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Score
50+ FiftyPlus
50歲後還不錯!用新的方法,創造自己的理想老後
陳果:瞭解何謂「不空虛」,從此不怕死
下一篇

不要學才藝!應該要培養才藝!

陳果:瞭解何謂「不空虛」,從此不怕死

生命的充實,比長短更重要。

文/陳果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看不見的,不一定不存在

法國電影《今生,緣未了》中有一個情節令我印象深刻。那是一對父女之間的對話,女兒十歲左右,對話關於死亡,因為父親知道自己的妻子、女兒的母親很快會死去。

他問女兒:「對於死亡,你知道些什麼?」

女兒很自信地說:「我知道,在我們死後,我們被埋葬到泥土裡,在地下,有鼻涕蟲,這些鼻涕蟲一點點把我們吃掉,然後我們就不存在了。」

父親笑了笑:「是啊,科學上是這麼說的。但是你知道我是怎麼想的嗎?你想讓我告訴你嗎?」

女兒說:「說吧。」

父親回答:「我想,我們不會消失。當我們死後,我們不存在了,又或許我們會更好地存在著。你知道我為什麼這麼想嗎?當你看見一艘船漸漸地消失在海面上……你見過船漸漸地在遠處消失吧?當一艘船消失了,我們看不見它了,但我們能說它就不存在了嗎?」

女兒回答:「不能。」

父親繼續說:「是啊,所以我覺得死亡也是同樣的道理。就像是生命出於某些原因漸漸地遠離我們,雖然我們的眼睛看不見它了,然而它卻依然存在著。」女兒似懂非懂地點點頭,眼神中多了一份釋然。

也許,我們當中很多人對死亡的看法,就像那個十歲的女兒所解釋的那樣:死去、掩埋、腐壞、消失……陰森恐怖。但是也有一些人看待死亡就和這位父親一樣,對他而言,死亡是生命進入另一種存在形式,抵達另一重存在介面。

就像他說的,大海上的航船駛向遠方,離開了我們的視線,但它們並沒有離開這個世界。我們看不見它們了,但它們依舊存在。死亡也是一樣,人們離開了我們的視線,但他們依然存在,以一種我們看不見的方式存在。

當時聽完這父女倆的對話,我感到如釋重負,但是心裡似乎還有一些疑問盤旋縈繞、揮之不去,於是我想像著他們倆之間的對話在繼續──

女兒追問:「航船還會回來,可是死去的人為什麼從不回來我們身邊?」

父親說:「因為他們去的地方比這裡更美好,所以他們不願意回來。但是我們還會見到他們的,因為我們也正在往那個地方去,而他們在那裡等著我們,最後我們與他們將在那個更美好的地方重逢團聚。」

想到這裡,我腦海中的對話才真正得以終止。因為對我而言,邏輯似乎已變得順暢,使我自己覺得合理而信服了。

無知催生恐懼

我們沒有誰真正經歷過死亡、沒有誰敢說真正明白什麼是死亡,但是既然它是一件難以逃避的事情,是自然賦予我們無可選擇的必然歸宿,那就必有其道理、必有其深意。就像自然給了我們眼睛,它們為我們尋找光明;自然給了我們牙齒,協助我們飲食;自然給了我們五臟六腑,使它們分工掌管我們身體的各項機能。那麼自然最後給了我們死亡,正如她最初給予我們生命,其中總有其美意。

古希臘哲學家說干擾我們的,不是事物本身,而是我們對事物的看法」,我深感認同。或許死亡原本不是什麼可怕的事情,真正使我們惶恐不安的,是我們對死亡的無知及由此帶來的恐懼。

