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如何自保?前和平醫院護士的封院回憶:口罩洗手外,最重要的4件事

武漢肺炎如何自保?前和平醫院護士的封院回憶:口罩洗手外,最重要的4件事

author
by
50pluscwgvgovernor
  • 二月 12,2020
  • FILED UNDER:健康
內心穩定平靜時,免疫力才會好。
  • 381669

口述/陳蓉心 採訪撰文/王美珍 主圖來源/Shutterstock 內文圖片提供/陳蓉心

編按:武漢肺炎(COVID-19,正式名稱: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疫情持續蔓延,暫時尚未看到盡頭。在此不確定的危機中,我們當如何自處?SARS風暴時的和平醫院封院事件,造成員工與院內民眾超過百人感染,數十人死亡,是台灣防疫史上被視為失敗的重大事件。50+讀者陳蓉心,當時是和平醫院被封院隔離的門診護士。曾經歷「離死亡最近」的恐懼,她從中學習到什麼?她提醒了我們除了口罩、洗手外,還有更重要的事。

背景:2003年3月,SARS在疫情已經在中、港地區擴大。4月20日台灣曾舉辦全球第一個SARS國際研討會,當時政府還很自豪保有「零死亡、零輸出、零社區感染」的「三零」紀錄。未料,4月24日即爆發和平醫院封院事件。

2003年,我在和平醫院的胸腔科擔任個案管理師。當時醫院隱匿消息,所以一開始大家都不知道有SARS。記得在封院的前幾天,主任突然和我說:「這段期間不要來上班。」當下覺得很奇怪,為什麼不要來上班?其實是主任已經知道了,才這樣勸我,但因沒有原因,無法說服我,所以我還是去上班。結果,平日很溫和的主任突然生氣:「我命令你立刻回家!」後來才知道,原來主任是為了保護我們。 

大約2、3天後,看了電視才知疫情已經很嚴重,新聞跑馬燈公告所有和平醫院的員工一定要回去醫院封院隔離。其實想想很殘忍,不管有感染的、沒感染的都關在同一個醫院裡,每個人都會覺得害怕。但若沒有回去,幾乎是觸法,會有管區警員來家裡把人帶到醫院。當時緊張死了!我很擔心警察一來,驚動鄰居,會影響公公婆婆老人家的生活,於是把用品匆匆收拾,去已封院的醫院報到。 

當下的感覺?想著我的孩子還這麼小,才8歲和10歲,出門前我忍不住和先生抱頭痛哭,因為不知道這一去,是否會就此離別。 

內圖

↑50+讀者陳蓉心,是2003年 SARS期間和平醫院被封院隔離的胸腔科門診護士。(圖為她更早前於長庚醫院門診注射室的工作照)

以為要和家人永別:我曾經歷的SARS封院回憶 

一開始時,大家根本都不懂。照顧感染者的一線的醫護人員,當時甚至還沒有隔離衣,都只穿著簡陋的雨衣。 

和平醫院共有2棟建築,A棟為沒染病的人住的安全區,B棟是已染病者的危險區,但情況很亂,一開始2棟仍是流通的,並沒有分隔,大家都怕死了。便當送到兩棟之間的連通道,很多便當都放到餿掉了,寧可餓肚子還是沒人敢去拿。 

我和2個同事被隔離在A區一間健保病房,隔離的措施是被要求三餐量體溫、並24小時戴N95口罩,連睡覺都不能拿起。我戴到臉都長滿了疹子。 

當時的生活像坐牢,有人稱為「和平監牢」,沒有電視,那時也沒有智慧型手機可上網,也不能走出病房,且3個人必須要保持距離,幾乎身體不太能動,有人自殺的消息,我是出院後才知。那時非常孤單無助,我唯一能做的事就是一直打手機給先生和家人,才2週電話費就打了1萬多元。 

如今想起來還很難過的是,小孩子想媽媽時,他們見不到我。老公就只好每晚帶著2個小小孩,偷偷到醫院後面的巷子裡來看我,其實隔很遠,只能往上看窗戶,我就隔著窗戶看他們,這樣就滿意了,沒有話語,就是一直哭。 

從和平醫院隔離,至基河國宅再隔離,總共22天,度過我人生中最黑暗的日子。事情結束後,家人不允許我再從事護理工作,於是我辭職了,聽說好幾個同事也是這樣,我們從未再接觸曾經熱情的護理工作,那年我33歲。 

