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歲後還不錯!用新的方法,創造自己的理想老後

81歲還在照顧獨居老人,陳惠菁:因為快樂

81歲還在照顧獨居老人,陳惠菁:因為快樂

by
50pluscwgvgovernor
  • 十月 01,2018
  • FILED UNDER:專題
老老相扶,照顧別人就是照顧自己!

文/陳莞欣 攝影、影音拍攝/黃湘婷 

81歲的志工陳惠菁在台南地方區公所值班。一整天下來,她和其他櫃台志工們要接上百通電話。每轉接一通電話,就在區公所登記表的部門欄位內畫一槓,累積成一個個「正」字。其中,負責社會救助福利的社會課,正字最多。

當地老人多嗎?陳惠菁一臉嚴肅的回答:「很多。」這天凌晨3點即起床備餐的她,在中午值班的空檔準備前往獨居老人家中,開始一天的探訪行程。17年來,她總是像今天一樣騎著腳踏車四處跑,接起從社會福利網絡當中掉落的人。

1天奔波18小時,照顧15位弱勢老人

踏出區公所,陳惠菁前往附近的便當店取預訂的餐盒,跨上腳踏車迅速離去。動作俐落,一點也不像刻板印象中的80多歲的老人。這天她得跑6個地方,探望4位獨居老人,還有11位生活起居幾乎全仰賴她照顧的遊民。

「我來了!飯給你放在這!」解開鐵絲,陳惠菁熟門熟路的走進阿慧(化名)家中。67歲的阿慧因為車禍,雙腿不良於行。準備用餐前,她向陳惠菁說起近日生活的大小困擾:腳痛好不了、自費藥物又貴、先前天花板會漏水…。「所有志工裡,她是最好的。屋頂漏水,打給里長都沒用,只有她來。」

陳惠菁和阿慧像朋友,也像母女。臨去之前,陳惠菁允諾幫她解決藥的問題,又叮囑她別亂花錢:「端午節粽子嘜歐北亂買,我會送來給你。」

離開阿慧家中,陳惠菁告訴我們,「我現在都不離開台南,哪裡都不去。」因為除了阿慧外,還有好幾位長者的生活需要她關心,包括一位獨居的失明老人、脊椎出了問題、如廁後常無法自行起身的裁縫師。此外就是10幾年來陸續流浪到台南的遊民們。

陳惠菁每天凌晨三點起床替獨居老人與遊民煮飯,進行一天的探望工作。

一天清醒的18小時,陳惠菁是這樣過的:早上3點起床拉筋、做仰臥起坐,開始煮番薯粥。4、5點,天都還沒亮,就要送粥到朋友出借的屋子,讓弱勢遊民們用餐。11人中,有3位臥床、3位小中風。她除了送餐外,還得幫忙盥洗、換尿布。

6點,回家準備好午餐食材後,她會到住家附近的區公所、文化中心、警察局等機構值班。中午和傍晚各送餐一次,同時整理環境、幫失能的人洗澡、洗衣。晚上7點,她結束一整天的工作回到家中,9點準時就寢。

沒有類似經驗的人很難想像,長期照顧的工作是如何繁瑣,需要極大的細心與耐心。像是洗澡時,陳惠菁不只幫老人清潔身體,也特別做私密部位的消毒。「否則臥床久了,很容易感染。」日常照顧工作外,週末她也為替老人、遊民們理髮,帶他們上醫院看病,幾乎沒有閒下來的一刻。

做一件好事,為太早過世的親生父親盡孝

陳惠菁說,年輕時的她,也不是個無私奉獻的人:「我那時當軍中的福利社阿姨,賺好多錢。我愛水、賺到的錢都拿去開進口車。吃好用好,也常出國。」

往志工這條路上走,和她早逝的父親有關。陳惠菁的父親是日治時代的會計主任,個性溫和,從沒罵過孩子。「我從小就是一個千金小姐,從沒甘苦過,跟阿爸感情很好。」但父親49歲就因胃出血過世,當時陳惠菁才12歲。

還來不及盡孝,父親就走了。52歲那年,政府開始招募居家服務員,陳惠菁報名了課程,從醫院的安寧病房做起,開啟往後30年的志工生涯。

「我要紀念我阿爸,用我賺的錢回饋社會,做有意義的事。」陳惠菁堅定的說。64歲時,陳惠菁照顧了10幾年的母親也走了。當地人知道她做志工,碰到需要幫助的遊民時,總會提起她的名字:「陳姊很有愛心,你去跟她講,看她要不要收你。」

特別的是,遊民們沒有名字、沒有身份。已經81歲的陳惠菁一律不問他們的過去,就喚他們「阿爸、阿母」,縱使有些人年紀比她輕,她也仍將之視為父母照顧,「我就是他們最親的親人。」

付出無所求,只要結緣就是我的阿爸阿母

陳惠菁認為,做志工一定要有個認知,「不是你想幫忙,別人就要接受。」她剛開始照顧老人便發現,不是每個人都願意讓陌生人更衣、洗澡、換尿布,看見自己最赤裸的一面。需要幫助的人,也需要被尊重。

