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歲後還不錯!用新的方法,創造自己的理想老後

不悲情、不犧牲奉獻!譚敦慈:不當一百分媽媽,愛才更健全

不悲情、不犧牲奉獻!譚敦慈:不當一百分媽媽,愛才更健全

by
50pluscwgvgovernor
笑罵隨風而散,不往心裡去。

文/蔡怡琳 攝影/陳平卿 圖片來源/譚敦慈提供

熬過悶熱溽暑,10月底的台北盆地,偶有涼意襲人,譚敦慈一現身,針織衫仍舊搭配合身短褲──這是她感到最舒適自在的裝束,四季皆然,衣櫃裡也多的是20年以上的衣服。

長年維持苗條身形,卻非刻意節食,而是該動就動,規律習性早已內化,「我覺得這就是一貫生活的態度,坦白講我是忘了年齡,也忘記怎樣去增加體重,我常講永遠48公斤是這麼來的。其實我三餐都要吃,而且吃得很飽。」譚敦慈說。

吃飽卻不吃胖,若非天生體質令人稱羨,就是深諳飲食之道,譚敦慈顯然更努力傾向後者。

身為林口長庚醫院臨床毒物科護理師,先生是已逝毒物科權威「俠醫」林杰樑,在食安事件爆發後,譚敦慈的演講場場爆滿,舉凡:青菜怎麼洗、塑化劑藏在什麼地方、哪些不沾鍋能用……?民眾的疑問再如何細瑣,她以多年埋首專業的心得,逐一理出解答。

但對於各種商業代言,和不斷招手的政治邀約,則劃分出清楚的界限。哪怕價碼再高,只有一概婉拒;對中立性的堅持,和不畏強權的林杰樑如出一轍。

從媽媽角度出發,無毒生活更易上手 

林杰樑辭世已5年,過去譚敦慈隱身在實驗室裡,幫他查數據、整理病例資料、參與研究計畫,如今走到台前,勤跑講座、出書、寫專欄、上節目,躍身公眾人物,截然不同的型態,宣導的仍是正確食安觀念。

她強調並非繼承夫志,「我不可能取代林醫師,他真的是學富五車,而我是一個媽媽、一個太太、也是護理師,我現在教的其實就是生活化的做法。」以多重身分兼之容易理解的淺白文字,推行「無毒」好生活,這是她轉化思念的方式。

2009年,林杰樑代表台灣醫師參與年度美國腎臟科醫學會,並受邀擔任主持會議的座長,譚敦慈同行前往,是妻子也是得力助手。

一些媒體圈的朋友,至今仍熟悉地稱譚敦慈為「師母」,就像近來,她特別喜歡和國中、國小的家長交流,比起對學生或老師演講,她發現,「媽媽」的各種決定,才是直接影響全家健康的關鍵。

從民眾的回應中,她深有體悟,「你說順丁烯二酸、塑化劑有多毒多毒,可是很多人不曉得這東西在哪裡,不曉得怎樣去避免。對一個家庭主婦來講,她不需要知道化學式,只要知道哪些東西不要用就好了。」

要與不要之間,是她深思熟慮後的結果,卻難免牽連商業糾葛。曾因提出「不建議在家榨豬油」,收到肉品同業公會存證信函,她回應種種質疑時,語氣一派和緩,態度則始終理性而不退縮。

不走悲情路線,得到的愛很充足

有不少節目或民間單位,要找譚敦慈談喪偶的心路歷程,卻沒想到,她並不活在淒苦的遺孀角色中,「我覺得時代變了,不應該一天到晚哭哭啼啼的,這樣你的日子不會更好,我也不喜歡人家把我塑造成悲情的樣子。

「我就跟他們講:你們不是我,跟我一樣反而會給你們更多壓力。像我的2個孩子都很穩定,雖然當時他們失去了安全感,不過因為林醫師過去的一些教育,所以他們對家裡的向心力,對我的支持、幫忙,都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得到。」

