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FiftyPlus
50歲後還不錯!用新的方法,創造自己的理想老後
50歲愛上鳥類攝影!謝適仲醫師:看過太多無常,最好的時光就趁現在

50歲愛上鳥類攝影!謝適仲醫師:看過太多無常,最好的時光就趁現在

author
by
50pluscwgvgovernor
  • 二月 03,2020
  • FILED UNDER:人物
世界這麼大,你至少看了1%了嗎?
  • 26185

文/蔡怡琳 攝影/陳鴻文 內文圖片/謝適仲提供

在新店燕子湖邊,一隻魚鷹從80公尺的高空,急速俯衝而下,才6秒不到的時間,迅雷般順勢抓起一隻魚──這段宛如野生紀實頻道才有的高速攝影畫面,親眼目睹後,深深震撼了當時50歲的謝適仲,人生從此改觀。

內圖

↑魚鷹高速俯衝至水中的畫面,讓謝適仲永生難忘。

世界這麼大,醫師之路只剩忙碌?

謝適仲在新光醫院擔任腎臟科主治醫師超過20年,細數從醫之路和多數醫師類似,「身兼醫療、學術、教育、行政職,只會愈來愈忙,愈來愈累,沒辦法做其他事。」

但就是偶然間的驚鴻一瞥,讓他著迷於鳥類世界,甚至興起拍攝留影的念頭,「這個世界這麼大、這麼美,我們有限的生命應該要去探索,每個人都有權利這樣做!

門診收治無數棘手的腎臟病人,看過許多生死交關的場面,他有感醫術再怎麼進步,人體終究有所極限,因而產生超然的領悟,「每一個人的人生不應該只有工作,世上的生物有幾百萬種,可能我這一生,再怎麼努力都看不到1%,何不把心胸打開,看看這世界。

他順著自己的心,毅然減少門診數量,捨去升遷機會,收起行囊和相機,帶著太太投入鳥類攝影,即使收入遠不如從前,他仍堅定地說:「這幾年來從不曾後悔。」

內圖

↑謝適仲的太太支持他投入鳥類生態攝影,常和他一起討論作品,家中客廳如小型展覽廳。(陳鴻文攝)

從相機買到印刷機,為了完美的「分享」

謝適仲未曾學過攝影,剛開始拿起初階相機,沿途拍拍拍,卻覺得和眼中所見的絕美畫面,總是相差一大截,為了工欲善其事,開始研究將器材升級。

他到日本尋找相機,看到價格從新台幣1萬元到20萬元都有,原本想「不是都一樣的東西嗎?」後來才發現,一分錢相差不只一分貨,可能是多2、3倍的代價,不斷地摸索下,最後相機和配件幾乎都買到最專業的等級,他強調:「別想貪小便宜,這是用很多錢買來的經驗。」

他對於照片有所堅持,例如絕不過度修圖,保留原始的自然光影,但是請店家輸出的成品,卻總是不盡滿意,他索性額外再花20多萬元,買來一台專業印刷機,還找到德國500年紙廠所製造的油畫布。

像在考驗耐性的底限,萬事具備了,卻還是有漏墨、卡紙等狀況,噴頭還不時故障,算下來維修成本所費不貲,他常向人自嘲:「我是買了一台印鈔機,把鈔票都變成廢紙。」

凡事起頭難,而他樣樣從頭學起,宛如把沖印店搬到家中,邊拍邊印,仍是老話一句:「沒有後悔」。

內圖

↑謝適仲為了達到最佳畫質,買來大型印刷機與進口油畫布,從頭學習印刷技術,看到成品很欣慰。(陳鴻文攝)

寒冬、烈日下等待,見證鳥族世間情

為了拍攝鳥類的足跡,他踏遍國內外的大山大海,每趟出門,總是背負20多公斤的攝影裝備,曾經雙腳陷入沼澤裡難以脫身,或是立足於懸崖邊拍攝,經歷許多千鈞一髮的時刻。

多次陪同他前去的太太,也不禁佩服他的堅持:「為什麼能在烈日曝曬下,站上7、8個鐘頭?」或者是在深冬的北海道,寧願冒著凍傷的危險,也要背著相機外出尋訪鳥蹤。

內圖

↑在北海道知床半島最東邊的城鎮羅臼拍攝,氣溫嚴寒,一不小心就會凍傷。

他研究鳥類遷徙的路徑,如黑面琵鷺,全世界有4千多隻,約有一半會到台灣過冬,成群結隊從北韓到中國外海,再往南飛,他年年等在牠們的途經之處,按下快門的瞬間,仍是怦然心動。

