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歲後還不錯!用新的方法,創造自己的理想老後

與自然融為一體的極致:什麼是天葬?

與自然融為一體的極致:什麼是天葬?

by
50pluscwgvgovernor
生命的終點,讓一切歸零。

文/凱特琳.道堤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編按:本文作者凱特琳.道堤(Caitlin Doughty),是美國知名作家與網紅。她的YouTube頻道「禮儀師給你問」(Ask a Mortician), 以幽默的方式致力改變大眾對於死亡的態度,並不斷尋找更多葬禮安排的替代選項,在3年間累積158萬以上的瀏覽數。以下是她對印度、西藏天葬的介紹:

兩分鐘後,他們帶著空空如也的屍架和白布再次出現,門一關,十來隻禿鷹往屍體呼嘯而下,很快地,其他禿鷹也跟上。五分多鐘後,鳥兒吃飽喝足飛了回去,又一次懶洋洋地停在矮牆上。什麼都不剩,只留下一具骨架。

一八七六年,倫敦《泰唔士報》描繪了上述的天葬臺一景。在西方天葬臺有個十分不祥的譯名,叫「寂靜塔」。那一天,成群的禿鷹幾分鐘內就把人屍啃到只剩骨架。如此饗宴,正是瑣羅亞斯德教(又名拜火教、祆教)的伊朗教徒帕西人希望處理遺體的方式。這個宗教把地、火、水三元素視為神聖之物,不應被不潔不淨的死屍所汙染。想處理屍體,火葬和土葬都不准考慮。

帕西人在十三世紀末期建起了第一批寂靜塔。今天,孟買某個遺世獨立而富裕的聚落裡有一座小丘,上頭高高坐落著十三座塔。寂靜塔是一座磚造的圓形露天建築,像是西方的圓型劇場。每年,一圈圈的同心圓上擺放八百具帶到塔裡來的屍體。最外圈放的是男人,中間一圈是女人,最內圈是小孩。中央用來則收集(禿鷹處理過後的)骨頭。在此,骨頭會慢慢分解成為土壤。

帕西人的葬禮儀式繁複。遺體先用牛尿覆蓋,再由家屬還有塔裡派來的侍者清洗。接著會整夜朗誦、點起聖火、守夜還有禱告。然後屍體才會被帶進塔裡去。

近年來,這個古老的儀式遭遇了阻礙。曾經,印度的禿鷹數量有四億隻。一八七六年時,屍體迅速被啃個精光是常態。「帕西人都說以前禿鷹會在寂靜塔頂上等候屍體。」哈佛大學講授瑣羅亞斯德教的講師育涵.韋瓦伊那如此說明,「但今天,一隻禿鷹也沒有。」

火葬沒有火,很困難;用禿鷹來處理屍體但沒有禿鷹,更困難。禿鷹數量減少了九九%。

一九九○年代初期,印度允許對生病的牛隻使用雙氯芬酸(一種類似布洛芬的溫和止痛劑)。牛蹄和乳房疼痛的問題減緩了,但是等到牛隻死亡,忠誠的禿鷹從天而降要飽餐一段時,牛屍中的雙氯芬酸卻導致禿鷹腎衰竭。這麼鐵胃的生物,以前都在烈日底下吞食腐肉,現在居然被類似安舒疼止痛膠囊的東西給打敗,似乎很不公平。

沒有了禿鷹,寂靜塔上的屍體就這麼躺在那裡等待永不出現的天空舞者。住在附近的人都能聞到。唐.巴利亞的母親二○○五年過世時被放到了塔裡。塔裡的一名侍者告訴巴利亞,裡頭的屍體就這麼擺著、曝屍在外、呈現半腐狀態,一隻禿鷹也看不到。她請了一位攝影師悄悄潛入,拍到的照片(顯示屍體的確是曝屍在外、呈半腐狀態)在帕西人間鬧出了不小的風波。

塔裡的侍者試著要山不轉路轉地來解決禿鷹短缺的問題。他們架起鏡子,把太陽能集中在一群遺體上,就像是一個九歲的孩子用放大鏡來燒昆蟲。但是太陽能光波在多雲的季風季就不管用了。他們也試過直接把溶解用的化學藥劑倒在屍體上,但弄得令人不忍卒睹。像唐.巴利亞這樣的家屬問,帕西人為什麼不能改變、調整自己的傳統,試試土葬或火葬,這麼一來像她母親這樣的屍體就不會原封不動地留在冰冷的石頭上。但是,僧侶十分固執。無論有沒有禿鷹,寂靜塔都不會改變。

這就是終極的諷刺之處。在美國,有些人對於在生命盡頭把遺體交給動物的想法非常激賞,而且以我們這兒禿鷹還有腐食性動物的數量,要達成任務綽綽有餘。但是政府、宗教領袖等人永遠不會讓這種難看的景象出現在美國的土地上。不行,我們的領袖人物告訴我們:火葬跟土葬,就是你們的選擇。

