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歲後還不錯!用新的方法,創造自己的理想老後

輕鬆自在是種進化!兩廳院總監劉怡汝:50後太規矩,人生會變窄

輕鬆自在是種進化!兩廳院總監劉怡汝:50後太規矩,人生會變窄

by
50pluscwgvgovernor
  • 十月 01,2019
  • FILED UNDER:人物
中年叛逆,就是不讓慣性把自己變保守。

文/蔣德誼 攝影/日常散步.李盈靜

步入中年,或許可以是另一番更自在的境界。去年4月接下國家兩廳院藝術總監的劉怡汝,面對這座有著厚重歷史感的表演藝術殿堂,她說:人和劇場都一樣,活得愈久,心就要愈年輕。

在她的帶領下,近年兩廳院除了放膽嘗試各種別具創意的新點子,也敞開大門,為多元需求的觀眾營造更友善、開放的劇場環境,讓這座已經年過30的場館,如今更顯得充滿活力而歷久彌新。

藝術大廟變成大叔成熟的魅力是「多元」

劉怡汝把現在的兩廳院幽默比喻為「大叔」。相對於台中歌劇院和高雄衛武營2座新建的國家表演藝術中心,兩廳院無論在營運經驗或是歷史意義上都屬於資深級。

不過,兩廳院過去被外界戲稱為莊嚴肅穆的「大廟」,如今變成親切的「大叔」,在藝術推廣上絕對是一件好事情。劉怡汝認為,對於很多非重度藝文愛好者而言,往往因此產生距離感而裹足不前。「我每次都開玩笑說,好像沒有拿藝術史學位就進不來。」

要擺脫兩廳院的「資深」形象,「最重要的是讓它不被單一功能框限,做得比一個展演場地更多,套用現在流行的概念講,就是斜槓。我希望兩廳院有很多種角色,而每個角色都可以找到它要對話的群體。」

大叔對我而言是一個正面的敘述,包含人情世故的圓滑、純熟。」第3度回鍋兩廳院才接下藝術總監的劉怡汝,回顧自己的職場人生,也恰巧是一個由緊到鬆的過程。

告別高壓人生,中年的「鬆一點」體悟

畢業於傳播科系的劉怡汝,話音悅耳卻清晰有條理,原本志向是成為一名記者的她,誤打誤撞在朱宗慶打擊樂團作藝術行政,是她和表演藝術圈的第一次接觸。其後她轉換跑道進入公關業,30歲就和朋友成立公關公司。

當時她經手包括可口可樂、惠氏公司等等國際大客戶,亞特蘭大奧運官方贊助的公關案子就是由劉怡汝操盤,至今她仍然有著愛喝可樂的習慣。

光鮮亮麗的背後,是公關業緊湊的工作節奏與龐大壓力。劉怡汝回憶當時整天面對確認不完的細節、專案績效是否達標,時時刻刻處在焦慮狀態,常常一點小事就對先生發脾氣。

後來她進入兩廳院做行銷,也總是時時刻刻緊盯著票房,然後對報表上的數字患得患失。「那段時間我整天跟老闆、同事吵架,先生都說我的表情常常看起來很可怕。」

直到步入中年,劉怡汝才逐漸體會,不是所有事情都必須要馬上看到成果。「若你努力之後還是沒有達成,不一定代表自己失敗,可能只是時機還沒有成熟。如果有千百種到達目的地的方法,那何必非要堅持只挑一條路走?」

如今劉怡汝對於年輕同事的行銷點子,大多不插手太多意見,「如果劇場的意義是在於發揮每個人的獨特性,那背後運作的團隊也應該是如此。現在的兩廳院讓我安心的是,同事不會要我為每件大小事做決定,我只要偶爾校準一下天線,確定大家朝著一致的方向前進就好了。」

享受藝文無負擔,首創「輕鬆自在場」

今年7月,兩廳院首度以合唱節目《從理髮廳走出來的拉縴人》測試推出「輕鬆自在場」,無論是咳嗽、或是久坐腰痠背痛了,想站起來走動、活動筋骨都不成問題。

「藝術界經常抱怨藝文推廣很難,我坦白說,你把看表演的規矩訂得那麼麻煩,等於一開始就把某些觀眾篩選掉了。」劉怡汝說:「所以我們就在思考,如果劇場是『人人的劇場』,你要怎麼把最多人帶進來?」

「輕鬆自在場」的特色還包括將觀眾席保持微光,方便有需要者隨時離場、並備有抗噪耳機、紓壓球等輔助小物可索取使用;甚或降低節目中的聲光效果,減低感官障礙者可能產生的不適感。若需要休息或安靜環境,3樓也備有休息室供觀眾使用,「連廁所肥皂都換成無香款」。

