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歲後還不錯!用新的方法,創造自己的理想老後

你的人生框框,怎麼來的?蘇威嘉:對身體知道愈多,就能拆掉它

你的人生框框,怎麼來的?蘇威嘉:對身體知道愈多,就能拆掉它

驫舞劇場蘇威嘉帶領兩廳院樂齡工作坊:熟齡的身體美,是一場人生表演。

文/陳怡如 主圖來源/國家兩廳院(周嘉慧攝)

編按:熟齡人士學跳舞來得及嗎?舞者蘇威嘉從2016年開始教授兩廳院樂齡工作坊,引導大家擦掉別人劃下的框框與限制,探索身體的更多可能,盡情舞蹈,感受「玩」身體的快樂。

「想像你用肩膀畫圓,自己決定它的形狀、軌跡和大小。」教室裡,驫舞劇場共同創辦人蘇威嘉緩緩下著指令,面前一群學員動了起來。「看著對面的夥伴,用手肘畫出他的臉。」只見眾人認真描繪,但才畫到一半,便不約而同發出爆笑聲音,歡快氣氛感染力十足。

50+來到台北市文山區健康服務中心,觀摩蘇威嘉如何帶領這群50後志工「玩」身體。也曾指導過上班族和學生的蘇威嘉笑著說:「教熟齡人士最好玩!他們都很活潑,因為跳舞而開心地笑,我就覺得做這件事太值得了!」

↑文山區健康服務中心志工們在蘇威嘉(右)帶領下,從一開始擔心不會跳舞,到動身體玩到笑開懷。(吳毅平攝)

↑志工葉文慧(前者)說,透過這類身體工作坊,自己在服務長者時會有更多靈感與素材運用。(吳毅平攝)

不管幾歲,如何與自己的身體相處,絕對是一輩子的課題。跳舞不僅是運動,更是和身體的對話與探索。

但說起跳舞,熟齡朋友總有一些擔憂:「我有點年紀了,還能不能學跳舞?」、「我完全沒有舞蹈基礎,不知道行不行?」、「是不是很厲害才叫跳舞?」

其實,不只是有固定姿勢、技巧要求的芭蕾、社交舞、街舞等,才稱得上跳舞,即使只是簡單的伸展或擺動,你也正在舞動身體。「舞蹈有各種不同方式,」蘇威嘉接著說:「有些人負責畫框框把你圈起來,有些人負責擦掉框框。我們應該要用不同觀點看待舞蹈,我覺得甚至不用解釋,動你的身體就是舞蹈。

熟齡身體:知道的愈多,能做到的就愈多!

蘇威嘉的奶奶,快90歲了,從小最支持他跳舞。他一直希望能教奶奶跳舞,沒想到後來奶奶失明,從此失去機會,這也加深他推廣熟齡舞蹈的決心。蘇威嘉從2016年開始教授兩廳院的樂齡工作坊,他整合過往跳舞的經驗與國外如何引導身體跳舞的方法,循序漸進帶領熟齡者探索自己的身體,試著發現過去沒做過的動作、沒用到的肌肉,一點一點突破限制。

「我們常常不肯探索身體的可能性,於是身體會僵硬、會退化,或是根本不知道自己還能做什麼動作。」蘇威嘉說。比如他請學員「試著讓自己的身體變小」,許多人一開始只是彎腰,如果提醒還可以蹲下,學員就像發現新大陸,「一旦你知道可以蹲下,下次就不會只是彎腰,所以這一切都跟你知道自己還可以怎樣有關,你知道得愈多,體驗得愈多,你的選擇就愈多。

在蘇威嘉眼裡,其實每個人都具備舞蹈的天賦。「大家常說的『不會跳』,其實是不敢跳。」也因此,透過一些簡單的指令引導,可讓熟齡者慢慢適應肢體擺動。

比如「想像」,把肩膀想像成一個點,移動到任何一個位置,光是肩膀就有無數的變化動作。又比如「模仿」,觀察別人,學著複製重現。又或是「雕刻」,把夥伴當成雕刻藝術品,藉由彼此指定身體移動的部位,尋找姿勢與動作的各種可能。有些學員會帶著這些「玩」身體的技巧回家練習,甚至與孫子玩得不亦樂乎。

而這些律動和探索,最終都能成為舞蹈的基礎,也是欣賞身體美的感動。

↑在蘇威嘉引導下,熟齡學員做出平常不會做的動作,感覺身體帶領自己做出各種肢體變化。(吳毅平攝)

專注,就能察覺每塊肌肉的「創作」

課堂中,雖然氣氛輕鬆,但蘇威嘉常提醒學員們要「專注」,「平常專注在自己身體的機會比較少,只有最專注的時候,才會感覺到身體每一個毛細孔的可能性。

參加過兩廳院舞蹈工作坊、今年74歲的鄭淑芬,用「Mindful Movement」(注意、留心)來形容這種全身心思專注在身體上的感覺。「跳舞之後,你對身體的察覺性會變得很高,如果肚子不縮,背拱的話會怎樣?如果不動手的話,還能動哪裡?這個察覺性我覺得非常有趣!」鄭淑芬笑著說。

