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歲後還不錯!用新的方法,創造自己的理想老後

少了得失心,一切更好!藝術家王文志:60歲,因緣具足

少了得失心,一切更好!藝術家王文志:60歲,因緣具足

by
50pluscwgvgovernor
  • 九月 09,2019
  • FILED UNDER:人物
紅遍全台的〈海之女神〉,原來是歲月累積的體會。

文/蔡怡琳 攝影/陳鴻文 內文圖片提供/王文志

人生60,就該放鬆步調,準備退休?對藝術家王文志來說,今年剛滿60歲,反而是全新的起點。2019年初,佇立在屏東大鵬灣海邊的「海之女神」燈塔紅遍全台,掀起臉書、IG洗版熱潮,就是出自他的創作,也在歲月洗鍊下,讓生命煥發光彩,他說:「直到現在,才知道什麼是自己最想要做的。

他很小就發現自己的天分,卻繞了一大段路,主修化工,做過濾水器生意,幫人帶小孩,擔任警衛……,八竿子打不著關係,直到27歲這年,才考上大學美術系。一切的沉潛、準備都不算太晚,似乎就為了這一刻的到來。

27歲考上美術系,父親勉勵「不要十做九不成」

在民國50、60年代,各行各業起飛,著重經濟產值,王文志並未選擇士農工商的穩定職務,事後回想,卻一點也沒後悔。

王文志從小愛看金庸的武俠小說,遠遠走來,也像是金庸筆下的俠客,他的外型粗獷、曬得黝黑,作品的感受卻很細緻。「俠客」的童年與山林為伍,自在倘佯,最早的美術天分,則展露在課本滿滿的塗鴉裡。

長輩曾詢問他,畢業後要做什麼?他沒多想就一個答案:「藝術家」,卻被對方數落一頓,並警告「這會餓死的,要不要來田裡幫忙種香吉士?」

他的父親是一名砌石工人,事後鼓勵他:「不管別人怎麼說,你要做什麼,就要下定決心,不要十做九不成。」帶給他深刻的感動。

王文志20出頭,陸續換過幾個工作,最終想起老父的這番話,不禁問自己,「既然我有藝術的長處,為什麼要一輩子幫別人開車門?」退伍後發憤考進文化大學美術系。

「決定後我就會很投入,絕對不會改變」,大器晚成的來歷,加上自認並非才氣過人,唯有對藝術的熱愛不減,因此抓準機會,拚了命地學習。

↑王文志坐在自己的竹編作品裡,感受到自然帶給他的豐沛力量。

法國返台後創作空窗,回嘉義找到養分

對於家鄉的情懷,反而是在出國闖蕩之後,頻頻回望台灣,才意識到不可取代。

美術系畢業時,他到法國進修雕塑,老師點醒他,「學藝術不該只待在學校裡」,他走遍博物館,敲開龐畢度、奧賽、羅浮宮等每一扇藝術殿堂的大門,如同站上巨人的肩膀;同時從日常生活裡,感受到小市民對古物的尊重,以及豐沛的人文素養。

不過,從法國返台後,他卻面臨了一段創作空窗期,「學了很多東西,可是都是別人的影子,應該要走出自己的路,一直在想,屬於台灣雕塑的語彙是什麼?

王文志這才發現,原以為再熟悉不過的土地,其實仍相當陌生,坦承「那時會有點恐慌,生活沒著落,很多事情接踵而來。」他仍決定回到故鄉嘉義梅山,由此找出獨特的創作養分。

〈海之女神〉紅遍全台,人與自然就是要對話

走遍世界,內心對「土地」始終懷抱敬意,也延伸到他日後的作品中。

「海之女神」燈塔高達15公尺,由35萬蚵殼串連而成,「女神」面朝陸地,代表來此落地生根,遠望猶如母親的裙擺飄揚——這是藝術家王文志結合在地民眾共同打造,「冥冥之中一件好的作品,是從土地裡長出來的。」他說。

↑王文志的作品富有在地意識,2019台灣燈會的主題燈之一〈海之女神〉,融合移工和新住民意象,令不少人感動落淚。

王文志最早為人熟知的一件作品,是1988年於台北市立美術館前,將大木頭上嵌入一把斧頭,名為〈自然的控訴〉,代表人類對自然的殘害,震撼的視覺衝擊,展出後即引發轟動。

不過當時就讀美術系大四的他,卻感到荒謬,「原本想控訴人為破壞,可是我為了這作品,先去陽明山偷偷砍下一顆很大的樹,不應該是這樣的。

↑王文志於北美館前展出的首件作品〈自然的控訴〉,激發他思索自然與人的關係。

他形容這時期的創作,刀光劍影且帶有「怒目金剛」的意味,雖然較難被大眾接受,「誰會在家裡供養斧頭?」不過台中、高雄美術館陸續收藏他的作品,就是莫大的肯定。

多年後,當他持續思索,該如何呈現「台灣的語彙」,又能不傷害環境?由金屬、木頭,直到返鄉時被熟悉的竹林包圍……,這才恍然大悟,竹子是一年生植物,又符合永續的原則,豈不是絕佳的創作素材。

他看到原住民的編織手法,結合成竹編工藝,每個步驟都飽含感情,「人與自然一起對話,這才是我要的」,於是他連續3個月,每週都往原住民社區跑,從基礎學習編織法,也確立往後創作竹編的方向。

