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歲後還不錯!用新的方法,創造自己的理想老後

【梁旅珠專欄】朝聖全球造價最貴杜蘭朵餐廳 一窺俄國大亨的豪奢品味

【梁旅珠專欄】朝聖全球造價最貴杜蘭朵餐廳 一窺俄國大亨的豪奢品味

by
50pluscwgvgovernor
好看或好吃?一樣重要。

文、圖/梁旅珠

遊覽莫斯科的豪華團行程,通常都會選在市中心普希金廣場附近的「杜蘭朵餐廳」安排一頓午餐。

杜蘭朵:全球造價最貴餐廳,從文藝復興穿梭到巴洛克晚期

走進餐廳所在、低調又不起眼的19世紀建築,穿越灑著亮眼陽光的義大利式迴廊中庭,乍入幽黯的用餐區,鮮有人不為突然映入眼簾的奢華空間驚歎連連——中央挑高的天藍色穹頂下,一盞重達1.5噸的華麗水晶吊燈由12根金色科林斯柱頂的石柱圍繞,在一片金碧輝煌中,閃耀著奇異迷離的粉紫色彩;宛如巴洛克宮廷的圓形餐室,裝飾繁複絢麗到讓人眼花撩亂。

從一樓可往上眺望水晶燈的氣勢登至二樓,還可細看18至19世紀歐洲中國風藝術的裝飾。

在杜蘭朵用餐,你或許不會記得食物的味道,但彷彿於宮殿中進膳的經驗保證難忘。

這個曾號稱全世界造價最貴的餐廳開幕於2005年,據說耗資新台幣15億元,花費6年時間以手工打造。蘇聯解體後20多年來,莫斯科在「全球億萬富豪最多城市」排行榜向來名列前茅,2018年更勇奪第一,隨著經濟起飛誕生的奢華餐廳多不勝數,外國訪客在杜蘭朵短暫的停留時間中,可以稍微見識想像俄羅斯鉅富揮金如土、紙醉金迷的一面。

如今,杜蘭朵餐廳裡天天坐滿朝聖的外國遊客,其中又以中國觀光客居多。

若期待與莫斯科在地富豪名模同框,也許該考慮入夜後前往更時髦新穎的餐廳如Modus Friends、Ruski或Chips。不過,擁有全球知名度的杜蘭朵,還是有非看不可的代表性,因為混和了從文藝復興到晚期巴洛克等各類宮廷藝術風格的古意空間中,使用了大量的真品骨董建材和擺飾,家具器皿與餐具更是十分考究,全都是由俄羅斯餐飲界的傳奇大亨Andrei Dellos所精心設計,豪奢卻不庸俗。

Andrei Dellos大亨小傳:大玩歐陸與法國元素,有故事的奢華

有法國爸爸和俄羅斯媽媽的Andrei Dellos,生平經歷與他的出身同樣有意思。他曾經是畫家、聯合國通譯、藝術修復師和建築商,如今他的餐飲集團Maison Dellos,旗下不但有多家得獎餐廳,還擁有一批專業的建築裝修與藝術團隊。有別於一般奢華炫富的餐廳,Dellos的餐廳有故事有主題,總能在特別營造的享樂氛圍中觸動人心。

莫斯科雖然是俄羅斯永遠的首都與心靈故鄉,但文化藝術最絢爛奪目的18~19世紀,帝國首都卻因崇尚歐洲而移轉聖彼得堡……。Dellos除了玩味他最擅長的歐陸與法國元素,更藉由杜蘭朵,向相對根性質樸的莫斯科介紹當時流行於聖彼得堡貴族世界的「中國風」(Chinoserie)藝術,因而,在這裡除了可以欣賞到中國風情調的器物圖騰,還可以吃到中日式菜餚。

普希金咖啡館:在貴族宅邸,享用19世紀上流社會餐點

如果時間有限,又不想把重點只放在「吃裝潢」,我推薦Dellos最成功也最知名的餐廳「普希金咖啡館」,就位在杜蘭朵餐廳旁。

這看來像有百年歷史的餐廳其實開幕於1999年,以紀念俄國最偉大文學家普希金的200年誕辰,雖然餐廳和建築跟大文豪一點關係也沒有。餐廳的命名典故相當浪漫,靈感來自法國歌手Gilbert Bécaud創作於1964年的名曲〈娜塔莉〉,歌詞描述了與美麗俄羅斯導遊娜塔莉的邂逅與戀情,其中的虛構場景普希金咖啡館,成了法國人對莫斯科最浪漫美好的想像。Gilbert Bécaud於2001年逝世,餐廳開幕時還受邀演唱。

普希金咖啡館2樓,呈現19世紀俄國貴族宅邸的圖書室氛圍,多種語言古籍皆為真品。

欣賞1樓櫃台上擺放的精巧骨董藥房器材,是用餐以外的樂趣。

這幢18世紀晚期的建築,在Dellos巧手下,轉化為普希金時期貴族宅邸般的餐廳,提供經典美味的19世紀俄羅斯上流社會餐點,是品嘗道地俄式餃子與甜菜羅宋湯的好地方

由於餐廳建築曾被用來開設藥房,餐廳一樓保留了藥房的櫃檯並展示許多骨董器材藥瓶,氛圍別緻優雅,不過我更喜歡在2樓較為明亮的圖書館用餐,因為在骨董書籍和望遠鏡、地球儀的圍繞下,由穿著19世紀服裝的侍者服務,實在是太古典太文學太詩意了!

