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FiftyPlus
50歲後還不錯!用新的方法,創造自己的理想老後
走出失婚與憂鬱,朱衛茵:50後懂得分享,讓自己成為一本好看的書

走出失婚與憂鬱,朱衛茵:50後懂得分享,讓自己成為一本好看的書

author
by
50pluscwgvgovernor
  • 十一月 07,2020
  • FILED UNDER:人物
擁有愛自己的能力,就無須把幸福交給別人。
  • 38405

文/蔣德誼 攝影/日常散步.李盈靜 場地協力/秘氏珈琲 內文圖片提供/朱衛茵

編按:多年來主持以深夜時段廣播著名的主持人朱衛茵,她感性獨特的嗓音,陪伴著許多人度過漫漫長夜。她曾經歷婚變、身心崩潰、投資慘賠種種人生波折,但如今回顧起來,都像是一首跌宕起伏的動人樂章。

許多人對朱衛茵的印象,來自她多年來在空中的聲音。在飛碟電台已經擔任廣播主持人長達24年的朱衛茵,開玩笑說自己上下班,已經是「閉著眼睛都會開這條路」,被稱為「深夜女王」的她,就在這條路的往返之間,用聲音和音樂,療癒了許多深夜裡的寂寞靈魂。

「很多人遇到我真的會說:朱姐!我是聽妳的節目長大的。」她笑說,「但說真的,其實我才是在這些時光中,慢慢被修復的人。

從小熱愛西洋音樂  18歲入行做DJ 

對朱衛茵而言,廣播既陪伴著她長大,也是引領她進入音樂世界的敲門磚。「小時候物質生活沒有這麼豐富,娛樂也很少,但廣播一扭開收音機就可以聽,最容易接觸。那時每天晚上11點到凌晨1點,有一個全英文的音樂節目,主持人叫Uncle Ray,你可以想像成香港版的余光,我們這一輩香港人對西洋音樂的啟蒙,很大一部分來自他。」

「小時候我從沒買過一張專輯,但透過廣播,讓我認識好多經典西洋歌曲,而且我只要聽過一次,就幾乎不會忘。」熱愛音樂、也喜歡聊天說話的朱衛茵,18歲高中畢業之後,在錄取率僅有1%的招募雀屏中選,考進著名的「香港商業電台」。白天她有一份秘書的正職工作,下班之後,就在電台擔任DJ。

「無論是做秘書或是DJ,其實環境都很單純,我被保護得很好,沒什麼社會世故的歷練。喜歡聽廣播的人,通常也不太在外面玩,這表示我們個性上比較內向、害羞,但內心的幻想世界很豐富。」

她自我解嘲地說:「你聽西洋歌曲,10首裡有9首都是愛情故事,我對戀愛或婚姻的概念,可以說大部分都來自於這些情歌,可能因為這樣,我才嫁給了寫情歌的人(笑)。你說這是不是註定要失敗?」

原本無意再重提舊事的朱衛茵,最終仍是坦然談及和知名音樂人李宗盛曾有過的一段婚姻:「我心目中的理想愛情很美好,但它像一個泡泡,很容易被戳破。其實沒辦法走下去的原因很簡單,就是到最後發現,我們對婚姻的理解、或是彼此關係的期待有落差。」

甩不掉的「前妻」標籤  深陷恐慌憂鬱

話到此處,朱衛茵略帶感慨地說:「其實最讓人難受的,並不全是離婚本身,而是大概有10幾年這麼久,它像一個標籤貼在我身上,拔也拔不下來。如果我身處一個平凡的家庭,這就是很私人的事情,但因為對方是名人,所以媒體會不斷要我談這件事。」

「任何時候,當你走在路上、坐在咖啡店裡,永遠有人對我指指點點,甚至有人直接跑來問我:欸!妳是不是那個李宗盛的前妻?」因為如此,她有好長一段時間不喜歡出門,和朋友也少了聯絡。

禍不單行的是,在離婚的同一年,她先後經歷父母親離世、投資慘賠數千萬的多重打擊,讓朱衛茵身心幾乎瀕臨崩潰,陷入嚴重的恐慌症和憂鬱症。

「恐慌症的感覺就是,自我像是消失了,變得非常沒有安全感、沒有自信心,每天我從床上醒來,是因為心跳數飆到140、160,全身感覺像是有針在刺。那個時候我每天唯一有辦法做的事,就是深夜1點到3點,主持飛碟電台的《愈晚愈有感覺》。」

深夜與聽眾交心  也療癒自已

在那段難熬的日子,廣播對朱衛茵來說,反而是一個和人群之間剛剛好的距離,「因為不用面對面,我和大家好像更能用真心交流。很多在這個時間還醒著的聽眾,可能是失去愛情、婚姻,甚至是失去家人,心裡某個部分破碎的人,我們就像是每天固定時間約會、相互安慰支持的朋友。」

