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歲,人生沒有天花板!余湘:凡事不問為何要做,而是「為何不做呢」?

60歲,人生沒有天花板!余湘:凡事不問為何要做,而是「為何不做呢」?

author
by
50pluscwgvgovernor
  • 十二月 22,2019
  • FILED UNDER:人物
人生的美妙是什麼?就是它無法預期。
  • 36511

文/陳怡如 攝影/陳鴻文 責任編輯/吳丹華

人生中的每一次挑戰,可能是充滿危機的撞牆期,也可能是華麗轉身開創新局的契機,端看你怎麼想!對余湘副總統候選人來說,人生中每個未知,都是讓生命更美妙的機會,與其躊躇擔憂,不如認清目標向前游去,「why not?」,前進、再前進,就對了!

採訪這天,余湘比約定時間早了半小時抵達。「我有遲到恐慌症,如果遲到我就會開始坐立不安。」

當她擔任副總統候選人的消息一出,朋友開玩笑說,現在跟副總統講話要莊重一點,不能像以前一樣嘻嘻哈哈,「我說即使我當副總統也不用擔心,我還是原來的我。」就像她的早到習慣數十年如一日,唯一改變的是,現在出行都有交通管制,一路順暢不見紅燈,所以又比以前更早到了。

說起余湘,總有一絲「傳奇」色彩。出身台東後山,沒有顯赫家世,從總機小妹變身媒體教母,掌握超過百億廣告預算,台灣電視廣告每3支就有1支是她發的,在台灣第一個把廣告公司做到上市的也是她。余湘的人生故事,可能比她經手的廣告還要精采。

大病初癒升級余湘2.0,待人處事多了柔軟

但在48歲、事業最高峰的時候,她卻遇到了人生最大的關卡。

那年,埋在余湘頭部20多年的腦血管動脈瘤破裂,她在18天內動了3次大刀,不僅陷入重度昏迷,醫生也一度宣告她會變植物人。但余湘卻在昏迷5天後奇蹟似甦醒,當周圍親友認為余湘可能不會是以前的余湘了,她卻用極度過人的意志力,面對艱辛的復健過程,一點一滴把自己拼湊為原來的余湘。

2008年大病初癒後,她形容自己升級為「余湘2.0」。不僅大膽出資近億元買下聯廣,把聯廣從虧損做到上市,拼出人生最大的事業版圖,不同的事,對人更多了一點耐性跟柔軟。

余湘工作向來犀利,嚴格要求細節。

以前下屬要跟客戶提案前,得先過她那關,有時壓力大到要先去廁所哭,再跟她開會。

當她的秘書接到電話,問了對方姓名,再說余湘正在開會不方便接聽。這看似很普遍的處理方式,卻被余湘認為不及格。她認為應該在接起電話的當下,就告知對方余湘正在開會,不要等問了名字之後才說,這樣對方會覺得是否因為聽到他的名字,才說余湘不在。

「所以生完病後第一件事,我先跟秘書道歉,我以前對她太嚴厲了,應該多一點耐心跟包容。」

以前在工作上很急,說風就要雨。但我現在說風之後,會等風稍微吹一陣子,再看有沒有下雨。」她用手比了風吹過的樣子笑著說。

從利己到利他,當年輕人的貴人

2.0版的余湘,也在2017年(58歲)送自己一份生日禮物,她決定辭去董事長,離開聯廣和群邑,然後成立2間新公司,一個是「知行者」,專做教育訓練,請來業界翹楚,傳授產業經驗;另一個是「領航者」,負責行銷顧問。

在同時間,余湘也發起免費講座「余湘的100個朋友」,每月邀請一位好友,分享人生奮鬥故事,讓年輕人少早一些冤枉路,至今已邀請趙少康、范可欽、郝廣才、鄒開蓮、羅智強等業界名人登台,講座內容也集結成新書《像鏡子一樣的朋友》。

揮別幾乎待了一輩子的媒體業,余湘並不戀棧光環,「我從一個很華麗的職務走下來,以前走路都有風,但我覺得應該做不一樣的事了。」那場大病,讓她感受到身邊有許多愛她的人,所以她現在希望能成就更多美事,讓周圍的人更開心快樂。

「人家說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行萬里路不如閱人無數,閱人無數不如複製成功人的腳步。」回想起以前自己窩在咖啡廳裡苦讀,翻遍每一本專書,摸索怎麼做廣告、買媒體,從跌跌撞撞中成長,「如果當時有人教,就完全不一樣了,所以現在我要去當年輕人的貴人。

就連另一半知道她要成立知行者時也大大稱讚了一番。余湘聽了卻不服氣,她以前交出很多亮眼成績,卻從沒獲得另一半稱讚,「老公說,妳以前做的都是『利己』的事,但現在成立學院是『利他』的事。」

