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要「刻意」留時間給自己與家人!管理學大師韓第:你是誰,比你做什麼更重要

每天要「刻意」留時間給自己與家人!管理學大師韓第:你是誰,比你做什麼更重要

author
by
50pluscwgvgovernor
職銜之外,完成理想的自己。
  • 28256

文/查爾斯‧韓第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編按:你是誰?你都用工作上的角色定義自己嗎?英國當代管理思想大師查爾斯‧韓第也曾全心投入工作,遭妻子抗議後醒覺,決心要保刻意保留時間給家人與自己。

多年前,內人和我想去義大利住一段時間。我們到義大利幾個月後,朋友問我們有沒有見過那群尤斯特比(Eustabies),我們說:「沒有,那是誰呀?」朋友解釋,她不是指尤斯特比家族,而是指那些被問到他們是誰時,總是用「喔,我從前是……」(used to be)利過退休生活前是做什麼的人。真悲哀,這些人仍在用過去的人生角色定義自己。

職銜不等於這個人!別用「退休前是做什麼的」來定義別人

首先,都是我們的錯。我們原本就不該把別人侷限在框框裡,放在職務或角色的框框裡。然而,我們和別人初次謀面,試圖了解他時,難免會這麼做。

就好像一隻狗初次見到另一隻狗時,會用鼻子嗅一嗅彼此,我們也會相互繞圈圈,尋找線索。但我們不該這麼做,我們很可能因為他的回答,而用我們對某個職業的刻板印象來看他,認為會計師都很呆板,數學家都聰明絕頂,政客工於心計,生意人則很貪婪。如果我們初識一個人,還來不及和他聊幾句,就已經對他心懷偏見,真是太不公平了。可悲的是,大家都是如此。

最近朋友問我有沒有見過剛搬到村子裡的某個人,我也從中學到一課。他說:「你會喜歡他。他剛退休,正在尋找新嗜好和交新朋友。」

我問:「他以前是做什麼的?」

朋友困惑地看著我說:「我不曉得,這有什麼重要嗎?」

「不重要,當然不重要。」我回答,有點不好意思,我正在做我過去指責別人的事情,用別人現在或過去的工作來定義他們,卻被逮個正著。

用5件物品和一朵花來描繪人生  你的畫面是?

我們藉以謀生的方式無法代表我們這個人。內人曾做過一個有趣的攝影研究,她要求攝影對象用5件物品和一朵花構成的圖像,描繪他們的人生。這個練習非常發人深省,你也應該試試看。大多數人都用選擇的物品來象徵所愛,例如人生伴侶或家人。也有人選擇能喚起童年記憶或雙親或嗜好的東西,例如音樂或閱讀或帆船。她有時發現,沒有人挑選物品來象徵自己從事的工作。

有個年輕女子在石油業位居要職,我跟她提到這點時,她回答:「喔,那只是我做的工作,不能代表我這個人。我希望有朝一日,我的工作也能反映出我是什麼樣的人。」我完全理解她的說法。她讓我印象深刻,因為她似乎是個野心勃勃的年輕女子。幾年後,她果真放棄石油業的工作,成為登山客、嚮導和探險隊長。我還記得當年她的肖像中有2件物品乃是從大自然和戶外活動得到的靈感。

還有一次,內人和一名年輕創業家一起做這個練習。他選擇的第一件物品是皮夾,裡面塞滿1元美鈔,我們當時在美國。他拿起鈔票,把它放在桌子中央,說:「這就是我,我先是個生意人。」然後停頓一下,看看桌上的皮夾:「不對,不是這樣,賺多少錢不重要,我的夢想是,假如我能推出正確的產品,要看看我的產品如何在世界各地改變大家的生活。」

可以想像,在那一刻,他改變了那年輕組織的文化和優先順序,讓員工擁有可以認同的信念,畢竟誰會因為幫助老闆致富而大感振奮呢?

插一句題外話,我經常納悶,為何業界領導人總是認為提高股東價值可以激勵員工?拚命為陌生人創造財富,如果不是近乎唐吉軻德式的樂善好施,就不過是愚蠢罷了,無論如何都不可能為企業奠下穩固基石。

別被工作綁架!職場並不是非你不可

不過,無論是因工作上的需求讓你醒著的時間都在工作,或你認為工作帶來的滿足感勝過人生其他一切事物,當你愈來愈投入工作時,工作往往會控制你的人生。我是過來人。我當時在新成立的商學院,為步入職涯中段的主管設計新的教育課程。在我心目中,第一批入學的18名學員非常重要。他們能否成功,決定整個計畫的成敗,也關乎我的未來前途。我需要全神貫注在這個計畫上,至少我當時是這麼想的。

每天孩子尚未醒來,我就出門上班;等到我下班回家,他們早已上床睡覺。到了週末,我疲憊不堪,但仍須為下週的工作預做準備。於是我為求平靜,避開家人。內人抱怨時,我告訴她,我是為了她和整個家在辛苦打拚;我說,我必須成功,才能供應他們所需的一切。她很不以為然。我還記得她說,她顯然得當上我的學生,才能看到我最好的一面,或才有機會看到我。她說,她嫁的人是我,不是嫁給倫敦商學院。

我終於及時醒悟。不過,我看過太多婚姻因為其中一方或雙方太過投入工作而失敗,他們重視自己是做什麼的,更甚於他們是誰。當然在全年無休的世界裡,有的人甚至還需要不斷出差,很難有充分的時間脫離工作,完全做自己

