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情緒不成熟難相處?心理師:掌握3方法,輕鬆互動還能做自己

父母情緒不成熟難相處?心理師:掌握3方法,輕鬆互動還能做自己

author
by
50pluscwgvgovernor
既然我們比父母成熟,試著拿回關係的主導權吧。
  • 50407

文/琳賽‧吉普森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編按:如果父母或身邊的人情緒不成熟,你可能常覺得孤單,也很難與對方交流,甚至會感到對方的情緒脅迫,處於無奈的狀態,他們甚至不關心你的感受與成就……然而,50後的我們其實有權拿回關係的主導權!來學3個方法,保護自己情感不受傷。

成長於情緒不成熟父母或是情緒不成熟的其他人,與人互動的模式十分鮮明。下列10種體會,描述與他們相處是什麼樣子。

1. 在他們身邊,你總覺得孤單

成長與情緒不成熟父母身邊,易造成情緒上的孤獨感。儘管父母人就在那裡,然而在情緒上你卻可能覺得備受冷落。雖然你感覺與他們有著家人間的連結,但就是截然不同於感情深厚的親子關係。

情緒不成熟父母慣於指使孩子,卻難以給予孩子情感上的呵護,因為那會使他們感到不自在。你生病時,他們也許會悉心照顧你;你若情感受傷、心碎一地,他們便不知該如何是好,於是在試圖安撫沮喪的孩子時,情緒不成熟父母可能顯得笨拙而不自然。

2. 與他們互動,感覺像是走在令人喪氣的單行道

情緒不成熟父母是自戀狂,同理心不足,與他們互動會讓你覺得是自己單方面的行為,彷彿他們心裡只有自己。當你試著要分享重要的事情,他們極可能會搶先說話、改變話題、只顧著講他們自己的事、或是直接忽略你要說的主題。一般來說,這些孩子了解父母的問題,遠甚於父母對孩子的認識。

雖說情緒不成熟父母不開心時很需要你的關心,然而當你心情低落時,他們卻鮮少給予關懷或聆聽你想說的話。他們往往不是陪伴在身邊聽你傾訴,而是一味地提出一些無濟於事的建議,叫你不要煩惱,甚至對你的難過感到不耐煩。他們緊閉心門,而你無法走進去博取任何的撫慰或同情。

3. 你自知受到他們的情感脅迫卻無計可施

情緒不成熟父母總是要你以他們為優先,一切任其主導。為了確保如他們所願,他們以羞辱、罪惡感、恐懼作為要脅,直到你就範。若你不從,他們就會大發脾氣,嚴厲譴責。很多人用「操控」一詞來形容這類情感脅迫,但我認為那有誤導之嫌。這類行為其實比較接近生存本能。當下,情緒不成熟的父母只顧不計一切要重獲主權和安心,完全不管你得付出什麼代價。

他們那種敷衍的往來模式可能令你感到無奈。情緒不成熟父母跟人互動時總是以自我為中心,膚淺而表面,跟他們交談常常讓人覺得很無聊。他們總是在他們覺得安全的話題上打轉,談話很快便顯得重複和停滯。

4. 他們第一,你是次要

情緒不成熟父母極端自我,這表示凡事都要以他們為中心。只要他們有需求,就期待你接受次要的地位。他們總是把自己的利益擺在第一,而你永遠只是次要。他們從沒想要建立平等的關係,只要你盲目配合,以他們所求的為重。

少了重視你的情感需求的父母,你會沒有安全感。因為懷疑父母是否在乎你、是否願意挺你罩你,導致你陷入緊張、焦慮和憂鬱之中。童年時若父母沒有關心你的需求,保護你不被擊倒,便容易出現上述反應。

5. 他們無法與你建立親密感或是交心

情緒不成熟父母儘管有強烈的情緒反應,實際上卻是在逃避深刻的感受。他們害怕流露真情,因此常常武裝自己。他們甚至避免對孩子溫柔,只因害怕自己變得軟弱。他們也擔心,流露愛意會減損自己身為父母的權威,畢竟對他們而言,權威代表一切。

