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不說話,但教會了何謂「活」!登山家江秀真:55歲開始登山,10年後會煥然一新

山不說話,但教會了何謂「活」!登山家江秀真:55歲開始登山,10年後會煥然一新

author
by
50pluscwgvgovernor
  • 九月 01,2020
  • FILED UNDER:人物
現在就啟程,發掘心裡的那座山。
  • 46158

文/蔣德誼 攝影/影巷26號 內文圖片提供/江秀真

編按:攀上頂峰之後,可以做什麼?台灣知名女登山家江秀真在完成了攀登全球七大峰的成就之後,因為一場生死交關的驚險歷程,讓她立願投入山岳教育、為台灣貢獻一份力量。登山大多時候是與自我對話的時刻,但當她攀上這座「教育聖母峰」,卻因為分享,感受了更富足的生命。

24歲就成功登頂聖母峰、更在2009年完成攀登全球七大洲頂峰的江秀真,40歲前就完成許多登山家一輩子難以達成的終極目標,堪稱台灣登山界傳奇女傑。

在攀登頂峰之後,人生的下半場,她選擇投入推廣山岳教育,除了到各個機構學校分享自己的生命故事,更身體力行帶著孩子與熟齡族實際走入山林,10年下來,演講經歷已超過3千次。「登山可以說影響了我的一生,我所做的這些不只是為了分享,也是回饋。」

17歲愛上爬山  24歲登頂聖母峰

從小就喜歡運動,體能也特別好的江秀真,小學就開始打躲避球、練田徑到進校隊,而她和登山的緣分,則是從高中參加救國團活動開始,「那時候我去登山主要是因為喜歡山上的景色,特別是冬天積雪的樣子,真的非常漂亮。所以就慢慢對台灣的高山產生憧憬。」

後來江秀真跟著同樣喜愛登山的二姊參加同好所組成的民間登山社團,逐漸累積攀登山岳的數量,慢慢進入登山精銳好手的領域,幾乎只要一有空就往山上跑。「1993年台灣第一次有人登上聖母峰,當時登山界大家都想挑戰,我當然也很心動啊。一些前輩看我體能好,就建議我應該試試看。」

內圖

↑從小體能好、也喜歡大自然的江秀真,因為接觸救國團活動而愛上登山。

要登上全世界海拔最高的巔峰,所需的準備自然也不同一般。她經過一年半的訓練,在1995年成功登頂,是台灣第一位登上聖母峰的女性登山者。「我第一次接觸到來自世界各國的登山隊,他們無論是在裝備、或是登山的觀念、知識,那個差距之大,讓我感覺非常衝擊。」

「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他們面對山岳的心態並非征服,而是有哲學、人文的思考在裡面。」她從此不再用「攻頂」這個詞,也埋下要到國外登山學校,獲得真正專業登山知識的念頭。

初次登聖母峰  體會登山的慢哲學

2006年,江秀真獲得推薦,加入戶外品牌贊助的攀登全球七大洲頂峰計畫。此時她所面對的登頂挑戰,早已遠遠超出當初只是想「看漂亮風景」的程度,在無比險峻的環境中,如何讓身心都準備妥善?

「第一次爬聖母峰,我是成員中資歷最菜的,當然是前輩說什麼我照著做,算是看著他們的背影,學習關於登山的一切知識。隊伍裡的攀登隊長是影響我很深的一位,他告訴我說:秀真妳記得不要急、不要貪快,走慢一點沒關係。」

一個「慢」字說來簡單,但對於專業登山家而言,卻是一個必須克服的功課。「會想要快有2個原因:第一個是會和隊友在心裡比較,希望比其他人成績表現更好,第二是害怕自己落後,會造成隊友的麻煩或是負擔。所以我學習走在別人後面,當那個押隊的人,去陪伴、協助走在後段的隊友。」

江秀真記著這個叮嚀,不急著在一開始就衝過頭、耗盡體力,果然到了後段,就比其他急著要加快腳步的隊員適應得更好。「現代人凡事講求速度、效率,登山讓我學會如何慢下來,找到自己的節奏是最重要的」,這不僅是登山的秘訣,也適用於人生。

