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遍無數家庭糾紛的建議!律師劉上銘:家人坦白說出在乎的事,勝過隱忍的表面和平

看遍無數家庭糾紛的建議!律師劉上銘:家人坦白說出在乎的事,勝過隱忍的表面和平

author
by
50pluscwgvgovernor
錢沒辦法解決的事,其實才最難處理。
  • 24094

文/蔣德誼 攝影/日常散步.李盈靜

編按:當親情遇到人性黑暗面,該如何解決?從商務律師跨足家事案件的劉上銘律師感歎:面對手足家人反目,「每個人都希望法律站在自己這邊,但是有時候贏了官司,家庭關係卻再也無法挽回。」他認為法律是為了解決人的問題而存在,適時尋求法律協助,或許有助於掙脫親情的沉重枷鎖。

經常和網友、觀眾分享法律案例的劉上銘,原本專長領域是商務律師,但因為不少客戶信賴他的專業,開始請他處理自己或身邊親戚的「家務事」。

很多陷入家庭糾紛的當事人經常問他的一句話是:「律師,你說這公平嗎?」劉上銘的回答是:「每個人心目中的公平都不一樣,世上也沒有絕對的是非對錯,只有價值判斷和選擇的問題。

錢不能解決的事  反而最困難

處理運籌帷幄的商務案件,對於劉上銘而言,有著解決任務的成就感;然而一旦牽涉到人的情感,遇到有理說不清的案子,其實是家常便飯。「家事案件的流程其實很固定。比如說離婚,就是先走調解,如果雙方能談出共識,那就是協議離婚、處理財產和監護權等等問題,如果不行的話就進入訴訟程序。」

除了離婚官司,在家事訴訟中,劉上銘也見過家族、兄弟姊妹爭產,子女啃老拖垮父母、或是拋家棄子的父親,臨老又出現要求兒女撫養等等,可以說什麼狀況都有。

有句話說:錢能解決的事情都是小事。在家事案件中,很多時候真的是如此。錢沒辦法解決的事情,通常才是最難處理的。

比如說,他曾遇過一個案例:一位女性雖然育有4個子女,但早年因感情疏離,彼此一直都是各自生活。年紀大了之後,她在經濟和健康上都無法獨立自主,但子女們不願給錢,老母親因此向法院申請給付扶養費用,法官判決4名子女應該每個月支付1萬多元的扶養費用。

然而,媽媽需要有人同住照顧的問題沒有解決,若要住進安養院,每個月所需的費用遠遠不足。子女們認為付出法院判決的金額責任已盡,既不願多給、也沒有人願意與媽媽同住,最後由警方介入申請社會救助,事情才告一段落。

面對法律問題  上法庭前先諮詢

「律師可以做的事情,就是告訴客戶,你現在擁有那些籌碼,可以怎樣爭取到法律賦予你的權利。但最後如何決定,這就是另一個層面的問題,當中往往會摻雜很多個人的情感、價值觀。」

同樣一件事情,在不同人眼中,可能會有完全不同的看法。「很多當事人會問我說:律師你覺得我們打贏官司的勝率是多少?但我不知道另一方的說法或是所要提出的證據,怎麼可能知道會不會贏?在法庭上,法官一定是看兩造的說法,再做綜合的判斷。」

他也建議,有時遇到糾紛或爭端,其實先進行法律諮詢會非常有幫助。「法律諮詢不等於要找律師告人,而是有助於掌握資訊、評估應該採取何種對應方法,或是找出所有人都可以接受的最大公約數。」

處理家事案件時,他有感於遇到不少同行只想著要打贏官司,卻沒有想要解決問題。「有時候真正對當事人好的,不一定是拿到勝訴判決。即使打贏了官司,但問題癥結若沒有解開,反而可能讓狀況更糟糕,但律師也沒有辦法為你往後的人生負責。」

親情包袱太沉重  讓家人對簿公堂

曾在美國留學的劉上銘,對東西方文化中看待親情的巨大差異很有感觸。「東方文化裡家族成員之間的關係非常緊密,連帶對於個人有很強的牽絆和制約力,西方社會的親子關係一樣有愛和關心、尊重,但他們會認為照顧好自己是個人該做的事。」

劉上銘曾遇過一個案例:一個中年媽媽,她早年喪偶,獨力撫養3個小孩,其中2個兒子已經成家,但她很堅持要和兒子同住。結果因為和大兒子的老婆處不好,兒子要求能否不要同住,她完全無法接受,堅持提告。「但我是媽媽的辯護律師,我也只能就法律的角度盡可能協助她。」

「與其說律師是法律顧問,不如說我們是在做心理諮商。」劉上銘說,很多當事人一開始都是一股腦地把情緒丟出來,數落對方的不是、抱怨自己的種種委屈,但後來隨著法律程序或是訴訟進行,才會慢慢理解,原來自己心中的是非道理,不一定等同社會普遍的看法。

「這個時候我們通常會告訴當事人:法官會怎麼看這個案子,不會直接去否定或是硬碰硬。」

官司不在輸贏  而是多數人的最佳解

做為一個法律人,劉上銘認為,法律觀念其實會隨著時代進步。「以離婚案件來說,以前法院判決大多是『勸合不勸離』,除非有非常嚴重無法維繫婚姻的理由,才會判准離婚;但現在判決的方向慢慢變成『能離則離』,為什麼呢?因為後來發現不判離之後,家暴、虐待案件愈來愈多。」

此外,在離婚案件當中,除了財產分配外,另一個要處理的就是監護權的問題。「打離婚官司的時候,很多人為了爭奪監護權,往往會指責對方如何不適任,或是沒有能力撫養小孩。但其實在法官的主流見解中,孩子不應該成為離婚的犧牲品,即使婚姻無法繼續,但雙方仍然是孩子的父母。」

因此,離婚後法院對於子女監護權大多仍採「共同監護」制,但會有一個與孩子同住、負責照顧日常生活的「主責照顧者」,除了不得拒絕對方探視外,在遇到重大決定時,雙方仍然可以一起討論。

「感歎的是,很多人一開始爭監護權只是為了一口氣,到後來另有對象、甚至另組家庭之後,也慢慢地不再去看小孩了。」

懂得法律  才能保障自己權益

處理家事案件給我一個感想是:面對問題,與其大家隱忍在心裡,假裝維持表面上的和平,不如大家坦白說出自己在乎的事,否則累積到最後,就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爆發。

也因此,站在法律人的角度,他也非常贊成在生前預立遺囑。「其實那就是避免身後的紛爭,不如事先把財產分配規劃清楚,減少爭議。」

劉上銘笑說,他有一個客戶在擬好遺囑之後,每過一段時間就跑來要修改遺囑內容。「他好像是用這種方式在給他的兒女們打分數,然後花很多時間在講誰好、誰壞,就像是透過掌控遺產的分配,做為情緒的出口,雖然聽起來匪夷所思,但他真的在這過程當中得到抒發。」

了解法律,不只是保障自己的權益,面對問題時,或許就是一個意料之外的出路。「雖然俗語都說歡喜做甘願受,但如果你知道可以有不同的選擇,就可能幫助自己做出更好的決定。」

推薦閱讀:劉上銘著,《暗黑親情》,捷徑文化出版

※50後你有哪些夢想?一起來完成50件想做的事!
歡迎加入50x50夢想計畫https://pse.is/SW4KL


您可能喜歡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