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不一定要出遠門!7個大膽點子,在住家附近就能找到新鮮感

旅行不一定要出遠門!7個大膽點子,在住家附近就能找到新鮮感

author
by
50pluscwgvgovernor
換個方式看世界,驚喜就藏在日常裡。
  • 2739

編按:旅遊是找回新鮮感常見的方式,但後疫情時代不適合長途旅行,怎麼辦?《紐約時報》專欄作家羅伯.沃克指出,從家裡附近或家鄉小鎮開始!只要有觀察力,和放膽的點子,真的就會有新收穫。以下7個嘗試,試試看!

和專家一起散步,用新的眼睛探索熟悉的世界

孤寂是適合強化注意力的絕佳狀態。但如果有適合的同伴,有人陪伴也不賴。亞莉珊卓.霍洛維茲在《換一雙眼睛散步去》記錄她和好幾位「專家」在住家附近散步,包括文字設計、植物、公共空間、地質各方面的專家。這群嚮導來到這片霍洛維茲自以為很熟悉的區域散步時,十分樂意協助她用他們的方式看世界,讓她留意他們明顯感受到而她卻沒看到的東西。

並不是所有人都有辦法說服世界知名的專家,甚至只是地方上的名人,花一個下午在我們選擇的地區閒晃。不過,要找到熟悉街區歷史的人士則容易許多(萬事通鄰居)。他們很樂意詳細解說這棟房子隱而不顯的重要性,或是那座地方公園背後的故事。

如果有鄰居沒事就提起你們街區不為人知的歷史,那就挑戰他們。要是有人恰巧在植物學的知識比你豐富,那就恭維他們。請大家和你一起散步,讓他人引導你的注意力,透過不熟悉的視野來探索你熟悉的世界。

走就對了!打開家鄉地圖設計長途散步計畫

不必旅行到世界那一頭,也能找到新的地方探索。看著家鄉或城市地圖,想想哪一帶你完全不熟,為自己設計美好的長途散步計畫。

這個事先計畫、轉換周遭環境的策略,源自麥特.葛林(Matt Green)的「走就對了」(I’m Just Walkin’)計畫,那個計畫記錄一名男子打算走遍紐約市的每一條街,用有條不紊的方式流浪。我日後認識的紐約市立學院(City College of New York)社會學教授威廉.海姆里奇(William Helmreich),也在四年間走遍紐約大街小巷,寫下《沒人知道的紐約》(The New York Nobody Knows)。

這個練習的重點在於留意出乎意料的事。你大概不會挖掘出世界級的歷史遺跡或著名景點。你要尋找、吸收、享受的,是比較不突出的日常細節――用創意畫出的商店招牌、不經意闖入的棋局、路邊不知名但吸引目光的教堂、停車處引人矚目的老爺車、騎著獨輪車的路人等等。

把自己當遊客,參加家鄉的地方導覽

許多城鎮都提供官方導覽,地方人士會直覺認為導覽沒有必要,只是噱頭,或者兩者皆是。放下成見,參加居住地的官方導覽。你會更認識家鄉,也一定會得知你的城鎮是如何介紹給外地人――外地人是如何看待這個地方。

你將仔細觀看自己熟悉的地方,而且是透過初來乍到者睜大的好奇雙眼。

(編按:目前台灣各地有許多地方創生團體不定期舉辦散步導覽活動,想找到合適的活動,可使用縣市/鄉鎮名稱+導覽搜尋,如基隆導覽、苗栗苑裡導覽等。)

出門試著不開Google地圖,體驗迷路帶來的驚喜

Google地圖與其他的競爭產品,方便你在世界上走透透,從你所在之處,到你指定抵達的地點,轉過一個彎又一個彎,一步步引導你。Google內部人士曾說:「再也沒有人會迷路了。」

我確定那位Google人士用意良好,但我認為那種看法令人心驚,甚至想建議大家特別把「迷路」定為目標。

不過,如果立志迷路太過極端,那就讓自己暴露於迷路的可能性之中――至少偶爾為之。下一次去不熟悉的地方,不要使用app。事先看地圖,研究要怎麼走――電子地圖也可以。你可以攜帶列印出來的地圖,或是寫下該怎麼走,也可以直接記在腦中,重點是讓自己當下沒有數位工具幫忙指路。如果一路上跌跌撞撞,拐錯彎,走錯路,那太好了。

從愛默生(Ralph Waldo Emerson)到約翰.杜威(John Dewey),眾思想家都讚揚克服困難達成目標的價值。費點力氣抵達目的地就是最簡單的練習。

用困難的方式抵達:投入這個世界,不要匆匆而過。

挑一條不一樣的路,抵達常去的地方

假如你每天出門工作,你清楚抵達工作地點的最佳路線,也永遠走那條路,這麼做很合理!

