒服?」

也許病人的陳述滔滔不絕,但研究顯示,如果不被打斷,大多數的病人都會在2分鐘內說完。

〔一問、再問〕

即使病人已陳述完畢,醫師不可假定病人已全部說明白了。大多數最急迫的問題,常會被留到最後。

如果病人停頓,醫師不妨問道:「你還有其他要說的嗎?」這樣有助於了解全貌,也能衡量輕重緩急。例如,「聽起來膝蓋疼痛會限制你的行動,讓你無法外出。我很擔心這點,因此我們今天得好好討論這個問題。不過,我也想與你談談你的年度健康檢查,可以嗎?」

醫師應當隨時注意看診的氣氛,讓病人覺得自己能自主選擇。

看診開始—病人要注意的事

〔目標設定〕

這時,病人可把自己列出的問題清單拿出來,唸出幾個最重要的問題。例如:

「我今天來看診,是想了解最近一次的檢查結果。」

「我想請教一下,我在家裡可以怎麼做,以減少這種病症的影響。」

「為什麼你認為這種療法有效?請為我解釋。」

你必須了解,醫師認定的優先順序可能跟你想的不同。醫師可能因為某一種症狀是危險信號,不能掉以輕心,看診的重點因而改變。這是為了你的安全與健康才這麼做。

即使你的健康情況穩定,你也該了解醫師把焦點放在哪裡。如果醫師沒說明此次看診的目標,病人也可試著提出這樣的問題:「就我目前的健康狀態來說,你覺得最令人擔憂的地方是什麼?」或者「為了增進健康,我該特別注意哪一點?」

看診過程—醫師要注意的事

〔同理心〕

病人的情緒也許難以解讀。即使是症狀沒什麼,也可能引發病人的強烈焦慮。醫師必須要有同理心,因為即使是醫師自己,如果頭痛欲裂,也不免疑神疑鬼:「會不會是腦瘤或者腦動脈瘤破裂?」

探問:詢問病人擔心什麼。例如說:「根據你方才告訴我的,我已有一些想法,但可否請你說一下,你對目前情況的了解。」

了解病人的想法:如果你認為是小問題,但病人似乎很擔心,如此你可問病人:「我想了解你在想什麼?我想知道從你的觀點來看是如何?」

說出病人的情緒:當你看到病人的情緒不穩,要試著說出來:「你似乎覺得焦慮?」

每一位病人的表達方式都不相同,醫師應設法證實自己的感覺無誤。

提供支持:如果你不善於表達情緒,你還是應當真誠給予病人支持和安慰。例如說:「那種情況的確可能讓人承受不了。我希望你知道,我會和你在一起,一起想想下一步要怎麼做。」

〔評估病人的理解程度〕

病醫雙方都可能誤解對方。為了避免誤解,醫師可採取下列步驟:

讓病人重述:要確認病人是否了解你說的,有一個簡單的方法,也就是問病人:「在你回家之後,你如何把我方才告訴你的,解釋給你的家人聽?」如此一來,你就可估量病人吸收多少、了解哪些。

了解病人的反應:病人的觀點為何?正確嗎?病人對診斷、檢驗或治療計畫的了解為何?例如,你與病人討論某種檢查,比方說做心臟超音波檢查,以便了解胸痛的特徵。你問病人,關於這項檢查,他們有何想法。如果病人說:「我還得把事情安排一下。」這代表你們的溝通有問題。反之,如果病人說:「我拖了很久,一直沒能找出胸痛的原因。我想我該積極一點,不能再拖了。」這代表你們目標一致。

尊重:不管病人說什麼,醫師都須尊重病人的觀點,在必要時加以補充。例如:「你說得很好。我能再加上一個重要的細節嗎?」

〔確立醫療目標〕

在設定治療目標時,醫師希望的目標可能和病人期待的目標,有所不同。醫師可問問病人:「你最想達成的目標為何?」

以心臟衰竭的醫療處置為例,醫師想要達成的目標,也許只是減少蓄積在病人體內的水分,以減輕心臟壓力。但對病人來說,他的目標可能是水腫減輕,可穿上鞋子,能夠上教堂。這是雙方共同的目標,只是說法不同。醫師可利用目標的設定,來促使病人改變生活習慣。

