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歲後還不錯!用新的方法,創造自己的理想老後

【王琄專欄】年邁父母說不出口的苦,自己過了中年才懂

【王琄專欄】年邁父母說不出口的苦,自己過了中年才懂

by
50pluscwgvgovernor
  • 十二月 27,2018
  • FILED UNDER:王琄
在自己身上看見父母的影子,是甜或苦?

文/王琄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12月是一個感謝及整理一整年的月份,包括身體。

因為一連串馬不停啼的工作,終於在11月底時,喉嚨不適出現了咳嗽的前兆。心中著實緊張,歌舞劇才演了2場,戶外演出尚有3場;心中壓力非常大。演員這份工作,健康是觀眾的。有責任要保護好自己,即使累了,也不容許撒嬌、賴皮,必須保持最佳狀態,面對每一場的觀眾。 

但,一天一天的咳嗽加重,半夜咳到無法呼吸,甚至嘔吐。在這夜半無人無法呼吸的瞬間,發現,原來可以距離「死亡」,這麼近。

突然想到,父親老年不愛吃飯、不喜說話,獨自在房間時不時輕咳或突然大聲發出一連串喉音,讓坐在客廳的我被嚇得莫明奇妙,以為他老人家要吸引眾人注意力而做出此舉動。

一直到自己咳到氣管及食道的開合不順暢,才驚覺到這種氣管咽喉的肌肉老化,是中年以後要注意的小魔鬼(父親也是因為氣管老化,導致異物進入呼吸道而休克昏迷)。

而今,我的喉頭太敏感了,一點風、一點氣、一點小灰塵的刺激,立刻引發一連串的劇咳,咳到五臟六腑都要離家出走的悲壯。特別是半夜,那份癢,突如其來打斷了睡眠,恨不得將手伸進口腔,狠狠抓抓它,才能止住那份難耐的癢;但又轉念,不能這麼粗暴對待它,因為,如果它腫了、破了、啞了,明天演出就「完了」。半夜就處在狠狠咳與溫柔吞嚥間,來回擺盪。因為,它是屬於演出的。

朋友邀約看戲,因狂咳的自卑感,只能中場休息,不打擾其他觀眾看戲的氣氛,選擇離開。一個人走在沒有太多人的校園,有種孤獨的清爽,一路走到關渡捷運站沒咳一聲,原來壓力是「咳」的心理主要因素。

平安走完了「菲林的映畫光年」戶外演出。

平安地在台上,沒有咳嗽,心存感謝。

一個小空檔,可以參加《親愛的爸爸》首映,這部失智父親與兒子的短片,曾入圍2017年金馬短片。看著影片中的父親,想到自己老年失智的父親。他經常咳嗽,也喜歡將食物含在嘴中,久久不肯吞嚥下去,我們就以為食物太硬或太大塊,還是不好吃;便處理得更細更碎更清爽。原來,他老人家沒說出口的事是:喉嚨吞嚥的能力已經大不如前了;而年輕的我們,當時是不可能同理的。

12月的心是沉靜又單獨的。似乎,也來到了人生喉嚨彈性疲乏的時刻。

在一個不用工作的午後;窗外陰陰的,泡了一壺阿育吠陀「火型」茶,享受著外冷內熱的悠然時光。整個呼吸道非常放鬆、自在、沒壓力。

「獨飯時光」映入眼簾,心裡想著:「晚餐來一個燉飯?還是來個鮭魚排加洋菇花椰菜溫沙拉?」即使一個人,也要吃好好吃飽飽一邊看著菜單,一邊吃著萊陽桃酥配熱茶,好不愜意的午茶時光。口中才迸發著桃酥核桃的香氣;突地一抬頭,看見父親在世時,全家圍在餐桌前共食的照片,每一位臉上都笑盈盈地看向「我」,而父親的嘴角也是上揚的,只是,因含著食物而鼓鼓的。

想到「爸爸」這個2個字,我已經有10年沒喊過了吧!

「爸爸」,我好想您。

☆加入50+LINE,每日資訊不漏接!
https://line.me/R/ti/p/%40efu3793r

分享此文:
王琄

我想靠近你,你想靠近我嗎?一位演員如何一步步走向理想狀態的星路過程?這裏不祇有好玩的也有挑戰的,更有貢獻自己與服務他人的邀請。因為我們靠近了,所以在一起了。


您可能喜歡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