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好媽媽,也要做自己!50+熟齡街舞成員香香:豁出去學,每天都像拆禮物

當好媽媽,也要做自己!50+熟齡街舞成員香香:豁出去學,每天都像拆禮物

author
by
50pluscwgvgovernor
發現身體的新可能,心靈也隨著自由。
  • 442

文/蔣德誼 攝影/日日寫真

編按:你有想過在60歲還能登上國家級舞台嗎?59歲時參與第一屆50+熟齡街舞計畫的讀者劉洪麗香,不只就此愛上舞蹈和表演,更找到了勇於作夢和挑戰的動力,2年來陸續參與許多演出計畫,就連家人都驚訝於她的改變。她說:「身體的潛能真的無限,重要的是有沒有勇氣和它一起完成很多的不可能?」

被大家暱稱為「香香」的劉洪麗香,個頭嬌小,走起路來卻輕快如飛。她的大半輩子就和許多同世代的女性一樣,依循著家人和社會的期望選擇了自己的人生,但到了50歲之後,她赫然驚覺「那我的夢想、我的目標又在哪?」

曾經不被家人看好、親戚不以為然的舞蹈和表演,如今卻成為了她的生活重心。

當好媽媽不再被需要  自己還剩什麼

回想起來,香香和跳舞的緣分其實開始得很早,念小學時,老師還曾經到家裡跟她的爸媽說:這孩子很有舞蹈天分,你們要不要讓她往這條路走?「但那個年代一般人的觀念會覺得,跳舞能幹嘛?就直接被我爸拒絕。後來還是我拜託老師,不要再去我家找我爸了。」

沒有家人的支持,跳舞這件事只能默默收在心裡,香香最後選擇了自己其實一點也不喜歡的會計工作,理由是爸媽認為既可以幫忙家裡,也不必煩惱找不到工作。接著像是順理成章一般,找到對象、結婚、懷孕生子,讓人無暇思考地接踵而來。

「剛結婚的時候還有在上班,但等到老大快出生的時候,我覺得既然當了媽媽,應該全心全意照顧孩子,就辭掉工作當家庭主婦。」如此一晃眼10幾年過去,當孩子慢慢長大,香香卻逐漸感覺到這個「好媽媽、好太太」的角色不再被需要了。

「以前我每天除了做家事,就是等小孩回來,然後問他們說:今天開心嗎?在學校有沒有什麼有趣的事情?他們還小的時候還會嘰嘰喳喳地跟我聊天,但到了叛逆期,只會覺得媽媽很囉唆、很煩。」起初她為了改善和孩子的關係費盡心思,像是特意煮孩子愛吃的菜、買東西來討好他們,「但愈做愈覺得好累、心裡好沮喪。」

這時她驚覺:「我每天都在問別人開心嗎?快樂嗎?但卻從來沒有問過自己這個問題;我每天都在問別人有什麼新鮮、有趣的事,那為什麼不自己去尋找呢?

參加50+熟齡街舞計畫  找回帥氣狂野的自己

其實香香沒有忘記自己喜歡跳舞,2個孩子都開始上學之後,她也曾經參加社區媽媽成立的舞蹈班,「因為家住新店郊區,想說這樣就不用跑太遠,還可以顧到家裡。」她甚至沒有讓家人知道自己參加舞蹈班,「想說不知道還好,我擔心萬一他們知道以後不喜歡我跳舞,不就很為難。」

「可能我心裡還是有根深蒂固的觀念,覺得女生應該就是要安安靜靜、溫柔淑女的樣子。」和先生出門時,她也總是穿著他喜歡的針織線衫、長裙、蕾絲上衣。「但我自己知道,內在的我有另一面,其實是想要很帥氣、很野。」

「我慢慢發現,自己在跳舞的時候是真的很快樂、很享受,一起上課的朋友都說:香香妳跳舞的時候,整個人都像活起來了。」她逐漸花更多的時間跳舞,甚至把社區舞蹈班從10幾個人擴大到60、70人的規模。

久而久之,香香逐漸感覺到,自己已不滿足於只是擺擺手踏踏步的大媽廣場舞,也不想老是跳換湯不換藥的類似動作。「但我提議想開一班比較進階的課程的時候,大家都不贊成,說:我們只是想活動活動身體而已,幹嘛要跳這麼難的?」

也約莫在這個時候,一個朋友傳給她50+正在招募熟齡街舞團員的訊息,鼓勵她說:妳一定行的!「現在回想起來真的很感謝她,讓我有踏出去的契機。」

內圖

↑參與50+熟齡街舞計畫,讓香香(中)重拾舞蹈夢,更開啟了往後的各種可能。

從社區跳到國際舞台  只要敢試夢想不遠

59歲初次嘗試街舞,要突破的除了肢體的慣性,更是對年齡的框架想像。「那時上街舞課,教室裡清一色是年輕人,櫃檯小姐以為我來接小孩,我就鼓起勇氣說:我是來上課的!但後來大家漸漸玩在一起,還告訴我:香香姐妳很厲害!讓我有信心也可以跳到50、60歲。」

