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歲後還不錯!用新的方法,創造自己的理想老後

若你未來失智了,想過什麼生活?提前扭轉觀念:看見「可能」,而非失能

若你未來失智了,想過什麼生活?提前扭轉觀念:看見「可能」,而非失能

by
50pluscwgvgovernor
過度保護,失智症反而加速惡化。

文/周傳久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編按:未來,若我們也是失智者(按發生率,這是人人要面對的可能!),你想過什麼樣的生活?現在就可以先訴說給你的家人聽。丹麥與芬蘭的經驗是:維持尊嚴和能力。如果將失智者視為資源,肯定他們的能力,並讓用這些能力去活在當下,大家都能快樂一點。

很多失智者很想用自己的能力生活,很想和別人說話;可是旁人卻以異樣眼光看待,限制他們不能做這做那,以免發生危險,導致他們失去基本尊嚴,甚至加速病情惡化。許多專家著作提醒大家,不要輕忽、錯估失智者的潛力和能力,只要給他們機會,絕對會看到意想不到的奇蹟。

近90歲失智長者:我的生活我決定!

我在丹麥失智日照中心遇見一位將近90歲的長者,用助行器步履蹣跚地走在長長迴廊上;不料他走到木器工廠後,竟然變身一尾活龍,自己量測鋸木製作多功能鳥巢,要賣給一般民眾掛在院子裡,專供隨意飛來飛去的鳥兒吃食物和休息。

我告訴他,我在台灣的銀髮族朋友,有些人想運動,老伴和兒女卻總是叫他坐下,因為怕出事。長者回說:「兒女決定兒女的生活,我的生活由我決定。就這樣!」長輩明確堅定的生活主張,和日照中心本於維持尊嚴和能力的失智照顧理念,讓他即使已經被診斷中重度失智,還能有機會這樣享有生活樂趣。

失智不等於沒有能力,別用錯的方式對待

包括Dementia The one-stop Guide 和Learning to Speak Alzheimer’s以上2本著作作者在內的許多專家提醒民眾,不要輕估、錯估失智者的潛力和存有的能力。往往失智者很想討論病情,很想繼續用現有的能力生活,很想和別人說話;可是周圍的人卻以異樣眼光看待失智,或者覺得他們不會說話,認為他們不可以做以前慣常的活動,以免發生危險,導致他們失去基本尊嚴。

換句話說,造成失智者症狀加速惡化,可能不是他們的生理病情,而是我們對待他們的方式。

忘記剛才但可「活在當下」,也有生活品質

在台灣屏東一間安養機構失智區,一天上午有一位照服員倒水給老太太,並開玩笑地對她說:「我這樣可以做妳媳婦囉!」沒想到這話題引起同桌老太太們的興趣,大家開始你一言我一句討論想讓誰當自己的媳婦,大家愈講愈熱烈開懷。

後來,喝著水的老太太覺得照服員倒的開水太熱,還消遣說,這樣太壞不能做媳婦,「太壞,歐都拜的壞(閩南語諧音),這樣有聽懂了嗎?」許多人都聽說機構的失智者會有對著牆壁塗糞便、躁動、亂打人、藏東西等行為,但怎麼一談起甄選媳婦的資格,就能快樂地坐在一起討論呢?

她們的確可能忘記剛才的事,可是處在快樂的當下,好像個個頭腦都有個資料庫,一下子把以前的資料全都叫出來了。這個場景持續了很久,加上照服員們為了讓長者感覺彼此有參與互動,還回嘴開玩笑說這樣太嚴格了,老太太們聽了就更開心!

其實上述第一個案主雖屬中重度,但還保有生活經驗,身體功能也還好;第二個案例的長輩們行動不很靈活,所以坐在一旁,但頭腦還很靈光。這些高齡長者快樂地活在當下,只要我們給他們機會,生活品質就會完全改觀。

失智者的生命故事,都是寶

在台北有一間失智養護中心特別安排長者排戲,其中有一位退伍軍官,排演10次有9次演得不一樣,有一次給他穿3顆梅花上校軍階軍服,但他排戲時卻融入中校情境,照顧者對他說那戲服就幫你肩上再加一顆梅花,只見這一位長輩嚴肅拒絕,讓照顧者覺得奇怪。

後來才知道,原來中校軍階和他每次變換其他職務,不照原腳本演出,其實都是他一生經驗過的實際事例,所以不是來亂的,其次是他堅持中校不可以加掛一顆梅花,是因為這是人死了才追贈,他知道這樣不對。

可是,也因為這一位退伍軍官每次排演一直換官階換角色,讓戲劇橋段充滿變化樂趣,讓投入參與排戲的人都因此感到快樂。

把每個人都當成巨大的資源

一位芬蘭長照教練曾說過,失智者若一直敲桌子,製造噪音讓周圍的人討厭;那我們可以想想,他的手臂肌肉明顯還有能力,可以做什麼?

一位老太太一天換7次美麗衣服,照一般人生活處境來看,這位長者不正常,要制止。但更重要的在於,我們要能理解到她的身體與認知功能還保存得很好,可以開櫃子、舉起手換衣服、辨識美感,且樂在其中。所以,一直換衣服又何妨呢?或許衣服放回去時不一定保持整齊,但我們可以想想,如何讓長輩善用現有的能力,讓他們的生活更有樂趣?保證會讓失智者的世界更不一樣。

另一位芬蘭朋友說,不論小孩、大人、年長者,我們都要避免高高在上地看他們,要他們都聽我們的,而是要把人人看成「巨大的資源」(powerful resources)。

過去幾年,台灣有關照顧相關教科書早已採用「優勢理論」提醒照顧者要看到被照顧者存有的能力,也說要用創新觀點翻轉照顧品質。這些理論與觀點,除了考試時要會寫,在照顧過程中還有幾個人記得?大家是否曾一起討論怎樣落實?

這類訓練模式在丹麥照服員訓練課程中,可是有多達19次的一關一關磨練,這類訓練思維也是荷蘭對新進失智個管師訓練討論的重點。

失智,是一種很難用藥物改善的疾病,但卻是仍可發展出許多生活樂趣的處境上述專書提到我們要用心與靈魂(heart and soul)向失智者展現我們照顧者的誠意與尊重,以上幾個例子,讓我們看到這種原則的色彩。台灣推失智共照,如果可以把人人看成「巨大的資源」,即使是有限的硬體環境資源,相信也可以產生不一樣的美好生活。

(本文摘自周傳久著,《高齡友善新視界:觀察台灣與他國的高齡者照顧》,巨流圖書公司出版)


您可能喜歡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