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歲後還不錯!用新的方法,創造自己的理想老後

中年後還在追求完美?日本侘寂美學:美,藏在皺紋裡啊

中年後還在追求完美?日本侘寂美學:美,藏在皺紋裡啊

by
50pluscwgvgovernor
  • 十二月 28,2018
  • FILED UNDER:生活
不完美、變老,也是一首詩。

文/坎蒂斯‧熊井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媽媽總是說:「生命不可能永遠完美。」以前,我總認為這種想法太悲觀,但後來我慢慢可以欣賞這種看法,因為那是事實。

生命永遠不可能完美。換言之,生命會使你筋疲力盡、甚至會壓垮你——那沒關係。若堅守一套「完美」的標準,結果只會適得其反,因為完美是轉瞬間的;不完美才是常態,沒什麼好害怕的。

日本侘寂美學:獨自一人、變老…不完美才是常態

母親的見解是源自日本wabi-sabi(侘寂)的觀念。就像金繕(利用漆、金粉修補器皿裂縫的一門藝術),「侘寂」欣賞生命中的不完美、生命中一而再、再而三的磨難。它時時提醒我們,生命是短暫的、不完美乃天經地義,從簡單中反而能尋得美的蹤跡。

wabi」是指獨自一人,或孤獨(wabi shi意指「獨自」)。詩句中的「孤獨」這個字一般是指簡單、謙卑,以及與符合自然常理的事物。它同時可以指一種單純、不加修飾之美(僧侶的生活沒什麼需求)。

至於「sabi」則意指時間的經過、變老的過程,以及萬物飛逝的性質。

你或許熟悉侘寂這種審美或設計的概念。日本的建築、陶器及空間美學往往崇尚簡單、優雅,侘寂正是崇尚簡樸與不完美。例如,一束枯萎的花,可能會比一瓶剛摘下的鮮花還受人賞識。

同樣的,侘寂可能讚揚建築的缺陷,像是老舊建築斑駁的外觀。對於往往醉心於對稱美、完美的西方世界,侘寂重新詮釋任何「醜陋」的事物。

理解黑暗面的存在,有助做好準備

侘寂最早回溯到12 世紀。那時日本經過一場內戰洗禮,帝王宮廷文化轉變為由幕府將軍統治的軍事政權。對多數人而言,死神像是時時躲在角落隨時會跑出來。面對這樣變幻莫測的國度,侘寂擷取了稍縱即逝與無常之美

侘寂藝術的那一面,時至15 及16 世紀才透過日本茶道展現出來。這些貴族的集會變得更簡單、樸實,並開始接受那如今深植、融入日本的審美觀——褐土色調簡樸的陶器、破裂或不對襯的茶杯,以及鐵製茶壺。時至今日,日本的茶道仍廣為人知。

我們現在可以理解,日本人為什麼如此崇尚這樣的哲學。畢竟,日本這個國家太不完美。其氣候極端,包含寒冷的冬天、酷熱的夏天、多雨的季節;地震、海嘯等天災不間斷。但是,與其活在恐懼中(或抱著運氣不好的心態),日本人承認,藍圖背後總是存在著不確定與黑暗面。好時光不能永久駐足,你愈是堅信艱困時期隨時可能來臨、有最壞的打算,就更有機會倖存下來。

上次我去日本時,有幸在高野山及四國的廟宇和佛家僧侶相處一段時間。若說僧侶崇尚不完美、簡樸並習於無常,那就太輕描淡寫了。僧侶之所以剃髮、遠離虛幻,是因為他們認為這些虛幻的俗務擾人心境。

而這些出家人一生致力祈禱,把光芒帶進黑暗角落。他們在這麼做之前,必須先理解黑暗面的存在。僧侶比任何人都還清楚,無論是從扭曲變形之物、枯萎的花朵、破碎的心、人的過失與錯誤,一樣能從中找出美。美存在於困境。

不符合主流、與眾不同,更值得肯定

接納不完美,是我經歷過的一大挑戰,那是因為我是在白種人地區生長,母親是日本移民、父親是波蘭移民。因此我接受的教養方式和其他孩童不一樣——我的父母嚴格,不容許我沒有盡力做到最好;還有,顯然我看起來是個異類。

再長大一點,我因為長相與眾不同而飽經欺負。同學會問讓我不舒服的問題,有時還以帶有種族歧視的稱呼我。而我就像所有年輕女孩,想要美麗、受歡迎、被人更加認同。我希望別人喜歡我原本的模樣。

滿15歲以後,一位模特兒經紀人在我們學校「招聘日」時接觸我。他說我長得高瘦,面相也具有異國風情。從那時候起,模特兒成了我漸漸有點成就的副業。整個大學時期,我持續從事試衣模特兒(fit model)及平面廣告模特兒一職,足跡遍及美國與全球的時尚界。

儘管生活方式令人嚮往,總是追求完美,卻不好玩。我讓設計師測量我的大腿、屁股、腰。我總是對自己的身體不滿意,然而我對烹飪的熱情,在當模特兒生涯達到高峰時湧現出來。在烹飪學校和穿著小小比基尼、樣本尺寸的牛仔褲間,學習取得平衡,多有趣啊!將近10年下來,我告訴自己必須完美。每週一次量測身材時,一旦離完美指標0.63公分遠,就有可能失去工作。

