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歲後還不錯!用新的方法,創造自己的理想老後

空巢期伴侶的「有益玩耍」!專家:爭取自己的時間,才能給對方新能量

空巢期伴侶的「有益玩耍」!專家:爭取自己的時間,才能給對方新能量

by
50pluscwgvgovernor
  • 十二月 28,2019
  • FILED UNDER:生活
熟年夫妻關係的時間分配,享受獨處也放心玩耍。

文/黛芬妮‧德‧馬妮菲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編按:空巢期伴侶關係的核心問題:個人發展該怎麼融為伴侶關係的一部分?個人想發展哪些興趣和能力?要怎麼繼續為關係創造親密感?以上又該怎麼整合至雙方都滿意?

空巢期也把人往個性發展推上一把。莎蒂和西恩最小的孩子也離家上大學以後,莎蒂心癢難耐地想積極展開創意生涯。她想沉浸在工作室,專心於藝術創作,不再當管家。她想要有徹夜工作的自由,不必回家吃晚飯,更不必操心晚上還要煮飯。

有天她一大早出門到很晚才回家(中間把手機關了),西恩早已熄燈上床睡覺,聽到她深夜10點45分才按門鈴(她忘記帶鑰匙的次數不計其數),他一句話也不想跟她說。兩人就是在這之後來找我的。

「她就這樣消失一整天。」西恩誇張地挑著眉毛,一臉不敢置信。59歲的他是一個非營利機構的董事,也是奉獻愛家的男人,但很容易不耐煩。他看起來想批評她的整體判斷力都有問題。

「我的確應該先打電話或留張紙條,這點我很抱歉。」莎蒂說,「但你知道我在工作室,你也知道我創作起來就渾然忘我。」莎蒂的語氣迷人而和緩,目光卻銳利且堅定。

西恩大聲回嘴,端出成打的理由強調他才應該是莎蒂注意力的重心。這些年來,他大力支撐這個家,也沒有時間培養「興趣」(輕易忘了換尿布、懇親會、煮晚飯也不是莎蒂的「興趣」)。他忽略太太為了讓他安心拚事業做的眾多犧牲和調適,拿賣力工作的心態當藉口,要求太太應該繼續隨侍在側。

他想盡辦法講道理,但我覺得他是在為自己不願改變的心態辯護。他固守舊有的作息和規矩,這兩者雖然有利於成年人負責任,但也形成巨大的舒適圈。我覺得他應該追隨太太的榜樣,而非堅持要她依照他的範本生活。

莎蒂疏忽了丈夫嗎?她想逃避家庭或婚姻裡迴盪的空虛感嗎?不是,她在發展一項興趣,她終於有了比較多的空閒和時間可以全心投入。

空巢期伴侶關係如何拿捏?尊重另一半獨處需求

西恩和莎蒂的兩難涉及空巢期的核心問題:個人發展該怎麼融為伴侶關係的一部分?個人想發展哪些興趣和能力?要怎麼繼續為關係創造親密感?以上又該怎麼整合至雙方都滿意?

西恩和莎蒂的處境令我想起快樂童年的特點之一,孩子之所以能沉浸在玩樂高積木或洋娃娃,是因為覺得安心,知道背後有人愛你,而且會照顧你。結婚這麼久,難道不該提供類似的機會讓另一半安心遊戲嗎?

心理分析師溫尼考特(Donald Winnicott)是20世紀針對遊戲最精闢的評論者。他認為人同時生活在3個世界:內心主觀的世界、外在現實的世界,以及第三個「過渡空間」,人在這裡會暫時擱置事情是真是假的問題。

遊戲就屬於過渡空間。他發明「過渡性客體」一詞,指稱生活中有些東西,如小朋友的玩具熊,存在於一個「虛假」和「真實」懸而未決的地帶。溫尼考特認為人在一生中會透過藝術、宗教、幻想生活,乃至於創新的科學研究所產生的強烈感受,來保有過渡空間的經驗。

