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歲後還不錯!用新的方法,創造自己的理想老後

遺物處理學:解讀往生者想告訴你的最後一句話,然後放手

遺物處理學:解讀往生者想告訴你的最後一句話,然後放手

by
50pluscwgvgovernor
清理遺物,是離與不離的學問。

文/陳莞欣   首頁情境圖攝影/楊志雄

作家村上春樹形容,「遺物是曾和亡者一起行動的影子。」

摯愛之人離去之際,我們繼承的不只是物品,還是這個人一輩子的生活軌跡。每次整理遺物,都像是一次生命史的考古。物不再只是單純的物,而是紀念與羈絆。

但也因為如此,我們在清理的「實用需求」與回憶紀念的「情感需求」上,總是衝突。一方面希望清空空間,以便再利用;一方面又希望都保留,因為捨不得。這種時候應該怎麼處理?

專業居家整理師廖心筠,協助過不少個案整理親人留下的遺物。她指出,整理遺物不同於一般的居家整理。一切動作開始前,必須先清理個案和往生者之間的關係。這不是一般的斷捨離,需要一點人生的體會與感想。

「幾乎每個個案,在踏入擺滿遺物的房子時都會痛哭。」廖心筠觀察,遺物之所以難以處理,關鍵在於人對往生者用過的物品有強烈的情感依附。每一件物品的存在,都像在提醒我們:「你愛的人已經不在了」。

但廖心筠常鼓勵個案,「哭沒關係,哭完我教你怎麼整理。」

整理遺物,過程可以充滿意義,對你往後的人生產生深刻的影響。50+採訪廖心筠,從無數個案的故事中,梳理出於你受用的情感啟示,以及實用的遺物清理原則與方法。

此外,不只面對往生者需要學習遺物整理。在日本,已有所謂「老前整理」的概念:盡早取捨自己的物品,不讓它們未來成為遺物。應該怎麼做,才能讓人生從現在開始,到最後一刻都清清爽爽?

情感啟示一:遺物  是往生者想告訴你的的最後一件事

廖心筠曾遇過一個印象深刻的案例,客戶的母親已經走了10年,女兒卻遲遲無法動手整理母親的房子。直到母親過世的10週年,才下定決心面對。

整理期間,廖心筠陪著案主打開母親的衣櫥,發現裡面是滿滿的新衣服,連吊牌都沒拆。起先女兒非常難以諒解:「媽媽跟我拿錢,全都拿去買衣服。她一件都沒穿過,為什麼這麼浪費?」

但在收拾過程中,女兒突然想起,在母親最後一段日子裡,母女關係有些疏離。獨居的老媽媽,只能逛服飾店、和店員聊天。

母親生前的寂寞,彷彿在一件件新衣上現形。

往衣櫃深處找,還挖出許多全新的內褲,從小孩到大人的尺寸都有。母親從未開口說愛,卻默默備齊孩子們回家時會用到的物品。那是對孩子的想念與牽掛。

還有一個案例,一位熱愛購物的孫女,奶奶卻突然過世。廖心筠陪同處理遺物,發現相較於孫女堆滿名牌的家,奶奶的衣櫃非常簡樸,只有兩三件衣物。

在衣櫃底下的抽屜,她們找到一個喜餅鐵盒,像是裝著貴重物品般仔細收好。打開一看,是奶奶和3個孫子的合照。原來,奶奶的3個小孩都英年早逝,留下來的子女,全都由奶奶一手帶大。孫子和孫女,是奶奶的寶貝。這位媽媽看到照片,不禁放聲痛哭:「阿嬤一生這麼簡單,我卻這麼揮霍,一點都不懂得滿足。」

在那之後,她把家裡的名牌賣掉,為爺爺換了新的塔位,讓他和奶奶在另一個世界繼續相依作伴。

「我只是教客戶空間收納,但阿嬤教她的是人生的道理:最重要的不是有形的物,而是情感。」廖心筠回想這個案例,忍不住紅了眼眶。「所以,一定要親手整理遺物,你才會知道往生者想告訴你哪些事情

情感啟示二:放下空間執念  活在當下才是往生者最大的期望

面對往生者留下的物品,不少家屬會有種典型的想法:保留他生前用過的房間、物品,是一種對尊重。但廖心筠指出,這種觀念,不見得是往生者真正的願望。

她曾看過一個案例,先生意外過世後兩年多,房間仍維持主人生前的樣子,無人進出。

整理當天,廖心筠和這家人一起,順利清出一袋又一袋垃圾。直到清理先生的房間時,她找出一袋小包裹。裡頭裝的是意外當天,先生身上的證件、錢包和鑰匙。那一瞬間,全家人沉默無語,彷彿又再次回到意外的情景。

當著全家人的面,廖心筠很快的撕開袋子。「保留死者的物品,是因為認為他有天會再次回來。可是,往生者已經不會回來了!」她告訴太太和兩個孩子,既然爸爸離開了,活著的人更該善用他留下來的空間。姊姊和弟弟都已經上了大學,卻還彆扭的共用房間。何不將爸爸的房間清空,讓弟弟使用?

