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FiftyPlus
50歲後還不錯!用新的方法,創造自己的理想老後
四、五年級是過度努力的世代!善待自己的智慧:3則故事練習放下,拋開內疚感

四、五年級是過度努力的世代!善待自己的智慧:3則故事練習放下,拋開內疚感

author
by
50pluscwgvgovernor
少點自責,友善看待自己。
  • 47376

文/伊麗絲‧桑德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編按:愈負責任的人,愈容易有內疚感。50世代可說是過度努力的世代。面對內疚,有些人會想辦法補償受傷害的一方。然而長期的補償行為,可能會讓自己不舒服不平衡,也會引發更多問題。像是在孩子年幼時陪伴或關愛不夠,或是面對父母的不足而感到煩躁,或是小時候霸凌手足……這種種內疚常見補償行為,有什麼比補償更好的方式,能讓自己停止自責?

對某些人來說,內疚實在很難應付,因此他們會千方百計地想透過補償策略來逃避它。可能是某個人覺得自己沒有太大的吸引力,因此透過表現得特別友善或樂於助人做為補償。或是有人對自己做的某件事感到後悔,努力想彌補。

如果當事人補償的行為持續很長的一段時間,幾乎已經變成固定的生活模式時,就會產生問題。以下舉3個例子,來說明補償行為。

別因對兒女年幼時關愛不足  過度涉入成年孩子人生

〔實例1〕50世代母親與成年子女

我的女兒露易絲,今年已經25歲了,卻還沒找到可以定下來的對象。我很擔心,會不會是因為在她小時候,我沒有表現得特別關心或是愛她,才讓她有這樣的情感缺陷。表現親密從來就不是我的強項。我總是精力充沛、效率極佳,每當有許多事情得做的時候,總會盡我的全力。但現在當露易絲需要我的幫忙時,我就會立刻放下手邊的一切。——安娜,53歲

安娜因為自己在露易絲年幼時,沒有給予足夠的親密感而覺得內疚,這讓她想對露易絲做出補償,因此,每當露易絲需要她的時候,她就會丟下手邊的一切工作。安娜出現在我的辦公室時,我們談了她內疚的感受,她經常讓自己深受這種感覺折磨。

我問安娜,她的母親在她年幼時表現得如何。原來,她的母親和外婆也同樣沒有表現出足夠的親密感,這其實是整個家族的問題。安娜恍然大悟,現在,她可以跟家族裡的其他女性一起分擔責任了,這讓她鬆了一大口氣。

在這個例子裡,安娜的內疚感並不是真正的問題。內疚感代表的是她的心理狀態;也就是說,她希望自己可以做得更好。如果她一點也不在乎,情況會變得更糟。學會替內疚感挪出空間、與之共處,能讓你的個性變得成熟。

安娜採取的補償策略,才是更大的問題。這些行為傳達給露易絲的訊息是:我所遭遇的問題,都是母親的責任。剝奪其他人應該負起的責任,對任何人來說都是不健康的,包括我們已經成年的孩子。該為他們的幸福負責的人,是他們自己,不是父母。這點非常重要。

克制自己  讓成年子女學會為自己幸福負責

露易絲已是個成年女性,她才是唯一能為自己創造幸福生活的人。無論安娜多想,都不能代替露易絲這麼做。露易絲的童年創傷提供了成長的機會,只有她自己才能把痛苦轉變為收穫,創造令自己滿意的生活。

身為父母,我們可以幫助並支持自己成年的孩子,如果負擔得起,甚至可以為他們付費、提議他們去接受心理治療——如果我們覺得有幫助的話。但是,我們必須克制自己,允許他們經歷屬於自己的危機、做自己的選擇、因為自己的舉動而招致內疚,並為此負起責任

在這一切發生的同時當個旁觀者,說來容易,但做起來難。

我們會想把孩子背在自己背上、以度過人生中艱難時刻的渴望會非常強烈,因此,眼睜睜看著他們因為失敗而痛苦,可能會讓人難以忍受。然而,不過度涉入孩子人生的獎賞,就是可以看到他們成長、見證他們在面臨並克服挑戰時獲得的快樂與驕傲

不必苛求完美  把自己過得更好才正面

與其過度干涉成年孩子的人生,不如專注地扮演他們的良好模範

除了接受治療,安娜也透過練習瑜伽和正念來增進自己表達親密的能力。一開始是想為她的女兒樹立榜樣,但後來成了安娜新的生活風格,她開始用一種新的方式享受人生。同時,她也在預備自己成為一個充滿愛、關心他人的外婆——要是有一天她有機會迎接外孫的話。

給孩子比我們曾經獲得的更多,並不容易。家家都有屬於自己的挑戰,只是大小的差別而已。有些家庭會遇到暴力問題,有些家庭會面臨嚴重衝突,其他家庭則可能容易感到焦慮或憂鬱。天賦和問題會代代相傳,要是後者的狀況持續出現,你可以透過接受治療並改善自己,停止負面的傳承。只要你想辦法把更好的做法傳下去,就會產生正面的貢獻。如果你因為嚴重的家庭問題而感到筋疲力盡,還依然期待變成孩子眼中的完美父母,那你真的對自己要求太多了,很有可能因為內疚感而喪失行動力。

