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歲後還不錯!用新的方法,創造自己的理想老後

萬芳:50歲的幸福是,終於可以接受不完整

萬芳:50歲的幸福是,終於可以接受不完整

by
50pluscwgvgovernor
  • 六月 26,2018
  • FILED UNDER:人物
唯有經過歲月,才會明白真正的自己。

文/馬萱人 攝影/日日寫真工作室 圖片來源/萬芳、hervoice

 

今年4月14日,已在歌壇28年的萬芳,於台北市「小巨蛋」舉行「時間仍然繼續在走」演唱會。以光陰釀造的感動留存不散,仍有聽眾到她的臉書分享心情。

 

這位歌迷(左)多年來每場萬芳演唱會必到。其實他與她並無私交,就是單純憑著音樂默默交心。

 

這些歌陪著歌迷、也陪著萬芳自己走過生生長流,雙方從20來歲至50 +的歲月領悟盡在其中。大家的每一人生階段,恰好也共擁若干代表作。更美妙的是,隨著生命大河支流的方向不同,重唱重聽這些歌,也有不同沿岸風景了。

 

就以〈時間仍然繼續在走〉這萬芳出道的第一首歌來說,當時她才23歲,卻唱著:

 

穿過人群悲歡離合,誰不盼望離少聚多……。」

 

「包括寫詞的姚謙,那時候一樣還不到30歲。」萬芳笑著說,你看,大家是不是也常遇到「2、30歲的老人」呢?當年的她面對世界,亦有很多自以為是的通透。「現在又唱這首歌會覺得,以前……,就是在唱歌。現在,是在唱生命的經過。」

她終於有比較多的微笑,去看待當初處在當下的,「苦啊。」

 

時隔近30年重錄出道之歌,萬芳能以平常心看待時間的流逝,以及接受真正的自我了。

長大了和過去和解,也擁抱一下現在的自己

當初多苦?「新不了情」這首她27歲(1994年)時推出的歌,華人世界KTV必點。但萬芳坦白:這首歌完全唱的就是自己,錄音時她可是一直哭、一直哭著把這首歌唱完,「字字句句都是痛。」

20多年晃悠,唱這首歌的心情有何不同?萬芳立刻爽朗回答:「很不一樣!」如今,她只要唱這首歌,前面都會先口白一段:請想像,把曾經讓你們很傷心的那個人叫來,帥氣地說,「欸,我原諒你了。」

「我們沒有辦法把傷痛帶著走,這樣會生病,甚至變成癌症。最後苦的還是自己。」

 

「這分深情,難捨難了……」,27歲時的萬芳邊哭邊錄「新不了情」。24年過去,如今邊唱邊祝福人。

她如今這麼告訴歌迷,近幾年她唱「新不了情」都是帶著「和解」的心,歌迷也可以帶著和解的心聆聽。「現在長大了,應該疼一下過去的自己,也擁抱一下現在的自己。」

 

萬芳說,「長大了,應該疼一下過去的自己,也擁抱一下現在的自己。」

 

輕描的雲淡風輕,其實萬芳為了討論「內在」,有一陣子甚至去找心理諮商師。她後來承認:「面對自我喔,比面對愛情的分手要難上一~百~萬~倍。」她也逐漸意識:「我原來是這樣的人。那麼,為什麼要去否定?愈否定愈是那樣的人。」

關於萬芳是什麼樣的人,完整的答案只有她明白。但她願意舉出自己的一些人格特質,分享長時間蛻變的經驗。

「我某部分的個性是有一點叛逆的,只是叛逆期比較晚。」譬如,2002年她的唱片合約到期,接著有很多公司來找她談。只是她發現大家都在談錢,但是卻沒人問她想創作什麼音樂。

萬芳不想再如此攪和下去,當時她索性這麼想:「不要玩了,等五十歲再出專輯吧。」

她開始以獨立的方式工作與生活。從2002到2010年這暫停發片的時間,她可沒閒著,而是做了不少不一樣的嘗試,例如演戲、主持廣播節目。還上了眾多課程,包括聲音、瑜珈、靜坐、重訓、游泳等。她也參與2007年的「流浪之歌音樂節」,獨立創作一齣「萬芳的房間劇場」。

演戲可能得展現更多自我,但這10幾年來不再只唱歌的萬芳,也勇於挑戰(圖為「收信快樂」舞台劇劇照)。

 

萬芳敢於在30來歲暫停出片8年,但也是在這期間確定自己可以創作(圖為2015年她與一群好友合作的專輯)。

「這是我人生最重要的一次表演。」萬芳非常肯定的說。當時她就是在一個很孤獨的狀態下獨立創作,思考與這世界的關係。最後,從她是一位被矯正一半的左撇子開始,萬芳向世界提出一連串詰問:「為什麼女生一定要怎麼樣?……為什麼用否定自己來呈現自己的乖?」

以前的工作,是為了符合別人的要求。成熟了之後,工作必須與自己的心貼合。

如同她的演唱會名稱「時間仍然繼續在走」。不同年紀的萬芳,有不同的人生體會。

43歲時,她推出了「我們不要傷心了」專輯,包括「我們不是永遠都那麼勇敢」這首歌:我們不是永遠都那麼勇敢,不是每一次都可以強壯。當寂寞來的時候,會心痛。親愛的,我和你都一樣。

