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歲後還不錯!用新的方法,創造自己的理想老後

怎麼陪伴喪偶的雙親?不要試圖以自己的樂觀去理解別人

怎麼陪伴喪偶的雙親?不要試圖以自己的樂觀去理解別人

by
50pluscwgvgovernor
和父母一起回顧往昔,抒發傷痛。

文/葛瑞絲・雷堡、芭芭拉・肯恩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編按:有些人面對悲傷,如喪偶、失去摯親等的方式是「故做堅強」,特別是長輩。這個美國的案例,是一個兒子,不懂母親為何在父親過世後,表現得好像什麼都沒發生……,因而求助作者工作的團體。成年子女,如何陪伴父母的悲傷,解開心中壓抑?

也許你的親友當中也有這樣的人:失去摯愛,卻表現得彷彿沒什麼大事發生,沒有眼淚,作息如常。

我們的客戶席德就完全看不懂:父親走了三個星期,母親莎拉一滴淚都沒掉過。她冷靜幹練地處理先生的遺物,迫不及待想離開這待了六十年的家,搬去養老院。席德想不透母親為何會有如此反應。更糟的是,她對兒子的依賴日漸增強,席德怎麼做都不夠。此外,她還不斷挑剔他的太太和小孩,背地裡說他們自私。

席德說出他母親的一些背景。她的小時候,父親拋家棄子,母親變得強烈依附女兒,緊黏不放。莎拉曾向兒子吐露過,嫁給他爸爸,是為了從她母親身邊逃開。在席德眼中,媽媽和外婆很像,都很挑剔又剛愎自用。成長過程中,媽媽對他們父子忽冷忽熱,一會兒說席德很乖,一會兒又說他很糟,全依她當下的心情而定。

上大學後,他終得脫身。結了婚,母親看媳婦很不順眼,不斷嫌棄:「怎麼她什麼都做不好?」於是席德儘量和媽媽保持距離,直到父親罹癌過世。這當中,母親從未掉淚或顯現出大事當頭的任何反應。席德直覺感到母親需要協助,接受新的現實,所以他來到我們面前。

我們安排一位助理社工師玲達每週去探望莎拉,跟她作伴,也陪她處理事情,像是看醫生、拿藥等。玲達藉著家庭相簿刺激她追憶過往,從她當學校老師,到後來與先生相處的數十載歲月。

莎拉完全不能原諒先生的死。對她而言,這等於拋棄,就像當年她爸爸拋棄了家一樣。由於小時候欠缺處理哀痛的情感技巧,使得莎拉卡在無法面對任何分離的失能狀態。換作其他人遭遇喪偶之痛,會走出打擊,接受事實,繼續前行。但莎拉不行,她自己一個人辦不到。

透過與玲達之間的情誼以及相片,莎拉有機會從回顧人生中,找出美好時光以平衡自己對婚姻的不滿。

我們幫助席德了解母親早年的經歷對眼前所造成的影響,他不再像以前那麼放大母親的挑剔,也不再覺得自己要為她的快樂負責。席德終於接受了母親的缺點。

這個改變,顯現在母親叨念時,他包容的回應。

引導父母找到情緒的出口

當父母的情況類似莎拉,沒出現一般的哀痛反應,你或許還因不必面對失控狀況而覺得鬆一口氣。短期間內或許如此,但時間長了就有問題。

壓抑悲傷會導致憂鬱症,自殺念頭可能在數月、甚至數年後,碰到假期或紀念日而浮現。莎拉深藏的悲痛,展現為憤怒、尖刻和敵意,就跟她自幼以來每次碰到失落時的反應一樣。一般人則往往展現為身體不適與病痛。

如何應付這種情形?以下提供幾點建議。

1.試著體諒父母沒辦法哀痛這件事無法哀痛,是莎拉終生問題的一個重要面向。像她這樣的人,為了避免再次承受失去的重大打擊,早已打造了堅強的防禦機制。要了解,她沒能夠哀痛,並不代表她對老伴沒有感情,或僅有厭恨;剛好相反,莎拉這類人一樣有著喜歡與厭惡之情,只是他們不知如何將之融合在同一個人身上。一旦面臨失去的打擊,這種衝突馬上產生。

2.傾聽父母。假如母親告訴你,她感到憂鬱,那可能意味她的哀痛以此呈現。別想說服她走出陰霾,就像下面這段對話中那位女兒所嘗試的。

 

