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歲後還不錯!用新的方法,創造自己的理想老後

罹小兒麻痺 54歲首次用雙腳旅行 李聿善:相信自己很棒才能做到

罹小兒麻痺 54歲首次用雙腳旅行 李聿善:相信自己很棒才能做到

by
50pluscwgvgovernor
現在,就是圓夢的完美時機

文/陳莞欣 攝影/日日寫真工作室 圖片來源/李聿善

要等到什麼時候,才去完成心中的夢想?

對曾經罹患小兒麻痺的李聿善而言,53歲後的每一天,都是夢想實現的一天。赤腳走在貢寮的海灘,感覺腳掌深深陷入沙中,浸入海水的冰涼。在瑜珈課上單腳站立,放心地將全身的重量託付於腳掌之上。行走於雲南的雪山之間,緩慢卻踏實的站上山頂。

雙腳攤平在地上走路,常人眼中簡單的小事,李聿善卻花了將近50年的時間才達成。3歲那年,父母發現她雙腳無法站立,經檢查確診為小兒麻痺。自此,手術、外翻的腳掌和他人異樣的眼光,如影隨形地跟著她一起長大。

「你就接受吧」一句話,比腳掌的傷口更痛

「小學四年級,我住院7天,每天打7支針。」時隔40年,李聿善說起10歲那次大手術,彷彿仍能感覺當時的疼痛。為了讓彎曲的腳掌變平,手術開骨挖肉,在腳掌留下許多傷口。且過往醫療技術尚不發達,連術後拆石膏都得先用電鋸鋸開。李聿善回憶,每次拆石膏時她總會嚎啕大哭,需要出動兩個大人才架的住她。

進入青春期,揮之不去的自卑感和傷口一樣難受。手術過後長達5、6年的時間,李聿善都得穿著有鐵架的矯正鞋。她多著穿褲裝,少穿裙子,希望同學別看見自己的腳。但鐵架碰撞的聲音,還是藏不住秘密,甚至引來不懂事的孩子霸凌她。

因為右腳和別人不一樣,她也錯過好多機會。當高中女校的同學興高采烈地討論救國團活動、和別校男生的互動時,她只能在一旁讀書,偷偷羨慕同學。即使有男生主動表達好感,也忍不住要自我懷疑。

↑學生時期的李聿善。

不只是自己沒信心,有時連家人也認為,小兒麻痺患者對幸福不該要求太多。李聿善記得,曾有熱心的長輩想撮合她和兒子交往。幾次約會下來,她發現自己並不喜歡對方,父母卻勸她接受。「他們的意思是,你的腳這樣沒有太多選擇,有人喜歡你就很好了!

那天晚上,她夢見自己嫁給那個不喜歡的男生,幾乎是哭著醒來。眼睛睜開的時候,心是痛的:「我知道爸媽很愛我,但是他們對我的小兒痲痺很悲觀。」

放下,才能往想去的地方前進

離開10年的婚姻,是李聿善生命中重要的轉捩點。當初,她為了得來不易的幸福,更盡力地扮演媳婦、太太和媽媽的角色。有天卻突然意識到,自己活得好累。無論再怎麼努力,似乎都無法被認可為家中的一份子。日常生活裡的齟齬,也讓雙方愈走愈遠。

如同年輕時爸媽的擔憂,當李聿善為婚姻煩惱時,身邊總不乏一些「善意」的意見:「你很好命,有小兒麻痺還可以結婚。妳先生又帥、工作又好,你還有什麼好要求的?」

這一次,她決定不再委屈自己。帶著兩個孩子,拎著一只皮箱,離開和前夫共同生活的家。花了10年心血打點的房子,最後只帶走幾件衣物和生活必需品。外人眼中離婚是沉重的事,她的心卻一下變得好輕盈。「人如果雙手提滿東西,怎麼走都走不動。放下包袱,才能朝著你想去的地方前進。」李聿善說。

一個人帶兩個小孩,當然辛苦。但李聿善認為,離開婚姻,反而給她前所未有的勇氣。她認真工作,賺錢養孩子。偶爾被問到腳的狀況,也開始能坦然面對他人好奇的目光。

不被缺陷束縛,只看自己可以完成的事

35歲時那年,因為一場跌倒意外,李聿善的右腳病況開始惡化。開刀2年後,斷掉的韌帶還是沒有復原。更糟的是,原本只是行動不便的右腳,出現了走路5到10分鐘就疼痛不已的症狀。行走時的姿勢,也一年比一年更傾斜、更不穩。她就這樣隱忍疼痛,過了15年。

「父母常用擔憂的眼神看著我,跟我說沒必要少走路、少出門。」李聿善說。然而,就在她幾乎放棄時,一位朋友介紹她到慈濟醫院看診。醫師告訴她,只要處理上次開刀時沾黏、發炎的傷口,再開一次刀重新矯正,就有機會站直行走。