依照溫尼考特所言,這種「強烈感受」始於信任。自在放鬆是進行創意遊戲的前提,童年時期我們在可信任對象的陪伴下,第一次經歷到自在放鬆。很矛盾的是,我們能體會獨處的樂趣,也是出於對依賴對象的信任,相信對方始終站在我們身後,就算我們一時忘了她,她還是會在那裡。

在伴侶關係中,允許彼此獨處,就是允許彼此向外探索、擁有興趣、遊戲玩耍的機會,一方經由同理想像設身處地為另一方著想,互相肯定「我的伴侶為了做自己,有必要做這件事」,也能容忍在某一段時間內「你會忘記我,忘了我還活著」的想法,彼此接受、支持且尊重這點。

同時,2人也有一個共同認知:「我需要你回來,記得我還活著,而且我有需要你的地方。」一段足夠良好的關係裡,我們會不斷校正、調整距離感和親密感之間的彈性,有時拉得緊,有時比較鬆,但日積月累的安全感能容許彼此追求孤獨忘我的經驗。

爭取「自己的時間」,避免日後怨懟

我曾跟安娜聊過,她是一位虔誠的浸信會教友,從小在保守社區長大,很年輕就結婚了。雖然出身傳統,但她和丈夫一直以來都同意互相保留空間,培養各自的興趣。

「我覺得婚姻裡最難協商的就是自己的時間。」她說,「我認為2個人都有必要挺身爭取。起先或許會經歷一番抗爭,但以後才不會互相怨怪。」

最小的孩子也離家之後,安娜學起非洲鼓。「我不想只看人家學,我也想學習。」她說,「初學者有一種初學者才有的激動。大腦還能學習新東西的感覺真的很棒。我現在到處都能聽見節奏,就算在超市買菜。我竟然會留意去聽新的聲音,意識到這件事令我興奮。打鼓本來就是一種集體活動,我們老師說在一支鼓隊裡,鼓手的心跳會漸漸同步。無論那是不是比喻,我確實有這種感覺。很幸福。」

打鼓是她個人的興趣,她先生並未參與。但他能接受並容忍當個局外人,未因此疏遠也不加干涉,而且願意肯定這件事對太太的意義。「去年耶誕節,我先生買了一個粉紅色非洲鼓送我,很漂亮。」她說,「比我在亞馬遜商城買的那個美多了,對我來說意義重大。」

一篇研究空巢期夫妻的論文發現,有些人覺得困難之處在於,花時間追求個人興趣會有罪惡感,因為他們「原本應該」多花時間與另一半相處。不過有趣的是,一般人的罪惡感多半源自主觀擔心另一半反對,而非伴侶實際干預他們追求個人目標。隨著年歲增長,我們逐漸明白自己想要什麼,這點需要透過對話與對方分享,而非藏在恐懼和投射之下。

安娜和她先生共同都了解彼此對個人追求的高度重視,而西恩和莎蒂則處於衝突的狀態,這也是為什麼他們最後來到我的診間。他們必須思考在這個人生階段,他們偏好怎樣的修正和調整。不過,他們目前的溝通雖然一團混亂,但夫妻倆終究會受益於莎蒂的信念。有時在婚姻裡,伴侶一方大力鼓吹個人興趣的重要,就算一時引來抗議,也好過於壓抑個性,損害關係,更非感情長久之道。

重拾幽默與玩心,一起探索,感情更升溫

不是所有遊戲都只能獨自進行,玩耍也是伴侶可以一起做的事。西恩和莎蒂和很多夫妻一樣,多年下來漸漸少了些輕鬆的玩心。我們談話的同時,我也不禁想著自在玩耍的感覺是多麼重要,又是多麼容易消逝。能看見彼此身上的玩心,是伴侶聯絡感情的有效方式。