無論是神還是鬼,我們對未知的事物總是飽含恐懼,而恐懼驅散了我們的理智,也影響了我們的判斷。在「死亡是什麼」這個問題上,人人無知因而人人平等,沒有人堪稱權威。

我們只是明白一點:我們不可能逃避它,事實上,我們每天都在迎向它。

但是對於死亡,我們並非完全無能為力、只能坐以待斃,我們並非沒有選擇。確實,我們不能選擇自己死或不死,但我們卻能選擇自己如何看待死亡──選擇對它視而不見,自欺欺人地當它不存在,還是選擇正視它、心平氣和地與它和解,接受這遲早會發生的事實;選擇忍受它,將它視為懸在人生之路的上方、時時可能墜落的巨石,還是選擇享受它,就像酒足飯飽的盛宴之後,我們終要離席;選擇做三樓的人,把它當成那座不可翻越的大山、為之哀愁痛苦,還是選擇努力地拾級而上,攀爬到精神境界的更高層,做那個十樓的人,超越它的高度、擺脫它的威懾。它只是生命之河流淌過程中的一個環節,它是一條道路的盡頭,又是另一條道路的開端。

我們選擇如何看待死亡,決定了死亡對我們而言意味著什麼。當我們躲避它、恐懼它,它就越發陰魂不散、令人毛骨悚然;當我們直面它、理解它、發自內心寬容它、接受它,它也就像一年中的春夏秋冬、一季中的雨霧陰晴一樣,成了一個再自然不過的過程,不聲不響地過渡到下一個尚不為人知的階段。四季如此,氣候如此、潮起潮落如此、日月升降如此,生命既在自然萬物之中,亦當如是,「流年周而復始,終古迴圈不已」。

與其計較生命的長短,不如讓有限的生命充實豐滿

我們為什麼那麼懼怕死亡?或許我們真正懼怕的是「空虛」。

「死亡」讓我們難以安適,使我們無法忍受,或許就是因為在很多人看來,「死亡」就意味著「自我」的徹底消散,自己化為「虛無」?我們不能想像,「我」隨風而逝,從此世上沒有了這個「我」,「我」不存在了?我們害怕空虛,也害怕死亡,而我們對死亡的害怕,是不是正因為我們覺得那將是永恆的「空虛」?

若果真如此,消除「空虛」就比超越「死亡」更為關鍵。或者說,與其煞費苦心卻徒勞無功地去計較生命的長短,不如去沉思如何使用我們有限的生命,使之絕不空虛,這意義顯得更為重大。

對於那些精神世界充實豐富的人而言,他們盡力創造並享用著生活中每一刻的收穫和歡樂,使之了無遺憾、心滿意足。當然,他們並不期待死亡,也不熱愛死亡,但是他們也不懼怕死亡,安然面對死亡,他們甚至對死亡心懷感恩,因為死亡沒有切斷他們這幸福的此刻,死亡沒有阻擋他們當下胸膛裡流淌的深情款款,即使死亡意外地到來,要將他們帶走,他們也無怨無悔,因為生命業已如此精彩,最終他們在愛中離開,也因愛而永生。

我由此想到了偉大的法國作家雨果,他得知他的摯友、同是法國文學大師的大仲馬離世的消息,但由於自己的孩子正身染重病,一刻也不能離開,他無法親自參加大仲馬的葬禮。於是他寫信向大仲馬寄予追思,信的末尾大致如此:「過不了多少日子,我就能做眼下我做不了的事,我會獨自來到你安息的地方。你在我流亡時對我的造訪,我會到你的墳墓裡回訪。」

 

(本文摘錄自陳果著,《好的孤獨:復旦名師的課後哲思》,東美出版。)

2018/03/21

※想上些有趣充實的課,發現新的自己?
50+學院:創新的熟齡專屬課程→https://50plus.cwgv.com.tw/college

※50+為免費閱讀,歡迎贊助支持好內容製作!
我們需要你→https://pse.is/uhxc7

下一篇

不要學才藝!應該要培養才藝!

50+學院

【50+學院 × 凱渥王聖芬】優雅儀態工作坊
  • 凱渥 CatWalk時尚功能教室

  • 2021/05/19 ~ 2021/06/23

【50+學院xTBC】熟齡街舞-HIP HOP嘻哈街舞課
  • TBC舞蹈休閒館

  • 2021/05/18 ~ 2021/07/24

【50+學院╳武甲】熟齡拳擊健身課
  • 武甲總合武術運動館-大直館

  • 2021/05/17 ~ 2021/07/16

【50+學院 x 長春藤預防醫學健康管理】芭蕾提斯課
  • 六號實驗室

  • 2021/05/10 ~ 2021/05/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