↑王文志以大型竹編工藝聞名,不只由外觀賞,也能走入其中,開啟人與自然的對話。

廊道、穹頂、球體空間,感受自己的心跳

對照如今,王文志的作品有幾項經典元素,皆充滿靈性的象徵。

他保留由外入內的「廊道」,意義是「希望人家看作品前,先把心靜下來。」如在澳洲伍德福音樂祭,許多人是為了走過這條廊道而來,進而有了不一樣的音樂體驗。

經過廊道後,會進到偌大的球體空間,或躺或坐,冥想、休息、交誼皆感到自在,「建立人跟人的平台,走進去可以很安靜,好好享受,聽到自己心跳的聲音,就像回到母體的子宮。

↑2017年在北美館戶外展出大型作品〈庇護所〉(上),民眾可在此暫歇,球體空間內如同一處心靈的療癒地(下)。

結構上方的「穹頂」,可望向天空,則連結無窮無盡的想像,即使外頭風霜或烈日,也能在這個如境外桃源的空間裡,讓躁動的心靈,得到安歇與撫慰。

每件大型作品的產生,都需要動員眾人之力,不同於一般採用外包工班,他則是從山上找來以前的同伴。

幼年時,常跟著兄長一同上山採集,這股「集體行動」的凝聚力,往往能培養出絕佳的革命情感,於今,又讓作品多了人情的層次。

萬物皆有因緣,殺豬場改造成療癒空間

他將竹編工藝過渡到建築型態,後期有許多人的作品沿襲他的風格,不過王文志認為,創作最可貴的靈魂就在於「原創性」,即使用了相同的形式或素材,也很難複製。

「竹編完成時會發現,和草圖往往不太一樣,過程中如何調整?沒有標準答案,完全靠『心靈尺度』來拿捏。」

然而,竹子的壽命約2年,每件作品得來不易,展出後即拆除殆盡,難道不覺得可惜嗎?

他解釋,藝術在乎的是創作時的表現,自然的東西本來就有宿命,就像看一場很好的表演,即使結束後就沒了,可是會留在你的腦海裡面,「一件作品能讓人懷念,比放在那邊看久了討厭更好。

他相信萬物自有因緣,曾協助嘉義改造一個空間,氛圍寧靜平和,特別適合砌一壺茶,原址其實是殺豬的屠宰場,經過設計後卻宛如重生,原本的暴戾與不安之氣,因而有了「淨化」和「療癒」的機會。

有別於藝術家孤高自負的印象,王文志喜歡與人分享,又常帶著微笑,連小孩子也喜歡聽他講解作品,他常告訴團隊成員,「藝術家的個性是表現在你的作品上,可是跟人相處,從來不要覺得自己是藝術家,就要耍脾氣。

因此,他連續4屆受邀到日本瀨戶內國際藝術祭,都在「小豆島」同一塊地方創作,各據一方的中山村和肥土山村民,原本老死不相往來,卻因為籌辦藝術季,共同搬運竹子,不知不覺竟化解了長年嫌隙,年輕人也有明顯回流的趨勢。

↑王文志(後排左4)連續4屆受邀在小豆島創作,和當地居民建立融洽的合作默契,圖為2019年合照。

到現在我一直相信說,好的能量會聚集在一起,只要你用心,正面能量一定會有很多助力。」王文志誠懇地說。

王文志的妻子蔡美文也說,「我們的理念是跟大環境一起長大,就像法國藝術家和畫廊的關係,不是短期的買跟賣而已。」他們努力茁壯,也因此成就了在地文化。

50歲開始身體先養好,96歲母親是榜樣

長年東奔西跑,王文志回憶50歲的生活,最訝異的就是「很多牙齒壞掉了」,就像竹子、木頭等自然材料,一直受到風吹雨打,就會耗損,他體悟「如果沒把身體先養好,說剛開始創作要怎麼開始?

他現在天天慢跑,練練甩手功,心境也比過去更從容,「這年紀或許看得比較開,所有東西都要因緣際會,以前會有得失心,現在相信直覺也很重要。

比如以往最在意的案子、合作對象、展示場地等等,都有待因緣具足。他仍會事前用心地畫出草圖,但更想讓作品保有「純粹」的特性,他隨身攜帶筆記本,珍惜記錄當下的體驗,如此一來,往往能在重重關卡中,指出一條最好的路。

他在創作現場,同樣和團隊爬上爬下、搬運、劈竹,花費的體力自不在話下,或許因此保持年輕?他笑笑說,「看到有些同學好像都比我老了,就會安慰自己。」

王文志對於「老」其實並不害怕,因家中高齡96歲的母親,十足成為他老後的榜樣。

他常和母親開玩笑說,「90幾歲都變國寶囉!」他觀察,母親即使膝蓋開刀又植牙,因為心情開朗,現在能步行也吃得下,還把家中菜園照顧得井井有條。

「媽媽生了6個小孩,早年很辛苦,現在照顧媽媽,這是我的福報,只要有朋友來,她就會去摘菜來送人。」看到母親樂在其中,也鼓舞了自己的生命。

王文志堅定地說:「創作還會有很多不可能的任務,把它完成,就很快樂。」俠客持續行走江湖,反映在他所創造的秘境中,圓滿而寬廣,任誰來過,都能從中找到新的力量。

延伸閱讀:王文志著,《庇護所》,台北市立美術館出版

50後你有哪些夢想?一起來完成50件想做的事!
歡迎加入50x50夢想計畫https://goo.gl/E1eQ5U

☆加入50+LINE,每日資訊不漏接!
https://line.me/R/ti/p/%40efu3793r


您可能喜歡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