那時候的萬芳,開始經歷了各種各樣生命的離別──有朋友因病過世,也有人選擇主動離開人世……。她見到了更多在角落之中每個生命隱藏的難處與不容易。

經歷了分離與辛苦,慢慢的,她開始領略「愛自己」的重要性。

愛自己,要花時間慢慢覺醒

「愛自己這件事,我也是慢慢覺醒的。」五年級生萬芳說,我們其實一直都在被制約的環境裡成長,被傳統價值、被學校教育、甚至被父母制約。「小時候如果說愛自己,幾乎就等於自私。」

當她逐漸長大才明白:這兩件事不必畫等號。因為我們處在一個,「我是在為你著想、所以我犧牲奉獻」的主流價值觀之下,這反而可能會讓人製造出很多「自以為是的善意」,不但自己不一定舒服,對他人來說也不見得自在。當彼此都是處在「非我」的狀態,反而會扭曲人與人的關係。

因此,愛自己不是自私,而是能「聆聽自己真實的聲音」,接受自己的情緒,包括憤怒與傷心。真正認識、理解自己,才能真正的去愛人、愛世界。

時光繼續往前推移。2012年,萬芳動念想做一張和「生命的河流」有關的專題,表達更多真我。她體悟,如果生命是一道河流,那麼生命的分支就像支流,會走到很多不同的地方、狀態與風景。「過去我唱了非常多的情歌,進入不同生命階段之後實在是覺得,在愛情之外,人生還有很多很多種情與愛的。」「原來我們都是愛著的」專輯因此成型,她在同名歌曲中吟唱著:

「我常常和別人擁抱,卻沒有抱過你。我總是耐心聆聽別人,卻總是忽略你……。如果世界末日真的來臨,不想遺憾留在心底,我很想說,並且想要現在告訴你:我愛你,我愛你。」

歌詞中的「你」,是萬芳的父親。她坦誠,她和爸爸的情感也是走過各種階段。時光過著過著,終於她也途經了更多爸媽走過的年紀。「他們從前所承受與面對的,孤獨、遺憾、憂鬱與渴望是什麼?」寫這首歌時萬芳45歲,總算有比較多的同理心了。

隨著生命之河流向大海,萬芳每一階段互異、不只是情歌的歌,陪著眾多歌迷、也陪著自己緩步向前。

50歲的幸福,終於可以接受不完整

過了40歲之後的那幾年,萬芳也更能理解憂鬱、甚至使用憂鬱。歷經各種與親友的分離之後,萬芳說,有一段時間她也會深陷其中,不能明白活著要幹嘛。「我生來有些憂鬱的成分。直到年齡大一點之後,才比較能這讓份憂鬱不要困擾我太久。」

像是,有一天她在三、四點天尚未全亮時醒來,知道自己正處於那種狀態。但她也只是在那當下感受自己。「當我不去拒絕它、批判它,它反而不會停留那麼久。我越否定它,它就會抓得我越緊。」

萬芳學會做自己的旁觀者了,也就是看著自己的生氣、傷心、憤怒、憂鬱。而不是說:妳不可以生氣、妳不可以傷心、妳不可以憤怒、妳不可以憂鬱。

接受自己當時就是那個樣子,然後,讓它流過。

時鐘滴答響,2018年了。今年50歲剛出頭的萬芳說,正因為時間會流逝,她更珍惜當下,也有所徹悟:「在珍惜的同時卻無法強求。我們無法過份用力,那是沒有辦法的。」就像她在「時間仍然繼續再走」這首歌中所說:

「世事仍有它運行的規則……

然而,「單是祝福有時就是很棒的珍惜方式。你必須尊重所有生命個體的形狀,因此我們只能祝福。」這是當下的萬芳認為非常重要之事。「我們已經被制約這麼多年,現在,該『去除制約』了。」

這也正是萬芳覺得的「50歲的幸福」:終於可以接受不完整。可以容許自己很笨、不是一百分、很不會。然後,可以重新學習、重新來過,享受「進步」帶來的快樂。

萬芳認為,50歲的幸福就是,終於可以接受不完整。

還好忙到了4、50歲,現在終於能享受這些。」萬芳很開心的說。這些因為「時間」給的好處,讓她沒有那麼害怕「老」。尤其,她觀察有些報章雜誌報講到年齡時,常出現令人恐懼的、很壓迫式的評論,特別是針對女性。但萬芳以為,一個人老不老完全是心境問題。就像她常常見到2、30歲甚至19歲的老人,但她也遇過「6、70歲的少女」。

萬芳解釋,這不是指她在裝少女,而是指她非常知道自己的狀態,但是依然對世界充滿熱情,這讓人感覺她更年輕了。

「所以不要怕老!唯有經過,才會明白這是什麼。不然都是在苦的階段,沒有微笑的機會啊。」

說完這些話之後的萬芳,咯咯笑了好久好久,真像一位少女呢。

萬芳小檔案

1967年生。1990年出道,曾唱出「新不了情」等無數暢銷歌曲。近年除了持續歌唱,也演出舞台劇等、主持廣播節目,並曾獲得「金鐘獎」最佳女主角、最佳女配角獎。2018年4月14日首度在台北市「小巨蛋」舉行個人演唱會,名為「時間仍然繼續在走」。今年12月8日,則將在高雄市「巨蛋」舉行同名演唱會。

☆加入50+LINE,每日資訊不漏接!

 https://line.me/R/ti/p/%40efu3793r

分享此文:

您可能喜歡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