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經母親癱瘓、女兒罹癌!楊月娥:照顧者別當救世主,自己先好,家人才會一起好

歷經母親癱瘓、女兒罹癌!楊月娥:照顧者別當救世主,自己先好,家人才會一起好

author
by
50pluscwgvgovernor
  • 十月 04,2020
  • FILED UNDER:人物
有能力愛自己,才有能力照顧他人。
  • 44385

文/蔣德誼 攝影/日常散步.李盈靜 內文圖片提供/楊月娥

編按:在照顧家人的身心重擔下,如何調適自己?經常在節目中分享健康與理財資訊的主持人楊月娥,長達10年至今都負責照顧家中長輩,2017年女兒更意外罹患血癌,幾乎讓她身心俱疲。後來她警覺「自己不能比家人先倒下」,除了在生活中放鬆、適時抽離,也練習逐漸放下心中的不平衡,「到這個年紀,沒有什麼比善待自己更重要。」

許多40、50歲左右的人被稱為「三明治世代」:意即要同時承擔照顧長輩,與養育下一代的雙重責任與壓力,被夾在中間喘不過氣。

對於廣播與電視節目主持人楊月娥而言,這份壓力更是沉重:她先是經歷公公在醫院臥床5年後過世,接著媽媽器官衰竭昏迷,救回一命之後全身癱瘓、生活無法自理;3年前,小女兒小蓁更被診斷出罹患血癌末期。

沉重的親情與照顧壓力,箇中辛酸很難為外人所道。對於這些出現在楊月娥人生中的考驗,她說:「有些事情你會生氣、覺得命運不公平,但人生很長,你如果拉長、拉遠了看,某一天你也許會感謝它們。」

17歲經歷生死關  最害怕看見彼此難過

楊月娥至今仍然清楚記得女兒病倒的日子:2017年9月4日。「那時她在學校突然眼睛看不見,緊急送醫檢查,醫生確診是血癌的第一時間我也沒辦法接受,把車停在路邊就是大哭、一直打方向盤。」

女兒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曾被問及:生病期間最痛苦的事是什麼?沒想到,答案並非療程的不舒服或身體病痛,而是「怕自己難受的樣子會讓爸媽傷心,心裡壓力很大。」楊月娥有感而發地說:「其實家人之間都是互相體貼為彼此著想,像我難過的時候,也是躲在廁所裡一邊喝酒一邊哭。」

不想讓自己的情緒影響女兒,楊月娥還安慰她:「如果妳這輩子必須要碰到一次大病,那妳要慶幸是在17歲,還沒開始工作、也還沒結婚成家的時候。妳可以專心治療,還有媽媽在旁邊陪妳、照顧妳。」

內圖

↑女兒罹患血癌,在彼此陪伴下共同度過難關。

楊月娥說,過去小蓁在學校是跳舞、打球游泳樣樣活躍的孩子,同學知道她得血癌,都非常吃驚。「我想對她的同學朋友而言,這場病其實也是一堂生命教育課,領悟到健康不是理所當然的事。因為這個年紀的孩子,其實都在熬夜、不忌口,揮霍青春。」

在8個月的療程當中,楊月娥盡量婉拒親戚長輩們的探訪,卻很歡迎小蓁的同學朋友多來看她。「有一次她從背後打針,平常她是痛到不能動的,但是看到朋友來了,她還是硬撐著身子坐起來,你就知道同儕的鼓勵給她力量多大。」

內圖

↑因為治療期間無法離開醫院,校長特別把全班帶來醫院,拍下珍貴的畢業紀念照。

但課業畢竟中斷近一年,小蓁一度面臨沒有學校可以念的窘境,最後是神通廣大的臉友,建議她可以去考台藝大獨立招生的戲劇系,「最後她真的努力考上了,雖然還是有些擔心未來的出路發展,但走過這一遭,我的標準降低很多,只要她健健康康活著就好。」

同時照顧母親和女兒  更年期提早報到

不只是病榻上的小女兒,楊月娥還同時照顧著癱瘓臥床的媽媽。「我那時候就是過著醫院家裡兩頭跑的日子,坦白說,是連崩潰的時間都沒有。」

「就像約好的一樣,女兒進醫院之後,我的生理期就跟著停了,直接進入更年期。在療程當中,我全副注意力都放在孩子身上,不覺得有什麼異狀,等到孩子穩定下來了,我在家裡一個人的時候,就開始莫名掉眼淚、更年期該有的潮紅、失眠,情緒不穩的症狀通通沒少。」

楊月娥的媽媽一輩子強勢、脾氣暴躁,辛苦把3個小孩獨力拉拔長大,卻在5年前因為重感冒合併糖尿病,引發多重器官衰竭,緊急送醫之後救回一命,從此全身癱瘓,更因為氣切無法言語,她心裡想什麼、要做什麼,旁人只能用猜的。

