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歲後還不錯!用新的方法,創造自己的理想老後

何謂理想的熟齡宅?77歲建築師潘冀:好的建築是里程碑,壞的是墓碑

何謂理想的熟齡宅?77歲建築師潘冀:好的建築是里程碑,壞的是墓碑

by
50pluscwgvgovernor
  • 十月 29,2019
  • FILED UNDER:人物
人不應該被空間所侷限,而是空間的主體

文/蔣德誼 攝影/吳毅平 內文圖片提供/潘冀聯合建築師事務所

一頭銀髮,說話時不疾不徐,今年77歲的潘冀,除了是台灣第一位獲得美國建築師協會(FAIA)院士頭銜的建築師,也是目前國內規模最大的聯合建築師事務所主持人。

潘冀做建築,向來強調「以人為本」的風格,讓建築不只是在使用功能上展現便利與舒適,更成為引導人與人之間的媒介。

在高齡化社會中,熟齡、銀髮族對於建築的需求是什麼?潘冀認為不只是「老有所終」,更要「老有所用」,透過設計,讓熟齡族有參與社會的接觸點,而不只是被照顧的一方。

多念2年大學,型塑一生的人本思維

潘冀的建築之所以總能讓人感受到「人味」,或許來自他留學時期所受的啟蒙。畢業於成大建築系的潘冀,當年在申請赴美攻讀建築所時,收到校方回覆,表示願意接受他的申請,但條件是希望他從大學4年級開始念起。

過去台灣對於理工科系教育,大多只著重在專業科目的訓練,而缺乏人文面的素養。他從建築史、藝術史和社會學中,以更宏觀的角度,了解建築背後的人性與思維,雖然比別人多念了2年大學,對於潘冀往後的建築觀養成,卻是至為關鍵。

1975年蔣中正過世,潘冀應費宗澄和陳邁之邀回到台灣,加入由2位成大學長共同主持的宗邁建築師事務所,並因此參與了著名的中正紀念堂競圖。當時事務所以現代建築風格的設計,在競圖中拿下最高分,未料因為蔣宋美齡偏好中國宮殿式建築,最後並未獲採用。

當年台灣各地公共建設案量龐大,費宗澄的父親費驊是時任行政院祕書長,潘冀不想被認為靠裙帶關係拿到案子,在38歲時,毅然決定獨立開業。多年來他堅持不應酬、不靠關係走後門,只憑實力爭取成績。

增加人際互動,「大公小私」的居住空間學

潘冀建築事務所至今累積的數百項建築案,除了近來廣受矚目的各家科技廠辦,不難發現,大多屬於學校、醫院或教堂等公共型建築。「大部分的人沒辦法請建築師為自己量身打造住家,但人人都能使用的公共設施,好建築就能讓更多人受惠。」

↑台中國立公共資訊圖書館,以台中特有的水圳河道地景為意象,充滿曲線線條,讓建築更具有機感。

早在「長照」概念還沒有風行之前,潘冀就曾經手許多安養照護類型的建築。如1993年成立,位於三芝的雙連教會社會福利園區,有別於過去安養設施給人了無生氣的印象,以大量透明落地窗引入戶外景致,也營造寬敞明亮感。

園區參考日本安養設施的做法,讓入住者可以在空間中擺設自己熟悉的物品或紀念性物件,特別有助於失智患者喚回記憶。各樓層均設有才藝教室、交誼廳等空間,讓長者們享有更多活動與社交場所,甚至有另一半過世的阿公阿嬤,在這裡找到人生第二春。

↑充滿開放感的明亮空間,讓照護設施擺脫以往冷清陰暗的印象。圖為雙連新莊社會福利中心室內一景。

潘冀認為,熟齡生活空間規劃的一個重要原則,應該要盡可能擴大公共區域,私人空間僅需保留基本生活機能即可,「如果整天都關在自己家裡,甚至只在一個房間裡活動,缺乏和外在環境的連結,那人很容易就會退化。」

2016年,潘冀建築事務所更與勤美集團、璞真建設共同發起「新世代熟齡好宅研究計畫」,透過小型工作坊與實際訪談調查,探究人們對於熟齡空間的想像以及各種可能。

這些可能包括:將家中閒置空間作為Airbnb的共享住宿,或是在兒孫來訪時,將客廳中央變為露營場的可變式設計。未來建築設計所考量的將不只是居住者的年齡,而是他們對於空間有什麼需求。

人生最後30年才是精華,熟齡更要參與社會

潘冀認為,若將人生長度設定為90年,前30年是個人接受社會投入資源的階段,中間的3060歲則是社會的中堅力量;但最後30年,來到人生智慧與經驗累積最成熟的階段,卻往往被浪費了,「年長者參與社會的機會被剝奪,是很可惜的事。」

目前風行的「青銀共居」概念,潘冀就認為是一種不錯的解決方案:「年輕人買不起房子,獨居長輩缺乏生活中的陪伴者,兩個需求同時解決,也可以增加不同世代之間的互動和溝通。」

年長者的活動場域不應被特別區分、隔離,而是設計成不分年齡層都能適用,彼此的生活範圍才會自然的融合在一起。

潘冀笑說:「我們自己的事務所就是這樣!平常我也喜歡和年輕同事討論案子,時時獲取新的觀念,腦袋裡的想法就不會僵化。」儘管早已是可以退休的年紀,至今他仍然活躍於工作第一線現場,更經常參與競賽評圖,給後進指導建議。

以作品傳世,建築師是幸運的職業

潘冀平日生活十分簡約規律,平常除了早上起床做10分鐘的柔軟操,晚飯後則習慣繞著仁愛路舊空軍總部散步一圈;他和太太孫寶年都是虔誠的基督徒,每逢周末,必定上教堂做禮拜。

或許如此,他對建築也抱著「服事」般的態度:將做出好建築視為自己的責任,並且不將成就歸於個人,亦不因此而滿足。

他曾說:「好的建築物是里程碑,壞的建築物是墓碑。」若是善加保存,一座建築可以流傳百年甚至千年,比人的一生還要長很多;而無論好壞,建築師的名字都會永遠伴隨。

「大概沒有一行是像建築師一樣,在每一次的案子中,都要面對全新的業主、環境和挑戰,但也因此,我不斷從中獲得學習與經驗,對我而言,這是十分幸運的事。」潘冀說。

50後你有哪些夢想?一起來完成50件想做的事!
歡迎加入50x50夢想計畫https://goo.gl/E1eQ5U

☆加入50+LINE,每日資訊不漏接!
https://line.me/R/ti/p/%40efu3793r


您可能喜歡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