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歲後還不錯!用新的方法,創造自己的理想老後

照顧責任可以交給男性嗎?解放「孝順」,不分性別的新長照方法

照顧責任可以交給男性嗎?解放「孝順」,不分性別的新長照方法

by
50pluscwgvgovernor
兒女的身分應是孩子,而不是護士。

文/陳莞欣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家有年邁、失能的長輩,誰來照顧?過去,親身照護的重擔常落在女性身上,特別是長子的媳婦、未婚的女兒。但這幾年來,情況有了變化。

根據衛福部2019年最新公布的老人狀況調查顯示,65以上的老人,照顧者有61%為女性,39%為男性。相較於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在2007年的調查發現照顧者約7成為女性,男性照顧者的比例確實隨時代變遷而有所增加。

「現在談長照,有個議題叫『消失的媳婦照顧者』。」家總秘書長陳景寧指出。20多年前,她的碩士論文以家庭內的女性照顧者為題,當時老人的主要照顧者優先順位為配偶、媳婦、女兒。現在,這個順序變成配偶、女兒、兒子,最後才是媳婦。

為何會有這種變化?陳景寧認為,「以前的女性不得不照顧,很可能是因為她們在經濟上仰賴先生。照顧公婆和平常的侍奉一樣被認為理所當然。」當女性自主意識抬頭、經濟能力提升,媳婦照顧者減少幾乎是必然的結果。

男性照顧者,遇到了哪些問題?

從「媳婦長照」變成「兒子長照」,對男性是很大的衝擊。陳景寧說,在家總舉辦的男性支持者團體中,有人當眾罵太太不願照顧父母,才害自己變得如此悲慘。檢視社會新聞,更會發現男性照護釀成悲劇的比例高於女性。身為男性,儼然和沒有照護替手、照顧失智和精神疾病患者一樣,成為高風險家庭照顧者的指標。

陳景寧觀察,傳統的社會文化框架,確實讓男性在成為照顧者時遇到不少阻礙。

例如,過往的教育總是灌輸大眾,女性才有母性特質、細心溫暖,適合照顧別人。男性不只在學校沒學過照顧相關的技巧,婚後也通常由太太負責照顧孩子的工作。照顧父母,很可能是他們此生第一次擔任照顧者角色,不少男性會因此手足無措。且當照顧者為男性時,被照顧者也可能對被碰觸身體感到排斥。

53歲的彭大維,照顧過80多歲、罹患帕金森氏症的父親。儘管相較於母親或外籍看護,領有照服員執照的他更熟悉照護技巧,父親仍拒絕他協助自己如廁。「可能是老男人的自尊,讓他不願意被兒子協助。」彭大維有些無奈的說。

此外,男性照顧者也較易遭受社會不友善的眼光。陳景寧舉例,曾有男性照顧者在申請中低收入戶補助時被櫃台人員質疑,「你好手好腳,為什麼不去工作?」類似的事情愈多,愈會降低男性照顧者對外求援的意願。

面臨照護壓力時,男性也更傾向壓抑自己的情緒在家總的經驗裡,不管是求助電話或支持者團體,男女的表達都有顯著的差異。女性可以自然的表達自己遭遇的壓力和情緒困擾,男性則通常聚焦於解決工具性的問題。像是詢問情報資源、如何解決家人紛爭等。

照顧壓力導致的崩潰,是不分性別的。」陳景寧說,傳統男性要勇敢、堅強、不能流淚等觀念像緊箍咒般,讓男性避談情緒問題。曾有男性在支持團體中質疑女性心理師,認為沒必要在眾人前談自己的感受。此外,在女性團體中自然的情緒宣洩、互相安慰,在男性團體裡也常讓眾人不知所措。

不分性別!4步驟+4包錢 把照顧責任轉移給專業

適不適合當照顧者,其實和性別無關。」陳景寧認為,不論男女,缺乏耐性、脾氣暴躁、完美主義、沒有照顧知識的人,都不是理想的照護者。然而在家庭的照顧現場,人們往往缺乏「照顧是一份專業工作」的認知。同住、有空、辭去工作的機會成本較低的人,順理成章就成了主要照顧者。

