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歲後還不錯!用新的方法,創造自己的理想老後

【吳佳璇專欄】奔跑吧,婦女!鎌倉東慶寺的心靈一日遊

【吳佳璇專欄】奔跑吧,婦女!鎌倉東慶寺的心靈一日遊

by
50pluscwgvgovernor
滾滾濁世,何處安居?

編按:古代的婦女,能離婚嗎?自由怎麼尋求?

精神科醫師吳佳璇,行過日本神奈川縣旅遊名所「東慶寺」,寫下了一段心靈筆記。此地亦名「緣切寺」,意指斷緣之意。同樣一段路,從精神科醫師的眼中所見所感,有何不同?從心靈、歷史與人文,重新看待一座寺院的意義。每個時代的女性都有其限制,也有逃逸的出口。

文、圖/吳佳璇

五月下旬某日午後,我從東京都心跳上電車,來到北鎌倉車站。

三點五十分。背離人潮,跨過鐵道,我加快腳步南行,「明月院,すみません,下次見」,心裡默默喚著,因時間緊迫,此回無緣的紫陽(繡球)花名所。

明明還有十分鐘,生怕錯過最後入場時間的焦慮,反讓我提早轉進一條不知名巷弄。火速折回幹道,改成小跑步。

目的地東慶寺入口,就在一百公尺不到的前方。

匆匆穿過花木扶疏的步道直奔售票亭,我收下門票,正像通過終點線的選手喘著氣,突然想起,八百年來,不知有多少女人像我這樣,飛奔進山門後放心地喘氣?

那些女人個個跑得比我快,喘得比我兇,還有人因寺門即將關閉,連忙拔下鞋子扔進去,順利「達陣」。

她們究竟為何而跑?

東慶寺 庇護不幸婚姻婦女的救贖場

東慶寺的開山始祖是覺山志道尼,她原是鎌倉幕府第八代職權北條時宗的妻子。西元1285年,北條時宗病逝翌年,她決心自立門戶,創東慶寺,並立下寺法,庇護受丈夫不當對待的已婚婦女,得到九代職權北条貞時,也正是自己的兒子認可。

覺山尼的創舉,使東慶寺成為日本封建時期深陷不幸婚姻婦女唯二的救贖場所(另一個是位於今群馬縣太田市的滿德寺)。

因救助婦女,東慶寺以「緣切寺」或「駆込寺」的別稱名聞天下。日文的「緣切」就是斷緣;「駆込」則是跑進或衝進。想脫離夫家的婦女,只要在寺院對外開放時間,每日上午六點至下午六點間進入寺門,保護即刻生效。古籍曾載,有位婦女,好不容易逃到東慶寺,眼見山門將閉,後方又有夫家派出的「追兵」,情急之際,脫下草鞋朝門一扔。負責關門的師父見狀,認定「駆込」成立,夫家只能在門外徒呼負負。

明治維新後,東慶寺不再是緣切寺,二戰後進一步轉型,成為四季花開不斷的花寺。五月底是短暫的花期空檔,但新綠正好。

婦女入寺後,寺役人旋即展開身分調查,包括尋求庇護的理由。根據寺方現存的離婚文件,有「欠吉原(江戶知名風化區)錢還不出來被抵押」、「拿著剃刀來逼婚」、「臉被弄傷無法再忍耐」等等,壓倒性多數都是丈夫不當對待。除了無良丈夫,當然不缺「和同住的婆婆處不來,且丈夫不願搬出來獨立」的婆媳問題,以及「因病無法侍奉丈夫希望離婚」的少數案例。

接下來,寺方會以「呼出狀」請「名主」,也就是現在的地方行政首長,找來求助婦女娘家代表,和夫家展開調解。經過調解,有些婦女選擇「歸緣」重回夫家,有人則拿到「內濟離緣狀」正式離婚。至於調解不成的婦女,可以續留寺內,一旦住滿24個月,便取得「寺法離緣狀」恢復自由身。

江戶婦女只要衝進山門,庇護即刻生效。

精神科診間的體會 喘息場所之必要

還記得初次參訪,我看完展示史料不住驚呼,「除了庇護受暴婦女,這間廟還是家事法庭呢!」藉由官方授權的救濟手段,封建年代無法提出離婚申請的婦女,還是有可能拿回單身及再婚的權力。

