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歲後還不錯!用新的方法,創造自己的理想老後

51歲方季惟:放下吧,快樂與痛苦都不會太長久

51歲方季惟:放下吧,快樂與痛苦都不會太長久

by
50pluscwgvgovernor
  • 九月 07,2018
  • FILED UNDER:人物
放下了,心才能得到真正的平靜。

文/陳莞欣 攝影/日日寫真工作室 圖片來源/方季惟提供

51歲的歌手方季惟暱稱「小孩」,人如其名,一點也沒老。多年後再見到她,還像是當年那個20出頭的清秀少女。「我希望自己的長相不要變,歌迷每次看到我,就想到他們年輕的時候。」她微笑說道。

90年代以玉女歌手形象出道,方季惟唱過〈悔〉、〈怨蒼天變了心〉等名曲,曾連續四屆當選「軍中情人」,至今無人打破紀錄。當時媒體報導,方季惟在成功嶺演出,甚至得出動憲兵維持排隊人潮秩序。許多人的機車擋泥板上,印的就是方季惟的照片。說她是五年級生心中的女神,一點都不誇張。

淡出螢光幕前這麼多年,她陪伴、送走老去的父母,直到2012年才復出歌壇。青春如昔的外表之下,不一樣的是經歲月洗練的老靈魂。

方季惟今(2018)年7月舉行演唱會。

不論是20幾年前或現在,媒體總忍不住關注方季惟的感情世界。然而,出道多年以來,她少有緋聞。偶爾有人好奇問起,她笑說,「別人都顧自己,可我要顧父母啊!」原來,家人才是她的生命版圖中,最難放下的那一塊。

25歲罹癌 初識生命無常

方季惟從小在台北萬華長大,家中曾是地方望族。「當時整條中山北路、林森北路,都是我們葉家(方季惟本名葉純華)的物業。」

在方季惟的童年回憶中,父親虎背熊腰,身材像巨人,個性卻像孩子。對兒女不打不罵,總是玩在一塊。方季惟有5個兄弟姊妹,和爸爸的感情特別好,連媽媽都吃醋。家裡經營瓦斯行時,年幼的方季惟常幫父親送貨,範圍從萬華擴及板橋、中永和,足見生意相當興旺。

方季惟的童年,全家一起到外雙溪出遊。

只是,快樂的時光並不長久。父親為人擔保,家中經濟陷入困境,不時還有債主上門討債。方季惟還記得,有次爸媽不在,債主喝醉了酒,撬壞鐵門,在孩子們面前猛砸瓦斯桶。姊姊、弟弟和妹妹都嚇壞了,只有方季惟鎮定地說,「不要哭,桶子裡沒有瓦斯,不會爆炸。」

為了幫忙家計,方季惟從小學三年級就到餐廳演唱,跟著媽媽一起擺攤、賣紅茶、菊花茶、綠豆湯,也賣過檳榔。太快結束的童年,也讓方季惟提早面對生命的無常。

21歲那年,方季惟發片〈昨日夢已遠〉,正式出道。此後她迅速走紅,平均一年發兩張專輯。然而,不過4年時間,25歲的她卻被診斷得了甲狀腺濾泡癌,需要立刻動手術。

「我那時簡直是拖著老命在工作。公司知道我生病了,可是他們不管我。我只能工作到半夜去掛急診。」方季惟回憶,得知罹癌後,她怕爸媽擔心,選擇隱瞞病情。動手術當日,爸媽看了報紙,才知道女兒出了這麼大的事,心急到頭髮全白。

但也因為這場大病,讓方季惟再次感受到父母的愛是多麼深刻。手術過後,她原本還在昏迷當中,一聽到媽媽喊她「阿華」,立刻睜開眼睛,「我和媽媽的聯繫實在是太強了。」

病後,方季惟和原本的唱片公司解約。因為家中經濟考量,她加盟金點唱片,又唱了2、3年。在當紅之際,她決定暫別歌壇,專心休養也陪伴爸媽。

爸爸教她快樂 媽媽讓她學會原諒

將近20年的時間,方季惟陪著爸媽從中年走到人生的終點。爸爸和媽媽截然不同的性格,也讓她對生命有了不一樣的領悟。

在方季惟眼中,爸爸一直是個樂天的人。小時候跑場子,寒流來襲,爸爸讓她把手塞進口袋取暖,自己卻凍得猛搓手。「我問爸爸在幹嘛?他說:『我在練外丹功!』」父親總是用幽默的語言,化解女兒的擔心。

後來,父親罹患小腸癌,每次吃標靶藥物總要拉肚子1、20次,身體非常不舒服。但在家人面前,他總是笑嘻嘻的,一點也沒有痛苦的樣子。

最嚴重的一次,爸爸病危,被送往急診室急救。當時方季惟正在上節目,結束工作後才匆匆趕到醫院。爸爸張開眼睛,摀著胸口被電擊而斷裂的肋骨,笑著告訴她:「小孩,我剛剛『這樣』(死掉)了耶!本來要走了,是你媽又把我抓回來。」

8年前,父親離世。方季惟回想和他在一起的點點滴滴,只有喜悅,沒有悲傷。她把工作室名稱取作「快樂小孩方季惟」,紀念父親:「爸爸從來不皺眉。他讓我知道快樂可以放大。自己先快樂了,才可能感染別人」