雖說情緒不成熟父母總是極力隱藏自己脆弱的情感,但一碰到某些狀況卻會爆發激烈情緒,譬如與伴侶爭吵時、抱怨自己的問題時、宣洩怒氣時、對孩子發脾氣時。只要不高興,他們的表現就完全不像是會害怕表達感受的那種人。但這種單向式的情緒宣洩只是在釋放他們的壓力,並不表示他們有意願與旁人建立真正的情感連結。

因此,你很難安撫他們。他們只希望你知道他們有多不開心,卻拒絕真正的親密感。你若試圖加以安慰,他們反而會把你推開。這種差勁的「接受能力」,使他們無法接受你努力想給他們的撫慰和連結。

6. 他們不明說,而是藉著情緒感染來溝通

情緒不成熟之人從不好好說出他們的感受,而是無聲地透過「情緒感染」( Emotional contagion 傳遞給你,讓你跟著不開心。就家族系統理論來說,此種缺乏健全界線的情況稱為「情感融合」(Emotional fusion),在結構性家族治療中稱為「糾結狀態」(Enmeshment)。在這個過程裡,情緒不成熟之人的家庭成員會陷入彼此的情緒及心理問題當中。

情緒不成熟父母希望不用他們講,你就該明白他們在想什麼。就像小孩子一樣,如果你沒猜對,他們就會又氣又惱。假如你反駁說那是他們不明講所造成的,他們的反應便是:「要是你真心愛我,你就應該曉得。」他們指望你時刻洞悉其意。嬰兒或小小孩對父母有這種期望很合理,但若父母對孩子存有這般期待就不然了。

7. 他們從不尊重你的界線或個體性

情緒不成熟父母不大理解所謂的「界線」是什麼。在他們看來,界線意味拒絕,表示你不夠愛他們,才不讓他們隨意踏入你的生活圈。所以當你要求他們尊重你的隱私時,他們會表現出不敢置信的樣子,覺得自己被冒犯,深感受傷。唯有放任他們隨時干涉你的生活,他們才相信你的愛。情緒不成熟父母期望在關係裡擁有主宰權與特權,完全不會考慮他人的界線。

這樣的父母自然也不會尊重你的個體性,因為沒那個必要。對他們而言,家庭和每個人的角色都是不可違背的,他們不懂你需要什麼空間,或是為什麼要脫離他們去追求什麼主體性。他們不懂你為何不能跟他們一樣,一切都照著他們的想法去做,抱持跟他們同樣的信念與價值觀。你是他們的孩子,自然屬於他們。即便長大成人,他們依然期待你是那個百依百順的乖小孩,再不然的話,若你堅持展開自己的人生,那麼至少也該聽從他們的忠告。

8. 你獨自做出情緒努力,他們卻未必領情

「情緒努力」(Emotional work)是指為了因應他人之需,在情緒上所做的努力。它可以很簡單,像是保持愉快有禮;也可以很複雜,比方拚命試著跟充滿煩惱的青春期孩子講道理。情緒努力包含了同理心、常識、理解對方的動機,以及能預測對方會有什麼反應。

關係若出了問題,需要馬上積極做出情緒努力。而若要維持長久的健全關係,則需做出不少艱苦的「情緒勞務」,包括道歉、求和、嘗試修補。但因情緒不成熟父母對修補關係毫無興趣,所以重建連結的努力可能就得落在你頭上了。

情緒不成熟父母不僅不道歉或盡力修復關係,反倒是常提油滅火,怪罪他人,撇清責任。明明只要一句道歉即可化解僵局,情緒不成熟父母卻硬要說是因為你做了什麼(或沒做什麼),才導致他們有此傷人之舉;要是你早早知道要照他們的話去做,問題根本不會發生。

