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以「為我好」之名限制我:荷蘭終身公寓,長者就是主人

 

住宅無法治癒衰老,但應該讓長者快樂。

主圖17799238_1116808908448025_7368341731310556709_n

文/陳莞欣 攝影/張國耀  圖片來源/翻攝自Residence Roosenburch FB

為什麼對許多人而言,被送至安養機構是老年生活最大的恐懼?為什麼在養老院裡,我們總是看見有長者不願配合機構的規則,動輒被指責為難搞?

美國外科醫師葛文德在其知名著作《凝視死亡》當中指出,機構和自宅的最大差別,就在於「自主權」。不管一個人的年紀多大,他都有權利決定自己的生活方式和必須承擔的風險。安養院裡那些「不屈不撓」的老人並不是難搞,而是希望能堅持一點生命的尊嚴。

荷蘭的Humanitas基金會看見了這個問題,並且提出一種新的居住模式:終身公寓(Apartments for Life)。它的概念類似老人住宅,但是更注重「活到老,住到老」。隨著住戶的體能狀況調整醫療與照護資源,讓他們可以在家中生活到最後一刻。

Humanitas管理委員會主席、人道醫療學者Hans Becker強調,終身公寓和傳統安養機構最大的不同,在於前者是居住者的「家」,後者則否。

現在,鹿特丹共有15座終身公寓,近2500位住戶,包含社會住宅和可出租、出售的單位。Becker認為,這種居住型態最大的貢獻在於「我們無法治癒衰老、疾病,但可以賦權長者,為他們帶來快樂。」

CKY_1111.jpg

Dr.Hans Becker來台出席銀浪新創力國際週活動,接受50+好好專訪

在我家,我是我自己的主人

在採訪過程中,Becker反覆提及「主人」的概念。每個居民都是房間的主人,也是生命的主人。

Becker年邁的父親曾形容,安養機構就像一座悲傷之島。因為,入住者必須依照院方的規範度日,失去了自理生活的尊嚴。能否烹飪三餐、何時要看醫師、何時該就寢,都由他人決定。Becker舉了一個簡單的例子說明這種僵化的機構體制:「院方10:00才供應咖啡,你不能9:30就想喝。」

但在終身公寓裡,住戶有權對他們不想做的事情說「不」。房間的門可以反鎖、任何人都能使用廚房。雖然公寓樓下有醫師、護士進駐,但若你今日不想看診,沒有人能強迫你這麼做。這樣的尊重,讓長者活得更有自信。

搬進公寓,就像多了一個大家庭

Becker觀察,一群上了年紀的人,最大的共同點是「寂寞」。活得愈老,失去的朋友、家人愈多。他們的住所附近可能沒有娛樂設施。即使有,以長者的體能狀況也很難走遠。

因此,在終身公寓裡,有餐廳、咖啡廳、美容院、超商、上網區,甚至還有博物館和動物園。這些設施多數對外開放,增加住戶和外界的交流。例如,動物園裡養了小豬、兔子和山羊。孩子們喜歡和動物玩耍,也會時常到公寓探望爺爺奶奶。

搬進終身公寓,就像是擁有一群新的家人。鄰居們可以一起吃飯、上網,參加藝術課程。生活充滿了各種有趣的事物,新加入的住戶也不愁缺乏話題、無法結交朋友。「在安養院,唯一的話題大概是疾病和殘疾吧!」Becker說道。

22008053_1276641085798139_308616690325319368_n.jpg

終身公寓一景。 

Becker強調,他從來沒有「希望」終身公寓該如何運作。他所做的只是讓人們一如往常的生活。有了適當的環境,人與人之間,自然會產生美妙的化學效應。

不要以「為我好」之名限制我

「用進廢退」(Use it or lose it.),是終身公寓的重要理念。Becker認為,有時過度照護的後果,可能比缺乏照顧還要糟糕。因為,在安養機構,照護人員的考量可能是省時、省力,而非維持長者的生活機能。例如,一個被禁止下床走路的臥床老人,2個月以後可能再也無法自行行走。

在終身公寓裡,住戶自己照顧自己。如果一個雙腿無力的老人,可以選擇租借輪椅,或者找人扶他一段。但沒有人會要求他躺在床上,不准外出。

此外,Becker也提出,終身公寓有個「Yes哲學」。對於住戶提出的要求,不論多麼天馬行空,工作人員都不會立刻說「不」,而是與住戶討論可行的解決之道。

例如,有位女士想在公寓裡養5隻貓。雖然公寓的空間不足以收容所有貓咪,工作人員仍和她積極討論各種可能:貓咪的年紀多大?是否可以接受部分送養給其他住戶?最後,5隻貓當中,有3隻由其他住戶收養,1隻老貓由女兒負責照顧。留下最後一隻小貓陪伴這位女士。不輕易說不的「Yes哲學」,讓所有人皆大歡喜。

22405658_1285507148244866_1873742488834881660_n.jpg

公寓裡的住戶可以養寵物,甚至也有動物園! 

活到老,住到老

隨著年紀的增長,人的體能狀況也會有所改變。傳統的居住模式,是線性的「向下流動」:從自家或一般老人公寓,搬進給健康長者住的安養機構,一旦失能狀況變嚴重,再換到護理之家。照護資源在哪,人就跟著移動到哪。

但終身公寓的設計,讓住戶可以在自己習慣的環境裡走向生命終點。所有的醫療和照護資源,都會跟著住戶的體能狀況調整。例如,房間一開始就設計成通用空間,預留夠大的空間讓輪椅進出。如果你需要氧氣罩或是可以調降的浴缸,公寓也可以提供。另外,公寓樓下有醫師和護士駐點,為患者提供服務,。

現在,Becker本人住在終身公寓裡一間寬敞的閣樓裡,準備迎接他快樂的老年。打破一般人對銀髮住宅等於老、病集中地的想像,終身公寓基本上歡迎任何人:不論你是健康或重病、貧窮或富有、年輕或衰老。多元的住戶組成,就像是社會的縮影。這也是終身公寓最重要的精神之一:無論到了幾歲,我們都有權利像普通人一樣生活。


50+tips

  1. 尊重長者的生活自主性,可以讓他們活得更有自信。
  2. 過度的照顧,有時可能比不照護更糟糕。一旦被剝奪了自理生活的權利,會加速他們的退化程度。
  3. 理想的熟齡住所,要有多元的住宿、多元的設施。無論到了幾歲,我們都有權利像普通人一樣生活。

1 Comment

  1. 這篇文章讓我想要完成跟Becker所做的事一樣,一直以來我都在想要完成一間老人公寓,有共同的朋友住在一起,但現在觀念漸改,不是熟識的人住一起也很好,不同的生活經歷讓彼此交流 生命角度更加寬廣。

    按讚數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