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歲後還不錯!用新的方法,創造自己的理想老後

醫院志工不只是指路 陳翠燕:為服務安寧病房,60歲後讀研究所

醫院志工不只是指路 陳翠燕:為服務安寧病房,60歲後讀研究所

by
50pluscwgvgovernor
人生循環,如植物生滅。

文/蔡怡琳 攝影/陳鴻文

採訪前,萬芳醫院志工陳翠燕先煮好一大壺花草茶,招呼大家邊喝邊聊,裡頭的各式草葉,來自她長期照料的醫院農園,如同她常帶著清香的熱茶,與病人和家屬分享,「氣味真的很神奇,會拉近距離。」她說。

志工生涯是進行式,對她來說,每個段落充滿餘韻,總能回味再三,只不過,陳翠燕的人生上半場,也曾飽嘗一番苦澀的滋味。

過去擔任上市公司財務主管,經手龐大金流來去,日子伴隨精算的各種數字,壓力卻無限累加,直至身體不堪負荷——某一日,意外發現甲狀腺長了結節,緊急開刀治療,在脖子上留下一道長疤。

生命的考驗帶給她反思,病癒後,順應自己的心聲,剛過50歲不久,毅然選擇從職場退休。

陳翠燕自我剖析,「我屬於不安於室的類型,老是不甘現狀,所以給自己很大的壓力。」在亟欲尋找出口時,離家不遠的萬芳醫院正好剛開始營運,如同命運注定一般,她加入了首批志工行列,也找到比金錢更重要的力量。

流傳志工血脈,還能為病人多做些什麼?

陳翠燕投入醫院志工,至今22年餘,算是「家學淵源」,父親、哥哥、姊姊都分別擔任不同領域的志工,「全家人都比較感性,從小就看我爸,會在冬天買棉被給人家,擔心別人著涼。」

時常穿梭在安寧病房中,她先學著自己設計卡片,在家用噴墨印表機列印,向每一位關懷的病人親手傳遞祝福,「這是讓對方信任的第一步」,見證過無數生死故事,常讓她想,還可以多做一些什麼?

當時,一位安寧病房個案離世,家屬想捐贈一筆費用給醫院,院方開始在屋頂打造一座約600坪的農藝庭園,她身為元老級志工,義不容辭參與整個規劃、管理過程,從此,生活和植物緊密結合。

植物的生命力量,全面開啟五感與回憶

從貼心關懷病人和家屬的志工,如何化身為蒔花弄草的園藝工?

陳翠燕原本不諳農事,全憑一股熱情,邊做邊學,陸續引進青菜、花卉、香草植物等數十種作物,即使遭遇多次颱風過境,事後在先生及志工們的協助下,農園還是能恢復盎然生機。

維護農園的初衷,就是為了讓更多人來此,達到紓壓解鬱的效果。她觀察,病患待在農園時,表情更柔和放鬆,「心都打開了!」因此慢慢形成一個念頭,不該只是當個自給自足的農夫,還要從中開發課程,才能推廣給更多人,也促成她考取「園藝治療」執照的契機。

帶領過癌症病人、單親團體、受暴婦女等對象,她常教導大家,製作出模樣討喜的「草頭寶寶」,當種子掙脫土壤、冒出新芽時,在這些人振奮的眼神裡,總會看到許久未見的光彩。

「園藝」究竟如何感動人心,進而讓絕望的病人,從中看到希望?

陳翠燕說明,她引導「學員」,從感受葉子的觸覺、嗅覺、聽覺、視覺到味覺,全面開啟五感,也連結美好的回憶例如:聞到九層塔的氣味,立刻就會想起充滿家鄉味的九層塔蛋,或是長輩細心用草藥來敷傷口,溫情浮現心頭。

學員課後彼此分享時,往往觸碰到心裡脆弱的部分,「觀察植物的生生滅滅,從成長到凋謝的循環,體悟到萬物有情,而人生本來就有長有短。」每當她引述至此,總有學員忍不住流淚。

老媽轉移哀傷,後院的水果帶來希望

陳翠燕沒想到的是,用園藝治療來幫助別人,也撫平了母親的傷痛。

她回憶,家人感情緊密融洽,然而,父親忽然發病到逝世,僅不到一個月的時間,母親承受極大打擊,常常暗自垂淚。後來家人決定,整理出老家後院的一塊空地,讓母親種植水果,一方面打發時間,也分散滿腹愁緒。

過不久,她撥電話回家時,就聽到話筒那端催促:「家裡的百香果熟啦,趕快回來摘。」陳翠燕於是明白,母親哀傷的情緒,由此得到轉化。

↑陳翠燕和父母親感情深厚,在父親(中)離世後,她以園藝治療轉化母親(左)的哀傷情緒。陳翠燕提供

對年輕家屬來說,體貼又親和的陳翠燕,就像鄰家媽媽。曾有一名陸籍配偶,因另一半的病況不樂觀,常忍不住悲從中來,伏在她的肩頭哭泣,陳翠燕記得當時常帶著她採收青菜,如今也還惦記:她有沒有過得更好?有人可以訴說心事嗎?