唯有24小時不打烊的驚人營業時間提醒著訪客,永不眠的莫斯科在優雅面貌下,還有愈夜愈美麗愈瘋狂的另一面。

普希金咖啡館甜點店:粉嫩奢華巴洛克風,甜點如藝術品

與杜蘭朵餐廳在同一棟建築內的「普希金咖啡館甜點店」,甜點控千萬不要錯過。同樣由Andrei Dellos設計的甜點店2006年開業,延請法國甜點大師Emmanuel Ryon主導設計,也提供輕食簡餐。不過,這些精雕細琢如藝術精品的俄法聯姻糕點,和店內粉嫩奢華的巴洛克裝潢陳設一樣,對我來說都太甜膩了,吸引力反不及Maison Dellos的另一家餐廳「Shinok」。

普希金咖啡館甜點店也有輕食簡餐,可以較親民的價格體驗名店。

右起第2排「普希金玫瑰」最具代表性,由Emmanuel Ryon設計,花瓣由白巧克力製成。

Shinok:嘗烏克蘭菜,朝聖玻璃農場

Shinok位在莫斯科世貿中心對面的舊倉庫建築中,提供烏克蘭風味菜餚,訴求使用俄羅斯優質的農場食材,因而在餐廳內打造了一個很厲害的「玻璃農場」,客人可以邊用餐邊欣賞雞、兔子、雉雞、孔雀和山羊在玻璃農場內閒逛,還有一位穿著傳統服裝的婦人在裡面「生活」,做著編織手藝或照顧禽畜。融合了工業LOFT風和民族風的裝潢熱鬧溫馨,印象中吃到的酸菜豬腳和巧克力核果派味道都不錯,是好吃又好玩的餐廳。

開放式櫃台上放著迷你溫室,牆上掛著舊平底鍋當裝飾,溫暖氣氛調和了工業風的倉庫。

擬真玻璃農場內,雞隻遊蕩啄食、孔雀踱步開屏,據說有時還會有乳牛進駐!

Kazbek:遠眺莫斯科河景,嘗喬治亞菜

以上幾家餐廳皆是Dellos的經典作品,國際知名度非常高,如果實在不想跟大量的觀光客一起用餐,不妨移步Shinok隔壁的「Kazbek」。Kazbek主打道地喬治亞菜,Dellos因此將餐廳呈現為喬治亞首都第比利斯風情的老宅邸,穿過寬廣的陽台還可眺望到莫斯科河美景,以及莫斯科的地標建築皇家拉迪森酒店。

餐廳內古老的天花板、褪色的骨董地毯和薄荷綠的斑駁牆壁相互襯托,牆上彷若不經意裝飾著大大小小的框畫,這種古典中散發著頹廢與不羈的性感韻味,更讓人深刻感受到Andrei Dellos的創意與品味。

Kazbek以綠色為基調。入口局部牆壁保留磚面,搭配暗鏽金屬色澤的燈具與飾物,頹廢不羈的貴氣獨具魅力。

喬治亞經典冷前菜拼盤,除了核桃茄子捲,還有喬治亞點心"pkhali",以切碎蔬菜製成,左起為高麗菜、菠菜及甜菜口味。

Maison Dellos在莫斯科目前有9家餐廳,以及一個平價連鎖餐廳「Mu-Mu」。造訪Maison Dellos的餐廳,不但可以品嘗美食,還可以得到如參觀美術館般的樂趣。如果不想花大錢吃大餐,不妨到Mu-Mu瞧瞧,因為Dellos的設計,連價格親民的自助快餐店也萌得有超有特色!

※50後你有哪些夢想?一起來完成50件想做的事!
歡迎加入50x50夢想計畫https://goo.gl/E1eQ5U

☆加入50+LINE,每日資訊不漏接!
https://line.me/R/ti/p/%40efu3793r

分享此文:
梁旅珠

梁旅珠,北一女、台大外文系畢業,美國賓州大學碩士,曾主持台灣第一個自製旅遊節目「世界真奇妙」,現任「明曜親子館」負責人。熱愛旅遊,幾乎每個月都在旅行,著有《究極の宿:日本名宿50選》、《那些旅行中的閃閃時光》、《日本夢幻名宿──溫泉、美食、建築的美好旅行》等。嘗遍世界好餐廳、重視住宿的梁旅珠,在本專欄提供50+族群旅行企劃的好食宿參考——到了這個人生階段,我們的旅行可不想折磨自己,只想吃好、住好,在一段拋卻時常雜務的例外時光裡,安頓自己的身心。


您可能喜歡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