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歲後還不錯!用新的方法,創造自己的理想老後

70歲每年去潛水!矯正名醫林錦榮:心不能亂,因機會稍縱即逝

70歲每年去潛水!矯正名醫林錦榮:心不能亂,因機會稍縱即逝

by
50pluscwgvgovernor
  • 十月 20,2019
  • FILED UNDER:人物
身體有一個差錯都不行,學潛水是最好的體檢!

文/蔡怡琳 攝影/林衍億 內文圖片來源/林錦榮

牙醫師林錦榮從40歲開始學潛水,一潛30年過去了,至今70歲,每年即使再忙,還是會空出一週的時間,潛入水中,那是忙碌的日常中,難得的安靜時光。

他在國內齒列矯正界享有盛名,患者橫七八豎的亂牙,在他整治下,有了煥然一新的面貌;到了水底,他同樣好奇「魚齒」的構造,但多半時候,安於當一名旁觀者,靜靜地拿起相機,拍下萬千風景,寧願生態如常,不經人為打擾、汙染或暖化襲擊,就是最好的面貌。

「來,這個送給你們。」一見到林錦榮,他大方遞來明年度的年曆,翻看每個月份,都配有一張精選海底生物照片,宛如小型圖鑑,這年曆已連出17年,未間斷未重複,診所牆上也展示一幅巨型紅色海扇(見上方主圖),他生性喜歡分享,完全當作樂事一件。

↑林錦榮剛投入潛水時,身上背滿單眼相機、防水殼、閃光燈等各種攝影裝備。

他算了算,今年3月在菲律賓阿泥洛用了24支氣瓶,6月的台灣東北角2支氣瓶,歷來已累積了696支,平均一支氣瓶下水約1小時,時數加總相當可觀,若以年齡來看,也是數一數二的紀錄吧?「潛水應該是不分年紀的,只要我能夠動,大概會繼續潛下去。」他說。

林錦榮看過一個出名的例子——活到101歲的德國女導演萊芬斯坦(Leni Riefenstahl),在72歲時開始學潛水,把陸地的影像專長發揮到水中,94歲在海底拍攝鯊魚,100歲時剪輯最後一部紀錄片《水下印象》。林錦榮推崇這部影片:「有很多珍貴畫面,看她能夠做到,我想我現在潛水才剛開始。」

↑德國女導演Leni Riefenstahl的潛水作品《水下印象》,讓林錦榮印象深刻。

潛水是最好的「體檢」,老了就要服輸

潛水的時候,人世間的喧鬧嘈雜,似乎都能屏蔽在水面之外,然而潛水者要能優游其中,也要屏除雜念,讓心平靜下來,才能發現海洋的學問。

林錦榮說:「像發現一個新世界,就愛上了,在水裡很安靜,潛水最怕的就是『亂』。

他自40歲在蘭嶼開始接觸潛水,43歲拿到PADI潛水證照,頭10年原本都是跟團,人多侷限也多,一直到遇見潛水教練「明哥」,2人成為潛伴,才能更盡興地發掘水下攝影樂趣。

↑林錦榮(中)與潛伴明哥(右)及一名當地的導潛,是他信賴的潛水組合。

對中年人來說,體力肌力可能不如從前,選擇潛水活動,若非特別有勇氣,豈非更需要加強訓練?

林錦榮原來就喜愛游泳,熟悉水性,但接觸潛水後,對他來說則是「最好的體檢」,他舉例:「皮膚刮個傷口、感冒耳壓不能平衡、扭到腳、心臟病、高血壓等等,這都不能下水,潛水的身體必須『無恙』才行,平時就要特別小心。

潛水讓他特別注重自己的健康,但另一方面,也曾因為「逞強」,差點被迫中斷潛水生涯。

以往從水底上岸時,他看年輕人都先把沉重的氣瓶先拿給船伕,再起身回到船上,當時66歲的他,心想何必這麼麻煩,直接揹上船不就得了,卻沒想到因此傷到腰部,造成急性椎間盤突出,又壓迫神經,整天疼痛不堪,必須緊急進行微創手術治療。

「開刀完還能潛水嗎?」他提出心底最大的擔憂,主治醫師回答:「沒問題!水裡浮力大,重力負擔反而小。」他這才放心。同時也學到教訓,「老了就要服輸,不要逞強,現在能走就多走,很惜福了。

水底生物借刀殺人,也懂得合作和利用

林錦榮有許多20、30年的患者,他特別重視資料的紀錄與保存,早期國內「齒列矯正」風氣發展初期,就幫每個病人進行完整臨床攝影紀錄,成為日後寶貴的教學案例。

同樣的拍攝精神,拉到了海底,每回下水都拍下數以千張的照片。一開始,他買下昂貴的單眼相機「NIKON F4」,再加上防水殼和閃光燈,林林總總的器材,總是大費周章,卻常「拍出不能看的作品」,原來水底光線變化多端,底片一洗出來,不是太黑就是曝光。

直到數位相機盛行後,他現在使用的相機不過手掌般大小,輕省許多,就足以拍下更多滿意的影像。

身為牙科醫師,彷彿以天下牙齒為己任。他注意到「鸚哥魚」擁有奇特的魚齒構造,質地比人齒的琺琅質更堅硬數倍,一口咬下珊瑚礁「喀哩喀拉」就像在吃餅乾,但這些硬梆梆的東西全吞進肚子裡,難不成還有一付鐵胃?

