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歲後還不錯!用新的方法,創造自己的理想老後

88歲還在看診!醫師攝影家黃伯驥:健康是「多走路,少計較」

88歲還在看診!醫師攝影家黃伯驥:健康是「多走路,少計較」

by
50pluscwgvgovernor
  • 七月 13,2019
  • FILED UNDER:人物
不退休,也可以是一種幸福呢。

文/蔡怡琳 攝影/陳鴻文

88歲的小兒科醫師黃伯驥,至今每週仍有2天上午,從家中步行到1公里外的博仁綜合醫院,為小病患看診。跟同一輩人相比,許多早已凋零離世,而他近90高齡,腳力和腦力仍屬穩健,如何辦到?他想了想,答案令人意外,「都是攝影賜給我的啦。」

當醫師是主業,而他還有另一個更知名的身分──攝影家,半世紀以來拍照熱情不減。但黃伯驥還記得,多年前拿到相機的第一個感覺,卻是「好心痛」。

在民國50年代,物價還未飆漲,他回想,政府首長一個月的薪水約3、4千元,而自己每個月收入僅1千多元,聽到朋友要去日本,隨口託買一台「舶來品」照相機,想不到對方帶回的是頂級單眼相機「NIKON F Photomic」,要價超過萬元,起初衝著「這麼貴不能浪費」,卻彷彿不解之緣,一拍照就是一輩子。

紀實攝影風格,關懷大時代裡的小人物

30出頭的年紀,他剛在台北松山開設「黃小兒科診所」,利用零碎工作空檔,買書自修,鑽研攝影技術和光學原理,把自家浴室改造成暗房,又利用清晨和午休出門拍照,徒步騎著單車找尋「決定性的瞬間」──這原本是由法國攝影大師布列松提出的概念,代表把握事件的重點,並「紀實」呈現,也是他深信不疑的攝影精神。

讓人心動的一定是好照片。」即使拍照是業餘的興趣,他還是卯足了勁,拍下許多為人熟知的作品。在初試身手短短5年內,囊括國內外各大小攝影獎項,陸續獲得攝影學會的碩學和博學會士榮銜,並開始擔任學術委員,負起評審及傳承的工作。

黃伯驥常掛著溫文的微笑,唯有攝影時,表情會變得嚴肅而專注,在他鏡頭下,庶民的日常百態,忽然就鮮活了起來──是礦工混和著汗滴泥沙的背影,是說書人也為自己的故事而激動,是育幼院童飯前的虔心祈禱……,他不刻意迴避現實的苦,也不渲染煽情,而是盡力求真,讓影像透出生命的光芒。

↑黃伯驥最喜愛的一張照片,1967年於義光育幼院拍攝,食物雖簡單,但每一名孤兒虔誠祈禱,養成感恩與惜福習慣。(黃伯驥提供)

他強調,「要努力走,不走就沒有題材。」攝影足跡如同台北行腳,踏遍南機場、萬華、三重、士林、南港、關渡、三峽一帶,照見社會底層的人群臉上有風霜,也有溫暖與善良;早期的內湖區,遍布磚仔窯和鐵工廠,馬路正要開始拓寬,國宅一棟棟蓋起來,每一次按下快門,都是歷史的見證。

國內著名攝影家張照堂於攝影史料書《影像的追尋》中,曾收錄黃伯驥1965年拍攝的照片〈劍俠〉,孩童手持樹枝的遊戲,奇趣地和高處電影海報對映。他如此觀察這位醫師攝影家的作品,「在物資缺乏、克難的年代,有一種關愛、堅毅與幽默的力量。

↑1965年於三重埔拍攝,當時劍俠等時代劇大受歡迎,小孩子也模仿紅極一時的日本明星。(黃伯驥提供)

動盪時局裡的少年歲月,3種語言並行

黃伯驥獨到的畫面美感,從小即展現長才,他出身自屏東東港地方望族,幼時跟著祖父和父親學習漢文和書法,一拿到畫筆就欲罷不能,美術老師連連稱讚他的作品超乎水準。這是身處在動盪不安的時局裡,難以忘懷的快樂歲月。

因父親經商,在他9歲時舉家搬遷到南京,同年母親卻因病離世,排行老大的他,開始培養獨立的性格。看到舊照片時,還是不禁喃喃地說,「到我這個年紀了,還是很懷念母親。」

↑1930年代中期,年約5歲的黃伯驥(中)與父母於東港合照。(黃伯驥提供)

小學三年級時,發生珍珠港事變,二次世界大戰正式開打,和家人在對岸多待了4年,戰後終於能回到台灣,接著高雄中學就讀初三,生活才算安定下來。當時國內正歷經語言系統的轉換,國、台、日語混合運用,接收不同文化的衝擊,讓少年伯驥特別早熟獨立。

