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歲後還不錯!用新的方法,創造自己的理想老後

顛覆旅行家陳維滄:70歲後才遠征南北極,OK的!

顛覆旅行家陳維滄:70歲後才遠征南北極,OK的!

by
50pluscwgvgovernor
身體軀殼會老去,心和靈魂不會。

文/劉嫈楓  圖片來源/陳維滄提供

人生走一遭,如何能不枉此生?去不曾去過的地方,看看地球的美,那些我們沒想過的極限。只是,我們常常懶於行動。

然而,只要跨出了第一步,就會發現一個全新的自己!

「一起航向自己的偉大旅程吧!」這句日本漫畫《海賊王》的經典金句,放在82歲的極地攝影家陳維滄身上,一點都不為過。

陳維滄45歲那年,經營的貿易公司已名列全台前三大,正值事業高峰的他,卻決定拋棄同代人活到老做到老的工作觀,提前啟動退休計畫。50歲那一年,開始啟動他的夢想,開始前往尼泊爾在海拔4,150公尺的高山健行,四訪北極、六訪南極。60歲後才拿攝影機學拍照,在零下40度的酷寒中,等上好幾個小時,就為了拍下北極母熊小熊同時出現的珍貴畫面。

本以為來到地球最遠的南北極,已經是旅行的極限,但陳維滄還是不滿足,5年前,他還報名了太空之旅,想飛到宇宙,看看從外太空空拍地球究竟是什麼模樣。

今年年初,陳維滄才剛從祕魯回來,沒多久,他又打算啟程,準備七度前往南極。就算有錢有閒,也不是人人都會選擇要到這些地方,但陳維滄偏偏就愛,他的初心很簡單,因為:「歲數從來不是重要的事,身體軀殼會老去,但心和靈魂永遠不會!

只是,隨著年齡的增長,難免擔心體力有限。到最高、冷、熱、遠這些一點都不容易的地方,真的可能嗎?如何能達成?

釐清目標:十多次到極地,為了超越自我

矮小的身子,格子襯衫,八十多歲的陳維滄一出現,怎麼也無法把他和極地攝影家的稱號連結在一起。2006年第一次前往北極到現在,陳維滄踏上極地旅行已經有十多次,瘋狂的程度,連他都自稱得了「極地遠征症候群」。

為什麼不選擇輕鬆的旅遊,而是極地旅行?陳維滄說:「為了超越自我。」

在極地進行「追蹤攝影」其實非常辛苦,不但得扛著腳架、重達5、6公斤的相機在雪地中行走,在零下40度的氣候中,一不小心還會隨時滑倒,有時等上一整天,也不見得會等到想看的動物。他曾為了拍攝雪地中的北極母熊與小熊,一共去了5次,才如願拍到夢想的場景。

另一次,他又來到白天高溫達40多度的衣索比亞,準備趁著夜裡較涼,出發到3個小時車程外的火山口,幾個小他一、二十歲的同伴都熱到中暑,只有他依然精力滿滿。然而,每每看到壯麗之景時,總覺得一切都值得了。那種「不枉此生」的感覺,是每個經過辛苦旅行的人,心中永遠不滅的光。

今年年初出版的新書《看見真實的北極》,作家劉克襄等好友們對他留下的共同評語是,「這是真正屬於『不老世代』的壯遊」

 

陳維滄深深著迷於極地旅行,已前往十多次的他自稱得了「極地遠征症候群」。

心法:不要小看自己 我們只需發揮潛能

從旅遊的方式,可看出一個人面對「老」與「自我」態度。

其實,早在20多年前,陳維滄到中國大陸西安月牙泉旅行,同伴沒有人敢嘗試滑翔翼,那時陳維滄已經60多歲,成了同團唯一一個坐上滑翔翼的人;70歲時,陳維滄又到極地遠征旅行,同行人說好要一起跳到零下40度的海裡,試膽證明氣魄,沒想到臨到行前,夥伴們也多半以身體不佳為由臨陣退怯,最後只有他一個,說到做到。