「以往除了中場休息,整場90分鐘不能去廁所、不能發出聲音這些規定,其實是把很多人排除在外的。像我以前曾經帶我爸去看過兩廳院的節目,但因為他到下半場忍不住開始咳嗽,旁邊的人一直盯著他看,從此之後他就拒絕再去看表演,因為怕打擾到別人。」

「輕鬆自在場」的設計,可以包含更多觀眾進入劇場;人生的心態亦同,太多規矩,將限制更多的可能。

↑「輕鬆自在場」包容各種不同身體狀況的人,其實是為高齡社會每個人的未來需做準備。(國家兩廳院提供)

好的表演現場,應該適合所有人

「輕鬆自在場」第一次示範場演出,兩廳院作為「壓力測試」,邀請了各種不同族群,包括自閉症孩童和家長前來觀賞演出,劉怡汝發現有家長因為擔心孩子會發出聲音,竟整場把孩子的嘴巴捂著。

「其實有時候是觀眾自己最害怕影響到別人」,劉怡汝希望未來慢慢地這樣的憂慮可以被放下、被紓解,真正營造無壓力的觀賞環境。

「坦白說這樣的嘗試對於票房或成本面大概很難是加分,但我認為這是一個國家級表演場地必須要做的事。輕鬆自在場的設置並不只為了障礙者,需求也可能來自帶著會吵鬧嬰兒的媽媽、或是不耐久坐的長輩。

不只作品會跟著時代一起進步,觀眾和藝術家之間的互動也是如此。去年TIFA藝術節辦記者會,團隊突發奇想,把記者會當售票活動,購票觀眾可以在會後直接和藝術家對談。「花100元就可以和藝術家『開房間』,聊他的作品或是創作觀。」

↑每年都吸引大批觀眾參與的夏日爵士音樂節,猶如一場大型派對。(王弼正攝╱國家兩廳院提供)

每個人都是生命主角,樂齡想像不設限

讓更多人認識表演、認識劇場的,還包括從2015年開始推動的「兩廳院樂齡計畫」,除了推廣體驗活動、講座分享,去年更進一步將演出節目與工作坊結合,如邀請招募樂齡素人擔綱演出的《該我上場》,以及今年與50+合作的「《Re: 親愛的人生》玩戲工作坊」,均是由藝術家帶領熟齡族道出自己的生命故事。

劉怡汝說,他們在年輕時為工作衝刺,可能是和劇場、表演藝術最無緣的一群,現在有了經濟基礎、空閒時間,透過藝術、心靈的深度交流,讓生活得到另一種滿足。

很重要的一點是,他們在這裡說話,藝術家會真的聽進心裡,不像在家裡可能沒有一個傾聽內心話的對象,而那就可以把一些深埋在內心的傷痛或是結解開。

「樂齡計畫很重要的一個意義是:打破過去一般人對熟齡者的既定想像。現在的新熟齡族,不像過去那樣被認為僵化、難溝通,其內心遠比我們所想像得更豐富多彩,這些東西若可以帶進劇場,就有很棒的火花。」

到了這個年紀,也沒什麼好損失的

上任以來不斷在挑戰兩廳院這塊老招牌的劉怡汝,其實在學生時代屬於超級乖乖牌,「我當時乖到畢業前都已經不用去學校了,還會慣性地跑去剪教官規定的耳上1公分髮型!」但乖巧聽話的額度可能在高中就用完了,導致剩下的叛逆全反映在職場上。

劉怡汝說,中年期的叛逆與年輕時的憤世嫉俗不同,是更勇於改變現狀和框架。「好處是你到了這個年紀,會覺得也沒什麼好損失,也不再害怕丟臉了。」

她的「叛逆」,還包括平時幾乎素顏不上妝的習慣。起初公關同事總拜託她至少在受訪或是出席重要場合時化妝,或是把一頭蓬髮往後箍,最後還是宣告放棄。「後來我還是覺得,與其勉強不適合自己的,不如打理整齊、有精神就好。」不想撐出「總監」的架子,劉怡汝還是寧願維持自己最舒適的狀態。

愈活愈自在,或許就是帶領老劇場走出新風格的劉怡汝,給兩廳院和自己的最佳註解。

50後你有哪些夢想?一起來完成50件想做的事!
歡迎加入50x50夢想計畫https://goo.gl/E1eQ5U

☆加入50+LINE,每日資訊不漏接!
https://line.me/R/ti/p/%40efu3793r


您可能喜歡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