或許是因「不喜歡悲情」的個性使然,家中儘管少了一個人,卻也像沒少一個人──過年時,年夜飯仍擺4雙碗筷,「我一樣給孩子壓歲錢,也把林醫師那一份準備在那裡,我們一家4口一樣有團圓。」

林杰樑與譚敦慈皆相當重視家庭,一家4口過去住在長庚醫院宿舍,感情緊密融洽,而今2位兒子皆攻讀醫科。

整潔雅致的屋裡,連收納櫃都不存放雜物,她奉行「斷捨離」的處世哲學。而林杰樑的肖像,就擺在最顯眼的電視櫃上,因時時拂拭,未沾染塵灰,向光處的牌位,則永遠亮著一盞小燈。

譚敦慈外表溫柔,內心則如同「女漢子」般強韌,處事俐落果決,過去林杰樑常對人說,最欣賞太太的「獨立」,往往下班後,家裡的油漆已經漆好、燈泡也換好,打理得妥妥貼貼,幾無後顧之憂。

譚敦慈的自主性格,也展現在風格獨具的髮型上,曾有民眾在半路攔著她,手上拿一瓶潤絲精,暗示她改變造型,她也只是委婉稱謝。

「其實我一直有個想法:你讚美我,日子也是我自己過;你損我,我還是要過自己的日子;所以我對謾罵或讚美,都只是笑一笑。套一句別人講的,不會往心裡去,就是聽過就隨風而散。」

唯一常駐心頭的,是30年的夫妻情分,譚敦慈說,「因為像林醫師在的時候,對我們非常疼愛,我就覺得說他給我的這些愛,已經很充足了,我不會覺得說缺乏什麼。

她剖析自己是典型的魔羯座──除了務實還是務實,遇上浪漫的林杰樑,初識時曾送她一大把玫瑰花,卻不知道她對花粉過敏,「拿到花很痛苦,只能交給我媽請她趕快處理掉,之後林醫師就改送巧克力。」聊起當年,譚敦慈一陣燦笑。

笑稱自己沒有遠大目標,反而是每天早上醒來,想到當日待辦的家務和工作,讓她充滿動力,「我不會想說今天是什麼節,應該要怎樣,所以才能忘記自己的年齡。」語畢,她開朗大笑。

緊密家庭關係,林杰樑留下的溫暖遺產

事事把家庭擺第一的女子,並非傳統守舊,而是從小明白,這是自己一心嚮往的生命依歸。

對家人的關愛至深,也受到父親影響。譚敦慈深刻記得,求學時期每到中午,總會看到患有氣喘的父親,不顧發作風險,喘吁吁地踩著腳踏車,就為了送來溫熱便當,而那餘溫至今也像未曾消退。

「我爸爸是從大陸來台,非常重視這個家,晚餐過1、2個小時,全家就一起吃水果,然後再帶我們去散步,所以從小家庭關係就非常緊密。我跟林醫師結婚之後,發現他也很重家庭觀念。」

婚後帶著2個孩子,外出常常全家「集體行動」,林杰樑過去洗腎時,妻小也心甘情願到醫院陪他,「我們覺得林醫師洗腎是為了我們全家,因為這樣他才能長久跟我們在一起,所以一定不會是他洗他的,其他人在家看電視。」

她也這樣告訴大兒子,「我們家庭關係這麼緊密,你以後也要好好待你另一半,歡迎她進到我們家,也要尊重他們獨立的家庭。」

譚敦慈說自己一向不愛拍照,但兒子邀她同遊合影時例外,圖為2018年在奇美博物館。

當林杰樑驟逝時,母子3人在鏡頭前,連眼淚都很克制,其實都擔心彼此承受不住打擊,因而各自展現超乎常人的堅強,而譚敦慈憶及當時,只努力維持一件事:穩定。

「好像城堡破掉了,當你失去一個東西的時候,你擔心的是破壞你原有的秩序。」也在這時發現,林杰樑所留下非關金錢物質的「溫暖遺產」,支撐她度過最難捱的時光。

「一直到現在我都覺得,比別人得到更多,很多人因為林醫師的關係,對我特別照顧、特別包容。」別人對她的照顧點滴在心,回過頭來,譚敦慈也把照顧別人當作天職,包括夫家的姑舅公婆等長輩,時常台北嘉義2頭跑,扛起一大家子人的照顧責任。

不當一百分媽媽 想爬山隨時出發

2個兒子如今都已成年,並致力朝向行醫之路,栽培有成,可有想移轉重心、過過自己的人生?

