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歲後還不錯!用新的方法,創造自己的理想老後

當爸媽年老由兒子照顧,誰最能幫上忙?日本研究:好友不如好鄰居

當爸媽年老由兒子照顧,誰最能幫上忙?日本研究:好友不如好鄰居

by
50pluscwgvgovernor
遠親不如近鄰,高齡化社會愈是如此。

文/平山亮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編按:台灣高齡化速度非常快,未來「兒子照顧」的狀況將愈來愈多。對兒子照顧者來說,最困難的是身體的疲憊、對照顧技巧的挫折感與心理的煎熬。而這些苦處誰最能幫上忙呢?是朋友嗎?還是親人?還是鄰居?

對兒子照顧者來說,朋友關係究竟有什麼意義呢?

至少,我們很難確定同性友人是否是重要的支持來源,畢竟他們並不能提供對照顧有用的資訊。他們會是很好的玩樂對象,卻不能傾吐照顧累積的鬱悶情緒。除此之外,跟他們在一起甚至會讓照顧父母的照顧者感到非常不幸。

競爭是本能,男性難向同性友人吐苦水

兒子照顧者之所以不容易依靠同性友人,或許就是因為朋友的情形跟照顧者本身太相似了。兒子照顧者很容易感慨同性友人沒有任何可以使照顧更輕鬆的知識,可是他們會要求朋友有那樣的知識,說穿了,還不是因為自己也「什麼都不知道」。

同性友人無法成為知心朋友,同樣是因為他們跟兒子照顧者是肩並肩的存在。因為他們是年齡相仿、社會地位也相似的競爭對手,所以兒子照顧者會心生抗拒,不希望只有自己向他們大吐苦水其實,如果是年紀有些差距的公司前輩,反倒可以透過照顧,牽起「訴苦的緣分」。

此外,同性友人的存在就像對照的鏡子一樣,成為與自己相反的比較對象照顧父母的自己和不用照顧父母的朋友,雖然如今走在正好相反的人生道路上,但畢竟過去曾經是共享時間和空間的夥伴。至少在人生某個階段,他們曾走在同一條路上,也正因為如此,從朋友身上可以看到「如果不用照顧父母的話,自己可能會變成的樣子」。

只是,男人跟同性友人之間這種「共謀和競爭」交錯的關係,並不是兒子照顧者特有的。在一起很開心,彼此還會說一些不會告訴其他人的話,儘管如此,還是不希望他們看到自己不體面的地方。其實照顧者也知道「比不過朋友」,但還是想展現自己有能力的地方……許多文獻也一再指出,男人這種交往的心態,已成為男性朋友關係的特徵。

忘年之交前輩,較能訴說煩惱

所以,兒子照顧者跟同性友人之間的關係,並不是因為必須照顧父母才產生的特殊關係,或許早在他們開始照顧之前,那樣的關係就已經開始了。不,我認為更正確的說法應該是:那樣的關係是男性不管是否成為父母照顧者都會經歷的「男性牽絆」,只是程度上有些差異。

兒子照顧者跟同性友人此刻的關係,建立在他們過往構築的關係上,而且是具有連續性的。假如原本只是重視開心相處、把對方當成夥伴的朋友關係,不可能因為開始照顧父母,就突然轉變成可以毫不隱瞞吐露鬱悶心情的交心關係。誠如我們在滑川先生的例子中看到的,能夠互相訴說照顧的煩惱、代替自己化解父母危機的朋友關係,是經過長達數十年的歷程,才能在友誼之外附加的知心朋友功能。

以往是怎麼樣跟朋友交往的——那種「男性牽絆」的歷史和真正價值,早在成為照顧父母的兒子照顧者之前就已經清楚顯露了。

照顧父母,需要加強與鄰里關係

談到兒子照顧時,最常被提出來的問題就是,與地方上其他人之間的聯繫太薄弱。附近如果有認識的人,或許還會注意到兒子照顧者的困境,也說不定可以出手幫忙。在地人的關懷和注意,被認為是預防兒子照顧者陷入極端危險狀況的關鍵之一。

「兒子照顧者在地方上(也)是孤立的」,這種印象早已深入人心,而且陸續有很多足以佐證的採訪報告和數據提出。可是另一方面,探討兒子照顧者可不可能運用在地網絡的研究卻很少見。

假如兒子照顧者能跟地方上的人保持聯繫,那會是什麼樣的關係呢?另外,該怎麼做才能讓這件事成真?

