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做衣服!一團亂編織同學會:編織像人生,都是把「亂」變成美

自己做衣服!一團亂編織同學會:編織像人生,都是把「亂」變成美

author
by
50pluscwgvgovernor
編織是「Mind Spa」,時尚、紓壓還能防失智。
  • 44220

文/陳莞欣 攝影/高裕洲

打毛線只是老奶奶打發時間的興趣?台灣有一群熱愛編織的50世代,組成「一團亂編織同學會」,用各種線材編出美麗的衣服、圍巾、披肩、提袋。站著打、坐著打,雙手一刻不得閒。對他們而言,編織不僅是生活情趣,更是活動腦袋、梳理心情,療癒人生的方式。

56歲的唐淑芬是「一團亂編織同學會」的創辦人。48歲開教室以前,她曾任廣告公司高層多年。從學生時代開始,她就對編織情有獨鍾。她笑說,這門技藝和人生很像,得有清楚的頭腦和耐性。整理亂成一團的毛線時,其實也是在為生活理出頭緒。

內圖

「一團亂編織同學會」教室創辦人唐淑芬。

編織,也是整理自己的人生

人生前半場,唐淑芬的生活幾乎完全以工作為中心運轉。她28歲擔任跨國廣告公司的業務部主管,31歲就當上台灣區總經理,38歲又被調到上海當總經理。她回想那段忙碌的日子:「什麼叫工時?我根本睜開眼睛都在工作。」

但是在工作以外的時間,她並沒有忘記對編織的熱愛。不管回家時間再晚、精神再累,她都會從提包裡拿出毛線。即使只是打個兩針也好,一天當中一定要留一點時間,去做自己喜歡的事。

對當時的她而言,編織是廣告工作的平衡。她形容,廣告是一個很「虛」的行業,不管產出了多少想法,最終都不屬於自己。想法再棒,客戶也可能不領情,無法控制的變數很多。但編織不同,有打就有進度,一切操之在己。不同線材、色彩、花樣,可以揮灑出各種創意。握在手裡,心中無比踏實。

在廣告業工作20幾年後,唐淑芬逐漸萌生了轉換跑道的念頭。「辛苦了這麼多年,我是不是該做點別的事情?」她先離職,在上海又生活了3年。直到2011年,日本東北大地震發生。新聞上24小時輪播的災難畫面,提醒了她生命的無常。她下定決心搬回台灣,同年在台北開設編織教室。

離開總經理的位置,不覺得可惜嗎?唐淑芬毫不留戀地說:「不會啊,以前我們也就是高級打工仔。」她認為,以前在廣告公司工作,驅動她的是責任感。身為總經理的她要領導團隊,完成公司設定的目標。但開編織教室,完全是出於她對編織的興趣。兩者看似無關,其實都是創意工作,也都是她喜歡的事。

新手不用擔心手拙,有興趣一定學得會

常有人問唐淑芬,「我手很笨拙,這樣也學的會編織嗎?」她強調,編織真的不像一般人想像中困難。5年級生在國、高中時代,幾乎都上過家政課,知道如何使用棒針或勾針。只要掌握好上、下針等基本針法,搭配不同顏色、材質的線材和圖樣,就能做出無限的變化。

她通常會先教初學者從帽子、圍巾、圍脖開始做起。通常只要一個禮拜,就能做出第一件屬於自己的作品。進階一點,學會加減針,就可以學做背心,乃至於套頭毛衣、開襟毛衣等高階作品。熟練了以後,大概1、2週就能做出一件衣服,讓人非常有成就感。

內圖

↑不同線材、不同色彩、不同花樣,每個編織作品都是獨一無二。

唐淑芬認為,學好編織的關鍵,其實不是一雙巧手,而是一顆充滿熱情的心。她開設教室以來,從不強求親朋好友到教室上課,就怕對方一點興趣都沒有。「他不想學,你教一百遍他都學不會。」她鼓勵新手不用害怕自己手不靈巧,凡事起頭難。試了,就會知道這件事一點都不難。

她也笑說,在所有手藝興趣中,編織大概是最方便的一種。不像烹飪,事前要備料、事後要洗碗。也不像洋裁,需要桌子和縫紉機。更不像打球、打麻將,一定要有伴才能進行。編織只需要一團線、一根針,且不受時間地點的限制。在上海,她甚至看到大媽們在菜市場裡,一邊聊天一邊編織。嘴上動不停,手也沒閒著。

