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歲後還不錯!用新的方法,創造自己的理想老後

作家平松洋子:飲食的豐盈,取決於停留於胸口的幸福分量

作家平松洋子:飲食的豐盈,取決於停留於胸口的幸福分量

by
50pluscwgvgovernor
  • 三月 01,2018
  • FILED UNDER:生活
少,但是更好。

文/平松洋子 譯/王淑儀 首頁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大與小:人生一大事

(圖片來源:《味道的風景》,合作社出版。)

偷偷地瞄向隔壁,發現那塊煎餅比較大。委屈不甘的眼淚快掉出來的那一刻,硬是把淚滴逼回去,將視線移回自己的那塊煎餅上,果然比較小一咪咪。

每次到了點心時間都很難熬。因為很不可思議地,大部分都是旁邊的人會拿到大一點的點心,這種好運永遠輪不到自己。別人手中的那塊看來比較大,這個世界就是這樣不公平。

「我就是這麼倒楣。」野田說。每次家裡有人送點心來,母親總是會命令身為哥哥的他切分給大家,不論是蜂蜜蛋糕、羊羹、蛋糕,都被迫得要乖乖地平分成四等分給家中的四個人,總讓他覺得不甘心。

「比我小五歲的弟弟憑什麼跟我吃一樣大塊?這一點都不合理吧?可是若沒有均分,我就會被罵說不公平、很奸詐之類的,那份不甘心一直到今天我已四十二歲了還忘不了。」

這麼說著的野田,不知不覺手握起拳來。

我懂,人生第一次遭遇到大小問題的時候必是發生在兄弟姊妹之間。父母都會強調對哪個小孩都一樣平等,卻會以「你是哥哥/姊姊,所以要讓弟弟/妹妹」這種不合理的道理來逼你讓步。然而在社會上若是要求平等,就會被人家說「也計較太多了吧!」

有次附近的玩伴找我們去參加教會,聽說去了有點心吃,便傻傻地跟去了。一手拿著聖經的牧師傳道曰:「你們要給人,就必有給你們的。」(《新約聖經》路加福音第六章)

咦!是這樣嗎?於是我學到了這世上有真心話與表面話這兩套標準。

然而風水輪流轉,事態逆轉的那一天終究到來。

長大之後,竟然變得希望得到少一點:飯也好菜也好,都要求少一點,在定食屋吃飯,總不忘叮嚀一句:「不好意思,我的飯小碗的就可以了。」看到大的蛋糕或是一大份的大阪燒總覺得害怕,羊羹不想要切太厚的,薄一點比較好。也許有人會覺得這未免太窮酸了吧!

但沒辦法,不想讓胃的負擔太重,吃完後不那麼難過,甚至漸漸開始在吃這餐時就得考量到下一餐要吃什麼比較舒服。

已經到了得把健康放在優先考慮的年紀了,要是照年輕時那樣愛吃就吃,身體肯定會受不了。更重要的是重質不重量,萬一吃不到好吃的東西,損失可就大了。

不過要習慣吃少一點的東西得要經過嚴謹的訓練,首先得先讓頭腦記住東西吃得少也能感到滿足,方法是慢慢地吃,充分咀嚼,換用小器皿。經過一個月的努力,身體就會慢慢習慣,一點一點地,目測的感覺也校正過來。在這樣調整的過程裡經過不斷的練習,身體也逐漸輕盈了起來。

又大又多的食物堆在那兒,是多麼充盈豐富的畫面啊!然而,近來我卻只會朝分量小的伸出手去,一旁彷彿還聽見不知飽為何物的傢伙取笑著我說:「什麼嘛,只吃這麼一點是在辦家家酒嗎?你的胃未免太弱了吧!」唉,我小時候應該也無法想像自己有一天竟然會因為拿到小份的食物而感到開心。

吃飽:活著真好

(圖片來源:《味道的風景》,合作社出版。)

我家庭院不時會有長尾巴的鳥兒光臨。說到這兒,想起昨天的枝頭上也停著一隻鳥的事。早上,天氣晴朗,我在與隔壁相鄰的圍牆上撒了些麵包屑,沒多久,有隻鳥兒不知怎麼察知到那些麵包屑,便飛來啄了一口。

啾啾啾。鳥兒的嘴上下動著,鎖定目標、精準地銜了一口。我在窗子的另一側感動地在心中念著「牠的動作沒有一絲多餘呢!」

鳥兒留下大半的麵包屑,拍拍翅膀又飛走了。我望著殘留在牆上的麵包屑,忍不住想:只吃那麼一點應該不會飽吧!不,說到底,小鳥從來不曾吃飽吧?我們一直都認為牠像是仙人一樣,不食人間煙火。等等,說不定只是牠不喜歡那麵包屑,才會很乾脆地吃一口就放棄了吧!我看著小鳥毫不猶豫飛走的身影如此想著。

明明可以吃卻不吃。

因為不想吃而不吃。

不論是哪種,可以不受欲望牽制,實在了不起。另一方面,也讓我想起開高健為Tory’s Whisky所寫的廣告文案:真想活得像個人。但人到底是什麼?

吃飽是人的欲望本能。儘管其實不必吃到十分飽,但就是想要吃到脹,撫摸肚子的那種安心感。追求飽足的幸福感是人的本性,已脫離了食欲的範疇。

我很喜歡的一個畫面是一九三八年亨利‧卡蒂亞-布列松在法國的一條河邊所拍攝的照片。畫面中有四名中年男女(說不定是兩對夫妻)面對著河,坐在草地上野餐,邊看著河面上載浮載沉的球。伸長了腿,身體往後傾的四人身形豐滿,從背影就感覺得出T恤緊貼在身上,繃得肉都快擠了出來。

右方的女子上半身只剩襯衣,露出肥滿的手,手上抓著的是一隻雞腿吧?一旁是橫躺的空酒瓶,用過的盤子,顯現他們已吃飽喝足,然而畫面左手邊身穿吊帶褲的男子正拿起紅酒瓶為自己的杯子斟倒著酒。

雖看不見四人的表情,但可以感受到他們的背影散發著「滿足」的氣息,一面謳歌著吃的歡愉,但不僅於此,這張黑白照片厲害的地方是畫面充滿著無限的幸福感。在按下快門的一瞬間捕抓到這完全呈現著吃飽與滿足的關係之一景,永恆地留住展露人性本質的一刻,布列松捕捉人性的眼光如此銳利,真是讓人敬佩。

真正的飽足並不在於吃下的食物多寡,不是肚子裡所能收納的食物量,而是停留在胸口幸福的分量。

沉浸在「啊啊!好好吃啊!」的滿足感之中,感覺到活著真好的喜悅,心為之寬闊而柔軟。就算後悔或反省隨後就到,仍然不敵此刻的幸福感,「唉喲,沒關係啦」這就是人性啊!

 

(本文摘錄自平松洋子著,《味道的風景》,合作社出版。)

 

分享此文:

您可能喜歡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