內圖

↑謝適仲於台南拍攝溼地上的黑面琵鷺,同時傳達保育生態的觀念。

他拍鳥的靈性,也拍出鳥的心情寫照,包括「癡情守候、忌妒、挑釁……」等微妙的互動,宛如動物版的世間情。

某次碰上烏鴉集體飛過,其中一隻忽然從空中墜地身亡,其餘的烏鴉看到人群聚集,只能遠遠地哀鳴啼叫,直到好心的朋友埋葬了死烏鴉,眾人離去後,他看到烏鴉群又飛回來盤旋幾圈,才依依不捨地離開。他說:「遠超乎我以前的了解,鳥群的愛情、親情,用情之深都讓人震撼。」

他見過,鳥家人為了讓幼鳥勇敢離巢,彼此擁抱又擊掌,這段愛的鼓勵,至今想起依然動容。

內圖

↑連3年前往馬祖北竿的鐵尖島守候,才拍攝到瀕臨絕種的黑嘴端鳳頭燕鷗,俗稱「神話之鳥」。

內圖

↑在內蒙古拍攝的白枕鶴,大地蒼茫,宛如一幅富有詩意的畫作。

花大錢請鳥導卻被騙,當作「成長」經驗

謝適仲觀察細微,尤其喜歡在河邊或湖泊旁,拍下高難度的鳥類倒影畫面。但比鳥類更難捉摸的,往往是人心。

他曾前往東馬婆羅洲,花了大筆費用找專業「鳥導」帶路,結果卻是一場騙局。也遇過幾次難纏的吸血蟲,甚至因為長期負重,有陣子膝蓋罷工,走路時疼痛不堪,康復後不意外,「還是繼續去拍。」

想起前幾日,才去基隆嶼拍攝白腹鰹鳥,在顛簸的船上,太太暈船,他雖保持清醒,卻因船身晃動難以拍攝,他描述著這趟旅程,也像在說這些年來的心得,「這條路很辛苦,卻很值得。」

把吃苦當吃補一般,他未曾想過要放棄,樂觀地說:「如果沒有出發,就永遠沒有機會,被騙也是人生經驗,經歷過了就會知道,人都不斷在成長,上天會給你一個補償

內圖

↑謝適仲在東馬婆羅洲時,曾聘請「鳥導」帶路,雖受騙上當,卻當作是一次成長的經驗。

意外背後有好運!現在就是最好的時候

費盡工夫捕捉決定性的瞬間,後續整理照片的心力,恐怕也不亞於拍攝過程,他解釋:「出國一趟就拍2萬張,真正好的照片,可能只有100張,要找出來非常累,就算一張看5秒,全部看完也要花很多時間。」

好照片需要有哪些條件?謝適仲直說:「運氣要夠好」,但也要懂得轉念。

他在去年夏季,和太太跑了7趟金門,每回都在烈日下等待7、8個小時,為的是栗喉蜂虎衝水的畫面,但最後卻是一張也沒拍到;另一次計畫拍鳳頭鳥,結果意外看到蒼燕鷗,加上環境背景為逆光,竟呈現出意想不到的絕佳效果。

內圖

↑謝適仲為了拍攝栗喉蜂虎,在盛夏時期,一年要跑6、7趟金門。

不要以為以後會更好,現在就是最好的!」他在拍照的經驗裡領悟,即使看似平凡簡單的畫面,若想再回頭來拍,可能因氣候暖化或種種條件限制,再也不可求,把握當下何其重要。

對應到人生歷程,機會同樣稍縱即逝,「很多人都說退休要去做什麼事,但可能到時有癌症,或不能走路,那還能做什麼呢?應該說想做什麼,就趕快去吧。」

同學已有6人離世,別等轉飽錢再圓夢

身為醫師,對健康也有無可奈何的時刻,謝適仲忽然語帶感傷,「我的大學同學已經有6人離世,血管瘤破裂、自殺、心肌梗塞、胰臟癌、中風都有,你說人生如何選擇?」

他強調,「想看朋友就快去,不然就替他送行。」若要等到賺大錢,爬升到一定的地位,或是擁有權力、名聲等目標,難保什麼時候得了一場大病,就準備向世界告別,因此若有「夢想」就快去完成,不然只是徒增遺憾罷了。

「這世界很大,但很多人不知道,我可以用照片和他們分享。」他曾在客運站、醫院裡舉辦攝影展,讓旅客或者是病人家屬,都可以在佇足的時候,暫時放下憂煩,領略「另外一個世界」的奧妙。

在謝適仲心中,常浮現最初那隻魚鷹俯衝的身影,如同一名力學專家,估算過光的折射、風的阻力,更多的是聽從直覺和勇氣,也像他自己。

許多人問他,是否把攝影當作紓壓的出口?謝適仲認為,這不是日常消遣,而是「生命裡的一部分」,57歲的自己,除了是醫師,也是鳥羽攝影師,在功成名就之外,勇敢回應內心的呼喚,才完滿了生命的意義。

※50後你有哪些夢想?一起來完成50件想做的事!
歡迎加入50x50夢想計畫https://goo.gl/E1eQ5U

訂閱電子報

您可能喜歡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