不過等一等,設計師寇爾德建議,至少偶爾繞一下路。寇爾德成立的寇爾德夥伴公司(Coudal Partners),以充滿創意的設計專案與產品出名,包括著名的筆記本品牌「野外札記」(Field Notes)。

「不論是走路、騎腳踏車或開車――挑一條不一樣的路,抵達常去的目的地。」寇爾德表示:「如果每天都以相同方式通勤,你什麼都不會注意到。事實上,才抵達幾分鐘,你就對方才經過的路途毫無印象。進入疆屍通勤狀態,其實是偷走自己的時間。新路線會帶來更主動的奇妙旅程。」

找一個下午,不帶錢包出門走走

「字母國際主義」(Lettrist International)在1950年代的巴黎,集合了一群前衛藝術家與理論家,居伊.德波(Guy Debord)也是成員之一。德波替字母國際主義支持的「漂移」(法文 derivé ; 英文 drift)下定義。簡單來講,那是一種移動的哲學:一個人或幾個人讓自己漂移或長或短的一段時間,不需要有一般的遷徙理由,放下人際關係、工作、休閒活動,允許自己受到一個地方的風景,以及隨之而來的偶遇所吸引。

這個目標聽起來帶有浪漫色彩――實際上也有點令人感傷。作家盧克.桑特(Luc Sante)曾經提出理論,指出漂移概念的源頭與實際運用的情形。桑特解釋,1952年《流浪的巴黎》(Paris Vagabond)出版後,「漂移」以及相關的「心理地理學」(psychogegography)一詞,成為字母國際主義者的術語。《流浪的巴黎》由自稱尚–保羅.克萊貝爾(Jean-Paul Clébert)的男子寫成,可說是某種回憶錄。「書中的主要內容是身無分文的人如何在城市中活下去,」桑特寫道:「其實就是克萊貝爾本人的生活寫照。」

二戰結束後,克萊貝爾漂移的城市,有許多經濟結構解體。大量先前生活有保障的市民如今別無選擇,只得在百廢待興中「漂移」。桑特還指出,克萊貝爾記錄當時的情形時,「得想辦法尋找紙筆,有什麼就用什麼,如餐廳桌上的餐墊紙和報紙碎屑。」克萊貝爾寫書的時候,也是利用各種隨機取得的紙片,《流浪的巴黎》本身因此是一種「達達隨機藝術」(Dada chance operation)的產物。

德波借用這種不得不然的作法,改頭換面,轉換成某種令人嚮往的境界。仔細想想,金錢與移動之間有著千絲萬縷的關聯。如果切斷這兩者,將發生什麼事?

找一天,在你居住的城鎮旅行,一毛錢也不花。在度假期間挑一個下午,以相同的方式待在陌生的城市裡。克萊貝爾(和其他在他之前或之後執行類似計畫的作家)體驗並創造了某種肖像畫,描繪出城市中的赤貧邊緣角落。不論時間短暫,看看把金錢從等式中拿掉,會發生什麼事。你移動的地點、你尋找的東西、你要自己去的地方,發生了什麼樣的變化?

找出漂移是怎麼一回事。

不查網路評論,到一家陌生的餐廳用餐

我們想到美食作家與餐廳評論家時,腦中會想起他們對高級烹飪的專業意見,以及對高級餐廳的評價。然而,無名街區偏僻難找的角落,也能挑起一流美食家的食慾。

強納森.古德(Jonathan Gold)是這方面的專家。古德替《洛杉磯時報》(Los Angeles Times)撰寫的食評曾替他拿下普立茲獎。從某種層面來講,古德的整個職業生涯奠基於系統性地留意無名美食。

古德大學畢業後不久,決定吃遍皮克大道(Pico Boulevard)上的每一家餐廳,一路從洛杉磯市中心吃到聖塔莫尼卡(Santa Monica)。古德日後解釋,這場不可能的大冒險沒有明確可循的規則。其他的洛杉磯大道標榜名氣較大的餐廳――或許也比較好。古德寫道:「然而,就是因為皮克大道如此不顯眼,有如郊區房子側院的老舊草坪家具,那是洛杉磯市中心初階資本主義的核心。」皮克大道穿越令人眼花撩亂的多元街區,呈現洛杉磯與當地居民五花八門的萬花筒景象。古德主張:「皮克大道因此是全球最重要的美食街。」

沒錯,古德直言他忍受過不少糟糕的餐點,但他也享受、挖掘不曾聽過的超級美食。他吃遍皮克大道的任務,迫使他走入並體驗無限多元的地點,他平日不會主動去那些地方。古德日後寫道:「那是我學會如何吃的一年。」此外,他對他居住的城市也有了嶄新的視野。

不論是在你的家鄉或來到新城鎮,小規模地模仿古德的壯舉,翻轉你平日決定到哪裡用餐的習慣。不要選擇熟悉的連鎖店,避開網路推薦的熱門地點,也不要去看來很有趣的地方,選擇相反的地方。

某間醜陋的條狀購物中心裡,有一間看似平凡無奇的小吃店,連Yelp評論都沒有?試試看吧!感受一下那裡的氣氛,詢問關於菜單的問題,暗中觀察其他客人,花幾分鐘探索附近區域。或許,你將能向朋友炫耀你挖掘到的美食。不論好不好吃,你自己將體驗到一個新食處。

(本文摘自羅伯.沃克著,《觀察的藝術:在日常生活中開發想像力的131個練習》,大塊文化出版)

本文出自50+生活百科電子報,不想錯過最實用的好文章?立刻免費訂閱 https://pse.is/K7TJQ

※50+為免費閱讀,歡迎贊助支持好內容製作!
我們需要你→https://pse.is/uhxc7


您可能喜歡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