接下來,我將根據有關兒子照顧者和在地人互動的訪談,試著探討這些問題。

好鄰居一臂之力,有如及時雨

受訪的兒子談到在地的關係時,多數給予正面肯定。對於我的詢問:「從你開始照顧後,讓你感到最開心的回饋是什麼?」他們的回答是附近鄰居經常適時出現。

在那些「最開心的回饋」當中,最常出現的就是幫忙照顧漫無目的遊蕩的父母親。

漫無目的遊蕩是失智症病人常見的行為症狀之一,高齡的失智症患者常趁著家人不注意跑到外面,總是被留置在讓人意想不到的地方暫時保護。漫無目的遊蕩時可能跌倒,甚至發生意外事故,因此這個症狀往往令家人煩惱和不安。

兒子照顧者會把這件事列為「最開心的回饋」,是因為在防止和解決這種漫無目的遊蕩時,鄰居們提供了協助。

不管兒子平常再怎麼小心提防,父母親還是會在兒子視線離開的極短時間內溜到外面去。另外,也有兒子照顧者因為不分晝夜照顧,疲累之餘迷迷糊糊睡著後,父母就在這一瞬間不見了。

這時候,幫兒子盯著父母的「替代之眼」,就是當地的鄰居有一位兒子照顧者說到,當他發現母親不見,便急急忙忙衝出門外,結果發現她正跟住在對面的太太聊天,讓他鬆了一口氣。後來問了那位太太才知道,她看到母親搖搖晃晃地走出家門,覺得「很奇怪」,所以先跟她打聲招呼,然後隨便閒聊,幫忙把她留在家門口。

也有其他兒子照顧者說,多虧鄰居幫忙才能找到離家的父母。還有一位受訪者提到一個小插曲,他說鄰居發現老人家一個人在外面走動,立刻聯絡他,還一直陪伴老人家直到他趕抵現場,因此他非常感謝這位鄰居。

鄰居可能比兒子更早發現父母失智

為了使鄰居成為「替代之眼」,就必須先讓周邊的人知道自己的父母親是失智症病人。因為假如鄰居不知道父母親罹患失智症,就算看到老人家獨自一個人走出門,也不會特別感到奇怪。

可是,說不定有人會抗拒,不想讓別人知道「自己的父母罹患失智症」。隨著大眾對失智症的認識愈來愈多,過去認為失智症病人是恥辱(負面的社會印象)的情形也漸漸消失,所以現在還會心生抗拒、不想被周遭知道的人應該變少了,兒子照顧者應該也不會有那樣的抗拒心態吧。

姑且不談心態上是否抗拒,事實上,有時候鄰居們還比兒子更早發現父母的症狀。

有不少兒子都是在開始照顧之後,與鄰居的互動才增多。但是,父母大多數比兒子更早開始和鄰居交流,正因為長期往來,所以鄰居馬上就會注意到父母的認知功能衰退。比起雖然住在一起但是每天早出晚歸上班、甚至忙到深夜才回家的兒子,有時候天天外出買東西或回來時總會聊一下的鄰居,接觸父母親的頻率反而比較高。

其實有不少兒子照顧者表示:要不是鄰居提醒他父母的「異狀」,自己也不會懷疑父母罹患失智症,更不會帶他們去醫院檢查。

(本文摘自平山亮著,《我是兒子,我來照顧:28位兒子照顧者的真實案例,長照路上最深刻的故事》,台灣商務出版)

50後你有哪些夢想?一起來完成50件想做的事!
歡迎加入50x50夢想計畫https://goo.gl/E1eQ5U

☆加入50+LINE,每日資訊不漏接!
https://line.me/R/ti/p/%40efu3793r

50+tips
  • 1對兒子照顧者而言,要向同性友人吐苦水或尋求照顧技巧的支援,是不太可能的。若說朋友中誰能幫上忙?大約只有往來多年的忘年之交了。
  • 2能對兒子照顧者伸出及時援手的,往往是鄰居。尤其當失智父母走失或閒晃,好關係的鄰里有如很多雙幫忙的眼睛,能協助照看。
  • 3最先發現父母失智的,不一定是生活忙碌兒子,反而是經常與父母往來的鄰居。
分享此文:

您可能喜歡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