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歲後還不錯!用新的方法,創造自己的理想老後

【丘美珍專欄】終於開始喜歡自己的名字,珍惜平凡的美好

【丘美珍專欄】終於開始喜歡自己的名字,珍惜平凡的美好

by
50pluscwgvgovernor
年紀愈長,愈見平凡即美好。

文/丘美珍 圖/Shutterstock                      

不只一次,我想要改掉自己的名字。

小學一年級,入學第一天回家,我第一次拿起鉛筆寫自己的名字。那時,我是跟阿嬤一起住的。我還記得阿嬤牽著我的手,一起握著鉛筆,照著老師寫在作業簿封面的那三個字,一筆一畫寫出自己的名字。

那時候我還不知道每個字是有「筆畫」的。阿嬤不識字,她的手帶著我的手,像畫圖一樣,把丘­­­─美─珍這三個字畫出來。

阿嬤已經過世好幾年,但如今回想起來,似乎還感覺到她那雙大手覆著我小手的那個溫度,以及她在我身旁那規律呼吸、溫暖的氣息。我可以感覺到,阿嬤一點也不在意我叫甚麼,就算我沒有名字,她也一樣會如此愛我、呵護我。

我一直以為自己的名字是獨一無二的,但後來碰到了其他的美真、美貞,最後終於也碰到另一個美珍時,我終於確定,這是一個菜市場名。這個名字一點也不特別。

有一次回家問大人,為什麼幫我取一個那麼平凡的名字? 媽媽回想說,從大陸逃難過來的爸爸,當初本來想依著家譜幫我命名的。

據爸爸說,由家譜一路上溯,丘姓的始祖可以追溯到西元前1100年西周的姜子牙,姜子牙的後代被封於丘地,於是就以地為姓。

依照家譜排序,爸爸這一代是「世」字輩,他們名字第二個字都是「世」,而第三個字要有「水」部。所以,除了爸爸,我見過的伯父們,名字的結構一律如此。這些名字一字排開時,就知道是一家人,不論未來人在哪裡,只要知道名字就知道他在家族裡的輩分,知道該怎麼稱呼。這種綿密的家族編碼系統令人嘆為觀止。

而到了我們這一代,第二個字應該是「長」,第三個字則應該取「木」字邊。但是,媽媽怎麼看都覺得這樣的名字看起來像男生,而不是女生,所以,後來爸爸就順著媽媽的意思,讓我有了現在的名字。

只是,年少的我總覺得這個名字太平凡,實在襯托不出一個理當獨一無二的人生。
直到有一次,外國朋友好奇問:「你的中文名字到底是甚麼意思? 」我直覺地把「美珍」翻譯成「beautiful and cherished.(美好而值得疼惜的)」,就在那一瞬間,我解讀了這個名字的密碼。

我是爸媽婚後的第一個孩子。爸爸是從大陸家鄉逃難出來的小地主之子,他老家早因共產黨的階級清洗,家徒四壁,居無寧日,不得不逃。而媽媽出生在淡水農家,年幼時便離家到養母家生活,小學畢業雖然成績優異,卻因家貧必須輟學開始工作。

他們各自背負著過往人生的重擔,相遇、成家、生子。現在的我可以想像,當年他們兩人對於懷抱中這個初生的孩子,心中湧現多少愛憐和祝福。

爸爸的人生顛沛流離,我出生時他已屆中年,人生已是另一番風景。固然,在他無法顛覆的傳統觀念中,重男輕女是理所當然,所以,女兒的名字可以不依家譜。只是,自此之後,女兒可以不受家族羈絆,可以海闊天空地開展自己的人生,恐怕也是不言而喻的心思。

而媽媽為我命名為美珍,大概是透露了自己內心對美好人生的渴望──自己的人生無論如何辛苦,那是自己的命運。但是,女兒如果能因這樣的名字而能有更美好的生命,那是有福之人。

從那時候開始,我慢慢覺得,其實,我有一個還不錯的名字。

年紀漸長,工作資歷多了,漸漸不太去想名字的事。因為,我敏感地察覺到,當自己的名字印在名片上的時候,其實,大部分人更在意的是你的頭銜,而不是你的名字。通常,職場上的名片,總是名字印得比較大,職稱印得比較小,但我偶爾會想,如果因應大家心裡所想的,也許應該把職稱印得大一點,名字印得小一點吧?

不過,過去在當記者的時候,也接過一種完全沒有頭銜、只印名字的名片。這時候,我就知道,眼前這個是真正的大咖!這個人覺得自己已經可以不用頭銜,而用本名示眾,他對自己在這個社會上的地位有完全的自信,這個名字連結到這個社會中的有力人脈、豐富資源,這個名字就代表影響力!

反觀自己,卻朝著完全不同的人生邁進。原本有名片的我,現在慢慢開始習慣過著沒有名片的生活,並且真正理解到身為一個平凡人的好處。

有著一張大眾臉、一個菜市場名字的最大利基,就是可以隱沒在人群之中,完全地做自己。這包括了出門遛狗、倒垃圾時候,可以穿家居服、拖鞋、素顏;可以手上拿著剛剛離鍋的水煎包邊走邊吃;可以在擁擠的百貨公司美食街,公然地脫下棒球帽佔位子;或是在醫院掛號就診時,當護士叫出你的名字,完全不會引人注目。

生活在群體之中,但完全不受名字拖累,享有隨心所欲的權利,這是人生中極珍貴的自由了!

每個看似平凡的名字,都有來自長輩的期許,那是我們在襁褓之中領受到的第一個祝福。長輩們已然經過生命的試煉,知道人生中難得沒有風浪、不遇困厄;所以,孩子若能身體健康,一生平順,遇危轉安、否極泰來,就算是個平凡人又何妨?

慢慢地,我樂意接納我的名字,並且一點一滴地珍惜那其中蘊含的祝福。我希望自己能活出「美」善的人生,「珍」愛自己生命中的人事物。我傳承了來自父母的心意,更進一步,為自己的人生下了新的註腳。

有了臉書之後,有時我會輸入自己的名字,看看有多少人跟我同名,並且擅自猜想她們各自的人生。這些「丘美珍」們,有的在台灣有的在海外,她們在各行各業努力著。我不知道她們是否跟我經歷同樣的心路歷程,但我真心希望,她們有著如名字般美好的人生!
 

分享此文:
丘美珍

資深出版及媒體人,居家文字工作者,也擔任青少年自學團體《無界塾》的寫作老師。50歲以後,對於四季更迭更有感,對於人倫友情更珍惜。正在學習身心靈均衡的生活藝術,期待自己假以時日,長成自己欣賞並喜歡的那種大人。


您可能喜歡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