他對學習特別得心應手,大學順利錄取第一志願台灣大學醫學系,在7年醫學養成教育下,以小兒科醫師為終身職志,卻一直難忘情對藝術的熱愛,日後投入攝影,似乎也早有淵源。

↑黃伯驥就讀台大醫學系時期,確立小兒科醫師的志向,把對藝術的夢想暫時放在心中。

近90歲還在看診,健康秘訣就是一直走路

看診超過一甲子,距離一般人退休年齡65歲,早已過了多年,常遇到患者或家屬好奇地問,「醫生爺爺幾歲了?」從年輕工作到老,卸下白袍,似乎還是很久以後的事。

曾在電視上看過日本的「百歲醫師」,心想有為者亦若是,但也體認現實,「如果醫院覺得我身體不能負荷,就要鼻子摸一摸回來了,每天閒閒在家。」說完哈哈一笑,並不失落,其實他對「閒閒」的時候早有安排。

除了攝影,黃伯驥其他的興趣也是廣泛而深入,幾乎可算「通才」,家中抽屜一拉開,上千張整齊排列的古典樂黑膠唱片;圍棋通過4段的他,每週固定有一天要會會「棋友」,尤其喜歡遇到厲害的對手,「輸了沒關係,這樣才會進步。」他的態度很豁達。

許多人好奇黃伯驥的養生方法,他總說「很簡單,就是走路,持之以恆就有效果長期投入攝影,讓他感覺自己「愈走愈健康」,現在為了太太的身體著想,也天天拉著她步行到國父紀念館,若有體力就多走幾圈,還會用手機程式來計算步數,我們一看紀錄,有幾天竟然快達到2萬步。

↑黃伯驥不時會打開手機程式,看看當天走了幾步路,腳力不輸年輕人。

以往他常帶家人出國旅行,後期更激發出「心象」攝影的能量,風格有別以往。每回從廣角鏡到望遠鏡,至少扛了4個鏡頭在身上,曾因太醉心拍照,在日本來不及搭上遊湖船,改搭計程車,繞了一大圈才和家人會合,被太太念了一頓。他自嘲,「日文還會通,如果是去歐洲,就比較不敢脫隊了。」

天性樂觀的他,很少向人抱怨,隨口就能說出打油詩般的句子,「不羨慕榮華富貴啦,最大財富就是健康,最好的良藥是陽光,最省錢的美容方法是睡覺。

有信仰的人,長壽方法首重「好心態」

即使已屆一般人認定的「高齡」,黃伯驥反而沒那麼在意年紀,提到「老」也毫無畏懼,「反正都是人生該走的路,大自然是這樣運轉,我們是小小的一份子而已。」他說。

黃伯驥每天睡滿7小時,飲食上也不忌口,「太太準備什麼就吃什麼」,偶爾還會翻冰箱拿可樂來喝,每逢週末,看到小曾孫來家裡團聚吃飯,就心滿意足。

對與老後的心態,他有感而發,「年紀大了,覺得不能沒有信仰,什麼宗教都可以,有信仰的人對於人生的感受,心裡比較有寄託,沒信仰的人茫茫渺渺,就像一隻蚊子或無頭蒼蠅。

常常和孩子相處,體悟人性的價值從小到老一以貫之,他重視心念的純粹與善良,「老後要維持健康,最好的方法就是好心態,給人占便宜沒關係,可是不要去算計別人,要有惻隱之心、慈悲之心。

或許因此,他的作品裡,總能展現出人道關懷的力量。

在數位年代,黃伯驥有些小小堅持,「不太用手機拍照,很容易消失。」他從底片相機換成數位相機後,還是會定期拿去給相館沖洗成相片,再一冊冊編號儲存起來。

當初那位幫他買下昂貴相機的朋友,如今已離世,黃伯驥感謝起這段機緣,留下來的不只是時代的縮影,還有世間的悲歡離合,按下快門的一剎那,都成了永恆。

↑黃伯驥細心檢視底片,早期自己在家中布置一間暗房,改用數位相機後,還是會把檔案拿去沖印店,洗成實體相片。

50後你有哪些夢想?一起來完成50件想做的事!
歡迎加入50x50夢想計畫https://goo.gl/E1eQ5U

☆加入50+LINE,每日資訊不漏接!
https://line.me/R/ti/p/%40efu3793r

50+tips
  • 1不羨慕榮華富貴,最大財富就是健康,能走路就盡量走。
  • 2年紀大以後,有信仰的人對於人生的感受,心裡比較有寄託。
  • 3好的長壽一定要有好的心態,給人佔便宜沒關係,可是不要去算計別人。
分享此文:

您可能喜歡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