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歲後還不錯!用新的方法,創造自己的理想老後

荒野保護協會創辦人72歲徐仁修:做快樂的事,何必退休養生?

荒野保護協會創辦人72歲徐仁修:做快樂的事,何必退休養生?

by
50pluscwgvgovernor
  • 一月 18,2019
  • FILED UNDER:人物
就做到不能做為止吧!

文/陳怡如 圖片來源/徐仁修、荒野保護協會

他去過金三角、婆羅洲、亞馬遜,跑遍全球熱帶雨林。他見過天堂鳥和台灣國寶寬尾鳳蝶,捕捉即將消逝的美麗。他挺進高山深谷、踏入廣袤沙漠,用生命帶回第一手紀錄。他創辦了台灣最大的綠色保育組織「荒野保護協會」,還影響了中國和東南亞華人圈的生態保育發展。

全台灣大概找不出第2個人,像徐仁修一樣,熱愛自然、了解生態,還這麼有影響力。

記錄台灣40 典藏家鄉美景

在生態保育圈擁有教父級地位的他,既是知名的生態攝影家和作家,也是台灣環保運動的先驅。徐仁修不僅能拍能寫,還很有號召力,許多人受他影響,投入生態保育。但令人印象深刻的不僅是他的經歷,更是精力,他今年72歲,卻始終站在第一線守護荒野之美。

著作等身,最近忙著新書《台灣 最後的荒野》線上集資計畫。這是徐仁修最後一本關於台灣的攝影書,他從超過40年的拍攝歷程中,在40萬張幻燈片裡精選300張照片,收錄近150種珍稀物種「我要為讓台灣留下可以典藏的美麗風景。」徐仁修說

出生在新竹芎林鄉間,徐仁修從小就對大自然有情。退伍後在農林廳工作,負責調查台灣野生蘭花,走訪各地的過程中,驚覺生態破壞嚴重,於是1974年發表〈消失的地平線〉一文,成了台灣第一篇評論生態浩劫的文章。也是在那時萌生記錄的想法,「我想把台灣原生風景拍下來,讓下一代人知道我們住的地方曾經這麼美。」

遙望大小霸尖山。遠方形狀像個倒蓋大酒桶的山峰,便是大霸尖山。

每每在千元紙鈔上見到台灣帝雉,你可曾在野外見過它本尊?

50歲精彩正開始 推廣生態教育

行程滿檔的他,一年過半時間不在台灣。其實從40多歲辭職後,就一直沒有正職工作,笑稱自己一直「待業中」。但這待業生活好像更加奪目,要他為50後的人生下註解,他不假思索地說:「精彩人生50歲才開始!」

他在50歲時,才成立荒野保護協會;快70歲時,又創辦了「荒野基金會」。90年代,台灣環保運動風起雲湧,「但我不想再走抗爭路線,我要做教育,把下一代教好就不用再抗爭了。」荒野保護協會向下紮根,以兒童自然生態教育為主軸,不談浩劫崩壞,而是帶領大眾欣賞自然之美,成立3年後,一躍成為台灣最大綠色保育團體。

近年徐仁修更把觸角伸出台灣,把重心擺在中國跟東南亞,為中國「大學生綠色營」訓練解說員,現在開枝散葉,中國各地自然教育的第一線人員,幾乎都來自此。

還鎖定廣大華人圈,在婆羅洲、沙巴、沙勞越、馬來西亞、尼加拉瓜、澳洲等地創辦荒野保護協會分會,他看得長遠:「鄰居失火,你逃得掉嗎?東北季風來的時候,海上的垃圾和塑膠,像船一樣,整隊過來耶!」

做喜歡的事 不知老之已至

許多生態紀錄家獨衷一味,但徐仁修卻是樣樣研究。他拍動物、也拍植物,更拍生態風景,從高山到河口,從雨林到沙漠,每次拍攝都是長期抗戰,「我是靠老天吃飯的,有時就是可遇不可求,我也不想抗戰呀!」

有些是長時間造訪,比如他在墾丁風林裡,追蹤台灣獼猴2年;在宜蘭思源埡口,拍四季變化拍了3年。有些只在特定日子才能成行,比如寬尾鳳蝶每年只有5月初的2個禮拜才現蹤跡,為此拍了4年;喜歡長在大樹上的金草蘭,花期盛開只有4天,他又拍了6年。有些是長期積累,除了台灣,全球熱帶雨林也拍了超過40年,在我們採訪後不久,他又動身前往泰國雨林。

聽完這些「壯舉」,只能打從心底佩服,別說這個年紀,就連年輕人可能也吃不消,但他認為:「只要做你喜歡做的事就做得到,把它當成工作就不好玩了。」也因為過得充實,讓他大呼:「感謝這麼多工作,讓我不知老之已至!這是比『不知老之將至』更厲害的境界。

既然不想等死 就要找樂子

幾十年來,他始終站在第一線,從沒想過休息,也因此,他對退休的看法跟一般人不一樣。

他不諱言從沒想過退休,也從沒規劃過退休生活,「就做到不能做為止吧!『做』是什麼意思?活著就是做,你不會坐著等死嘛,既然不等死就要找個樂趣來做,我拍照很快樂,寫作很快樂,演講很快樂,生態旅行很快樂,而且這些都是可以傳遞理念、影響別人的事。」

徐仁修還有許多夢想。他想出版雨林的書,想分享走過世界的故事,還想寫小說,難怪他不知老之已至,因為世界上有太多事情想玩。「我有個朋友50幾歲就退休,天天在甩手養生。其實你可以活得很好玩,在死之前多做一些讓自己快樂的事,幹嘛一定要退休養生呢?

