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歲後還不錯!用新的方法,創造自己的理想老後

【林黛羚專欄】家有丟不掉的物品,4招除去「意義暫留」感

【林黛羚專欄】家有丟不掉的物品,4招除去「意義暫留」感

by
50pluscwgvgovernor
沒有任何物品的重要性,大過於你的幸福。

文/林黛羚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上個月的專欄提到,我們常對物品產生「意義暫留」的影像。物品背後的意義,有時候大過於物品本身的可用性。這樣並沒有什麼不好,只是不能夠太氾濫。打個比方,以下有A與B兩種情形,A的衣櫃只有六成滿,且裡面只有20件衣服,其中一件對A而言「特別具有意義」,A決定把它留著。

B的衣櫃已經塞爆,椅子上、桌上、甚至地上箱子內都塞滿衣服,保守推測B的衣服至少200件,要B只留下一定會穿、或者對他而言具有意義的衣服,他在沒有每一件拿起來評估的狀況下,就下定論每件衣服都會穿、都很有意義,但大部分的衣服都已經堆積了灰塵。可見,B對衣物的意義暫留強度可能遠遠高過於A。

遇到無法捨去的物品,可以用以下四個問句問自己:

  1. 我無法丟掉這樣東西,是真的嗎?
  2. 「我無法丟掉這樣東西」,我能確定這想法是真的嗎?
  3. 當我有「我無法丟掉這樣東西」的念頭時,我的感受是什麼?我有什麼樣的反應?
  4. 當我沒有這樣的念頭時,我的感受又是什麼?

 

這四個問題,是要幫我們移除掉加諸在物品上的故事(也就是念頭)。這四個問題的原型,是來自拜倫凱蒂在《一念之轉》。當發生任何讓心智糾結的問題時,可以用這四個階段問自己:

  1. 這是真的嗎?(Is it true?)
  2. 我真的確定這是真的嗎?(Can you absolutely know that it's true?)
  3. 當我一直有這個想法時,我的反應是什麼?(How do you react, what happens, when you believe that thought?)
  4. 當我沒有這個想法時,我的感受又是如何?(Who would you be without the thought?)

我依照上述的原型問句,延伸出針對無法割捨的物品的四個問題。在徵詢過同意後,在此將某位朋友練習的成果跟大家分享。雖然已經離婚十年、前夫也不再回到這個家了,但是客廳的收藏櫃裡面,都保留有前夫收藏的十幾樣收藏品,每天看電視、或者經過電視旁邊時,一定都會看到這些東西。

以下要解決的物品在此用「」區隔出來,「」可以置換成其他人事物。

1.問:這是真的嗎?

答:我無法丟掉「前夫留在家中」的收藏品,這是真的。畢竟這些收藏品,是他花了好幾年慢慢收藏來的,而且也是他很喜歡的收藏。

雖然他已經快十年沒來這裡了,但萬一他來了,發現東西不見了,可能會很生氣。

我希望他萬一真的回來,看到我仍舊為他保留這些珍藏品,他會很感動、珍惜我的用心良苦。

 

我無法丟掉這些收藏品,因為如果我丟掉了,就代表我真的承認他不會再回來了,也代表我真的要面對自己是離婚、單身的人。如果我沒有丟掉,表示我們還是有機會複合吧?第一年、第二年,我是這麼想的,之後我就連想都沒想了,那些物品就一直擺在那。

2.問:「我無法丟掉這些東西」,我能確定這想法是真的嗎? (我再三要她確認真的無法丟掉嗎、丟掉之後真的會天崩地裂、地球毀滅嗎?之類的...)

答:…(認真思考幾分鐘)其實,不是真的。如果我想丟、或者出於某種狀況,這些東西還是可以被丟棄。(通常在問到第二題的時候,經過較深層的思考,大部分的人都會發現它不是真的)

3.問: 當我有「我無法丟掉前夫的收藏品」的念頭時,我的感受是什麼?我有什麼樣的反應?

答:期待老公有回心轉意的一天,讓我對這些收藏品產生了執念。每次家人或朋友好心建議我清掉它們,換來的都是我滿肚子怒火的反擊。他們其實是希望我不要觸景傷情,但我自己卻不願意接受這樣的事實,我透過生氣來保護自己的期待、更深層的是保護自己的脆弱:無法面對丈夫已經離開的脆弱。因為這個脆弱,我逼迫家人朋友跟我一起承擔。

而且每次看到這些收藏品,我常會想到離婚前的種種不堪及互相折磨,以及讓我不停回溯到自己哪個環節出錯了?要讓老公離開我?看到這些收藏品、我就不斷的自我否定,這幾年甚至要靠藥物才睡得著。

(突然恍然大悟)原來這些東西帶給我這麼多難過與憤怒…我都沒有察覺到。我只是單純幻想,萬一老公回來了,看到這個家依然沒有變、客廳依然有他的東西,他回來會有回家的感覺,也許我們會複合。我一直認為自己是個務實的人,沒想到針對這件事我有太多幻想啊!

4.問:當我沒有這個想法時,我的感受又是如何?

答:如果我沒有這樣的想法,在離婚後不久就把他的珍藏品全部貨運到他住的地方,我就有機會重新佈置我的電視牆了!我一直覺得家裡電視牆暗色木頭太沈重,想改成米白色的。

沒有前夫的收藏品,就比較不會想到他、不會觸景傷情,我的感情關係也不會原地踏步,說不定比較有勇氣接受新的追求者。

家人、朋友也不會被我掃到颱風尾,我們自己在旅行中的紀念品也有地方放,而不是像現在還裝在箱子裡,都忘記有買哪些了!

事實上,就是他不會再回來了、我們也不可能再複合了!!我為什麼要這樣虐待自己!?

我開始後悔為什麼允許讓自己過這種情緒迷糊日子,明明我有能力決定的!

看她好像找到答案似的搥胸頓足,我問她接下來要怎麼做?「回家後馬上要來裝箱打包這些收藏品。看是要寄去給他、還是回收送人!」她說,「我要過真實的生活,而不是在無意義的幻想下犧牲自己的居住品質!」

***

利用這種情境重置(從有這種想法、跳脫到如果沒有這種想法)的思考方式,許多問題會以不同的角度去看,讓你站在旁人的角度、旁觀者清,就很有可能擺脫大部分物品的意義暫留的困擾喔!
 

話說回來,能夠用思考重置的方法來斷捨離物品的人,其實是幸福的,至少這是自發性、自願的改變。日本311地震、台灣921地震、甚至最近的花蓮地震,那些受災戶是被迫面對「失去了所有重要與不重要物品」的心情,也是最能感受到即使失去所有物品,只要人安在,仍舊有勇氣繼續走下去的事實。

 

 

分享此文:
林黛羚

林黛羚,乙級建築物室內設計技術士、乙級工程管理技術士。著有《想住一輩子的家》、《老屋綠改造》、《蓋綠色的房子》等書。老後,一定要準備一個舒服的家。這個專欄是實際熟齡居家的規劃經驗分享,提供家有高齡父母者參考,也為自己的未來準備。(部落格《好宅好人好生活》


您可能喜歡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