母親:我真不想面對早晨。

女兒:[想勸媽媽走出負面情緒]可是你有很棒的人生啊!你有個溫暖的家,還有兩個可愛的孫子。

母親:對,我知道。但你爸丟下我一個人,我好孤單、好難受。

女兒:[拚命想讓媽媽開心點,要媽媽樂觀看待生命]媽,如果你能把半杯水看成半滿而不是半空,你會覺得好過得多。

母親:我覺得好累。

這個女兒看到母親陷入憂鬱,試圖以樂觀把她拉出來,結果卻是雙輸:女兒毫無進展,深感挫敗;母親更加疲憊,覺得被誤解。

這位母親只是以她唯一做得到的方式,抒發一點哀痛之情。從她的言談中,可以聽出蛛絲馬跡:

「你爸丟下我一個人。」

「我好孤單。」

「我覺得好累。」

乍看之下,這些話反應的不過就是憤怒和哀怨,但如果想想這位母親的性格和為人,就會知道這是她唯一能表達失去老伴感受的方式。她的哀傷,就藏在那些身體情緒的抱怨底下,這就是她對喪偶的感受。重點是,她在表達情緒時,她的女兒若能儘量保持靜默,讓母親盡情說出感受,對雙方都最好。就像這個例子。

母親:我真不想面對早晨。

女兒:[儘量少說]我知道。

母親:你爸丟下我一個人,我覺得我病了。

女兒:[依然少講話]嗯。

母親:[開始打開一點話匣子]我看你爸是真的想死的,這樣他就不必再幫我做事了。他一直討厭做採買之類的雜事,他討厭必須幫我處理一堆事情。我希望他滿意了。他再也不用管我了!

試著站在這位女兒的立場。她幾乎不出聲,只是聽著媽媽講父親的壞話。這時難免會讓人很想開口爭辯,但這麼做只會破壞事情。最好的做法是,認可媽媽對父親的負面情緒,儘管這很難做到。

母親:他再也不用管我了!

女兒:是啊,你變成一個人了。

母親:[啜泣起來]還好我有你。

傾聽母親,認可她的情緒,包括負面情緒,不代表你同意她或站在她那邊,也不代表你對父親不孝。這麼做,只代表你想通了陪伴母親最好的途徑,是不與之爭辯,不反駁,不試圖勸她走出陰霾。

有時,回顧往昔有助抒發哀痛。你可以找出一些老相本,鼓勵父母談談舊日種種,好的不好的都行,說說戀愛時期到結婚後的點滴,聊聊各個特殊日子。那些過時打扮與泳裝可能會讓你們發笑,更重要的是,可藉此協助父母平衡正負面情緒。

比方說,當母親忽然把她過世的姊姊端上聖壇,直說她多好又多好,你可以溫和地提醒她,伊娃阿姨有時是如何的不講理。

如果這類活動無法立即生效,可過一段時間再試。如果這件事對你的刺激太大,不妨另外找人。記得莎拉那位助理社工師,不是一步步地引導她追憶過去,重拾人生中的歡愉片段?整理出一本「這是你的人生」剪貼簿,或協助當事人錄製口述史,都是讓他們回顧生命成就的好辦法。

鼓勵父母獨立和投入,讓他們站起來。沒能力哀痛的人,往往會退縮自閉,仰賴子女或照護者幫他們做所有的決定。莎拉便是如此。此時,務必要讓當事人儘量投入現實,尤其要有能力為自己做決定。成年子女可以幫忙的是,事先過濾,把選項減少到二至三個。

在關心父母的同時,也別忘了關心自己。舉例來說,如果父母因傷逝而倒向你,需索無度,你要畫出界線,知道自己最多可以做到哪裡。長遠而言,這對雙方最好。深陷於悲痛中的父母,也可能做些事情讓你不諒解兄弟姊妹。如果你們了解母親無法同時間與一個以上的子女和睦相處,你們可以安排各自與她相處的時間,別讓她造成家庭不和。

 

(本文摘錄自葛瑞絲・雷堡、芭芭拉・肯恩著,《如果父母老後難相處:如何陪伴他們走過晚年,而不再彼此傷害?》,橡實文化出版。)

 

 

☆加入50+LINE,每日資訊不漏接!

 https://line.me/R/ti/p/%40efu3793r

50+tips
  • 1想以理說服父母拋開憂鬱,是沒有用的。讀出父母言詞中透露出的哀痛信號,協助他們抒發。
  • 2父母在表達情緒時,兒女若能儘量保持靜默,讓父母盡情說出感受,對雙方都最好。
  • 3當父母失去摯愛,陪伴他們追憶過往,找其他人為父母提供更多慰藉。
分享此文:

您可能喜歡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