看診過程—病人要注意的事

〔說出你的恐懼〕

如果你擔心某件事,但醫師未提起或是認為用不著擔心,你不妨直接說出來。例如,你可告訴醫師:「我很擔心這種疼痛代表嚴重的疾病,像是腫瘤。」掩藏自己的擔憂,你只會愈來愈擔憂。把恐懼說出來,反而可以獲得平靜。

〔再說一次,以確認無誤〕

病人若有任何不明白之處,務必要問清楚。如果醫師用你不懂的術語作解釋,你可這麼說:「我是否能用我自己的話重述一次,以確定我的了解沒錯?」或者說:「醫師,你剛剛說的是……對嗎?」這樣就能讓醫師了解你們的溝通是否沒問題,明白雙方的認知有何差距。

〔下一步該如何〕

病人得清楚後續的醫療處置步驟。你也許必須直接詢問醫師:「出現什麼樣的症狀變化,我必須回來看診?」如果你此次接受檢驗,就必須問如何得到檢驗結果?「我要如何知道結果?我會收到醫院寄來的檢驗報告?或者有人會打電話告訴我嗎?什麼時候可得知檢驗結果?」如果你問清楚,就可避免不必要的焦慮。

不論是看門診或是住院,都可如此詢問。住院期間,最令人焦慮的就是失控的感覺,似乎一切都是未知。在理想情況下,醫療團隊會預期你會有這樣的反應,因此會事先為你說明。如果他們沒說明,你也可詢問,例如:「今天預定做哪些檢查?你們希望從檢查結果看到什麼?」

〔擬定行動計畫〕

如果你已發病或是你的病情惡化,你依然應當提前做因應計畫。你可與醫師一起擬定行動計畫,以因應反覆出現的問題。例如,有些心臟衰竭的病人必須每天量體重,若是體液增加0.9公斤,就必須多服用一劑利尿劑。有些氣喘病人,知道自己使用吸入型藥劑的次數變得頻繁,則必須開始口服類固醇藥劑。

如果病人能與醫師事先擬定計畫,就知道出現問題時要怎麼做。同時,如果知道自己做的每一步,都能得到醫師和護理團隊的支持,則比較能夠安心。

運用所有可利用的資源—醫師和病人都必須知道的事

〔網路平台〕

利用任何可用的溝通資源。在美國,很多醫院都提供個人健康資訊的網路平台,讓病人登錄,而且可透過這個平台直接與醫療團隊溝通。你可利用這樣的平台,提出你在看門診時忘了問的問題、或是詢問檢驗結果。你也可透過電子郵件向醫師詢問。

溝通管道充分開放,不但可減輕病醫雙方的看診壓力,也可建立互相信賴的關係。

〔支援網絡〕

有些診所或醫院會請護理師、社工或藥師組成照護團隊。病人可向診所或醫院詢問他們能提供什麼樣的服務及服務時間,如果有問題,能向誰詢問。

病人可加入當地的病友互助小組(如你罹患罕見疾病),也可加入政府機構設立的線上健康諮詢網。醫師也可幫病人找找有哪些支持系統可求助。醫師亦可了解一下,是否有人會時常關心病人的情況,譬如病人的家人或是鄰居?病人平時是否可利用社區服務的資源?

唯有建立積極的社區服務網絡,才能促進真正的醫療變革。

(本文摘自蕾娜.歐迪許著,《休克:我的重生之旅,以及病醫關係的省思》,天下文化出版)

50後你有哪些夢想?一起來完成50件想做的事!
歡迎加入50x50夢想計畫https://goo.gl/E1eQ5U

☆加入50+LINE,每日資訊不漏接!
https://line.me/R/ti/p/%40efu3793r


您可能喜歡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