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歲後還不錯!用新的方法,創造自己的理想老後

現在照顧人,換取以後被照顧!「時間銀行」立意佳,台灣為何難實現?

現在照顧人,換取以後被照顧!「時間銀行」立意佳,台灣為何難實現?

by
50pluscwgvgovernor
時間銀行的重點,應該是互助精神而非照顧時數。

文/陳莞欣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近年來,台灣掀起了一股「時間銀行」的討論熱潮。這個由美國法學家艾德加(Edgar S. Cahn)提出的概念,鼓勵人們多做志願服務,將照顧他人的時數存入「存摺」。將來有需要時,就可以把時數提領出來,接受服務。簡單來說,即是「用現在照顧別人的時間,換以後被別人照顧的時間」。

目前在台灣,已有數個民間團體和政府單位在推廣時間銀行的理念。例如,2012年新北市推動的「佈老時間銀行」,是全台第一個公辦公營的時間銀行。前衛生署長楊志良也擔任「全民造福時間銀行聯盟」理事長,鼓勵民眾在自己的社群內實踐時間銀行的理念。

楊志良指出,台灣目前處於高齡社會階段,老年人口已逾總人口的14%。不出幾年,台灣的老年人口數就會突破總人口的20%,正式進入超高齡社會。「現在的長照保險制度,無法支持這一50世代的人變老。」他認為,時間銀行強調的互助精神,正是因應超高齡社會問題的對策之一。

只是,時間銀行的理念,在台灣可行嗎?

國內長期推行時間銀行的弘道老人福利基金會,在14年後將這項服務轉型為「互助連線」。只要在弘道簽約的志工團隊服務,將來即具有被服務的資格。不強調「1小時換1小時」的等價交換原則,且可提領的服務僅限於當下志工團隊有能力提供的範圍。

「其實,時間銀行制度在推行時還遇到滿多問題的。」弘道老人福利基金會社工李昱璇直言。

聽起來美好的理念,為何實踐上會有困難?50+提出討論,希望找出真正對社會有用的對策。

問題一:時間難以計算,服務無法等價交換

第一個問題是服務時數難以計算。李昱璇指出,早期志工服務時數多以人工登錄,沒有系統可以精準計算「存入」和「提領」的時間。時間一久,情況更加混亂。

更重要的是,時間銀行的概念容易讓志工抱持著「等價交換」的心態。例如現在幫老人洗澡半小時的人,將來也希望自己可以換到同樣時數、同樣內容的服務。

然而,根據弘道的實務經驗,服務交換能否媒合成功的關鍵,取決於當下志工團體內所擁有的人力資源。較常媒合成功的服務,通常是較初階的需求,例如訪視獨居長者、幫忙慶生、到醫院探訪等。簡單的居家修繕,例如裝設扶手、斜坡等。以修繕為例,若組織內沒有具備此項專長的志工,媒合就會失敗。

此外,李昱璇也指出,以台灣目前少子高齡的社會型態,壯年人口持續減少,老年人口則不斷增加。未來,時間銀行可能會面臨「提領者多,儲蓄者少」的窘境。

因此,每次有20、30歲的年輕人來詢問相關議題時,她都會委婉地告知對方:「你可以存時間,期待將來有機會提領。但要有心理準備屆時未必能兌換你想要的專業服務,甚至不一定有足夠的人力可以服務你。」

問題二:專業的長照工作,可以讓志工代勞嗎?

專業的、有價的長照服務,是否能被無償的志工服務所取代?