否定自己的情緒  反而讓彼此相處變得虛假

〔實例2〕30世代女兒與熟齡母親

我的母親沒受過什麼教育,我則擁有高階學位。當我母親發表她拙劣的見解時,在我聽來實在很蠢,而且我會因此被激怒,但接著我就會開始對自己生氣。教育水準不高並不是她的錯。當我和她在一起時,我注意到,每次她看著我的時候,我都會露出微笑。——布莉琪,37歲

如果布莉琪敢為自己的感覺挺身而出、放棄裝出笑臉,她跟母親相處時的壓力就不會那麼大,而她母親或許也會因為不必面對燦爛卻虛假的笑容,感到比較自在。

如果知道自己的意見會讓女兒想翻白眼,她母親可能會有不好的感受,但事實就是如此。比起維持虛假的現狀,這麼做是比較好的。幫助別人維持他們對自己的幻想需要很多能量,而這是在浪費時間

不必犧牲自己的快樂  去彌補無法改變的事實

〔實例3〕60世代哥哥與弟弟

當我們還是孩子的時候,我會欺負我的弟弟比爾。比爾青少年時遇到很多問題,他覺得都是因為被霸凌的關係。就算現在已經是成年人了,他還是遇到很多問題,也會跟我保持距離。

我當然感到很抱歉。每次看到或聽到他的問題時,我就會退縮。跟他在一起時,我會傾聽他的問題並盡己所能幫助他,但他幾乎從來不會照我說的去做。每次週末跟比爾共處之後,我往往會有一種空洞的感覺,覺得只是在白費力氣。——漢斯,62歲

不管漢斯道歉多少次或做出多少補償,也無法改變已經發生的事。透過為比爾現在的幸福負責,他所造成的傷害其實遠大於好處,因為,唯一能承擔這些責任的人,只有比爾自己。

漢斯若能表達他的無能為力,而不是在各方面想辦法取悅比爾,他就會貼近實際情況。他可以對比爾說:「但願我能回到過去,讓一切重新來過。」我們可能會有各種理由,覺得應該犧牲自己的快樂,在別人需要的時候陪在他們身邊。但是,當我們這麼做的時候,最終卻對我們想幫助的對象增加了負擔。我們沒有把自己的生活過得淋漓盡致,反倒變成了他們的錯。我們當然可以假裝自己很享受自我犧牲的感覺,假裝不只可以騙過他們,甚至可能騙過我們自己,但長遠來看,這樣做很少會有好的結果。

每個人都有限制  只要當時已盡力,就原諒自己吧

內疚其實是壓抑的憤怒。憤怒會迫使我們去做某些重要的事情,例如遵守我們對自己或他人所作的承諾。但是,在我們無法或不想改變某些事情的情況下,壓抑的憤怒可能完全是浪費力氣。

當你無法滿足自己最親近的人的需求時,自我批評是不會有幫助的,而且這麼做也沒有任何意義,因為你沒有認清自己的限制。此外,如果因為你的無能而讓所愛的人面臨額外的挑戰,其實也不是什麼災難——沒有人能過著一帆風順的生活,而挑戰也可以轉化為成長。

我們都會犯錯、做錯選擇,但也會從這些錯誤中學習。我們必須努力和自己以及我們所做的選擇和睦相處。

有時候,自責純粹只是自我懲罰,它可以當做一種面對不愉快時的防衛機制。例如:做了的事就是做了,沒有人可以改變;壞事會發生在自己或其他人身上,都是因為我;顯然我不像自己以為的那樣好。在我們能夠降低防衛、原諒自己之前,可能會有很多內疚的感覺需要被消化。

最有可能的情況是,就你當時所知的一切,你已經盡力了。如果你看著後照鏡、清楚地看到你的行為完全出於自我中心,甚至違背了自己的價值觀,記得要為有勇氣承認並接受自己內疚的行為表揚自己。不要判自己終身監禁、用餘生來懲罰自己。如果你實在太難跟內疚感共處,可以找一個自己信得過的人聊聊。

原諒自己並不代表你從此不會再自我折磨。你其實完全無法掌控自己的情緒。原諒,可以是決定不再懲罰自己,反過來盡最大的努力,專注在正面思考

當然,為某件事做出補償,也可能是好的解決方法,只要你不強迫自己長時間自我壓抑——這麼做對誰都沒有好處。

重點在原諒你自己。

(本文摘自伊麗絲‧桑德著,《內疚清理練習:寫給經常苛責自己的你》,究竟出版)

※50後你有哪些夢想?一起來完成50件想做的事!
歡迎加入50x50夢想計畫https://pse.is/SW4KL

※50+為免費閱讀,歡迎贊助支持好內容製作!
我們需要你→https://pse.is/uhxc7


您可能喜歡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