可以是一個人等公車時消磨時間的方法,也可以和同好邊勾圍巾邊喝咖啡聊是非。唐淑芬說,「編織是最不求人的嗜好,你可以自得其樂,也能和人分享。」

預防失智,又能清理心靈雜訊的Mind Spa

心煩意亂時,編織是理清思緒的好方法。唐淑芬回想過去在上海工作時,每回出差遇到班機延遲,她總會拿出提包裡隨身攜帶的毛線開始編打。雙手重複的動作,能讓人腦袋放空,進入心無旁鶩的境界。許多重要的大事,例如客戶又出了問題、手下大將要被挖角等,她都是在編織時想出對策。

唐淑芬笑說,歐美有種說法,認為編織像「Mind Spa」(心靈洗浴),可以滌清心中的雜訊。因此每回班機延遲,她不僅不生氣,還心懷感激:「太好了,我又賺到1小時可以打毛線!」

68歲的任孝琦是「一團亂編織同學會」的學生。她年輕時在媒體業工作,而後又進入壓力大、步調快的政治圈。多年以來,編織一直是她的興趣。每次出門前,若是確定當天的行程有大量時間得等待,例如在醫院候診等,她一定隨手帶上編織中的作品。她說,「它讓人靜心,也很療癒、紓壓。」

不只可以釋放壓力,編織也是避免失智的好方法之一。勾針的動作會刺激手指的末梢神經,編織時還要做大量的數學計算。針與針之間的密度間隔,是小學的植樹問題。做提包的弧度、衣服的袖子,都必須要計算斜率。同一個衣服版型,因每個人的身形不同,還得計算加針、減針。手在動,腦子也要動!

內圖

↑編織需要雙手進行許多細微的動作,可以刺激末梢神經。

打出屬於自己的美麗,也織出人與人之間的友誼

除了大眾最熟悉的圍巾、毛衣外,編織在生活中應用的層面其實很廣。帽子、提包、披肩,乃至於居家用的桌墊、餐墊、抱枕套、窗簾,都可以是編織的作品。尺寸可大可小,自己挑選顏色、線材,創造獨一無二的美麗。

「一團亂編織同學會」的學生Esther學編織6年,作品超過300件。不只自用,還把作品分送給老公、兒子、媽媽和婆婆。將愛和感謝織進作品中,貼身陪伴著家人。她也笑說在百貨公司看到名牌毛線外套時,會先記下版型,回家自己打一件。不只省錢,又非常有成就感。

唐淑芬指出,自己編織衣服有許多好處。50世代要買到合身的衣服不容易,編織可以按照每個人的身材客製化,想寬鬆舒適或貼身顯瘦都沒問題。此外,它也非常環保。舊衣服款式過氣了、身材變形穿不下了,隨時都可以拆開重打,變成新的衣服。

內圖

(一團亂編織同學會提供)

內圖

↑一團亂學員親手織的帽子、衣服,依照自己的喜好挑選線材、配色,非常好看呢。

66歲的迎春學習編織6年。兒子在日本工作,全家只剩自己一人。下班回家,邊看電視邊編織,就是排遣寂寞最好的休閒娛樂。她也喜歡到一團亂編織同學會的教室,觀摩其他同學的作品。時間久了,大夥感情也愈來愈好。「我們討論很多新鮮事,像是有同學的兒子交女朋友,大家就跟著看一下照片!」她哈哈大笑。

有時,教室也會舉辦出遊活動,大家相約穿戴自己的作品。像是到宜蘭踏青,人手一頂自己編織的草帽。或者飛到德國看手藝展,團員們特別打了同款式的帽子進場,向喜歡的設計師致意。一行人在火車上打毛線,去公園也打、曬太陽也打,將自己最愛的興趣落實在生活的每個片刻。

內圖

↑同學們一起到德國看手藝展,團員們特別打了同款式的帽子。(一團亂編織同學會提供)

唐淑芬鼓勵50世代,不要害怕嘗試和遇到挫折。以編織為例,即使打錯拆掉,也是學習接受錯誤的過程。什麼都不做,就是天天在家唉聲歎氣、覺得小孩不理人、人生很無聊。「50歲以後,就是要勇於嘗試,才知道自己喜歡不喜歡!」

50後你有哪些夢想?一起來完成50件想做的事!
歡迎加入50x50夢想計畫https://goo.gl/E1eQ5U

☆加入50+LINE,每日資訊不漏接!
https://line.me/R/ti/p/%40efu3793r

※50+為免費閱讀,歡迎贊助支持好內容製作!
我們需要你→https://pse.is/uhxc7


您可能喜歡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