我們也許希望自己在公司和在家裡都是同一個人,但真實狀況可能會讓你嚇一跳。有個事業成功的朋友在公司親子日帶女兒一起上班。後來我問小女孩有何感想,她說:「感覺很奇怪。坐在那張大桌子後面的人不像是爹地,而是我從沒見過的人。」

不可避免的,我們在人生不同層面會展現不同面貌,所以必須開拓出充足的空間,讓自己的每一面都被看到。老實說,我們在職場被需要的程度或許不如自己想像中那麼高,只不過有時候,上班比待在家裡有趣、也刺激多了,而且我們自認也表現得比較好。

別等到來不及才後悔  多留點時間給家人

一旦建立自己的家庭,我勸你要牢記上面幾點。保羅.伊凡斯(Paul Evans)和費南度.巴托羅梅(Fernando Bartolomé)寫的《成功非得付出這麼高的代價嗎?》(Must Success Cost So Much?)是在這個階段的人生影響我最深的書之一。書中記錄一系列對企業高階主管的訪談,問他們如何看待自己的人生。書名說明了一切:每個人都後悔在孩子還小、最需要他們的時候,花太少時間陪伴家人。

週末正逐漸消失。科技正在瓦解我們不工作的休息時間。今天,不是只有醫院、監獄和航空公司才全天候營運,每個人都可以全天候工作,許多人也確實這樣做。然而週末之所以存在,自有它的道理,我們至少需要有個星期日、星期六或星期五,端視每個國家信奉的宗教而定。他們說,連上帝都會在第七天歇息,反省一星期來的工作,雖然和我們不同的是,神「看著是好的」。

上帝說得對,俗話說,只用功不玩耍,聰明孩子也變傻。我們不只需要玩耍,我曾說過,大部分的學習都是在寧靜中理解過往經驗。我們需要時間與空間來反思過去一星期或一個月以來,哪些事情做得對,有哪些事情原本可以採取不一樣的做法。如果缺乏這樣的省思,我們永遠不會改變或進步,或盡己所能,充分發揮。

為自己安排休息與反省時間  拿回人生主控權

我們必須把休息和反省變成常規。問題是,今天我們必須自行安排這樣的規律,無法期待組織或其他人為你安排。但拜新科技之賜,這應該可以輕鬆辦到。過去大多數人一星期工作5天,每年工作47週,還有一些假期,所以加總起來,每年的工作天數為235日,留下121天來休息、玩樂和省思。

我們可以每星期花一天來休息和玩樂,於是每年就剩下70天左右用來思考和學習。或我們也可以稍做調整,花更多時間陪伴家人和玩樂。

不一定非得在星期天休息不可,我們發現,星期天是一星期中最安靜的一天,比較不會受到干擾,可以安心工作,星期五反而可以拿來參與文化活動及和朋友聚聚。重點是,這不只是我們的選擇,也是我們的需要。沒有社會常規可以充當指引時,我們必須訴諸自我紀律。

我的習慣是早餐前去外面散步40分鐘,通常都去我家對面的樹林。散步不但有益健康,更重要的是,會讓腦子放慢速度。我認為散步是一種「漫無目的」的活動。我一天中大部分時間不是前往某個地方,就是在做某件事情,唯有每天這個時間,只是漫無目的散散步,朋友稱之為「閒逛」。

此時放眼望去,可以看到大自然呈現它最好的一面,非常撫慰人心、不加批判、包容錯誤,是美好的同伴。散步時,我任由心靈漫遊,思考今天該怎麼過,也回顧過去幾天。然後我試圖在這樣的氛圍中拋開日常瑣事,審視未來幾週的優先順序。

我發現我們很容易讓別人的需求決定自己的日程安排。我本能喜歡忙碌,對別人的要求總是來者不拒,我必須設法不讓這類要求占據我所有的時間。

你或許會說,這是某種形式的「正念步行」(walking mindfulness),但我不會認為這樣是出世,我只是取回人生的掌控權,重新設定優先順序,因此必須脫離日常工作環境,進入節奏不同的另外一個空間在那裡,蟲鳴鳥叫及風吹樹葉的沙沙聲,取代了電腦鍵盤的敲擊聲。

我的朋友大衛.普爾(David Pearl)創立了一家新的社會企業「街頭智慧」(Street Wisdom)。他邀請所有登入街頭智慧網站的人加入他們的團體,大家會在特定的時間地點會面,花幾小時的時間在附近的街頭散步,靜靜觀察周遭發生的事情。如果願意的話,還可以和路上碰到的人交談,從所見所聞思考生命的豐富多樣。然後大家再回去共同討論這次經驗帶給他們的衝擊。這項活動完全免費,如今全球各地許多城鎮和都市裡都有人起而效尤,大家似乎很喜歡藉由這項單純的活動,毫無目標的漫步都市中。

(本文摘自查爾斯‧韓第著,《你是誰,比你做什麼更重要:英國管理大師韓第寫給你的21封信》,天下文化出版)

※50後你有哪些夢想?一起來完成50件想做的事!
歡迎加入50x50夢想計畫https://pse.is/SW4KL

※50+為免費閱讀,歡迎贊助支持好內容製作!
我們需要你→https://pse.is/uhxc7


您可能喜歡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