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歲後還不錯!用新的方法,創造自己的理想老後

9千條命,但捐贈器官不到4百人!協調師廖麗鳳:想開,就能救人一命

9千條命,但捐贈器官不到4百人!協調師廖麗鳳:想開,就能救人一命

by
50pluscwgvgovernor
  • 七月 06,2019
  • FILED UNDER:人物
如果可以,和死亡要一點東西回來。

文/蔡怡琳 攝影/陳鴻文

當無常,當死亡,這麼無情接近我們的時候,難道什麼都不做嗎?」「不!我們一起去跟它要一些東西回來。」──這是今(2019)年5月上檔的公視連續劇《生死接線員》中,器官捐贈協調師與家屬之間的對白,他們串聯起生命的消逝與重生,說「不」的時候,往往是鼓勵對方,不要放棄善的信念。

台灣器捐移植需求9千多人 實際捐贈僅3百多人

台灣目前等候接受器官移植的病人,包括心、肺、肝、腎、胰、腸等器官,和眼角膜組織的人數,共有9,660人;不過,捐贈數2018年僅有327人,差異相當懸殊。

如果有一天你走到生命末期了,會願意捐贈器官嗎?

對照真實人物——台北榮總器官移植小組的資深協調師廖麗鳳,從她面對各種「捨」與「得」的情境中,也許會得到一些啟發。

台灣自1987年起,頒布第一部人體器官移植條例,此後,器官捐贈移植協調師居中成為最核心的角色,一直以來卻鮮為人知。

廖麗鳳進入台北榮民總醫院工作,今年正好30年了,自護理專科畢業後,從外科病房到加護病房,緊接著加入器官捐贈移植團隊,擔任協調師至今,也已滿18年,在國內總共不到百名的協調師中,是少有的資深。

協調師就是要把各單位來的人,都做一個很好的串聯,包括捐贈者、受贈者、家屬、醫療團隊到社工師,有時候要面對檢察官,就是一條龍服務。」廖麗鳳說,早期器捐環境尚未成熟,也沒有所謂「SOP」,因此凡事都得經由協調師來處理。

協調師的工作內容有哪些?從評估、照顧捐贈者、司法相驗、詢問家屬意願、器官摘取分配、找到受贈者,到術後追蹤。許多時候,都要面臨大眾對於器捐的「拒絕」。

然而,又有那麼多生命等待拯救,應該怎麼辦?

↑廖麗鳳剛擔任協調師時,曾協助這名小病人成功換肝,目前對方已經是高中生。(廖麗鳳提供)

大眾聽到掉頭就走 難以放下生死

她形容剛入行的自己「傻不隆咚」,面對大眾對器捐的誤解,她能拿出的是無盡的耐性,曾經陪伴家屬,在加護病房蹲了3個多小時。在器捐風氣未盛行的年代,協調師的種種努力,還曾被喚為嗜血的「禿鷹」。

尤其在意外事故中,家屬對突如其來的結果,一時間幾乎難以接受,會不停否認醫療結果,伴隨盛怒的情緒,質疑院方為什麼沒好好救人。

身在第一線,她曾在宣導現場,遇到掉頭就走的民眾,還有人動輒覺得這是詛咒,對她惡言相向。

因此,廖麗鳳的辦公室裡,茶几上常堆滿「鳳梨」,她說「都是協調師自己訂的。」這個代表「旺來」的水果,醫院其他單位總避之唯恐不及,但在這裡卻是期盼器捐別中斷的象徵。

她如今已能理解,進而轉念,「說服別人沒有SOP,他也許還沒學會生死和放手,需要多一點時間。」

↑鳳梨俗稱「旺來」,通常被醫護人員列為禁忌水果,然而器官捐贈不能中斷,協調師合力團購一大箱。

如果可以,你想為世界做些事嗎?

那麼,要如何讓人願意思考器捐?在陪伴的過程中,她會引導家屬了解病情,共同思考病人的優點,如果有「樂於助人」的特質,就再進一步探問,「如果可以,你想幫他做一些事嗎?」當家屬聽到器官捐贈時,反應通常會先沉默一陣,或是止不住地哭泣,慢慢才能理解延續他人生命的本意。

她記得一名癌末病人,剛入院就表達捐贈的意願,也簽下器捐同意書,法定的親屬也都同意,但在最後一刻,獨獨岳父強烈反對,並威脅提告院方,最後因此作罷。

同樣是家屬的轉折,也可能往好的方向發展。曾有一名在北京工作的台商,因嗆傷造成腦部缺氧,緊急搭乘救援專機返台,如此大費周章仍無力回天,當詢問家屬器捐的意願時,老媽媽捨不得又感到為難,表示要「擲筊」才能決定,竟連連擲出「聖杯」,最後同意兒子的器官捐贈。

廖麗鳳也看過不少家屬,表示突然翻到病人的器捐卡,或是禱告問天父,以及其他信仰的指引,讓原本反對器捐的決定,得以有轉圜餘地,也讓她如此相信著,「存善念,做好事,老天都會來幫你。

器捐後身體會不會破碎?其實不會影響外觀

面對不少家屬擔憂,「器捐後身體會不會零零落落?」她總再三保證,其實器捐絕不會支離破碎,也不會影響外觀,同時請託醫療團隊好好縫合傷口。

她曾看過一名家屬,在接過父親的遺體後,卻罕見地露出微笑,好奇詢問下,對方說:「從沒看過爸爸有這麼慈祥的表情」,他才知道這名女兒,過去父女間有些誤解,卻在父親完成器捐手術後,得到生死相安的慰藉。

廖麗鳳的2名孩子受到影響,大女兒國中時就簽下器捐卡,小兒子則在她週末勤走基層社區時,協助擺攤宣導,也不避諱一起討論死亡議題,「我連遺囑都跟他們說好了。每天睜開眼,看到許多人無法善終,自己要先交代清楚。」她語氣堅決。

有人告別世界了,卻能成就另一個生命的新生,其實生命的循環,是很美的。」她說。

關於器捐,我還想知道…

如果我未來想捐贈器官,應該怎麼做?

答:認同大愛助人的理念,可透過網站簽署「器官捐贈同意書」,列印親筆簽名後郵寄,或到全國各醫院、衛生所、健保署等服務窗口,索取同意書填寫郵寄,並申請註記器官捐贈意願於健保IC卡。

在現行法律下,除了捐贈者本身的意願之外,也要取得2位捐贈者家屬的同意書,並且進行2次腦死判定,才能進行器官捐贈因此,對器官捐贈認同者,平時應向親友表達此想法,一旦發生意外腦死時,親友即可協助完成心願。

什麼是「活體捐贈」?

答:除了腦死病人可將有用器官捐贈給別人之外,平時可捐贈其中一枚腎臟,給予需要的三等內近親。另外,我們亦可捐贈骨髓給需要骨髓移植的病人。

摘取器官的過程是否尊重生命?

答:以台北榮總移植團隊為例,在進行摘取器官手術前,會先進行一個特別的「儀式」,醫療團隊會先播放一段「祝禱詞」,在那一分半內,所有人安靜下來,默禱感謝捐贈者,表達充分尊重。

50後你有哪些夢想?一起來完成50件想做的事!
歡迎加入50x50夢想計畫https://goo.gl/E1eQ5U

☆加入50+LINE,每日資訊不漏接!
https://line.me/R/ti/p/%40efu3793r

50+tips
  • 1學會對生死放手,需要時間。
  • 2體會生命的循環是一種美與善,可以幫助自己放下。
  • 3器捐不如一般民眾的誤解,其實身體不會支離破碎。
分享此文:

您可能喜歡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