9. 你喪失情感自主和精神自由

情緒不成熟父母把你視為他們的延伸,毫不在乎你內心的想法和感受,反而認為自己有權決定你的那些感受是合理的還是無病呻吟。他們並不尊重你的情感自主,也不尊重你擁有自身感受的自由與權利。

既然父母認為你的想法應該與他們如出一轍,當你出現別的念頭,他們便感到震驚和反對。他們甚至不讓你在心裡存有某些想法。(「想都別想!」)他們透過安全感,自動將你的想法和感受過濾為好或壞。

10. 他們很能掃興,甚至殘忍到病態

對孩子也好,對其他人也好,情緒不成熟父母可以讓人掃興到極點。他們很難與別人的感受產生共鳴,無法因他人開心而開心。孩子表現優異,他們不感到與有榮焉就罷了,甚至還可能跟孩子搶風頭。這些父母更是出了名愛拿成人生活的不堪現實來澆熄孩子的夢想。

舉個例子,十幾歲的馬丁驕傲地告訴爸爸,他的第一場音樂表演賺到50美元。爸爸瞬間的反應竟然是說,沒人能靠這麼點薪資養家。這位缺乏同理心的父親,完全錯失當下情緒的重點。

虐待狂父母則更勝一籌,他們是真的以使人痛苦、難堪、受壓迫為樂,而那正是他們宣示自己擁有稱霸權的一種方式。虐待成癖的情緒不成熟父母樂於看到孩子痛苦,無論精神上或生理上都愛。肢體暴力顯然屬於此類,而隱藏版的虐待則往往表現為「逗弄」和「開玩笑」。

舉例來說,愛蜜莉把未婚夫介紹給家人時,她那會動手施暴的爸爸「開玩笑地」告訴這位年輕人,若愛蜜莉拉高嗓門就該把她扔出去。媽媽和姊妹們也跟著附和「逗弄」她,看著難堪至極的愛蜜莉而樂不可支。

虐待狂父母就愛看到孩子軟弱無力。藉由極端的身體處罰、長時間與孩子冷戰、施以長時間的限制、讓孩子覺得無路可走,這些父母暗中享受孩子的絕望無助。舉個例子,布魯斯還小的時候,爸爸常把他緊緊箝在大腿上不讓他下來。布魯斯若開始扭動哭泣,爸爸就帶他進房間拿皮帶抽打他。之後爸爸會跟他道歉,但理由是布魯斯實在「太壞」,所以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

要能享受一段關係,你在其中一定要能做自己。接下來,我們就來探討怎麼跟情緒不成熟父母相處,才能促進真正的交流,又不致對自己感到失望。

方法1. 適時打斷舊有模式

想避免被情緒不成熟之人情緒接管,就要注意他們把照料他們的壓力強加在你身上的時刻。一旦發現你得壓抑自己去安撫他們,你就要保持警醒,留意他們的作為,如此就能有效打斷他們的接管意圖。你也可以透過自我對話點出他們的行徑

•現在他們想對我施以情緒脅迫,讓我覺得自己很糟。

•現在他們想把我扯進他們自己的戲劇三角當中。

•現在他們進入「唯我」模式,所有的話題都回到他們身上。

•現在他們在貶低我的內在體驗。

•現在他們想剝奪我有自己想法的權利。

•現在他們想撼動我先照顧好自己的義務。

•現在他們想讓我內疚,好撇清他們的責任。

一旦你能當場識破這些作為,就能做出不同的回應,有效守住界線和情緒自主。情緒接管在開始之際,是最容易將之擊退的時刻。開始時,他們能「使」你產生某些感覺,但隨著你日益清楚這些手段,其意圖也將漸失效力。