楊月娥說,媽媽因為身體無法動彈,經常不配合她和看護的照顧,或是鬧情緒耍脾氣,甚至會用手比出劃過脖子的手勢,表示自己不想活了。「後來我真的受不了,抱著她哭說:媽媽妳要幫我,妳如果不幫我,我會倒下來。」

對於母親,楊月娥有著複雜又矛盾的情結。

從小楊月娥就是家中那個最常幫忙大人做事的小孩,「因為我手腳勤快俐落,又是兄弟姊妹裡最叫得動的那個,但是做最多的人不會被誇獎、而且事情會愈做愈多。」

不只如此,母親從小管教嚴厲,她做得好是應該、做不好就等著挨罵挨打。「後來我才知道,媽媽是真的有情緒障礙問題,只要一個煩惱、不開心,她的情緒就控制不住。」

得不到的就釋懷  不再讓怨困住自己

原本住在基隆老家的媽媽,癱瘓之後已無法獨立生活,楊月娥和哥哥、妹妹3人之中,勢必得有人接下主要照顧者的責任。「我心裡掙扎老半天,忍著不講話,最後是我先生打破沉默,拍拍我的肩膀說:我們把媽媽帶回家吧,只有我們家有電梯,照顧進出也方便。」

「我很感謝先生幫我開這個口,但我覺得他很聰明,因為這樣以後我也一定會對婆婆很好。」楊月娥笑說。

內圖

↑放下童年累積的複雜情結,楊月娥陪著媽媽共同修習生命的功課。

人到中年,手足之間面對照顧年邁父母的課題,總是家家有本難念的經。「若說心理沒有不平衡是騙人的,小時候我做的事最多、得到的關愛最少,為什麼現在我要做那個擔責任最多的人?」

從公公到媽媽,楊月娥長達10年照顧臥床的長輩,如何紓解身心壓力,甚至是內心的怨?「其實最煎熬的不是照顧本身有多辛苦,而是眼看媽媽痛苦、不舒服,自己卻無能為力。所以現在我如果覺得情緒已經超載了,就暫時抽離交給別人處理,不要讓責任壓垮自己。」

面對手足,她也盡可能放寬心,不去計較誰付出多少,這不是為別人,而是為了讓自己好過。好友賴佩霞就曾勸她:每個兄弟姊妹和媽媽之間的關係都是獨立的,人人有自己的一本帳,你只要看自己的帳,有達到收支平衡就好。

「台灣話有一句俗諺叫做:父死路遠、母死路斷。父母親過世之後,跟兄弟姊妹連結其實一定會變淡,所以我覺得,人與人之間的緣分可以把握的時候就把握,現在有能力可以照顧家人,其實是福氣。」

靜坐呼吸寫書法  學習放鬆好好過日子

除了心情上轉念,楊月娥也逐漸學著適時放鬆自己。「我有一陣子壓力大到自律神經失調,稍微一急就會覺得心跳加速、快要喘不過氣。後來我養成睡前靜坐、深呼吸的習慣,陪女兒住院的時候,我就帶著瑜珈墊,聽楊定一的靜心呼吸法,跟著他的指令練習,慢慢把身體和心都鬆開。」

賴佩霞則送她可以用水重複書寫的書法紙,「我是一個急性子的人,寫書法和做深呼吸,都是讓我專注眼前的動作,可以暫時忘記很多煩惱。我覺得生活中適時安排一些儀式,有助於跳出日常的柴米油鹽瑣事。」

因此,她也會偶爾和先生安排到外面的飯店住一晚,或是到餐廳吃一頓好料理。「回到家裡,其實你很難不想東想西,加上不時要留意媽媽的狀況,其實沒辦法徹底放鬆。」

她說,暫時抽離環境回歸2人世界,對自己和老公都很有幫助。後來她體悟:如果我是主要照顧者,那自己一定要先好,家人才會跟著好。」

楊月娥坦言自己個性有時躁動易怒,先生經常扮演「煞車皮」的角色,兩人一冷一熱、一急一緩,恰好互補。「有時候我一肚子氣,我先生不會馬上反駁我或下指導棋,而是冷靜分析,引導我換個方式思考。」

內圖

↑病痛也是生命的老師,一家人彼此之間反而更親密。

「到現在50幾歲的年紀,沒有什麼比好好過日子更重要。怎麼好好過日子?我覺得就是善待自己的心。憤怒和怨懟會傷心、更會傷身,我現在的練習就是不要想當所有人的救世主,至少要意識到自己肩膀上有幾件擔子,然後告訴自己:放掉一點、再放掉一點。

人過中年面對至親病痛,雖是艱難的考驗,卻也讓楊月娥逐漸學到凡事不再堅持一肩扛起,家人的心也更貼近了。

※50後你有哪些夢想?一起來完成50件想做的事!
歡迎加入50x50夢想計畫https://pse.is/SW4KL

※50+為免費閱讀,歡迎贊助支持好內容製作!
我們需要你→https://pse.is/uhxc7


您可能喜歡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