遺物清空後的房間,成了爸爸留給兒子最好的禮物。

「遺物只是往生者用過的東西,不是他本人。人走了,留下的不該是滿屋子的物品,而是愛與空間。」她說。

實用需求:清空往生者住了一生的家,從哪開始著手?

剛開始整理往生者的房子,難免千頭萬緒,無從下手。廖心筠建議,可以把整理分成3個步驟。第一步,直接丟掉完全損毀的物品,例如底部脫落的鞋子、塌陷的櫃子、冰箱裡壞掉的食物。

第二步,則是把家中的大型家具、家電清空。如此一來,家中會瞬間增加許多空間,讓人明確感覺整理進度加快。廖心筠特別提醒,千萬不要覺得處理掉父母的家具可惜。年代久遠的家具,通常已經損壞、或者跟你家中的擺飾格格不入。與其強留,不如捐贈或丟棄。

至於信件、照片、紀念品等瑣碎的小東西,容易讓人一不小心就陷入回憶、不可自拔,要留到最後處理。

廖心筠指出,收拾這類物品,重點在於「精挑細選」。照片、書信看過之後,只留下最有意義的。幾十年來的照片或信件,最後可能只留下2小盒。紀念品也是同理。

她曾看過一位貴婦媽媽,過世之後留下滿屋子的名牌和貂皮大衣。面對滿屋子的高價品,女兒卻毫無感覺。最後,這些高級衣物全進了二手商店義賣。女兒只留下媽媽時常把玩的一塊南瓜琉璃,還有一件貂皮大衣。那是童年的她眼中,媽媽最有氣勢的一件衣服。

「物品只是人生活過的軌跡而已。重要的是你和往生者的情感聯繫,而不是保留這些物品。」廖心筠說。

此外,廖心筠也笑說,收拾長輩的房子,切記要「地毯式搜索」。衣服的口袋、暗袋、一坨衛生紙、垃圾袋,裡頭都可能包藏有價物品。例如黃金、玉飾、錢幣等等。她甚至看過有長輩把黃金包在塑膠袋裡,藏進馬桶水箱。或者一撈櫃子下方,撈出一袋現金。整理遺物時,仔細檢查那些像垃圾的東西,搞不好會有意外驚喜!

做好生前整理,隨時都可以沒有罣礙的走

除了整理往生者的遺物,我們也要從自己壯年開始,就有「老前整理」的概念。此一概念在日本已經頗具討論度:應盡早取捨自己的物品,不讓它們未來成為遺物。

廖心筠認為,對中年人而言,這個概念可以升級為「隨時整理」:以當下的需求為原則,決定物品的去留。她觀察,50+最容易發生的囤物症狀有兩種,一是「沒看到的都不算」。例如,放在倉庫裡的皮包、10幾年沒有穿過的衣服。平常不會想起,但一「出土」就認為「我還很喜歡、會使用!」。

另一項迷思,則是「總有一天會用到」。廖心筠曾看過自己的媽媽,蒐集了一堆包裹用的繩子。把所有的繩子堆在桌上,幾乎和天花板一樣高。但多年以來,這些繩子都沒有派上用場的一天。

她建議,可以把物品分類為經常使用的「一軍」、遞補用的「二軍」和很少使用的「三軍」三軍當中最少用到的物品,可以直接封箱寫下收納日期。3-6個月內一次都沒有打開,就可以整箱丟棄。

此外,把家裡同類的東西找出來,也會意外發現自己的重複購買行為。例如,家裡有30幾支手電筒、10幾個保溫杯等。發現問題之後,就能精簡物品、減少浪費。

整裡過上百間房子,廖心筠看過太多案例,面對生命的意外措手不及。太多人想著「總有一天會整理」,卻進了醫院再也沒有出來,只留下一屋子沒有主人的物品。既然如此,每分每秒,都要做好離開的準備。

「如果跟你結束談話的下一秒,我就走了,我有把握我家2分鐘內就可以搭起靈堂!」廖心筠笑說,她對死亡一點都不畏懼。因為,整理好身邊的物,也就是整理好身後事和自己的人生。我們曾在這世上認真活過,隨時都可以沒有罣礙的走。


您可能喜歡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