李昱璇指出,以目前的志願服務推廣實況來看,不太可能要求民眾為了投入志願服務,接受高度專業的照服員訓練,甚至必須考取證照。即使是本身有證照的專業照服員,在有償工作和無償的志願服務之間,也往往是以前者的個案為優先。少有人會願意免費為他人提供長照服務。

此外,若要志工提供照護服務,也可能遇到安全風險或者責任歸屬的問題。例如,陪同就醫時,誰負責開車?上下車時,志工需要攙扶長者嗎?若長者不幸跌倒,家屬是否可以向志工求償?志工如果因為照護長者受傷,誰來保障他的權益?這些都是現實上可能面對的問題。

李昱璇建議,長者的需求應該分為2種,陪伴、訪視等簡單的需求可以交給志工,補足照護現場人力不足的問題。但協助進食、沐浴等更進階的照護服務則應回歸使用者付費原則,讓專業的照服員處理。「想用零成本的志工服務去換有成本的長照服務,長久下來會讓時間銀行的平衡壞掉。」她說。

問題三:心態不對,將違背時間銀行推行的初衷

李昱璇指出,每每在媒體報導了時間銀行的議題後,弘道就會接到許多相關的詢問電話。但若是心態不對的人來做志願服務,則會延伸許多用人單位不樂見的狀況。

她指出,志願服務的本質是不求回報的利他精神。抱著「要獲得」的心態當志工的人,在服務時相對更看重服務時數的累積,也更傾向觀望不同類型的志願工作,比較何者能得到更佳的福利或回饋。

「我們期待,福利可以是一個激勵,但希望不是吸引大家做志工的主要原因。」李昱璇說。這類型的人往往在面試階段就會被用人單位婉拒。心態和動機不對,彼此都容易失望。

如何讓時間銀行變可行?用「幫助」的觀念代替功利

時間銀行的美意,在台灣真的不可行嗎?其實還是有不同的做法,可以實踐其精神。

以弘道老人福利基金會為例,目前的「互助連線」模式已穩定推行10年。弘道和既有的關懷據點或志工隊簽約,不管服務時數多久,只要是簽約團體內的志工都能申請媒合服務。當然,媒合不保證成功,端看當下志工站或據點是否有能夠提供服務的人力。

截至2018年為止,弘道老人福利基金會已有88個互助據點、每個據點約有20~30位志工。粗略來算,在互助連線提供、使用服務的會員約有3,000人左右。李昱璇指出,這種模式可以穩定運營的關鍵在於:「據點志工做的是他們平常就在提供的服務,只是有人需要時,多幫一個人。」

楊志良則建議,不妨把時間銀行的概念拓寬。不一定要有正式的組織,在自己的朋友圈中就可以實踐互助的理念。他指出,每個50世代或多或少都有幾個好友群組。例如他和衛生署的退休職員至今仍會定期聚會。有任何事情,在LINE中「喊聲」,有空的人就能幫忙。

他認為,老人需要的不只有專業的長照服務,也可能是有人聊天、到便利商店購物,甚至只是一起走到菜市場。這些事情並不需要照服員證照,只要有心就能進行。有時間的人幫助沒時間的人,其實就已是在落實時間銀行的理念「我們鼓勵大家揪團,自己辦自己的時間銀行。」

他也指出,如果希望計算時數,幾個相關組織目前已在開發App,可以記錄志工服務他人和使用服務的時數,也可以給予他人服務評價。透過科技,簡化媒合的程序。

超高齡社會來臨,「照護」的定義也會愈來愈多元。楊志良指出,哈佛大學的研究顯示,年長者若能有社會支持,對健康狀況會有正面的影響。相信自己出事時會有人幫忙的安心感,甚至能降低長期慢性病的發生率。

時間銀行的重點,或許並不只是為自己的老年「存照顧時間」。在愈來愈高齡的社會裡,有能力、時間的人照顧沒資源的人,才可能給彼此一個安穩的老年!

50後你有哪些夢想?一起來完成50件想做的事!
歡迎加入50x50夢想計畫https://goo.gl/E1eQ5U

☆加入50+LINE,每日資訊不漏接!
https://line.me/R/ti/p/%40efu3793r

50+tips
  • 1台灣目前少子高齡的社會型態,很可能讓未來時間銀行面臨「提領者多,儲蓄者少」的窘境。
  • 2志願服務的本質是不求回報的利他精神,抱著「要獲得」的心態當志工,不論是用人單位或志工都很有可能會失望。
  • 3對時間銀行的概念有興趣,未必要加入正式組織。可以先在自己的社群內做起,有時間和能力的人幫助沒資源的人也是一種互助實踐。
分享此文:

您可能喜歡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