她也記得,有名80歲的婦女罹患大腸癌末期,起初看到農園興趣缺缺,質疑「我以前在鄉下都在種菜,哪有什麼大道理?」可是經過幾次課程,竟每週都向家人問起,「什麼時候再去菜園上課?」即使自知不久於人世,看著作物的生長,仍心有所盼,不再只是散發負能量。

有患者一住院,就跑到社工室,指名要找陳翠燕敘舊,儘管算起來已相隔5年未見……人情的羈絆結下許多不解之緣,卻也有碰釘子的時候。

陳翠燕某次探訪病人時,對方並不領情,反而冷淡地回絕,「來做什麼?沒有事就請你出去。」她並不因此受挫,反而替對方想,「有時他不見得需要我們關心,心存善念的時候,碰到不認同你的人,也不用太難過啦。

60歲後讀研究所,照顧除了愛心也要不斷進步

而身為志工,關懷不只發乎於心,專業能力也有進階版,「我的個性是有所欠缺的時候,就會去把它補足。」她意識到,過去常跟著患者一起掉淚,即便同理心滿溢,卻似乎是情緒上的弱點。

於是,報名了張老師的專業培訓,在安寧病房成立前,又到蓮花基金會上基礎課程,近來還考取開南大學健康照護技術碩士班,深入研究園藝、芳香、音樂等治療,「我覺得學習太快樂了!」

即使自嘲「班上年紀最老的」,陳翠燕對學習依然充滿信心,舉出常用的PPT、Movie Maker、Word等軟體,對她來說都不是問題,「那些小朋友還說, 媽咪妳3C很厲害,要不要教教我?」

萬芳醫院社工師林敬斌形容,他眼中的「翠燕姐」,具有一顆年輕的心,對於關懷病人需具備的能力,總是充滿學習熱忱,兩人年紀雖相差一倍,卻像朋友般,常用通訊軟體分享生活見聞,或是一同去看螢火蟲。

動力不受年紀限制 提倡時間人力銀行

陳翠燕今年滿64歲了,瞇著眼笑說,「我覺得我還很年輕,也很希望趕快65歲,這樣搭公車就可以半價。」

她接著反問,「65歲後,你覺得我還可以做事嗎?有能力、動力、體力嗎?」見眾人連連點頭,肯定地表示,那就對了!「我去日本,服務我的都是70幾歲的人,那為什麼要把台灣這麼好的人力,限制在65歲以下,實在很可惜,這是我心裡一直在醞釀的事情。」

陳翠燕心中的理想藍圖,有別於現行長照政策,她期待,透過企業或政府平台,可以把志工人力,變成「時間人力銀行」。

意即,現在有所付出,如陪同一個老年人去領藥3小時,將時數存入銀行,未來當自己有陪伴的需求,就可提領時間——讓其他人來提供服務,成為「善的循環」。

假使要實行這套制度,她想過,台灣社會還需有更多對人的「信任感」,才能串連更多志工團體,形成「尊老」的共識。

找到自己的位置,這輩子沒有遺憾

對於邁向「老」的路途,她快活地形容,「根本沒有害怕恐懼,它來就來了,老了不是不管用,只要有找到自己的位置,就能持續發光發熱。」正如同她不遺餘力地發揮志工的最大價值,而得到的收穫,也難以用金錢數算。

她不避諱和另一半談起生命觀,「如果有一天我真的要走,你就放手,不要覺得可惜,因為我這輩子活得很滿足,很坦然,沒有遺憾了。」

陳翠燕跨入志工、園藝領域,也學攝影、芳療、手工藝,如同她傾力栽培的農園,一花一世界,各種草木植栽皆得以吸收養分,再回饋給世間需要療癒之人。

50後你有哪些夢想?一起來完成50件想做的事!
歡迎加入50x50夢想計畫https://goo.gl/E1eQ5U

☆加入50+LINE,每日資訊不漏接!
https://line.me/R/ti/p/%40efu3793r


您可能喜歡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