內圖

↑靠著毅力與韌性,江秀真完成了攀登全球七大峰的壯舉。

熬過奪命暴風雪  困境反而是成長機會

多年的登山路途中,至今最令江秀真難忘的,還是在2007年挑戰南美洲最高峰阿空加瓜峰時,幾乎與死亡擦身而過的體驗。那時和她一起登頂的隊友必須下山補充物資,未料因體力不支獨自留守帳棚的江秀真,卻遇上了致命的強烈暴風雪,除了等待風暴過去,別無他法。

「我們在登山訓練的時候都有做獨處、紮營的練習,雖然在技術上可以做到,但真正面對極度惡劣的狀況,心裡還是會恐慌。我哭完之後,還是冷靜地開始分配每天吃的糧食、把帳篷補強固定好。」

做完所有準備後,她抄心經、甚至錄下自己的遺言,到最後所有能做的事都做了,只能跪在帳篷裡祈求上天:「如果我能度過這關,回台灣之後,我一定做一些貢獻回饋社會的事情。」撐到第3天,暴風雪終於過去。

經歷過生死關頭,給江秀真的啟示是:學會和困境做朋友。「現在回想起來,若沒有困境,你就不會成長,是它們在後面推了一把。如此一來,看待困境就會有不一樣的感受。」

為推廣登山教育  10年演講3千場

2009年,江秀真耗時3年半完成全球七大峰登頂計畫之後,不只因為當年自己得以全身而退的約定,也因為身邊朋友不斷鼓勵她,應該多分享自己的登山經歷與生命體會。她因此展開「演講行腳」之旅,到全台各地的中小學、機構團體演講,更立下大願,要成立台灣第一座登山學校。

開始登山之後,江秀真曾在梅峰農場擔任生態解說員、也擔任過玉山國家公園巡山員。她深深感受到,不只台灣民眾普遍對於山岳感到陌生、甚至很多登山愛好者,也缺乏安全意識以及正確的訓練觀念。

「登山帶給我的收穫多到數不清,我因為登山重新體會生命的價值、在精神上變得更獨立、成熟,也懂得欣賞與愛護自然之美,所以我希望可以把登山的種種好處,傳達給更多人。」

10年下來,江秀真已經累積了近3千場的演講,她笑說:這是她爬過最難的一座山,因為看不到終點。但給孩子們演講,對江秀真來說,就像是撒下種籽,「雖然不知道有多少效果,但如果做得夠多,一定可以有一些不同。」

內圖

↑走遍全台超過上千所學校演講,江秀真希望讓孩子們更認識、親近山岳。

55歲開始登山  為老後做好身心準備

不只為下一代投入登山教育的推廣,江秀真也注意到,近年來台灣社會逐漸邁向高齡化,喜愛登山健行的熟齡族群更不在少數。她開始帶領熟齡族一起登山,從百岳中最簡單的合歡主峰,後來慢慢進階到合歡北峰、雪山東峰,更立下挑戰登玉山的目標。

「我帶的隊員從60~80歲都有,剛開始難免會害怕,擔心自己體力跟不上,但多走幾次之後,他們就會慢慢有自信心、相信自己可以完成。」

江秀真認為,如果從55歲開始到65歲退休前,維持10年的登山習慣和興趣,到了退休之後,不論是自己的健康或是對人生的看法,一定會大大改觀。「其實登山帶給人的力量很奇妙,你會認識不一樣的自己,也會拓展意志力和韌性,沒有經過探索,可能不知道自己可以做到這麼多。

內圖

↑江秀真認為,熟齡族登山既能培養社交樂趣,對心情和健康也都有很大幫助。

今(2020)年49歲的江秀真,因為投入登山領域至今單身,從小就要幫媽媽照顧弟妹、揹小孩,半工半讀補貼家用的她,對於持家的辛苦很早就有親身體會。她笑說:「因為我個性很有責任感,若有了家庭一定會牽掛,就很難做這麼多事,我決定還是選擇自己喜歡的生活。」

對江秀真而言,山既是時而溫柔、時而嚴厲的老師,更像是最親密的家人。「登山對我而言就像回家,每次進入山裡,你會感覺像是被自然擁抱;山不會說話,但它告訴我很多事情,也讓我更認識自己。」

推薦閱讀:江秀真著,《十年一講,為夢想》,商周出版

※50後你有哪些夢想?一起來完成50件想做的事!
歡迎加入50x50夢想計畫https://pse.is/SW4KL

※50+為免費閱讀,歡迎贊助支持好內容製作!
我們需要你→https://pse.is/uhxc7


您可能喜歡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