她還記得自己收的第一個阿爸,脾氣有些暴躁。看到三餐吃鹹粥,他常會碎念:「怎麼都吃這個?又吃素食!」陳惠菁耐心開導他:「我不是很有錢,是你跟我有緣。現在我煮粥給你吃,過年過節我會加菜。」

有時在助人的路上,也會遇上挫折,對人性灰心。曾有一位失明老人,因為常對媳婦毛手毛腳,被兒子送到外地獨居。陳惠菁到他住的地方送飯、幫他洗澡。剛開始相安無事,沒想到幾次以後,老人不改本性,伸出手來想摸她一把。陳惠菁氣的拂袖而去,再也沒有踏進那間屋子。

多年過去,陳惠菁認為,志工如果想做的久,一定要放寬心。「要念讓他們念。歡喜做甘願受。如果有所求,就做不下去了。」老人不願意洗澡、包尿布,她不厭其煩的天天說服:「不洗會發臭,還會爛下去喔!」直到對方發自內心接受為止。

現在,這些老人都當陳惠菁是最寶貝的女兒。除了她以外,不接受別人照顧、探望。而她也像真正的女兒一樣,照顧阿爸、阿母到人生最後一程,連後事都打點妥貼。今(2018)年3、4月,兩位阿爸因心肺衰竭過世,她不無感慨地說,「送到醫院很快就走了,我也很感謝他們到最後都沒糟蹋我。」

自掏腰包每月5萬元 看淡名利也感染他人

3年多前,陳惠菁因為疲勞引發急性肺炎,緊急送醫後才保住一命。當時她發高燒到42度,還自己打119,一個人勉強走到巷子口等救護車到來。連區公所的行政人員都說,「其實我們看了都很不捨,覺得她不需要奉獻那麼多。」

儘管如此,陳惠菁仍堅持親力親為,不願麻煩別人,也不主動開口要錢。她每月照顧老人、備餐,自掏腰包的開銷大約是5萬塊,還不包含老人就醫、沒有健保而需要自費的支出,花費其實不小。

幸好,周圍的人受到她影響,也紛紛提供自己的資源。小至幫她蒐集剪髮用的報紙、分送拜拜後吃不完的菜色、捐贈好翻身、好洗頭的電動床;大至借她兩棟房子,讓阿爸阿母們有棲身之所。

「我幫他們整理、打掃環境,水電費都不必出。唯一的條件是人不能在那棟房子裡過世。」陳惠菁說。10幾年來,連禮儀師都成了她的朋友,願意用成本價幫老人們辦後事。

問起陳惠菁,做志工這麼多年,是否擔心錢不夠用?她豪氣的說:「就賣地,用完再打算。錢省省用,阿爸阿母吃什麼我就吃什麼,也沒吃的比較好啊!」她把金錢、名利看得淡泊,有老人想還錢,她也認為不必:「我付出無所求,只要阿爸阿母聽我的話,顧好身體就好。」

能動能助人人生就是彩色的

所謂志工,本就是不求回報的付出。但若說陳惠菁從多年的照顧生涯中獲得了什麼,或許是發自內心的喜悅。

採訪這天天氣炎熱。跟著陳惠菁東奔西跑一天下來,比她年輕許多的我們早已又熱又倦,她卻如一大清早時神采奕奕。「等一下值完班,我又要去看阿爸阿母了。做志工每天都很忙,很快樂。」

在平日繁忙的生活中,陳惠菁還不時找時間到衛生所、行動醫院等醫療單位上課,學習照顧老人的技巧。例如,怎麼幫老人拍背?老人跌倒該怎麼處理?

學到新的知識,也可以落實在自己的生活上。每晚睡前,她會舉起雙腳,避免膝蓋退化。早上起床前先彎身,在床上慢慢坐好後再站起來,降低跌倒機率。她照顧老人,其實,也是自己學怎麼健康的變老。

人生就是要活到老,動到老。我覺得我的人生是彩色的!」17年來,陳惠菁天天送飯、打掃環境、陪伴老人,十年如一日。碰上颳風下雨,天氣惡劣的日子,阿爸阿母們一樣站在門口,等待她身穿雨衣、騎著紅色的腳踏車出現。

問她累不累?答案有點出人意料。「平常都不會累,晚上回到家最累!」陳惠菁說。能感覺到累,是因為卸下了重擔;知道今日應盡的責任已經圓滿,才能放心休息。好好睡上一覺,隔天又是全心付出,心情喜悅的一天。

♥️我要買名人二手物,捐助弱勢老人!

https://goo.gl/9oEXjU

☆加入50+LINE,每日資訊不漏接!

https://line.me/R/ti/p/%40efu3793r

50+tips
  • 1做志工一定要有認知,不是你想幫忙,別人就一定會接受。需要幫忙的人,也需要被尊重。
  • 2志工如果想做的久,需要放寬心,不要把挫折放在心上。不求回報,才會感到喜悅。
  • 3照顧老人,也是在預習自己的老年,學習怎麼健康快樂的變老。
分享此文:

您可能喜歡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