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歲後還不錯!用新的方法,設計自己的理想老後

復興美工同學會:先擁抱!再喝酒跳舞做公益

復興美工同學會:先擁抱!再喝酒跳舞做公益

by
50pluscwgvgovernor
家人不一定理解的,老同學都懂。

文/陳莞欣 圖片來源/復興商工71屆校友會,陳素菁提供

認真計算我們這一生中和他人共度的時光,和學生時代的老朋友相處的總時數,或許不及伴侶或孩子。但到了人生下半場,老同學之間的感情深度,可能不下於有血緣的家人。

對於平面設計師陳素菁而言,復興商工的同學們,是比家人更像家人的存在15歲就認識的朋友,一起寫作業、一起抽菸、喝酒、熬夜,一起惡作劇讓讓師長頭痛。即使將近40年過去,大家的作息和喜好仍然和學生時代相似。

一直到現在,大家見面還是舉啤酒乾杯。有時,家人不能理解的「點」,也只有老同學才懂。「例如,你和同學都覺得藝術電影好好看,可是妳老公只想看好萊塢片!」她笑說。

回想學生時光,陳素菁忍不住自嘲,班上同學愛玩、調皮,總是不按牌理出牌。同樣的作業,只有她們班做的和別人不同。其他同學做蠟染,主題通常是漂亮的花草植物;她和同班同學,卻惡搞老師的姓氏,把蠟染做的像店面門簾!因為特別搞怪,感情也特別好。

這些讓老師哭笑不得的回憶,日後成了凝聚眾人的繩索。同學們一個個結婚、生子,步入不同的人生階段,有些人就這樣斷了聯繫。但每當有同學聚會,聊起「以前某人做了好多事,現在為什麼沒連絡了?」,就是找回老同學的契機。

先擁抱!再喝酒跳舞 是我們的儀式

4年前,陳素菁和其他1982年畢業的復興商工校友,舉行了一場跨班的全校同學會。不管是以往班上的活躍份子、和大家都不熟的獨行俠,甚至是沒有畢業的同學,幾乎所有人都出席了。
 

復興商工71屆同學會大合照。

為什麼大家如此踴躍地參加同學會?陳素菁認為,一是長大以後,想找回青春的感覺。另一個原因,則是非常現實的考量:再見這群人,可能也沒剩下多少時間了。

「籌辦同學會期間,一直聽到有人過世。」陳素菁和同學決定,舉辦同學會一事得快,不宜再拖延。當天的出席者,都要經歷一次「抱抱樂」儀式──不管以前熟絡與否,見面第一件事,就是緊緊抱在一起。怕生的人,也能融入現場溫暖的氛圍。大家扮裝、跳舞、喝酒,樣樣都來。「老師來了就是被我們罵,被我們灌醉,聽我們說以前有多不爽他。」陳素菁哈哈大笑。

這一兩年,復興商工71屆的同學們和上屆學長姐有個默契,每年年初年末,固定舉行兩次大型、有趣的活動。年初是郊遊,年末則是尾牙或春酒。出遊的時候,大家會穿上同學設計的紀念服、背上校友專屬的書包。有時在外地過夜,也會選擇住進校友開的民宿。老同學各自有資源、有專長,匯聚眾人之力,促成一場愉快的出遊。
 

復興商工的同學們,背上紀念書包合影。圖片來源/陳素菁提供

後事互助會:同學,是沒有血緣的家人

可別小看老同學一起吃吃喝喝的聚會。很多深刻的想法,都是在這樣的聊天當中,自然而然的浮現。

這個年紀,開始遇到生老病死。他們舉辦了「後事互助會」,如果發現老同學生病、過世,就可以進一步關心,甚至幫忙打點後事。2015年,陳素菁的一位同屆同學因跌倒意外過世身後沒有留下太多財產,卻有2個年幼的孩子。同學們就發起捐款,協助家屬處理後事。有鑑於班上不少單身的同學,在這之後,他們組成了這個12人的互助小組。

這樣的關心,是一種細膩的體貼,而非強迫他人接受。陳素菁舉例,當同學生病時,「有人要先試探當事人是否願意接受探病?或者,他缺錢嗎?有沒有保險?」。因為身處在相同的人生階段,老朋友們或多或少都經歷過相似的情境。在面對他人的難處時,也更能同理對方的心情。

替街友送餐 另類的友情溫暖聚會 

只要有人,有心,幾個同學們也可以自成一個小型的公益團體。

幾年前,復興商工校友、瑞典台商駱璋玲和姐姐共同發起每年年底到萬華為街友發送餐點的活動。但領取餐點的人數太多,對姊妹倆而言實在有些吃力。因此,她們在同學會的群組當中號召有意願的同學加入。現在,每年舉辦街友尾牙時,有人負責訂餐、有人維持秩序、也有人發放號碼牌,讓愛心行動得以延續。

50歲以後的我們,子女獨立離家,有了自己的生活。相守多年的老伴,或許希望有個獨立的空間……換個角度想,老同學就是沒有血緣的家人。心態青春如昔,個性卻更加成熟的我們,又可以像年輕的時候一樣,分享喜怒哀樂,攜手共度未來2、30年的歲月。

50+tips
  • 1到了人生下半場,老同學之間的感情深度,可能不下於有血緣的家人。
  • 2隨著年歲增長,難免遇上更多生老病死與意外,要多珍惜和老朋友見面的時間。
  • 3家人未必要有血緣,朋友互相扶持,也是另一種家的形式。
分享此文:

您可能喜歡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