內圖

↑陳蓉心(受獎者)於長庚醫院工作時,曾接受優良護士表揚。可惜SARS事件後家人不允許她繼續從事護理工作。

心安,而不是心慌:我學習到的4個防疫自處之道 

現在武漢肺炎疫情會擴大到什麼程度,還沒人知道,社會人心惶惶,看到搶口罩、衛生紙或各種假消息的新聞,實在很感慨。目前的防疫,大家會著重在口罩洗手或各式秘方,我雖然只是一個曾經擔任過護理人員的人民,但經歷過離死亡最近的的SARS封院,我學習到幾件目前媒體上較少談到的心理層面重要功課: 

最好的面對疫情的態度不是心慌,反而是心安。我們應該要謹慎,但不是恐慌,恐慌其實更不利防疫。 

第一、要信任

當時在醫院,每個人都會懷疑對方染病,只要有一個人輕輕的咳嗽,大家都會嚇個半死,就很可能被排擠。於是我們3個室友就相互說好,我們一定要彼此信任。有人咳嗽,說她是喉嚨乾、或是嗆到,我們就相信她,讓自己不要過度擔心,其實因為這樣,我們才共同度過那段痛苦的日子。試想若天天在猜忌中,自己會好過嗎? 

信任與接受,有助於心的安定,無論是政府的決策、疫情的變化,就是理性的信任,冷靜的因應。因為身心是一體的,當自己處於憤怒或過度恐懼中,心理狀態絕對不會好,免疫力也不會好。 

第二、保持信心

有件大家比較不知道的事,SARS封院期間,我們每天最期待的一件事是:近中午時,聽葉金川(時任台北市衛生局長)的院內廣播!葉金川被稱為是抗煞英雄,除了他進駐並且做好隔離AB區控制了疫情外,有個很少被外界被提起、但是很重要的關鍵是:他的說話方式。 

他會報告今天又有誰退燒了,誰已經康復了,今天有了哪些改善,明天有什麼計畫,這些內容是非常重要的定心丸,讓我們至少知道不是每個人都會死。當大家聽到:「早安,我是葉金川」時,彷彿聽到一絲希望。很好笑的是,有時他遲到了幾分鐘,我們都會很擔心,會不會連葉金川都感染了?結果,他遲到會報告原因,我們才鬆一口氣。當時因為大家內心穩定下來,院內才不會有暴動。 

現在很多人會傳武漢一些非常可怕悲慘的故事,大家愈看愈怕,造成假消息流傳或物資搶購,仔細想,到底有何好處?我覺得這社會應該多報一些正面康復的訊息,增加大家的信心。社會面臨危機與脆弱時,每個人內心的穩定是非常重要的。 

第三、記得給醫護人員正能量

很多擔任一線的醫護人員非常很辛苦,願意冒著風險工作,是因為救人的使命感,據我所知當時很多同事甚至躲起來哭,也要把工作做好。社會上一定要多給她們支持的力量,因為他們是社會的重要防護線,不能垮。 

我曾經擔任小孩學校的說故事媽媽,當被封院時,小朋友們竟然全班發起每個人寫一張卡片,透過院方送進來鼓勵我,用注音、稚嫩的字體加油打氣,還有人寫:「要我一定要再回去,說故事給他們聽」。我看了不住流淚,內心突然生出很大的力量,想著:「我一定要活著回去!」結果,正能量的力量真的超乎想像!出院後,我自此覺得時常感謝與稱讚他人,真的是很棒的事。 

內圖內圖內圖

↑當陳蓉心被封院隔離時,兒子班上同學做卡片替她加油打氣!有小朋友寫:「白衣天使是很好的工作,我也想做!」還有小朋友用注音寫:「方媽媽你趕快回來看方ㄓㄣˋ(陳蓉心兒子名)」令人動容。

第四、做好自身健康管理的決心

武漢肺炎目前的致死率,相對還沒有那麼高。其實各種病都一樣,自己的健康與免疫力,還是最重要的。經過那件事後,我很著重運動,以前很緊張的事,現在也盡量讓自己放鬆、放下,避免過大的壓力影響免疫力。身體好的人,自然就不怕病毒。 

防疫如抗癌!別忘了心的力量 

在和平醫院之前,我曾經服務過長庚與和信的癌症病房,負責打化療,得到很重要的學習,看過那麼多癌症病人,我認為信心對於抗病是非常重要的。當病人沒有信心時,給他再好的藥有時都是枉然。 

內圖

↑曾在和信醫院工作的陳蓉心(右1),從癌症病房學習到,抗病時只有保持信心,對身體才真正的好。

面對武漢肺炎也是一樣,雖然恐懼一定會有,但是真的不應該恐慌,但當內心穩定而平靜時,其實對身體健康才會真正有益,免疫力才會好 

在我們急於做許多防護措施時,別忘了一個更重要的防護:心的力量。 

50後你有哪些夢想?一起來完成50件想做的事!
歡迎加入50x50夢想計畫https://goo.gl/E1eQ5U


您可能喜歡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