方季惟和爸爸感情甚篤,一起在山上泡茶。

至於一輩子都是家庭主婦的媽媽,則如同那個時代許多大家庭的媳婦,長年累積了滿腹心酸。「她最記得的是颱風天幫我洗澡,用臉盆接雨水。嬰兒的身體一下就滑掉了。我哭,她也跟著大哭。」方季惟轉述。

童年時的方季惟和媽媽合照。

年歲增長,媽媽的哀傷卻始終無人理解。她常抓著女兒,叨叨絮絮地重複往事。但年輕時的方季惟,不懂媽媽的執著。「我沒讓她講完。只跟她說那都已經過去了。」直到她接拍大愛台戲劇《明月照紅塵》,一讀劇本,發現女主角的經歷和母親一模一樣。先生負債、擺攤賺錢、債主催討,在嚴酷的現實中求生…。

「當時我才知道,害怕卻又要保護家庭的媽媽有多勇敢。」她讓媽媽抒發心情,也陪伴她原諒那些帶來傷害的人。曾經嚴厲的阿嬤失智了,媽媽幫她洗澡、送她最後一程。其他欺負過她的人往生,媽媽也參加喪禮,祝對方功德圓滿。

媽媽在去年離世,走的時候平靜安詳,就像是睡著一樣。「人不能帶著怨走,那些苦悶最後會傷到你自己。媽媽最後已經釋懷了。」方季惟有些欣慰的說。

緣起緣滅,死亡也只是生命中的經過

佛法說,緣起緣滅。聚散離合,本是再平常不過的事。但父母過身的當下,為人子女,仍會感到一種撕心裂肺的哀痛─

「沒有不痛。」方季惟坦言,長年修習佛法,不代表她能輕易放下失去父母的悲傷。唯一能做的,是轉念祝福,讓悲傷有個出口。

現在,每天早上起床,方季惟會先靜坐、吃甲狀腺素,謝謝上天讓自己大病後還活在世上。接著開始念經文、做功課,祝福父母繼續修行,來世不再受苦。她也會在佛前供米,把米撒在窗台,分給鴿子、麻雀。「這是一種佈施,讓眾生平安。你不知道眾生當中,哪個曾是你的父母呢!」方季惟說。

父母走後,方季惟不管走到哪,總是隨身攜帶父母的照片。演唱會上,也一定為兩老保留位置。最近的一次,弟弟在爸媽的位置上放了兩束花。演唱會後,她一抱起花束,竟感覺得到人的餘溫。「我相信爸媽就坐在那裡聽我唱歌,在我身邊照顧我,不曾離開。」方季惟說。

經歷兩次送行,方季惟也想好如何面對自己的終點。她跟著師傅去看往生者,為大體洗澡、更衣,在貼近死亡的過程中,逐漸放下自己的恐懼。她身上隨時帶著裝滿咒輪(將咒語寫成輪形,印在布上)的袋子。如果哪天喘不過氣來,只消交代身邊的人將咒輪往頭上蓋,就準備好要上路了。

現在,方季惟出門時都會隨身攜帶咒輪和父母的照片。

「我真的不害怕死亡,那就是一瞬間而已。沒有準備,就會緊張害怕;但如果有方法解決,就能坦然面對。」方季惟說。

快樂或痛苦都不會長久 放下才能讓心真正安寧

外人看方季惟,總心疼她歷經波折,日子過得太辛苦。但對她而言,無常,早就是生命的一部分。就像六祖惠能曾比喻,人心如明鏡。生命中發生任何事情,都是鏡中映照的影像。無需停留,也無需執著。「快樂和痛苦,都不會長久。重要的是,他們當下帶給你什麼意義?」她說。

年輕時,方季惟也曾在工作上與人有過糾紛,當下難免介懷。但如今,她決定放下,不讓自己因他人的過錯,長期處在不愉快的狀態。

「那些傷害我的人,我還沒辦法面對,但我原諒他們。」方季惟說,佛教神通的最高境界叫「漏盡通」──不是能讀心或預見命運,而是能捨。不再掛念以後,心就能夠清安。

現在,除了發片宣傳的日子,方季惟的生活過地簡單。平日就是修行、運動、帶狗出門散步,沒有太多物質的慾望。有人遊說她找人嫁了,她總笑著回應,「你們嫁吧,我好不容易有時間可以跟自己在一起了。」

 

現在的方季惟覺得,能夠放下,心也會清安。

採訪尾聲,她說起上次一個人去西藏的旅行,人在布達拉宮,看見屋頂上的彩虹沿著太陽轉了一圈。「聽說聖人經過的地方,天上會有很多彩虹。那畫面好美,好好看。」她心滿意足地說。境隨心轉,心中充滿喜悅,雙眼所見的都是美好的事物。

 

方季惟遠赴西藏高原朝聖。

人過中年,方季惟早就不是當初那個喃喃唱著「我不知道,我不明瞭」的少女了。人世間的愛恨嗔癡,她都看的那麼透徹,也早就明白:不論幸或不幸,總有一日都會成為回憶裡淡然的風景。

 

加入50+LINE,每日資訊不漏接!

 https://line.me/R/ti/p/%40efu3793r

50+tips
  • 1快樂是可以放大的,自己心中有喜悅,才可能感染別人。
  • 2人不能帶著怨恨走,那些積蓄在心中的苦悶,最後會傷害到自己。原諒是放過別人,也是放過自己。
  • 3快樂不會太長,痛苦也是。可是你要去體會當下的快樂與痛苦,到底為你帶來了什麼。
分享此文:

您可能喜歡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