想防止照顧悲劇發生,陳景寧指出,男性和女性都要打破以往的「孝順迷思」。與其親力親為投身照顧工作,不如當個聰明的資源統籌者,把勞力密集的照顧工作交付到專業者手中。

當家中有失能、需要照顧的長輩,陳景寧建議,家人可以按照以下順序,擬定照顧計畫:

1.下載衛福部的「長照服務資源地理地圖 APP」,查詢自家附近有哪些長照資源。包括居家服務、日間照顧服務和照護機構等。
 

2.1966長照服務專線,請照護管理專員到家評估,確認長輩的失能等級。若需要尋求其他方面的專業諮詢、詢問補助、資源申請事項,也可撥打家總的照顧者專線0800-507272。
 

3.照管專員核定失能等級後,即可決定要採取哪一種照顧方式。主要照顧方式有三種:居家照顧(全天在家中)、社區照顧(白天去日照中心等機構,晚上回家自己照顧)、機構照顧(住在機構,家人定期探視)
 

4.盤點手上擁有的資產、長輩可以申請的資源,召開家庭會議和家人討論

根據衛福部統計,台灣一個老人平均接受照顧的時間是7.8年。漫長的照顧生涯,比起凡事自己來,如何分配照顧資源才是家人最重要的工作。陳景寧指出,一般民眾或許還不熟悉,但前年開始上路的長照2.0其實有「4包錢」可以使用。好好規劃,照顧之路會輕鬆許多。

這「4包錢」分別是:

1.照顧及專業服務:含居家服務(例如,沐浴、備餐、陪同外出等服務皆包含在內)、日間照顧、家庭托顧等「照顧服務」,以及居家復健、居家營養等「專業服務」項目。依照失能核定等級,每個月補助約1萬元至3萬6000元。自負額度最高16%。相當於月花1600至6000元,即可享有上述服務。

2.交通接送服務:核定失能等級第四級以上者,依城鄉距離每月補助1680元至2400元。自負額度最高30%。

3.輔具及居家無障礙環境改善服務:每三年最高給付4萬元,自負額度最高30%。

4.喘息服務:依照失能等級,每年補助32340至48510元,自負額度最高16%。可使用於居家喘息、機構喘息、日間照顧中心喘息、夜間臨托的小規模多機能、巷弄長照站臨托等5項喘息服務。

此外,即使是有申請外籍看護的家庭,也可以申請上述服務。唯需注意的是照顧及專業服務僅限申請專業服務,政府給付額度為核定的30%。喘息服務則限外籍看護無法照顧持續一個月以上時才能申請。

「不論兒子、女兒或媳婦,一個人拖住另一個人的自由,本來就不是正常的事。」陳景寧說。

她以瑞典的經驗為例,瑞典社會的家庭結構曾以三代同堂為主,但隨著社會型態改變,國家規劃完善的長照政策,讓瑞典人可以放心的以專業照顧者取代家人長照。瑞典人希望,兒女可以永遠當自己的孩子,而不是護士。

她強調,照顧是一種愛的勞動。當勞動超過負荷時,愛也會扭曲、變形,最後演變為以愛為名的暴力甚至殺人事件。面對照顧責任,打破「一定要家人顧」的觀念、放手讓專業的來,才是聰明有愛的表現!

※50後你有哪些夢想?一起來完成50件想做的事!
歡迎加入50x50夢想計畫→https://goo.gl/E1eQ5U

☆加入50+LINE,每日資訊不漏接!
https://line.me/R/ti/p/%40efu3793r

50+tips
  • 1照顧壓力導致的崩潰不分性別,當情緒無法負荷時,可尋求專業諮商協助。
  • 2照顧工作是一份專業,與其堅持親力親為,盤點可利用的資源制定照顧計畫,才是聰明的做法。
  • 3台灣老人被照顧的時間長達近8年。1對1、沒有替手的照顧工作,本就容易發生照顧悲劇。讓外來的資源介入,長照之路會走得更順利。
分享此文:

您可能喜歡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