隔年她參加街舞教室的年度發表會《我是舞者》,整場節目下來近3小時,她幾乎每天卯起來練習,竟然逐漸練出身體線條。

內圖

↑和一群年輕人一起完成街舞教室的年度發表會,香香(左2)全力演出,毫不遜色。

有了信心以後,不只街舞,她也開始嘗試各種不同類型的舞蹈風格:佛朗明哥、現代舞、芭蕾……想到什麼覺得有趣就去上課。「老師曾說:到我們這個年紀跳舞有一個優點,因為人生歷練夠豐富,所以只要把心裡的情感表現出來,就會有自己獨特的美。」

參與50+熟齡街舞計畫,對香香而言,不只一圓她的舞蹈夢,更讓她體會到:夢想並不遠,原來真的伸手可及!

此後像是打開了某個開關,她的「夢想計畫」一項接一項開展:包括加入台北室內合唱團登上國家音樂廳,還到日本交流演出,跨出台灣表演。在實驗劇場售票演出素人劇場《該我上場》......

今(2020)年,她更入選兩廳院和英國沙德勒之井劇院跨國合作的樂齡計畫《浮花》,原本要登台倫敦,站上國際舞台(現因疫情影響而取消),這些都是她過去想都沒想過的體驗。

↑參與兩廳院的熟齡舞蹈計畫,香香更入選與英國沙德勒之井劇院跨國合作的演出。

把自己的日子過好 和家人也能有更多話題

香香的另一個改變,是終於有勇氣摘下過去隱藏自己的面具,大方展現真實的一面。

「以前我參加社區舞蹈班就是默默地跳;現在我都直接把演出影片轉發家族群組:看看你媽就是在跳這個,多厲害!」

2018年參加兩廳院的《換我上場》樂齡表演計畫,香香第一次邀請家人來看她的演出。「當中有一段運用彈力帶的即興互動,要把帶子的一端拋給台下觀眾,彼此拉扯。我看到先生坐在正前方,幾乎沒有想什麼就把帶子丟給他,然後一股排演時從來沒有的情緒突然湧上來,眼淚就忍不住了。」

「在這之前,先生其實不太了解我到底在幹嘛,但那次經驗可能真的讓他感受到,老婆整天在忙的事情還蠻厲害的(笑)。女兒原本就喜歡表演藝術,以前我總要問東問西,現在我自己有了演出經驗,慢慢能看懂演員想傳達的內涵,就比以前有話聊。」

從勇敢揭露自己,到可以和家人分享樂趣,彼此的關係逐漸變得柔軟,「我逐漸體會到,把自己的日子過好,就不用等著別人給你什麼,反而是家人會被你的快樂和能量感染。」

另一個意外的收穫則是:原本她習慣家事一手包辦,現在則是放手讓家人一起分擔;先生也很開心,因為老婆不再整天叨念、緊迫盯人,也慢慢學會煮菜、料理家務。「有時我忙了一天回家,先生還會切水果給我吃,是不是很棒?」

真心喜歡就能到達  字典裡沒有不可能 

我們問香香,站上舞台為何會讓人如此愉悅?「我覺得那是一種從身體帶到靈魂的觸動,像是生命被擦亮了。」有時別人問她:妳整天跳舞、排練,都不覺得累嗎?她笑答:「做真心喜歡、享受的事情,怎麼會累?每次上場的時候,我真的覺得自己在閃閃發光。」

「對我來說,表演得多好、多成功其實不是最重要的,最開心的是可以在真正的舞台上,和專業的團隊還有夥伴,一起完成很棒的呈現。」她笑說:現在我的字典裡,沒有「不行」跟「怎麼可能」!

這2年來,香香總是拿自己當例子鼓勵身邊好友:想做什麼就不要猶豫,沒親自嘗試過,怎麼知道自己可不可以?「很多人會說,等到孩子大一點好了、等到退休有空再說好了,但有些事情,可能等著等著就沒有了!」

此刻香香除了正在密集排練明年將於高雄衛武營、台中歌劇院巡迴演出的舞台劇,還有更大的夢想:挑戰電視劇、甚至電影的演出。「我現在就有把履歷寄給一些娛樂公司,就算最後沒有成功,至少我有嘗試努力過了。」

盡情作夢、勇敢追夢。香香在身上比畫著,笑說:我就是把幾十年來自己外面那層包裝紙、蝴蝶結都撕開了!「現在我每天睜開眼睛,心情就像是在拆禮物,很期待打開今天,看看裡面有什麼好東西。」

※50後你有哪些夢想?一起來完成50件想做的事!
歡迎加入50x50夢想計畫https://pse.is/SW4KL


您可能喜歡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