唐.巴利亞還有越來越多的帕西人見了他們的死者所受的對待,覺得心裡難受,希望能試試火葬或土葬的可能。不行,他們的領袖人物告訴他們:禿鷹,就是你們的選擇。

不加修飾的死亡—天葬

自從發現天葬之後,我就知道想要怎麼處置我的肉體凡胎了。在我看來,動物葬是最安全、乾淨,也是最人道的遺體處理方法。這也能帶來新的儀式,或許會讓我們更貼近死亡的現實,還有人在地球上所處的真正位置。

在西藏的群山之中,能用於火化的木頭十分稀少,土地既是凍原,岩石也太多,沒法土葬,當地施行天葬已有數千年歷史。

死者會被包裹在布中,呈胎兒式,也就是他出生時的姿勢。佛教喇嘛對著遺體誦經,然後再將遺體交給天葬師,藏語是「若夏娃」(rogyapa),意思是破屍者。天葬師解開纏裹屍體的布,拿刀切進肉裡,將皮膚還有一條條的肌肉及肌腱鋸開。他在附近的大石頭上磨利自己的彎刀,圍著白色的圍裙,看起來就像名屠夫。屍體看著不像人,反而更像牲畜。

世上所有的喪葬從業人員當中,我最不羨慕的就是天葬師。英國國家廣播公司曾經採訪過一位天葬師,他說:「我已經進行過許多次天葬了,但還是要來點威士忌才動得了手。」

附近禿鷹已經開始聚集。這些是喜馬拉雅高山兀鷲,比你想像中的要大,雙翼張開約有二.七公尺寬。禿鷹收緊了陣勢,被底下的人用長棍驅趕時,發出了粗嘎的尖叫聲。牠們一群群緊挨著,變成了一團巨大的羽球。

天葬師用大錘把沒肉的骨頭敲碎,和糌粑(青稞粉混合酥油或犛牛奶)搗在一起。天葬師或許會有策略地先擺出骨頭與軟骨,把最好的肉扣下。他不希望禿鷹用最好的肉填飽肚子後,就失去興趣,導致整具屍體還沒吃光就先飛走了。

一聲令下,長棍也收了起來,禿鷹猛然俯衝而下。禿鷹吃著死屍,如野獸般嘶叫,但同時又是光輝的天之舞者,振翅騰飛將屍體帶往天之葬禮。如此捨身,是充滿美德的餽贈—此身對天地有用,便將此身還諸天地。

這樣血淋淋、牽動五臟六腑的處理方式,對於已開發國家的人有一種無可救藥的吸引力。西藏還在設法弄清楚這種日益增長的黑暗觀光,對於這個儀式是否有影響。

二○○五年,西藏政府頒布一項禁令,禁止到天葬場觀光及攝錄影。但導遊還是不斷從中國東部,帶來一車又一車的觀光客湧入此地。儀式當中有禿鷹的那個部分,死者家屬並不會在場,但會有二、三十名中國遊客到場,帶著已蓄勢待發的 iPhone。老家那裡會給他們裝在小匣子裡的骨灰,將死亡的邊角修飾整齊,而他們在此的目的,是要捕捉不加修飾的死亡。

有個故事說,某個西方觀光客想要規避不准拍照的規定,於是躲在一塊大石頭後面用長焦距望遠鏡頭拍攝,渾然不知自己已然嚇跑了通常在那個山脊上等候的禿鷹。禿鷹被嚇跑以後,沒有出來啃食遺體,這點在葬禮上被視為是壞兆頭。

我這輩子頭三十年都在吃動物。那麼為什麼我死的時候,不該輪到他們這麼對我。難道我就不是動物嗎?

西藏是我一直很想去旅遊的一個地方,但又一直無法起而行。除非社會有了真正的改變,否則我永遠無法選擇以此方式處理自己的遺體,這點叫人很難接受。不僅如此,就連這輩子我要親眼見證這個儀式,也很可能無法如願。如果我是那個帶著長鏡頭結果嚇跑禿鷹的西方人,我乾脆把自己也捨身餵鳥好了。

(本文摘錄自凱特琳.道堤著,《從此刻到永恆:一場身後事的探索之旅,重新叩問生命的意義》,究竟出版。)

 

加入50+LINE,每日資訊不漏接!

 https://line.me/R/ti/p/%40efu3793r

50+tips
  • 1新的儀式讓我們更貼近死亡的事實,勇於直面死亡,才能找到獲得慰藉的容身之處。
  • 2所謂天葬,並非對遺體不敬,而是以另一種形式回歸塵土,維持人與自然之間的平衡。
  • 3人生不帶來,死不帶走。看似難以想像的天葬,或許反而是最自然的死亡方式。
分享此文:

您可能喜歡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