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如何由悶轉樂?精神科醫師吳佳璇:找一件事,執著地享受它

疫情下,如何由悶轉樂?精神科醫師吳佳璇:找一件事,執著地享受它

author
by
50pluscwgvgovernor
  • 四月 29,2020
  • FILED UNDER:生活
找樂子,平定心裡的亂子。
  • 25631

採訪/王美珍、吳同凰 文/吳同凰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編按:新冠肺炎(Covid-19,又稱武漢肺炎)影響下,這陣子社交活動減少了、人多的地方不敢去了,即使安分待在家裡,也被疫情資訊搞得神經兮兮?和SARS只持續2、3個月不同,這次的病毒性質更像是個長期戰。曾在台大醫院經歷過SARS、現任遠東聯合診所身心科醫師的吳佳璇從診間見聞分享:該如何「往內」找樂子,保持平常心防疫?

「疫情期間,我的病患彷彿都從防空洞爬出來就診。」遠東聯合診所身心科醫師吳佳璇如此幽默形容,這陣子診間所見的寫實。

疫情催化心理疾病,成了診間最常見的風景

頭戴遮陽帽、眼著護目鏡、嘴掛口罩、手穿橡膠手套的病患,惶惶不安地站在診間外,看得出來為了領藥,可說是全副武裝了。

熱愛日本文化的阿伯,成天不是打開電視擔心日本疫情,就是擔心遠在澳洲的兒子買不到口罩,導致每晚都睡不好覺。

看多名嘴政論節目,誤信新冠病毒會空氣傳染的老太太,每個禮拜都往診所跑,表達她的焦慮。

因為疫情增加共處的時間,讓太太覺得原有的個人空間被在家上班的先生侵犯,導致彼此衝突不斷,負面情緒也隨著激烈的對話而高昂。

日照中心與長照課程因疫情暫停,使得照顧者面對失智症爸爸的時間變長,因此感到有些喘不過氣。

還有一名病患,儘管沒有明顯的新冠病毒感染症狀,仍然擔心自己是無症狀族群,迫切表示想去做篩檢。

上述都是實際發生在吳佳璇診間的案例,卻彷彿是整個社會的縮影,或許你也能從中看到自己或身邊親友的影子。

吳佳璇表示,其實,每個人的內在自我或家庭關係裡,可能原本就有些緊張的張力;無論是照顧關係、夫妻相處或是自己的原生性格,因為疫情之故,往往被更凸顯了。

「有來的都還好,該擔心的是連來都不敢來的人。」求診的病患她還能針對狀況各個擊破,最怕的是因為疫情不敢出門,或是正處居家檢疫或隔離的人,無法外出就醫而加劇心理疾病。例如今年(2020)4月初,桃園一對居家檢疫中的同居男女,就疑似無法克服心理壓力而燒炭輕生。

因此,她覺得願意出門求助醫療資源,都好過悶在家裡胡思亂想,或是獨自承受與世隔離的惴惴不安。

在無可避免的焦慮中,找一件讓你執著快樂的事

當全球都因為疫情陷入兵荒馬亂,感到焦慮肯定在所難免,但要如何保持適度的防疫警戒心,又不過度擔心而影響生活?她分享3個方法:

1. 只接收適當訊息量,防疫知識「夠用」就好

電視或網路資料看得愈多,愈容易接收到錯誤訊息,反而增加不必要的恐慌。「資訊不求多,只要『夠用』就好。」如何才算夠用?她建議盡量克制每天只看一小時,只看官方指揮中心發布的資訊,其實已經足以判斷。

她進一步以癌症病患為例,得知罹癌後往往會花很多時間查資料,甚至親友也會湧進各式各樣的建議,反而會造成治療上的困難。「我們第一件事,就是要病人進行訊息管制,免得自己和自己打架。」與其知道愈多愈難抉擇,她建議不如放寬心照醫生的建議走。