曾有一個聽眾告訴她:「在我10幾歲的時候,媽媽就離家出走了,我一個人什麼都沒有,但因為妳每天晚上都說話給我聽,妳的聲音就像我的另一個媽媽、陪著我長大。」

還有一位忠實聽眾是從開播以來就固定收聽朱衛茵的節目,還會時常寫信給她。「我只要一唸他的信就會哭,因為我發覺,他好像記得所有我在節目中講過的事,有可能是這個世界上最了解我的人。」後來這位聽眾,還出席了朱衛茵的聽友見面會,2人開心相見歡。

「如果我當時過的是順遂美滿的人生,我想我講不出那些撫慰人心的話,真的經歷過那段難熬的日子,你才會明白怎麼和它相處、怎麼幫助有同樣遭遇的人。」24年來,她與許多素未謀面的陌生人在空中交心,也慢慢拾起破碎的自己。

內圖

↑從事DJ工作多年,朱衛茵擁有許多死忠粉絲,每年更舉辦聽友見面會。

後來朱衛茵更陸續出版《真愛不死》、《愛誰都可以,要先愛自己》等著作,寫下自己的心路歷程,原本她將出書視為一種發洩,沒想到竟因此成為暢銷作家。

有一次朱衛茵在高雄六合夜市,一個攤販老闆衝出來對她說:「朱衛茵,妳知道嗎?妳真是我的恩人耶!本來我老公外遇,我氣得要拿刀把他砍死的!但有人送我一本妳的書,看完妳的故事,我就想:如果妳都可以走過來,那我一定也可以!」

那時我才明白,原來分享有這麼大的力量。」朱衛茵說。

從深夜女王到下班女王  挑戰訪談節目

後來,朱衛茵的節目從深夜時段調到白天,節目內容也從放音樂純談天,變成搭配不同主持人,邀請各個領域的來賓做訪談。「我原本心裡非常抗拒掙扎,甚至想過要辭掉這個工作,因為我覺得自己是一個100%感性的人,非常不習慣這樣的節目型態,而且我怎麼會懂健康、法律或是理財這些專業知識?」

後來台長找來朱衛茵聊聊,告訴她說:「主持人的角色不是專家,是幫聽眾問問題,所以不用擔心不懂,只要會問問題就好了。」朱衛茵才明白,原來過去自己習慣做專家,也習慣一個人掌握一切,但有時候,其實不知道也沒關係。

勇敢踏出舒適圈後,朱衛茵也慢慢從做節目中學習到訪問的藝術,「你必須在半小時內讓來賓把畢生所學的精華,或是他的人生體悟傳授給你,這不是很棒的事嗎?做節目到現在,我覺得就好像讀完2個EMBA,收穫超豐富!」朱衛茵笑說。

內圖

↑從音樂跨足訪談性質節目,讓朱衛茵有更多不一樣的收穫。

走過低潮  分享音樂也是分享人生             

回顧自己24年來從電台DJ、到音樂節目主持人的歷程,朱衛茵說:「我很感謝在生命中有音樂,一首歌的本身是故事,唱歌的人、寫歌的人也是一個故事,把音樂的力量分享給別人,對我而言,是人生中一件很美好的事。」

內圖

↑今年朱衛茵首度獨挑大樑主持音樂電視節目,介紹西洋金曲背後的動人故事。(東風衛視提供)

除此之外,一對可愛的女兒則是最讓她覺得窩心的天使。離婚之後,女兒們隨爸爸住在上海和北京,與第二任妻子林憶蓮的女兒,3個同父異母的姊妹是從小一起長大的玩伴,朱衛茵如果買禮物給孩子,一定是買3份。

我和孩子的爸爸都有共識,絕不希望因為我們離婚,傷害孩子們的心情,她們是我這輩子最愛的人,愛情會改變,但是對孩子的愛永遠不會變。

內圖

↑2個可愛貼心的女兒,是朱衛茵(中)最疼愛的心頭肉。

而面對人生起伏或低潮,朱衛茵說,最重要的是告訴自己:這不是你的錯,也不一定是某個人的錯。「你得接受,有些事情就是發生了。」她經常鼓勵身邊有相似經驗的朋友,和一個值得信任的對象聊聊,或是找一件自己能投入、寄託的事,讓心情有出口。

「做廣播有個好處是,只要還能說話就可以繼續做!我希望自己永遠不要做一個無聊、無趣的人,為此你首先得要對生活懷抱著熱情,第二:時時充實自己、保有內涵,第三:知道自己想要什麼。我們要做一本好看的書,讓別人想來認識、閱讀。」朱衛茵笑說。

「以前我是一個非常沒有安全感的人,但我現在知道自己喜歡什麼樣的香味、什麼樣的食物、我享受生活、享受旅行,開始把眼光放回自己身上。到了這個階段,很多事情就是let go,別再勉強自己、也不要勉強別人,把心放慢一點、放鬆一點,人生會更美好。」

※50後你有哪些夢想?一起來完成50件想做的事!
歡迎加入50x50夢想計畫https://pse.is/SW4KL

※50+為免費閱讀,歡迎贊助支持好內容製作!
我們需要你→https://pse.is/uhxc7


您可能喜歡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