「能主持這樣的特許行業,住持想必『背景』雄厚……」,我趕緊走回略過的展區,重看歷代住持簡介,除了開山祖是將軍夫人,五代住持用堂尼,是後醍醐天皇皇女,所以緣切寺又稱「鎌倉御所」或「松崗御所」。二十代傳奇住持天秀尼,祖父是豐臣秀吉。西元1615年,大阪城陷落,父親秀賴自盡,八個兄弟遭德川家康斬首,唯獨七歲大的女娃,被家康送進男子止步的東慶寺,法名天秀尼,成年後任住持,37歲圓寂。

時代終結了東慶寺的「治外法權」。明治4年(1871),政府廢除「駆入寺法」,接收東慶寺領地,終止六百年的婦女救援任務。

現代人如何看待這段歷史?史學家井上清並不領情。他在《日本女性史》中提及,認為東慶寺只是「窒息的封建社會一個小小的喘息窗口,以宗教進行救濟…實際利用者極為有限,是個偽善的制度」。

撇開社會結構不論,身為二十一世紀的精神科醫師,長年蹲踞在診間,勉力修補被婚姻燒灼成千瘡百孔的心靈,我以為即便在現代,能為身陷婚姻風暴的婦女,提供安全的場所與充裕的時間思考未來,還是功德無量。

北鐮倉至江之島沿路  太宰治、失樂園之滾滾濁世

看完初夏的天秀尼常設展,我漫步在生機盎然的寺院,真難想像明治初年這裡曾一度荒廢,佛殿甚至被解組,運到橫濱富商蓋的三溪園重新組裝。1902年,鐵道對側不遠的圓覺寺,開始派男僧接管,二世男僧住持釋宗演,偕信眾鈴木大拙,設立松崗文庫,使東慶寺成為談笑有鴻儒,往來無白丁的禪文化研究中心,夏目漱石還把參拜宗演師的經歷,寫進隨筆《初秋某日》以及小說《門》。

其實,夏目家與東慶寺結緣更早,漱石的父親小兵衛直克,因擔任牛込馬場下橫町(今東京新宿區)的名主,曾參與九位婦女的救援工作。不過兩歲就被塩原家收養的漱石,似乎不知情。我相信,童年經歷過養父外遇、養父母離異,以及養父生父爭奪監護權的漱石,若聽生父提及救援婦女的往事,肯定感觸良多!

走回北鐮倉車站天光尚早,我搭上火車,經鎌倉車站,轉乘私鐵江之電前往江之島。挑了個面海靠窗座位,才坐定,我又聯想浮翩,待會兒經過的七里濱,是無賴派作家太宰治偕女自殺鬧上社會版新聞的現場,終點則是渡邊淳一小說《失樂園》第一章設定的偷情場景……唉,滾滾濁世。

下回還是早點兒出門,帶著鈴木大拙的《禪與生活》在東慶寺廊下慢慢讀,沉澱心靈。

參考資料:

1.東慶寺官網 https://tokeiji.com//about/

2.井上禪定:東慶寺と駆込女。有鄰堂發行,平成7(1995)年一刷,日本橫濱。

地點資訊:

松岡山 東慶寺

地址:神奈川縣鐮倉市山ノ內1367

營業時間:通常8:30~16:30(10~3月,16:00止)

休息日:無休

最近車站:JR橫須賀線「北鐮倉」站

 

加入50+LINE,每日資訊不漏接!

 https://line.me/R/ti/p/%40efu3793r

 

 

 

 

 

 

分享此文:
吳佳璇

吳佳璇,1995年臺大醫學系畢業,2004年澳洲墨爾本大學「國際心理衛生」碩士。曾於臺大醫院服務十餘年,深感癌症病人及家屬心理調適問題重要,決心轉癌症中心專職。2008年3月,因緣際會成為後山「浪人醫師」,支援臺東監獄、榮家、校園與社區精神醫療三年半。現任遠東聯合診所及台大醫院腫瘤醫學部醫師。著有《罹癌母親給的七堂課:當精神科醫師變成病人家屬》(獲金鼎獎)《浪人醫師日記》、《臺灣精神醫療的開拓者:葉英堃傳記》、《憂鬱年代:精神科的診間絮語》、《921之後:一位年輕精神科醫師的921經驗》等書。


您可能喜歡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