以我的個案蒂娜為例,當她終於擊潰母親以受害者自居並不斷抱怨的那一刻,她說她體內有一種「樹枝應聲斷裂」之感。在那之後,每當母親要開始壓榨她的精力,她就馬上改變話題,提出反對,或是乾脆離開。當她察覺到母親有些談話是有害的,她會像閃避拳頭一樣自動閃開。(「媽,我沒有能力幫你解決那個狀況,我們來談談別的吧。」)如果母親堅持要她「聽就好」,蒂娜會說:「媽,我辦不到,那會讓我太難過。」

阻斷情緒接管,意味你明白地說出你的感覺,要求你所希望的,並設限阻止你不想要的。一旦你能表達你當下的需求——無論多麼賣力或笨拙——你就卸下了那些讓彼此互動如此淺薄又充滿壓力的各種角色。

方法2. 成為關係的領導者

當你能中止情緒不成熟之人的控制,即可試著朝你希望的方向邁進。主動提出你的建議,你便是領著彼此的關係往更對等、更尊重、更成熟的方向前去。

例如在父母想接管情勢或給你意見時,你不妨說:「喔,媽,這主意不錯,但我必須自己考慮清楚,這點很重要。」如果父母因而動氣,出言不遜,你便可引領方向:「現在我們是2個成年人,我希望你能控制自己。當你那樣跟我講話,我們怎能擁有彼此尊重的成人關係?」

關係領導者的角色是要率先表示尊重及對等。他們表明自己期望的對待方式,以及什麼使他們感到溫暖。他們點出什麼叫作支持,並鼓舞大家善待彼此。

以布莉來說,她向來很支持父親,當父親嘗試減重,布莉一路都在為他鼓舞打氣。而當她自己也設定了健身目標,爸爸卻從未問過她進展得如何。布莉告訴父親,支持應該要有來有往,那樣彼此才會更樂在其中。這話似乎讓爸爸相當驚訝,就好像他從沒這樣想過,於是他答應此後會多表示關心。

情緒不成熟之人欠缺當關係領導者的成熟度,若你就跟著盲從,只會傷害自己。你若知道有更好的相處方式卻沒予以教導,那對他們沒有半點幫助。

方法3. 放下期待,更容易接納彼此

當你沒打算大舉改善彼此關係,情況會比較容易掌握。處理一次會面不難,但要讓關係整個變好則工程浩大。一次只應付一回合,你會覺得有效很多,也沒那麼令人畏懼。

事實上,你可嘗試用一種中立的心態接觸父母,就好像你過去從沒和他們有過任何關係。讓這種嘗試成為嶄新的一日,假裝他們所說的、所做的你都不曾經歷,於是當下你能真誠地做出反應。這種全新進入互動的技巧——沒有記憶也沒有渴盼——讓你看見當下的對方,而非透過昔日的憎恨來看待他們。你沒帶著宿怨或心懷不平,而是以全新的目光望向他們。

你可以把父母當作最近才在某個場合認識不久的人,所以你不期待他們要滿足你心靈深處的盼望。你無須愛他們,他們也沒必要愛你。你們可以處得來。

一位女士告訴我,自從她打消希望彼此能更親近的期待後,她與母親的關係獲得不少改善。她把媽媽視為普通老人家般,跟她愉快相處。她發現早在幾年前,自己對母親就不再有任何需求。事實上,現在無論母親是否愛她,都不影響她自己的開朗心態。如今她完全接納與母親的每一次接觸,不再對照過去的期待。當她決定將每一次接觸看成全新的體驗,不帶恨意,沒有期盼,痛苦和悲傷也就煙消雲散了。如今,她頗樂在2人每回的相處時光裡

(本文摘自琳賽‧吉普森著,《如果父母情緒不成熟:和內在父母和解,從假性孤兒邁向情感獨立的大人》,橡實文化出版)

※50後你有哪些夢想?一起來完成50件想做的事!
歡迎加入50x50夢想計畫https://goo.gl/E1eQ5U

※50+為免費閱讀,歡迎贊助支持好內容製作!
我們需要你→https://pse.is/uhxc7


您可能喜歡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