友誼不是「經營」來的 而是真心誠意重承諾

余湘的好人緣,從這些大咖願意站台就能看出。「我不會用『經營』這2個字眼形容跟朋友之間的交情,朋友相處就是真心誠意、彼此欣賞,沒有算計的,不是我今天付出5分,希望哪天你可以回報我6分,這樣的話就太功利了。」

一直以來,余湘總樂意扮演幫助別人的貴人角色。早在珠寶設計師趙心綺(Cindy Chao)還未閃耀國際舞台時,余湘就對她的作品一見鍾情。Cindy在最艱困時,每天跑銀行3點半,繳完兒子學費後,身上只剩860美元,卻始終沒放棄珠寶設計。但努力多年,珠寶事業仍未起色,2008年,Cindy決定不顧一切成本,創作出第一件大師系列作品「側飛蝴蝶」胸針,當作離開珠寶業的畢業作,余湘隨即允諾要買。

沒想到同年余湘在鬼門關前走了一遭,但她出院後的第一件事,就是帶著尚未消腫的臉、頂著包絲巾的光頭,親自到Cindy工作室買下胸針,「因為那是我的Promise(承諾),我一直都是非常重然諾的人。」Cindy看到余湘現身時,眼淚直直掉,也激勵了當時幾乎要放棄珠寶創作的她,最終像蝴蝶一樣迎來破蛹人生。

形容自己「一根腸子通到底」,直率個性總是有話直說,余湘喜歡讓身邊的人自在開心,不吝讚美別人;但遇到不舒服的事,也毫不隱藏。但她自認有個最大優點,就是忘性很好,不管是跟朋友生氣或是跟老公吵架,常常隔幾天就很難想起到底為了什麼,「有可能因為這樣,所以每天都開開心心的。」余湘笑著說。

她分享了一篇最近看到的文章,有2位好友去旅行,其中一位把2人中途吵架的事,寫在沙灘上,開心的事則刻在石頭上,「這意思是,不開心的事就讓海浪沖走,但別人對我們好就要刻在石頭上,時時牢記。

人生不應有天花板!凡事不問為何做,而是「為什麼不做呢?」

不管是總機小妹、媒體教母,又或是現在的副總統候選人,余湘的人生劇本總是高潮迭起。但計畫趕不上變化,就像她以前從沒想過從政,原先也是要勸退宋楚瑜,沒想到在幾次談話中,被他的治國理念感動,轉而答應擔任副手。這場選舉,余湘不看輸贏,「我會把它當成奇幻的旅程,因為人生的美妙,就是你想不到才美妙嘛!

許多人好奇她為什麼要當副手,「當大家問我why yes,我的回答都是why not?」這是余湘想每件事的方式,也是50後的哲學。

面對挑戰,余湘不為自己設限。她透露,當她擔任傳立總經理時頭痛復發,最嚴重時,要一手開車,一手扯頭髮轉移頭痛注意力。她常想著明天就不做了,可是第二天還是穿好衣服乖乖上班。

「因為我不想讓傳立總經理這個位置,變成我人生事業的天花板,如果我沒有辦法做好這個位置,我的事業就被卡在這裡了,怎麼可能還去做更高的位置。」

這種一直想突破人生天花板的個性,從她國一時就埋下種子。有天她跟著游泳校隊的三哥去游泳池,不會游泳的她,看到大家泳技驚人,心生羨慕。

於是她下水,先往水深的地方走1公尺,再轉頭用狗爬式的方式往回游,等到成功之後,就往深處再多走1公尺,再往回游,就這樣來來回回好幾次,最後在沒人指導的情況下,學會了游泳。

後來余湘不僅進入校隊,1年後更打破當時的省運紀錄,拿下全國冠軍。那個無懼、對一切迫不及待想嘗試的小女孩,就是她人生故事的起點,也是她每一個人生轉彎處,都會在心底尋找的身影。

所以就算揮別媒體工作,今年60歲的她依舊很有衝勁。余湘透露,她經營知行者親力親為的程度,比以前當董事長更多,「但知行者第一年賺的錢,還沒有以前一個月薪水多。」不過她認為:「到這個年紀,錢不是最主要考量。現在過了半百,就覺得應該要對社會做出一些回饋。

她更首度表示,如果真的當選副總統,一定把4年的薪水都捐出去。

余湘總是敢打別人不敢打的仗,她的「why not」哲學,讓她的人生不斷站上意想不到的位置,就像她在母校銘傳大學畢業典禮的演講上說的:「怕什麼?我才60歲,我還年輕呢!」

延伸閱讀:余湘著,《像鏡子一樣的朋友》,商周出版

※50後你有哪些夢想?一起來完成50件想做的事!
歡迎加入50x50夢想計畫https://goo.gl/E1eQ5U


您可能喜歡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