譚敦慈的回答,再次顛覆大眾想像,她強調自己從來就不是「犧牲奉獻型」的母親,「不要說全家都去睡了,結果你含辛茹苦在那邊洗衣服,真的不用這樣。」

演講時也老勸聽眾,「不要當個100分的媽媽,才能有健全的家」,別逼著自己料理三餐,菜色不強求色香味俱全也無妨,舉凡家務或下廚,能不能「樂在其中」才是重點

當吃則吃,當睡則睡,想去哪裡也別等待,她常常臨時動心起念,就開車到郊山入口處,「以前林醫師在的時候,我們常去爬山,會去爬山的人,比較不會拘泥在某些地方上。

走一段路,迎著風,人事景觀和過去已不太相同,有時緬懷夫妻倆到哪都手牽手的回憶,對照今時此刻,難免悵惘,但隨身帶著林杰樑的照片,又似乎可以感受到,時時有人照看、鼓勵著她:不用怕,就做自己吧!

2018年中,譚敦慈和2個兒子到日本立山黑部旅行,隨身帶著林杰樑的照片,就像全家人一起飽覽美好風景。

我的原則就是當我能走不會用站的,能站絕對不坐,當我能坐絕對不躺,這就是我的一貫作風」譚敦慈挺起背脊這麼說。

行止有所愛好,但她不喜歡用名牌來幫襯,「我很自信,林醫師以前都說我就是個名牌」,不愛逛街,卻喜歡快走,或者騎單車到市場採買,和熱情的攤商互動,閒適地感受當下,都能領略自得其樂的況味。

她想,有一天老了可就走不動了,所以還等待什麼?

豁達看人生終點,笑稱遺照要凍齡

身在醫界,常見生老病死在眼前流轉,面對自己,譚敦慈的生死觀也很豁達,「可能我們每個人裝的電池都不一樣,他(林杰樑)的明顯耗盡了,因為他做很多事情,那我們沒有做那麼多事情,還沒有耗盡,當然要繼續往前走啊。」

2019年元月《病人自主權利法》將正式實施,保障病人的尊嚴善終權利,譚敦慈也在大兒子陪同下,率先進行諮商,簽署「預立醫療決定書」,另外加簽器官捐贈同意書,「起碼能讓一些家庭脫離痛苦」。當承辦人員問道,「譚老師你要捐皮膚嗎?」她想自己皮膚保養做得還不錯,沒有第二句話,立刻回答「捐!」。

她認真地想,到了抵達人生終站的那天,只有一個要求──要用現在的照片。

「萬一我70歲走的時候,那個照片跟現在不一樣,但林醫師走的時候,記得我明明就長這樣,卻看那照片,想說這阿婆是誰啊,嚇壞了不敢來接我,那就麻煩大啦!」語氣雖像玩笑,說到底,還是滿懷再續前緣的心願。

譚敦慈今年58歲,對故去的先生、成熟穩重的一對兒子、倚賴她的聽眾和讀者,心裡恆常有愛,人生下半場樂在「分享」,所以她不在原地徘徊,只因前方有路,且路上並不孤獨。

☆加入50+LINE,每日資訊不漏接!
https://line.me/R/ti/p/%40efu3793r

50+tips
  • 1面臨另一伴離世,不該一天到晚哭哭啼啼,多想想對方留下哪些「溫暖遺產」。
  • 2不用強求當個滿分的媽媽,面對家務或下廚,能不能「樂在其中」才是重點。
  • 3別人的謾罵或讚美,不往心裡去,聽過就隨風而散。
分享此文:

您可能喜歡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