儘管我不再定期丈量自己的身材,「追求完美」還是在我腦中根深柢固。當我年紀再長些,其實我並不那麼在乎我臀圍的大小,而是要求完美這個念頭,如同鬼魅般在我心裡縈繞不去。我必須不斷提醒自己,完美是一場神話,不完美不應該會讓人產生恐懼。

正如侘寂教導人們欣賞枯萎的花朵、有缺痕的茶杯,也教會我重新思考我們的身體。無論是傷疤、法令紋、雀斑或灰白髮,侘寂把它視為另一種美。

不完美是萬物的自然狀態。許許多多的美都是來自觀察者看待事物的角度。我們愈是接納侘寂,也就愈懂得欣賞,正是不符合主流的特色才讓自己與眾不同。知道嗎?皮夾克、高筒運動鞋,或牛仔褲不經意的套在身上,看起來才會更酷?那便是侘寂。

嘗試7件事,用侘寂美學看待世界

我如今經常在不經意之處,發現美存在皺紋當中、我發現它存在冬陽穿透光禿樹枝的途中,我發現它存在良善的雙眼、良善的內心,我發現它存在最慷慨的人身上,我還發現它存在謙卑、正直且真誠的人身上。

你應該嘗試幾件事,將侘寂套用在你看待人事物的視野:

1.重新設定你的思考之道

季節更迭,提醒了我們回歸自然,你可以單純出去散步或跑一跑,再花點時間冥想。觀察周遭的不完美。無論那是樹葉顏色的改變、石頭長出青苔,或是腐壞的樹皮,都出自觀察者的眼睛。不完美是大自然時序的一環。

2.放下評斷,轉為接受

我們免不了先入為主地分析我們遇見的人,飛快地以既有成見來評斷。每個人都存在內在之美,如果你摘去批判的鏡頭,你將被眼前的美所震驚。

3.原諒

人非聖賢,熟能無過。誠如我一位朋友理查說:「人有失手,馬有失蹄」(People will malfunction)。侘寂實務的其中一部分,便是接受與原諒。那不容易,但是選擇放手、原諒,會好過於一輩子心裡抓著一個怨過日子。你晚上才睡得安穩,也才能讓生命多騰出點空間、容納正面的經驗。

4.停止比較

身在社交媒體當道的世代,我們太容易拿自己和別人比較。但唯有停止比較,我們才找到更多寧靜與接納。每天早上、觸摸任何電子設備前,我喜歡冥想。這種習慣能淨化我的大腦,消除任何我對目前生活,或未來可能存在的評斷、憤怒、擔憂或懷疑。

5.化繁為簡

練習侘寂等同讓生活由繁入簡。其實,你現在已經擁有此時需要的每一件事物,一旦你離開人世,你帶不走任何一樣華而不實的事物。還有,醒一醒、看清楚,炫耀奪目的新奇事物解決不了任何問題,它不重要。

6.努力自我接受

這或許是最艱難的一項。自我接受是一種過程,但是我發現,獨處十分有效。獨處的時候,你不需要擔心外在形象,你可以揭露自我;接受人人都是有缺點的,包括你自己;相信人人都盡力把必須做的事做到最好。

別對自己太嚴苛,記住,世上沒有一套能讓你衡量自己的標準。你現在的樣子,就已獨一無二。(不是只有你媽媽這麼說,還有我!)

7.把智慧視如美的事物

我姊姊和我經常有「如果社會就像對美麗與權勢那樣,看重一個人的品格與誠信,該有多好」這樣的對話。請開始欣賞曾經教導過你、鼓舞你的人。如果你周遭有親密的長者,無論是祖父、鄰居、或導師,多花點時間和他們相處,汲取他們的智慧。

曾經有人告訴我:「你無法從空杯倒出點什麼。」當我終於放下對一段完美關係的需求,我意識到我不需要任何人來成就自己的美好。

接下來,我變得可以接受不完美的時刻、不完美的人,還有不完美的日子。就連與他人的艱辛對話、掙扎、妥協、不適,我都可以包容。

侘寂意味著改變你的心態、從不同的視野看待生命。請欣賞艱困、掙扎多一點,生命便會容易一點。少了這些艱困掙扎,你將無從善加利用你的優勢及真正的潛力。有時候,生命的目標無關乎輸贏。有時候,那是關於存在、忍耐、體驗、學習、嘗試、失敗。當你最終活出另一個自己,那時你會對「不完美」表示感激。

(本文摘自坎蒂斯‧熊井著,《金繕身心修復術:碎裂傷痕為何讓人與物增添價值?金繕這樣為你修復。將日本美學注入你的生活態度》,大是文化出版)

☆加入50+LINE,每日資訊不漏接!
https://line.me/R/ti/p/%40efu3793r

50+tips
  • 1生命不可能永遠完美,不完美才是常態,認清稍縱即逝與無常,更能體認生命之美。
  • 2重新思考我們的身體。無論是傷疤、法令紋、雀斑或灰白髮,侘寂把它視為另一種美。
  • 3放下評斷、停止比較、欣賞智慧…這些都能讓我們換上侘寂的眼光,重新看待這個世界。
分享此文:

您可能喜歡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