鄭淑芬在小學時學過芭蕾,大學還當過土風舞社長,出社會後卻因工作中斷跳舞,直到退休後,終於能大膽圓夢。她對舞蹈不設限,喜歡不用記拍子、舞步的即興舞蹈,還以高齡之姿重拾芭蕾,甚至還上過鋼管舞!一頭銀白短髮的她,有時在滿是年輕人的舞蹈課中,常是最年長顯眼的學生。

「一開始都覺得不好意思,而且別人都做得那麼標準,我只能做到30%。」鄭淑芬表示,後來她改變想法,有時跳舞無關技巧,更重要的是誠實看待自己的身體,只要勇敢跨出第一步,就是最好的學習,「你去了、你做了,你就得到了,不一定動作要做到極限!」

你有多喜歡自己的身體?充滿人生歷練的肢體很美

在無數次探索身體的過程中,也幫助熟齡者重新審視自己身體的美。隨著年歲漸長,或許線條不再優美,動作也無法精準,但經過生命和歲月洗禮的韻味,在蘇威嘉眼裡,卻更加動容,「上課的時候,熟齡朋友表現出來的身體美,就好像是讓我看一場表演一樣。

今年55歲、也是兩廳院舞蹈工作坊學員的向鳴德還記得,有位76歲的學員,心臟曾動過手術,她想透過舞蹈展現飛翔的感覺,表達對生命的熱愛。無奈受限於身體,手想要伸高卻伸不起來,最後2位50多歲的同學化作地上的石頭,成為她的力量,讓她能撐著夥伴順利飛翔。「熟齡舞蹈有另一種美跟質感,會用自己的生命經驗,詮釋舞蹈裡的情感

蘇威嘉認為,許多人在年紀稍長後,容易變得沒有信心,但有些深刻的線條或皺紋,才是真正散發美麗的地方,「如今看待身體的方式已經不像以前有固定美的標準,美,反而是你有多喜歡自己的身體,那就是美。

跳舞,就是專注當下,不要批判自己

跳舞不僅為熟齡者找回自信,也因此豐富了他們的人生。

從小就愛跳舞的向鳴德,體態豐腴,肢體卻非常靈活。她在年輕時沒有機會實現舞蹈夢,直到退休後才開始重拾跳舞,一年2/3時間都在參加舞蹈課程,對台灣當代舞蹈圈的老師如數家珍。她每天拖著放滿換洗衣物的行李箱到處上課。

也因為跳舞,認識一群喜愛藝術的同好,大夥常聚在一塊,一起上工作坊或相約看表演,每天做自己喜歡的事,生活過得精采豐富,甚至比退休前還忙。「常常有人問我,覺得人生最棒的是哪一段,我覺得就是現在這一段!」向鳴德笑著說。

她和一群跳舞同好相約跳到100歲,2016年大夥乾脆自組「愛暮i-Move樂齡舞蹈劇團」,以即興舞蹈為主,由鄭淑芬擔任團長。不管是兩廳院工作坊的售票演出,或是愛暮的週年成果表演,許多愛好舞蹈的熟齡者,終於有機會站上舞台。

只是從觀者轉為被觀者,也讓這群熟齡者面對新的課題,「要有一個勇士的精神,」鄭淑芬說。有人因上台而緊張,有人怕自己跳不好,這時要學著「不批判」自己,「只要在那當下,專注在動作上,不要批判自己做得不好,也不要怕觀眾批判你,做就對了。在生命裡,當個勇士是很激勵人心的事。」

↑尚鳴德(紅衣者)與鄭淑芬(天藍衣者)因熱愛跳舞,2016年自組「愛暮i-Move樂齡舞蹈劇團」。(出自愛暮i-Move粉絲團)

不需任何工具,跳舞是靠身體就能完成的快樂

比起旅行、畫畫或拍照等興趣,鄭淑芬認為,跳舞是最簡單、不需要任何工具就能完成的事,這種單純靠自己的身體而完成一件事的喜悅,充滿療癒力量。「在短短小小的動作裡,你去成就了自己的存在,因為它是從你的心中出發、從你的身體出發,這對生命很有意義,因為這就是你做的。」

這群熟齡舞者,不僅打破了大眾對舞蹈的刻板印象,也打破了年齡的限制,「不是每個老人都需要長照、醫院一日遊,也是有很多人在旅遊、上課、學東西。」鄭淑芬頗有心得。這種只為自己而舞的姿態,無關技巧,沒有美醜,隨著內心的節奏起舞,每人都能成為最迷人的舞者。

50後你有哪些夢想?一起來完成50件想做的事!
歡迎加入50x50夢想計畫https://goo.gl/E1eQ5U

☆加入50+LINE,每日資訊不漏接!
https://line.me/R/ti/p/%40efu3793r

50+tips
  • 1不是只有固定姿勢、技巧要求的舞步才叫舞蹈,有時候,忘掉各種框架,動你的身體就是舞蹈。
  • 2活到中年,身體所能擺動出來的動作與姿勢就固定那幾種嗎?試著「玩」身體,找到更多可能性吧。
  • 3專注感受自己的身體,喜歡自己的身體,歲月留下的痕跡也很美,那是別人複製不來的個人韻味。
分享此文:

您可能喜歡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