體力漸衰 就換個方式創作吧

話雖如此,徐仁修還是對年紀漸長的體力變化,很有感受。

身手沒有當年矯健,以前上坡一跳就成了,現在得要爬半天。也因為日積月累揹負十幾公斤的攝影器材,拍攝時又要長時間維持固定姿勢托著相機,造成許多職業傷害,「我的肩膀、背胛都發炎,晚上睡覺很痛。但這沒辦法,你必須付出代價。」但他隨即又笑著說:「治療這些病痛最好的方法,就是看到要拍的東西出現了!」

不過,他也正視自己身體的變化,「以後沒有體力這樣做,我就玩另一種創作」。他還是要拍照,但改用小相機,減少負荷。攝影講求清晰,他就反其道而行,拍出像畫一般朦朧美的照片,他拿起手機,展示一張張照片,背景如詩如畫,他已實驗5年,等待未來成熟發表的一天。對他來說,年齡不是追夢的阻礙,如果體力不允許,那就換種方式,開創新的可能。

寫了遺書繼續衝 死在喜歡的地方沒啥不好

其實,徐仁修寫過好幾次遺書。

有次,他在新幾內亞雨林深處得到急性盲腸炎,當地交通不便,又沒能力做手術,花了2個禮拜才輾轉回到台灣醫院。因盲腸腫得嚴重,醫生不敢貿然開刀,先打抗生素治療。

結果21天完整療程,徐仁修第10天就跑了。因為他花了2年召集4國夥伴,在婆羅洲舉行重要會議,一定得到場。「早上5點就翻牆走了,要趕8點的飛機,離開醫院前簽了死亡切結書。」開完會,徐仁修又在婆羅洲住院了一個禮拜。

不得不說,徐仁修實在「很敢」。沒想到他聽了以後,大手一揮說:「哎呀,生死有命!那時也60幾歲了,如果時間到,假設真的怎麼了,也值得了。」況且,他又接著說:「我發高燒時想著,如果在新幾內亞死掉也不錯,這是我關心的雨林,而且有天堂鳥飛來飛去,宛如天堂。」

這是他第3次寫遺書。第1次是23年前去喀拉哈里沙漠時,第2次是去亞馬遜河,第3次就是新幾內亞。遺書內容很簡單:如果找不到遺體就不要找了。「在床上壽終正寢,或是在亞馬遜河死掉,還是一樣要死。如果死在一輩子關心、喜歡的地方,也是死得其所了!」

對自然有愛 不求回報

自己看得豁達,那家人怎麼想?「要先訓練家人,他們本來就知道我在做什麼,也知道這是很有意義的事。」

說到這,他忍不住提到,以前老婆取笑他只關心花花草草,都不關心老人、孤兒、難民這些人道議題。但他認為關心大環境,也是人類議題的範疇,而且更是不求回報:「你關心難民,他馬上謝謝你。我關心烏龜,牠也不會謝謝我;關心蛇,牠還是要咬我耶!

徐仁修對自然有愛,這情感假不了。從他講述看到台灣黑熊的興奮神情,從他一個個身處荒野的歷險,從他耗費心力只為記錄永恆一瞬,就算這輩子拍了幾十萬張照片,但每張照片一拿出來,馬上可以說出拍攝時間、地點和當下情景,「因為我是感動才拍,不是亂按快門。」

蛙也許無心,但從徐仁修的笑容,看得出他對荒野萬物的有情。

50後多親近自然 一花一草都是故事

他的感染力也由此而來,對荒野的愛與熱情,讓聽者為之動容,「我帶小朋友出去,每一個都圍著我,因為他們就想聽故事呀。」他最不認同學校教育總要孩子背名字、做筆記,彷彿未來要當生物老師一樣,「青蛙拿來解剖?錯了,應該是晚上去聽青蛙叫、看青蛙打架,還有跳遠比賽,這才有趣,對自然才有感情。」

這份對大自然的愛,任何年齡都適用。

他鼓勵50後的大家生活中多親近自然,甚至接受解說員訓練,「大自然本身就是一個精彩故事,光是散步就可以看到很多不認識的東西。當你認識自然後,一天100公尺都走不完,因為一路上都被吸引,幾個小時過去了,才發覺怎麼還在原地。」他大笑著說。

在徐仁修眼裡,荒野不荒,而是有情,因為所有生命都來自荒野。他用一輩子的時間沉浸其中,再把荒野之美帶給世人。

※50後你有哪些夢想?一起來完成50件想做的事!
歡迎加入50x50夢想計畫https://goo.gl/E1eQ5U

☆加入50+LINE,每日資訊不漏接!
https://line.me/R/ti/p/%40efu3793r

50+tips
  • 1做你喜歡做的事,把它當工作就不好玩了。
  • 2年齡不該是限制,如果體力不如以往,改變方式一樣可以圓夢。
  • 3散步時試著閱讀大自然這本書吧,逐一認是觀察,愈研究,更有樂趣。
分享此文:

您可能喜歡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