去年陳維滄81歲,一般人難免擔心體況,會收斂自己。但愛嘗鮮、不怕挑戰的完全不受限。他和家人到南投埔里旅遊,一看到滑翔翼,又開始興奮躍躍欲試,年紀比他小上好多歲的女婿、兒女看到要從高處飛下來,都嚇得不敢搭乘,陳維滄還是照樣大膽,成了在場最勇敢的人。

為什麼總是無所畏懼?「人本來就有很多潛能,我只是把潛能發揮出來罷了!」陳維滄說。

人的潛能,不是因為年紀,而是因為自我受限的想法才會消失。

功課:運動維持體能與環境模擬

只是,光靠信念,就能挑戰高困難度的旅行嗎?

陳維滄提醒,極地旅行畢竟情況特殊,想出發還是要做足準備。

十多年前,陳維滄第一次前往南極時,這條旅行路線還不盛行,遊客只能在澳洲搭乘破冰船前往鄰近海域,再換乘小船徒步登陸南極。一趟旅程下來,通常要花上十來天或甚至一個月,長時間的旅程加上酷寒氣候,一般人的體力很少有人能夠負荷得住。

陳維滄能完成這趟旅程,靠著是數十年如一日的運動習慣。他從年輕時,每天起床後,就要慢跑或游泳一個小時,維持體能。幾年前,他為了報名太空之旅行前體檢出爐的結果,醫生就曾形容他:「雖然人已經70多歲,但體能狀態、心肺率,都像是40多歲的人。」

很有實驗精神的陳維滄,每次選好目的地,都還要先在台灣模擬當地的環境、氣候。像是去年為了前往高溫的衣索匹亞,陳維滄就跑到三溫暖,待在80幾度的烤箱中,測驗自己的體力和耐受程度。

行前體能訓練、環境模擬加上資訊蒐集,陳維滄每次的行前籌備期都要花上一、二年。就是靠著他的紮實準備,把看似遙遠的目的地,變成真實的旅行故事。

 

極地的美景,常常讓陳維滄忘了旅途的辛苦。

Do something!把每天當成最後一天過

台灣80歲的一代,多半思考仍然較為傳統。然而,為什麼陳維滄這麼特別、敢於突破自我?

原來,陳維滄的母親,就是老後人生過得精采的真實典範。

在傳統年代下,多數的女性都把生活獻給了孩子、家庭,但陳維滄的母親很特別。結了婚、生了小孩,她還是想圓留學的夢。婚後一年,才19歲的她就放下3個月的陳維滄,獨自前往日本攻讀藥劑師學位;在五、六十年前,陳維滄還是大學生時,母親還完成13天環遊世界的旅程,一次花完了24萬旅費。62歲時她移民美國,還從頭學起繪畫和雕塑。

「退休的日子,不該是整天看電視、整天想著打發時間,應該可以『do something!』」陳維滄說。

自己的母親如此,陳維滄也一樣如此。這兩個例子都說明了,我們能做的,遠比想像的多!

八十多歲的年紀,陳維滄每次啟程旅行,家人總要他別再去了,但照樣大膽的陳維滄,還是一樣不怕!陳維滄認為:「人在追尋夢想的時候,就會忘了年紀;老後生活,就是要把每天當成最後一天,用力過。」

誰說冒險的壯遊,只專屬年輕人?心有多遠,抵達的地方就能有多遠。

 

把每天當成最後一天過,時時刻刻想超越自己的陳維滄,去年還前往酷熱的衣索匹亞。

 

陳維滄的顛覆旅行小建議:

一、維持運動習慣:每日健行萬步或游泳,保持好體能以應付長途旅行。

二、確定目的地後,先行模擬當地的地理氣候條件,檢視身體的耐受程度。

三、找尋國內外相關資訊,自組團隊或找尋旅行社前往。

分享此文:

您可能喜歡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