52歲那年,李聿善決定接受人生中第四次小兒麻痺矯正手術。手術得先清創、再矯正,有將近10個月的時間,她必須拿著拐杖行走。其中6個月的時間,還得上石膏、穿護具。

術後復原的時間雖然漫長,李聿善卻對自己的腳充滿期待。她常躺在床上,舉高上了石膏的腳,騎空中腳踏車訓練大腿肌力。有時則坐在椅子上做法鼓山的八式動禪,保持身體靈活。她希望踏上地面那一刻,雙腳都是充滿力氣的。

「醫師沒有要求我,是我自己想做。即使先天條件不好,還是有很多事我做得到。」李聿善說。正式拿掉護具的下個月,她就去學游泳。踏進泳池,深深體會雙腳都能站立的感動。再下個月,她又踏進瑜珈教室,進一步認識自己的身體,感受四肢完全撐開的舒暢感。

即使開刀成功,對李聿善而言,做瑜珈仍是一大挑戰。她的右腳腳踝與小腿是固定的90度,腳趾也無法動作。偏偏瑜珈動作中,有不少需要倚靠單腳支撐身體的重量。她告訴自己,能做多少算多少,不需要和他人比較。或許動作無法像同學一樣美,卻一定比前一天做的更好。

↑踏進瑜珈教室,是李聿善50歲後的一大突破。

她也學會欣賞自己的身體:「練完瑜珈後,我會跟我的腳說謝謝,辛苦你了。今天我們好棒,又完成了一個動作。」

相信內心的強大,登上3600公尺冰河山頂

手術剛結束,家人其實希望李聿善能更謹慎一點,不要做危險的事。好比,泳池濕滑易滑倒,是不是可以別去游泳?

但李聿善有不同的想法。手術療程期間,她開始看50+的文章。她開心的告訴記者:「你們的文章我每天都看!」,也因為這樣改變了她的人生看法。每個人物故事都在告訴讀者,要放下包袱,勇敢做自己。反轉刻板印象、不自我設限的精神,正好呼應她50歲後的心境

我覺得到50歲後,人生反而開始往上走。老天給我機會靠自己的雙腳走出去,我為什麼還要恐懼?」她反問。

她一次次愈走愈遠。去(2018)年11月,李聿善和伴侶竟然出發到雲南香格里拉,爬上3600公尺的雪山看冰河。

↑在香格里拉,李聿善用自己的雙腳一步一步往上走。

團友都是身體無礙的普通人,但途中有人高山症發作,有人停在半途不敢往前。她卻放慢腳步、調整呼吸,雖然速度很慢,但仍一步一步向前邁進。最終全團15人,只有她和其他5名團員走到山頂。看到前所未見的壯麗風景,回到家,她激動的哭了。

50後就是要帶著勇氣過活!最好時刻就是每一個「現在」

她回想,年輕時太在意他人的看法,容易忽略自己內心真實的聲音。做任何事情前,總要先得到別人的肯定。等著等著,時機過了,勇氣也消失了。她認為,50歲以後,就是要帶著不怕失敗的勇氣過活!「不是等待完美時刻才採取行動,而是當下就是採取行動的完美時刻!」她說。

雙腳可以直立後,李聿善的每一天都有新的嘗試與喜悅。即便只是換上裙子、自己騎腳踏車到海邊這樣單純的小事,都值得珍惜。54歲這一年,她即將前往西藏20天,到高海拔的山上近距離欣賞湛藍的天空。在這之後,她還想去熱海、新疆,也計畫到印度上瑜珈課。帶著自己的雙腳,到世界各地旅行。

↑可以用雙腳行走後,李聿善對未來有好多新的計畫。(日日寫真工作室攝) 

「我相信我們的內心有很強大的力量。不要讓別人或是自己貼上的標籤,遮蔽了它的光明。」這幾年來,李聿善常常回首過去。曾有過的委屈、自卑,如今說來都是雲淡風輕。那些幽暗的歲月,更像迎接黎明前的準備。

今年冬天,她在山上家中的庭園目睹一隻鳳蝶的幼蟲,在寒風破繭而出。不論強風如何吹拂,新生的蝴蝶都緊緊抓著葉片,等待翅膀變硬起飛。就像現在的她,終於可以掙脫束縛,活出屬於自己的生命。

↑李聿善在自家庭園看見的蝴蝶,顫巍巍卻勇敢地飛向遙遠的天空。

50後你有哪些夢想?一起來完成50件想做的事!
歡迎加入50x50夢想計畫https://goo.gl/E1eQ5U

☆加入50+LINE,每日資訊不漏接!
https://line.me/R/ti/p/%40efu3793r


您可能喜歡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