「我把以前拍的家庭影片翻出來看,」一名男子對我說,「找到一段我太太陪兒子放風箏的影片。2個人看起來非常投入,笑成一團。我把影片拿給太太看,不只希望她想起往事覺得開心,我也想跟她說:『我記得你有趣的那一面』。」哪怕現實艱困嚴苛──生活愈嚴苛,幽默愈是救贖之光

我有個朋友就說,她和老公是靠黑色幽默熬過那段鬧離婚的日子:2人同意他們不能分開,因為誰都不想要孩子的監護權。問題和成見、失落和失望總是這麼輕易占據心思,如果我們堅持不放鬆心情,只是徒增痛苦罷了。

能享受彼此陪伴的夫妻在孩子離家後可能覺得「好像回到交往時光」,性可能變成更重要的遊戲素材。空巢期的好處之一就是比較多隱私、比較多自由,也比較多樂趣。沒有人會聽到、會打擾夫妻之間的私密活動,不用擔心半夜突然有人走進房間,更已經無須顧忌懷孕。

不過,對於疏離模式已經確立的夫妻來說,孩子離家之後所面臨的情勢有如未知的深淵,這時立刻投入性愛太容易受傷,可能不是重拾親密關係的有效方法。遊戲的方式層出不窮,旅行是這個人生階段中重要的一項,但包括音樂、運動、藝術、幽默等任何可以共同參與的遊戲,都能為共享灌注樂趣。

社會心理學者指出,夫妻一同參與新奇刺激的活動,對關係的滿意度也會隨之提高

享受在一起孤獨,其實是更高境界

我們一般不會把經營長久的關係這樣的經驗當成一件新奇的事,比如結婚15年,或一起養育青春期的孩子。不過,學者的研究結果談的也不是極限運動或昂貴冒險,而是能鼓勵自我拓展的情境。新建立的感情關係之所以刺激,就是因為雙方對話頻繁而熱烈,需要自我揭露,也必須承擔風險。

長久穩定的關係裡,問題不在於無法出現這類對話,而在於不再進行這類對話了。事實上,對話只要包含真摯脆弱的情感和自我表露,在任何感情階段都能助長興奮和正向的感受

光憑時間流逝就能賦予我們許多新奇的感受,在人生中我們的立場和觀點不斷改變。問題是,你有沒有能力感受到新面向的自己,並傳達給另一半知道?你一定很意外,許多人做不到這點,無論他們曾經鼓起勇氣泛過多少次舟,或是徒步在尼泊爾爬過多少次山。不管是追求刺激的人或是宅男宅女,很多人其實都逃避對新事物敞開心胸,他們會用分散注意力的事填滿心思,或是緊抱著舊日傷痛不放,沒有能力遊戲,或者不願意遊戲。

其實也不一定非得像「來一段自我揭露的對話」這種戲劇化的事情,才能滿足伴侶之間的樂趣。

溫尼考特寫道:「能夠在另一個獨處的人身旁享受獨處,本身就是一種健康的感受。」年輕一點的人常覺得什麼事都比不上「老夫妻在餐廳裡相對無言」來得可怕,想像中那是通往寂寞、衰朽、死亡路上的可怕景象。但如果從溫尼考特的觀點探究這幅光景,意義可能有所不同。

能享受在一起孤獨,代表對另一半的在場有信心,同時也有能力獨處。感情不一定只能在興奮欲望和無聊疏離之間擺盪,置身中間地帶、共同處於信任狀態也是可行的。我們預期在這段關係裡可以成全欲望、刺激和主動精神,因此能夠真正玩耍或安心放鬆,勇於讓事情依自己的方式、按自己的步調開展。

(本文摘自黛芬妮‧德‧馬妮菲著,《顛簸中年:把握人生撞牆期,迎向二度自我成長,創造歷久彌新的伴侶關係》,木馬文化出版)

50後你有哪些夢想?一起來完成50件想做的事!
歡迎加入50x50夢想計畫https://goo.gl/E1eQ5U

☆加入50+LINE,每日資訊不漏接!
https://line.me/R/ti/p/%40efu3793r


您可能喜歡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