能找到的鸚哥魚牙齒資料稀少,為了弄清楚結構,他專程跑一趟濱江市場,買了一條沒「處理」過的鸚哥魚,這才發現鸚哥魚「咽齒」的奧秘,「後面還有另一套牙齒,專門用來磨碎食物,才吃得到珊瑚礁裡的共生藻。」

↑林錦榮拍攝鸚哥魚,外觀可見上下2排「大鋼牙」,他為了研究看不見的內部牙齒構造,另外跑了一趟魚市場

人際間的「合作」和「利用」關係,在水底生物中,似乎發揮得更加徹底,如槍蝦和蝦虎魚這對「最佳拍檔」。

他觀察,槍蝦也是「瞎子」,警覺性強又沒有安全感,因此觸鬚時時搭在蝦虎魚身上,以得到逃跑的警報,當有威脅靠近時,兩者就躲進蝦子預先挖好的洞裡,合作無間。

一如潛水有「潛伴」,生活中也有值得信賴的伴侶,或是同道中人,無形中培養信任,也許在某些不預期的時候,能伸出援手,拉你一把。

他直說:「要拍到蝦子不容易,緊要關頭一定要『正常』呼吸」原先為了不要打草驚蛇,總是屏住氣息,等到蝦子現身時,卻忍不住換氣,蝦子一感應到水波震動,又立刻藏回洞裡,反覆幾次下來,他才體會到,愈靠近想拍攝的對象,愈要保持「平常心」。

↑林錦榮拍攝水底「最佳拍檔」槍蝦與蝦虎魚的珍貴影像,影片由潛伴「明哥」幫他側拍。

他回憶潛水生涯遭遇的險境,必然會提到菲律賓的「皇冠水母」。回憶當時,看到這隻巨型水母時,興奮之情難以言喻,「就像海底撈針,一輩子可能只看這一次,機會千載難逢」,他忘情地貼過去,最後一刻即時被教練拉住,才免於被水母觸鬚螫得滿身傷,再度印證潛伴的重要。

同樣只可「遠觀」的動物還包括花紋鮮麗的「螳螂蝦」,他曾聽過教練因徒手碰到蝦螯,如碰上強力彈弓加上針刺,形成嚴重撕裂傷,後來縫合了12針;他最喜歡的「海蛞蝓」,其中一種外型斑點細緻,專吃水螅,也善長「借刀殺人」,將水螅的刺絲胞併入體表,一遇到危險就會甩出毒刺。

林錦榮再三提醒,「下水不要亂抓東西,也不要打魚,或想要把他們帶回家裡跟實驗室,起心動念就完了!」因而他對海洋裡的事物,始終懷抱一份敬意。

↑螳螂蝦外型豔麗多彩,但蝦螯力道強勁,拍攝時需保持距離,以免遭受攻擊。

↑林錦榮拍攝一系列萊氏擬烏賊(俗稱軟絲仔),他形容如來自外太空的星際飛行物,曾作為自製的年曆封面。

美景稍縱即逝,感傷海洋汙染多

潛水地點遍及印尼、馬來西亞、菲律賓、帛琉等地,他認為,台灣的蘭嶼、綠島也是很好的潛水場地,應該要特別珍惜,「水質清澈能見度好,珊瑚礁也漂亮,只可惜魚群太少。」

水底的各種奇觀令他著迷,也有惋惜之情,「每次去潛水都會想,一樣的東西,以後想拍也拍不到了,機會真的是稍縱即逝。

這幾年潛水的時間,雖不像過去那麼密集,但也明顯感受到環境對生物的威脅,「總覺得生物又少了很多,環境一年比一年差,會滿難過的,人類造成的海底垃圾真的很多。

↑小丑魚和海葵具有共生關係,如動畫電影《海底總動員》的主角「尼莫」,顏色瑰麗奇幻,林錦榮拍攝多年,有感於珊瑚礁「白化」日益嚴重。

刻意不搭計程車  多走路才有多收穫

對照過去,70後的生活態度更加「即知即行」,看診對他來說不只是一份工作,更像是貢獻於專業領域的「享受」,牙齒對每個人的重要性不在話下,「從病人的紀錄看到變化,就很有成就感,中年人也可以矯正牙齒,但要先把牙周顧好。

日常生活則刻意「多走」,他和同樣擔任牙醫師的太太,則一改以往常叫計程車代步的習慣,刻意增加走路的機會,體力和耐力都能持續「進步」。

↑林錦榮和太太刻意增加走路機會,2人近來健行到杉林溪最高點「天地眼」。

例如,近來和太太陸續到阿里山,感覺山上似乎「變小了」,才發現是自己的腳程比以前更好;到了杉林溪,一走就走到最高點「天地眼」,以前根本想都沒想過,「平常有在練,出去就有用了,走完很有成就感。」

今年他因為受邀演講,抵達自己夢想中的景點——約旦佩特拉古城,又稱「粉紅城」,起於以前看過電影「印第安那瓊斯」,就想一睹風采,同時體驗了在「死海」漂浮,多年前也曾到過以色列的死海,而這次走得更加踏實。

↑林錦榮今年於約旦死海體驗漂浮(右)閱讀自己著作的矯正書籍,趣味對照2014年於以色列死海,手上剛好帶著一本《遠見》雜誌(左)。

行遍各地,也年年潛入海裡,林錦榮曾買下許多海底圖鑑,後來拍下了同樣的生物,成果比圖鑑更讓人驚豔,他謙和地說:「永遠拍不完,同樣的地方再拍一次,還是不一樣。

突破傳統對年齡的想像,每一次前行,永遠有未知的風景,也會有更多驚喜的相遇,他如此期待著。

↑林錦榮執業逾30年,診所正對中山北路二段的林蔭景觀,他常依此觀察四季變化,感受生命的循環。(林衍億攝)

50後你有哪些夢想?一起來完成50件想做的事!
歡迎加入50x50夢想計畫https://goo.gl/E1eQ5U

☆加入50+LINE,每日資訊不漏接!
https://line.me/R/ti/p/%40efu3793r


您可能喜歡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