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歲後還不錯!用新的方法,創造自己的理想老後

【楊寧茵專欄】新一代的50+,要的不只是「健康」而已

【楊寧茵專欄】新一代的50+,要的不只是「健康」而已

by
50pluscwgvgovernor
真正的照顧不只在身體,還有心靈的需求。

文/楊寧茵  圖片來源/ Shutterstock

2018年是我連續第三年帶隊到美國矽谷參加史丹福銀髮設計競賽。這個設計競賽從2013年開始舉辦,每年都用不同的主題邀請青年學子,針對高齡議題發揮想像力和創造力,提出新的產品或服務,以提升中高齡者的生活質量。

今年的主題「一生之計在健康習慣」(Promoting Lifelong Healthy Habits through Design),是希望年輕人透過設計去協助建構一個可以終身受用、持之以恆的生活習慣,包括身體、心理、財務或社交等不同面向。

設計競賽亞洲區大賽三年前開始由銀享全球負責舉辦,今年也收到來自港台的85件作品。只是,大部分都是針對身體健康,少數觸及心理層面,或是結合社交需求。這其實突顯了我們的社會,尤其是年輕人眼中的長輩,都還停留在表面上的病弱殘窮,而沒有機會進一步去探究其心理或其他方面的需求。

這其實是很可惜的一件事,就如同政府若只用長照作為台灣進入高齡社會的解方,大部分的想像都還是落在怎麼照顧,而不是思考是否有可能不要照顧。

重新定義老後的「照顧」,看見生命的全貌

每次我這樣說,常會被指正:老了,怎麼可能不需要照顧?

其實是有可能的,只要對照顧的想像進行大幅度的翻轉。

例子,就在日本德島的上勝町。這個在四國的偏鄉村落有約2000居民,一半以上的人超過65歲,超過80歲者占兩成,其中大多為女性。原本這個以種植柑橘等經濟作物為主的村落,就像日本許多因人口減少而面臨滅村危機的「限界集落」一樣,村中因為沒有年輕人和工作而顯得死氣沈沈,許多人有酗酒和憂鬱問題。舉目望去,只有綿延不絕的一大片森林。

他們的命運在一個外來的年輕人,決定帶著大家「賣葉子」後開始翻轉。

在農會服務的橫石知二,帶著熱情和決心來到這裡,因為看到高級日本料理店用來裝飾的「妻物」都喜歡用新鮮的葉子,而且許多具有重要的飲食和文化意涵,決定帶著村裡的居民投入這個領域。

雖然不是一開始就成功,被訕笑過,也被拒絕過,但如今一年銷售額達兩億六千萬日圓、市占率達8成的「彩」株式會社,經過30 多年的努力,用自己的力量改寫了自己的命運,最重要的是,他們不但獲得收入,也同時延展了居民的健康。

日前來台灣演講的村田裕之教授說:「村裡的2000居民,原本還有幾名住在安養機構中; 自從加入『彩』,參與賣葉子工作後,目前住在安養機構中的人數已經降為0

只見影片中,到處都是滿頭銀髮、七老八十的奶奶們,對著電腦、拿著平板、撿著葉子、數著訂單,臉上滿是開心的笑容…。 

不只要活的健康,也要活的有意義

再看看紀錄片「積存時間的生活」所記錄的日本建築師津端夫婦。在津端修ㄧ先生以91歲之齡過世之前,津端先生甚至還幫一個安養機構畫了一個設計圖,他們的日常生活就是種植、做飯、寫卡片、畫畫,簡單的生活卻充滿了對自然的感恩和對人生的怡然自得。津端先生是在某日中午小憩時,在睡夢中安詳離世的,沒有插管、沒有哀嚎的親人,雖有不捨,但更多的是感恩和祝福,這難道不是我們每個人期望離世的方式?

鏡頭轉回台灣,看看台灣的不老騎士,2007年17位超過80歲的長者決定騎機車用13天首次環台,開始了不老夢想風潮。

我曾多次擔任活動志工,發現這個活動原本只是要圓長輩的夢,卻在過程啟發了更多人:擔任小隊輔的亞洲大學學生、擔任交管的勁戰車隊、特別從台灣各地請假也要參加的上班族、從國外趕回來擔任志工的華裔朋友、在美國擔任騎乘志工的外國車友,雖然語言不通和心靈相通… 普世的價值不需要語言來傳達共同的信念;長輩的活力、年輕人的愛,兩代間有超過家人的真摯互動,並藉由成為一個團隊,實際走訪台灣社會散播不老夢想理念和關懷弱勢族群。

「不老騎士」活動告訴我們:我們以為長輩最在意身體健康,其實他們更在意的是「活得有沒有意義」。這點需求,我們看到並想辦法滿足了嗎?

大部分的人其實不需要長照  而是貢獻與活力

在台灣300 萬的65歲以上人群中,身心健康和亞健康的高達87,只有不到13 的人需要某種類型的長照服務,且鮮少是 24小時的照顧這和我們從媒體中得到的長照需求想像相去甚遠。

如果沒有認真想清楚長輩到底要什麼,我們就無法提供到位的解決方案。

老實說,我們目前提供給長輩的活動都太過於膚淺和表面,尤其是針對年紀比較輕、或是身體相對健康的長輩,以為只要幫他們把時間填滿,提供他們很多活動,就是讓他們的生活有意義;其實我遇到不少人都說,他們只是時間被填得很滿,但並不特別覺得生活有意義,他們希望可以付出更多,這種「被需要」的感覺,不是靠社區大學上課、關懷據點活動或是卡拉OK唱唱歌就可以達到的。

尤其是面對嬰兒潮世代的這一群人,他們需要更多的空間、更多樣化的選擇、更有效的回饋機制,並追尋更有意義的生活;和前一代的老人相比,這群新新老人, 有人脈、有資源、有能力、有豐富的閱歷和寶貴的知識,許多人還有不錯的財務條件,他們其實不需要政府幫他們搭舞台或安排活動,而是創造出讓他們可以持續在社會付出或貢獻的機制,例如以彈性的工時和職務設計,讓他們在退休之後還可以繼續傳承經驗;或是更多元的設計來滿足財務需求,例如發展共享經濟等。

新新老人世代,你看見他們真正的需要了嗎?

分享此文:
楊寧茵

社會企業銀享全球共同創辦人。2013協助台灣紀錄片不老騎士在舊金山灣區、洛杉磯、華府和紐約等地上映,並協助帶領片中10名不老騎士進行騎蹟之旅,成功將台灣高齡樂活的形象推向美國主流社會。本專欄以「第三人生」為題,以全球為經、以本地為軸,探討個人及社會如何以更積極正面的態度面對人生第三幕的不同想像,鼓勵每個人自己的老年自己設計,活出幸福晚年。


您可能喜歡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