2. 生活按照常規,要謹慎、但不必什麼都怕

她建議,平常幾點起床、幾點吃飯,甚至幾點去菜市場買菜,都盡量順其自然,和往常無異。

然而,許多課程和活動都因疫情暫停,又該怎麼如常?她認為,場所如有讓人安心的措施,可以稍微放心。以她自己去的健身房為例,「為了讓學員安心,會進行事前疫調、開窗通風、定時消毒、呼籲戴口罩、將機台拉寬保持社交距離等,加上學員都是留有資料的熟面孔,具備一定的信任度。」她認為,很多業主自己也怕成為產業缺口,所以該遵守的防疫步驟往往有增無減,我們照著規定參與即可。

3. 在家找一件耗時的樂子,好好享受它

如果還是對外出有所顧慮,那待在家找樂子也不失為好方法。「找件事,是你會忍不住一直追蹤下去的!追一部劇,此時很有用!」她笑著說。

例如,她最近和朋友借了日本國民電影、導演山田洋次的《男人真命苦》,「一共有48集,夠我看好一陣子了!」她笑著分享自己最近在家的休閒,就是看這部1969年上映後,一年2集播到主角逝世才停播的日本最長壽系列片,尤其跟著劇中「魯蛇」主角跑遍日本各地,順便從中發掘自己去過的景點,讓人十分放鬆。

此外,舉凡手作、編織、學料理、整理房間、甚至玩最近熱門的遊戲「動物森友會」,都能轉移自己對疫情的注意力,為防疫生活添加樂趣。

隱憂:社會排斥會變嚴重,別站在道德制高點

這次的疫情除了病毒本身複雜,還牽涉政治角力,以及各產業受疫情影響,連帶產生的經濟問題,讓許多人的情緒找不到出口,進而集中到網路場域發洩,一不小心就演變成站在道德制高點上評斷他人,拉高不必要的仇恨情緒。

「尤其是醫護人員,如果疫情控制不順利,很容易被社會排斥。」她分享自己同為醫師的學妹例子,學妹時常在小孩班級群組分享正確防疫資訊給其他媽媽,但在前陣子確診連環爆的高峰時期,竟然有媽媽在群組提議,讓學妹的孩子暫時別到學校上課。

她再以SARS當時的情境為例,很多急診護理師下班不敢搭公車,因為無法確保自己沒被病患感染,深怕搭了大眾運輸工具結果確診,不僅害了整車的人,連帶整個社會都對醫護人員觀感不佳。

即使不是一線防疫人員,我們也不難在確診案例的新聞下,發現充滿負面情緒的指責,她對此有所感慨,「我們不是聖人,有時遭感染真的不是做錯了什麼,只是純粹是倒楣!將心比心,誰也不希望發生在自己身上,還要被別人吐口水。

因此,發現有破口就去補起來,惡言相向無助於解決問題,只會煽動對立。

歷史上西班牙流感啟示:再怎麼嚴重都會過去

面對還看不到盡頭的防疫時期,由於自己也經歷過SARS,她從當時的經驗分享看法,「把時間拉長來看,再怎麼嚴重都會過去,其實不需要過度焦慮。」 SARS 爆發當下,大家都沒想過還需要撐多久,可一眨眼,它就消失在我們的生活中了。

她進一步把時間再回溯到1918年的西班牙流感,「當時瘟疫肆虐,甚至有村落幾乎滅村,歷史上發生過這麼嚴重的疫情,如今我們不也活得好好的嗎?」

「再艱難,總會過去的。」她認為照著防疫規範走,剩下的就順其自然吧!待未來的某一天回過頭看,自會發現焦慮、憤怒等負面情緒,對控制疫情一點幫助也沒有,倒不如樂觀看待,並以平常心等待疫情過去的那天到來。

※50後你有哪些夢想?一起來完成50件想做的事!
歡迎加入50x50夢想計畫https://goo.gl/E1eQ5U


您可能喜歡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